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9-23 17:11:3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神爷
  4. 00004 绕不死你

00004 绕不死你

更新于:2018-03-18 17:55:07 字数:3472

  虎山峰代门主,匆忙从后面的密道出去,回到自己的住所。关闭门户,鬼头鬼脑地打开密室,又打开一个隐秘的暗格。从里面取出一个小锦盒,从盒里取出一枚绿幽幽的小药丸。

  看着这个绿豆大的小药丸,虎山峰腮帮子都微微颤抖。这可是千两黄金一颗的宝贝啊!

  虎山峰的三角眼转动了半天,一咬牙,把药丸揣怀里,急匆匆地出了住所。虎山峰诡秘地来到一个下人的住处,进去约一盏茶的功夫,悄无声息地出来。奔向议事大厅的后门密道。

  随后,一个头大脖子粗的家伙,探头探脑地出来,奔向议事大厅的正门。

  虎山峰在暗道里徘徊了好一阵子,最后,一咬牙,从宝座后面的通道出来。

  “对不住了!让高僧久等了,恕罪,恕罪!”虎山峰一出来,便急忙笑逐颜开地寒暄。

  “阿弥陀佛,虎代门主无需客气!有什么话尽管问。此间事了之后,小僧还要赶下山去,帮助那些可怜人,渡化劫难!”小和尚站起身,一面还礼一面微笑着说道。

  “虎啸,你们是怎么搞的?高僧在座,连一杯茶水都没有奉献?”虎山峰一边埋怨着,一双老眼,充满了狐疑不安,窥探着小和尚的脸,一边高声吩咐:“来人,上茶,上好茶!”

  “谢虎代门主!贫僧不食凡间之物,一钵清水,即可。”小和尚微笑着,退后落座。

  虎山峰一楞,急忙改口加重语气吩咐:“那就上水,上好水,上纯净的好水!”

  “阿弥陀佛,谢老施主盛情!”小和尚道了一声谢,正襟危坐,垂目不语。

  “请问小高僧,您是如何知晓我门丢失重宝的?”虎山峰归座,目光游移迟疑不决地问。

  “阿弥陀佛,谢施主垂问!小僧就是小僧,高僧即是高僧。贫僧法号天生子,请称呼法号即可。至于说到贵门丢失重宝,小僧并不知晓。”小和尚双目微睁,一板一眼地回答。

  “小、高僧,您不是说,有门派丢失重宝嘛!”一边侍立的虎啸,沉不住气了,急忙道。

  “阿弥陀佛!感谢施主当时在场旁听,这话确实是小僧所言。还请施主听小僧详解。”

  小和尚冲虎啸,谦恭地施礼道:“贫僧云游四海,历劫修心。一路上扶危济困,普度众生。日前,贫僧到了神牛镇,忽然发现,神牛镇妖气丛生,血光漫天。贫僧大惊,略一推测,方知。这预示着神牛镇,将有大的血光之灾!贫僧只得停下脚步,细细探查。这一看,原来是,神牛镇的镇地之宝,被宵小之人移动。致使地气动荡,妖魔横行,将民不聊生,生灵涂炭。贫僧云游,一为历劫难,二为度众生。对于这种众生大劫难,自然不能坐视不理。只得推迟成佛之日时,滞留此地。为此地众生,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至于说,此重宝,乃是贵门所有,并且丢失。小僧实在是不知,也不敢承认。因为,此宝,似乎不是贵门一门所有..”

  小和尚好像是意犹未尽,却适时住口。双目微闭,入定去了。

  虎山峰和虎啸,以及另外四个壮汉,都是大惊失色,一脸地迷茫。

  这个重宝,并非自己一家所有。这个秘密,只有狮虎门的高层知晓。属于绝密!这个小和尚,又是如何知道的呢?难道说,他真的是活佛在世不成?

  并且,人家小高僧,并不知晓自己门中的重宝丢失。人家是从妖气和血光,推测出来的,重宝移动,将有血光之灾。

  虎山峰同虎啸,以及另外四个壮汉,都是面面相觑,迷惑不解。

  这时,送水的侍者上来。就是那个头大脖子粗的家伙,端了一大盆的清水,神情有点诡秘地冲虎山峰叫嚷:“代门主,上好的洁净水!虎咆泉接来的,请贵宾,尽情地享用!”

  “刘厨头,你就不能稳重一点?你没有看到,这里有佛门的贵宾在吗?”虎山峰有点恨铁不成钢地冲着送水者叫嚷。

  “阿弥陀佛!老施主无需动气。此庖丁率性而为,倒合了大自在佛祖的佛法。”

  小和尚见不是侍者送水,而是厨子送水,一丝怪异表情一闪而过。眼睛微微一眯缝,看厨子一眼,微微一笑。取出一只铁钵,放在身边的桌案上。示意这个庖丁,将清水倒入钵中。

  庖丁恭恭敬敬地高举水盆,给小和尚的铁钵,注满了清水。嘴角不由地流露出一丝淡笑。

  然而,就是这一丝的淡笑,却落入小和尚半睁不睁的眼里。于是,小和尚的眼里,也不由地闪现一丝淡笑,一闪即逝。

  小和尚定定地观望铁钵,一动不动。只是鼻子,在轻轻地、不被人察觉地抽动着。

  虎山峰及那个庖丁,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

  庖丁微微颤抖的声音,被小和尚收入他那双超级大耳内。其眼中的淡笑,又是一闪。

  “师叔,侍者都哪里去了?”虎啸也好像是察觉到了气氛怪异,有点不客气地问。

  “这个..是这样,他们也都出去,找寻大令了。门里能动的人,都派出去了。要不然,刘厨头怎么会临时充当侍者。”虎山峰有些不自然地笑道。

  “小高僧,是不是这水里,有些不洁净啊?”虎啸虎目乱转,意味深长地问小和尚。

  “无妨。”小和尚冲虎啸淡淡地笑道。然后,一张嘴,吐出一块晶莹剔透、光华闪耀的小石头,丢入铁钵之中。就见铁钵之内,刹那间,黑气翻滚,血浪腾腾。

  “这、这是何人下毒?!刘厨子,为何下毒?!”虎山峰腾地跳起,指着铁钵怒问庖丁。

  “代、代门主,这、这不是您要的好茶,上好的茶..”

  啪,没等这个庖丁的话说完,虎山峰已经一虎掌拍下,将这个庖丁,给拍成肉泥了。

  “师叔,您这是何意?杀人灭口?!”虎啸虎起脸来,怒问老者。大有大动干戈之意。

  “胡说八道!老夫与小高僧素不相识,为何要杀人灭口?”虎山峰偷梁换柱地叱责道:“至于刘厨子,老夫是性急了些。狮虎大令的下落,要着落在高僧身上,不容老夫不急!”

  “莫要争吵!阿弥陀佛!代门主,您这是何意?是不欢迎小僧,还是要赶小僧走啊?”

  小和尚半张脸痛惜,半张脸嗔怪地说道:“如此清洁之水,何来的毒药一说?”

  “那、那高僧刚才丢入水里的,不是解毒药吗?”虎山峰尴尬之极,张望着铁钵问道。

  “小高僧,水里真的没有毒吗?俺怎么看像是某种剧毒?”虎啸关切地问小和尚。

  “唉!都是小僧没解说清楚,也搭着老施主太性急了,害了这位庖丁一命!别说水里没有毒,就是有毒,岂能奈何贫僧?想我佛法,乃是世间无上大法,有何毒能奈何佛法?!”

  小和尚伸手入铁钵,取出那块小石头,望着小石头,叹息道:“各位施主,尔等有所不知。一碗水中,有十万八千条小虫。贫僧倘若是直接喝下去,就害死了这十万八千条小虫的性命!为了不害死这十万八千条小虫儿的性命,贫僧用我无上的佛法秘传,用心血,凝结成了这块往生石,放入水中,事先超度这十万八千条小生命。这个超度,自然会有不凡的反响。万万没有想到,虎代门主会联想到,什么毒害上去。白白送了这位大庖丁的性命!唉,既然罪孽已然造成,就由小僧承担吧!”

  小和尚说到这里,毫不迟疑地将那块小石头,丢入口中。然后,快速举起铁钵,将其中的清水,一饮而尽。

  “不能喝!”虎啸急忙上前阻拦,晚了半分。

  “高僧且慢..”虎山峰起身阻止,已然晚了一步。小和尚已经把水,全部喝入肚子里。

  虎啸担心地看着小和尚。虎山峰更是目瞪口呆地看着小和尚。然而,只见他,面色如常,并没有任何的不适或者反常。虎啸放心了。虎山峰却不由地一阵胆寒,越发地惴惴不安。

  要知道,刚才,他是用信号,给心腹的厨子,发出指令,让其下毒。准备用千两黄金一枚的僵尸丸,将这个小和尚,也变成同老门主一样的活死人。口不能说,手不能写。

  万万没有想到,被毒的小和尚屁事没有,下毒的人,反而被他迫不及待地给杀死了。

  虎山峰为了掩饰自己的过失,只好以攻代守,突然发问:“高僧从何处来?”

  小和尚淡淡地一笑答:“从佛门来。”

  “向何处去?”虎山峰追问。

  “归佛门去。”小和尚从容不迫。

  “宝刹何在?”虎山峰有点咄咄逼人。

  小和尚淡笑道:“云深不知处。”

  “所为何来?”虎山峰有点凶像毕露。

  小和尚一凛,身体一震,朗声道:“来非来,去非去。吾不知为何来,你不知所为何!吾不知吾,尔不知尔!万物生死由天定,岂是竖子能操控?!”

  老者不由地一震,松软下来,苦笑道:“高僧就是高僧!”

  “僧即是僧,高即是高。僧德不在高,而在深在厚。高并非僧,而是飘..”小和尚云山雾罩地说起绕口令来。

  “敢问高僧,我门的重宝,究竟在何处?”虎山峰颤抖起来。忍不住打断小和尚问。

  “重宝重宝,何人动了?重宝重宝,何人移动了?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几时了?阿弥陀佛!你知我知,天知地知。若想不为人知,除非自莫为!缘份已了,小僧去了!”

  小和尚说到这里,起身向外走去。虎奔想要阻拦,被虎啸瞪了一眼,示意让他等待虎山峰的决定。而虎山峰却迷迷糊糊,僵立当场。虎啸示意众人静立,等待虎山峰的指示。

  小和尚出来,奔向下山之路。走了没多远,两只大耳朵一忽闪,静静地听了一下,闪身进入草丛之中。然后隐蔽地从荒野中,绕路向虎门的深处,飞速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