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9-21 11:27:04

绝迹武士

夜雨啸剑 著

       渴望和平却惨遭灭族,少年收起仁慈之心誓要报仇。帝王昏庸无能,贪婪大臣执权。与邪恶异族串通一气,帝都危在旦夕。  他体内流淌着最后一支武士血脉,未来的日子里,武士刀上流淌过各种各样的血。自己到底是黑暗还是光明,他自己也说不清。  “在我最渴望和平的时候,希望不用武力就可以达成我的心愿。但是现实告诉我,当时的我还是太稚嫩。想要真正的和平,就要将邪恶连根拔起,即使使自己的双手变得肮脏不堪。”

微信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阅者阅心”手机阅读

章节预览


序幕 我,绝迹武士!

  老婆婆颤抖的双手整理着男孩身上的衣服,已经浑浊的眼睛却在注视着男孩平静的双眼。男孩的眼睛很漂亮,配合上他那俊俏的脸,不仔细看会以为是个漂亮的小姑娘。

  “亚伦的梦想是什么?”婆婆轻声说,即使这个问题问了已不下百变。但是婆婆还是问了,就像是期待下一个答案会令她惊喜。

  “我的梦想。”被叫做亚伦的男孩看着婆婆的双眼,笑了笑,“我的梦想,是希望可以获得这个帝国的永久和平。”

  婆婆的眼神黯淡了下来,她摇了摇头,“可你是我们沃克家族血脉最纯净的世子啊,你体内流淌的是属于武士的血脉。你的未来就是继承你父亲的位置,掌控这一片草原。我的这种草原家族是永远不可能接触到帝都的统治阶级的。”

  “但这就是我的梦想啊,要是不能使帝国永久的和平的话,那我就保护好我心爱的人好了。”亚伦说着,旁听的婆婆笑了笑,果然还是孩子啊。

  “亚伦!”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走进了帐篷,“快来快来,出事了!”

  “哥哥?”亚伦愣了一下。

  沃克家族可谓是草原家族的始祖。千年前在帝国还没有统一的时候,沃克家族是当时五个最强大的家族之一,被冠名为武士家族。其余的四个家族分别为法师——奥蒂安娜家族、剑士——兰斯洛特家族、骑士——克里夫兰家族以及牧师——吉尔伯特家族。

  五个家族在关于权力的争斗中各自付出了代价,而沃克家族当时的组长并没有过于渴望权力的意思,带领着族人走出帝都,在草原上重新建立起了自己的家族。而在草原上许多游牧民族的支持合作下,沃克家族又进一步壮大了自己的势力,几乎胜过在在帝都的全盛时期。

  其余四个家族最终以克里夫兰家族为首,将帝国统一。骑士这个职业成为了帝国最为神圣的职业,克利夫兰家族也收获了巨大的利益。而当时的沃克家族早已成为可以直接统治草原的势力,当沃克家族代表向帝都的王室献礼的时候,克里夫兰国王才意识到此时沃克家族的强大,几乎可以与王室相媲美。

  许久过后,当沃克家族在来自四面八方的游牧民族支持下,一步又一步成长的时候,嫉妒心旺盛的克利夫兰国王终于让自己任性了一回,以无视克利夫兰皇族权势,随意扩张领土的莫须有的罪名,逼迫沃克家族每年向王室进贡巨额的补偿。

  沃克家族当然不能为这么一个随意编织而出的罪名而进贡巨额补偿,而克利夫兰皇族就像是疯了一样,以不接受惩罚的罪名,直接向沃克家族开战。并且向其他三个想要阻止他的家族挑明,你可以不帮助我,但是如果你阻碍了我,就是我克里夫兰皇族永远的敌人。

  战争就这样开始了,这场战争是由当时最强大的两个家族主导的,所以造成了极为惨痛的后果。双方死伤无数,但是令人们惊讶的是,最神圣的职业——骑士,在面对他们所贬低的武士职业时,竟然需要靠人数优势来将场面持平。骑士战斗时身上都披上厚重的铠甲,而这些铠甲在武士刀面前,似乎与纸糊的一样。

  克里夫兰国王在与沃克族长的战斗中败落,当然这种事情他是不会允许传到市民耳中的。但是沃克族长将其击败后说的那句话却令他终生难忘,甚至成为了一个命运的转折点。

  “我不杀你,即使你杀了我们很多人。这个帝国需要我们共同的努力才能变得真正的繁荣。回去吧,别再打这种为了嫉妒心的战斗。”

  最终,克里夫兰家族依靠人数的巨大优势打赢的这场战争,沃克族长被数人攻击身亡。沃克家族的残兵败将再也无力与克利夫兰皇族争斗,在没人注意的时候消失了。

  人们都觉得这场战斗赢得很奇怪,但是克利夫兰皇族却对这次战争再只字不提,这场战争就这样成为了历史。

  但沃克家族没有灭绝,而是重新寻找了一个地方隐藏了起来。

  “哥哥,发生了什么事情?”亚伦被哥哥兰德拉着,望着兰德手指的方向。

  “是骑士家族,克利夫兰家族的人找到我们了。”兰德咬着牙,毫不掩饰自己心中的怒火。

  “他们怎么找上来的?”亚伦吃惊的问道,“我们已经离帝都很远了啊。”

  “傻小子,离帝都再远都是可能被发现的。”一只大手重重的拍在了亚伦肩膀上,“让父亲来好好会会他们。”

  亚伦回头看着父亲的脸,原来的笑容换成了凝重,“父亲觉得怎么样?”

  父亲摇了摇头,朝着克里夫兰皇族的人走去。

  亚伦的父亲安德烈,是沃克家族现任的族长。

  “想不到千年之后,当初的可以与我们皇族媲美的家族,沦落到了这种地步。”克利夫兰皇族为首的老人说道。

  “托你们的福。”族长安德烈冷笑道,“说吧,你们来这里有什么意图?”

  “你是现任的族长吗?”老人上下打量着他,“不瞒你说,这次我们来此处的目的,是希望你们能臣服于我们皇族。”

  “臣服?”安德烈道,“臣服于你们,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吗?”

  “好处?”老人冷笑一声,“不直接将你们灭族,就是对你们最大的好处。”

  说罢,老人周身产生了强大的气场,在场的所有人不禁向后退出数步,皆是面色剧变,就连安德烈也不例外。

  “法师?”安德烈面色阴沉,“不对,这种能量波动比法师的要强出太多。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你无须知道。”老人说,“做出你的决定吧。”

  “从很多年以前,你们克里夫兰家族就没有什么好东西。”安德烈攥紧了拳头,“我的回复是,不可能。”

  “是吗,很有胆量的回答。”老人笑了笑,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个答案,“既然这样的话,我们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罗德,杀了他们。”

  安德烈闻言迅速后撤,腰间那从不离身的长刀已然出鞘,双手握刀立于身前。周围的族人也纷纷拔刀,以同样的姿势对着老人。

  被叫做罗德的骑士大笑一声,拔出了自己的长剑向前一挥,“杀光他们!”

  “兰德,带着亚伦先跑!”安德烈大吼一声,向着罗德纵身斩去。

  兰德拉起亚伦转身就跑,沿途不断有人从帐篷里冲出,手举刀剑冲向罗德等人,即使是妇女也不例外。

  兰德最终心一横,将亚伦放在了一个隐蔽的帐篷里,从腰间拔出了自己的长刀。

  “你这是要去战斗吗哥哥?”亚伦看着他,眼神惊恐。

  “是啊,哥哥要去战斗,要去保护自己的族人,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东西。”兰德笑了笑,但他笑得很勉强,即使是亚伦都看得出来。

  他又摸了摸亚伦的头,“等亚伦长大之后就会知道,能够为自己想要保护的人而战斗,是多么快乐的一件事。我会回来的,回来之后,我就交给你怎么用刀。”

  兰德掀开帐篷冲了出去,亚伦从帐篷的窗户向外看去,心中默默祈祷着。

  “你就只有这点本领吗?”罗德大笑着,手中的长剑一次又一次的将安德烈的攻击挡下,“再不杀了我,你的族人可能就要不行了哦。”

  安德烈退后一步,武士刀重又插回到刀鞘。左手握鞘,右手握刀,摆出了一个武士的标准起步式。

  罗德没有来得感受到了危险,下一刻就验证了他的感觉。上一秒还在站立的安德烈,此时已然欺身而上,武士刀划过一道黑色的光弧,直指罗德心脏。

  拔刀式,武士最常用的技能之一。很多人在面对武士时没有活过第一招,就是败在拔刀式的速度上。

  罗德大惊失色,但是身经百战的他下意识的将长剑一横,试图抵挡安德烈的攻击。但是更令他吃惊的是,安德烈的身影在劈中他的剑之后,竟是破碎开来。而背后冷风阵阵,安德烈竟是出现在了他的身后。而此时他已经没有反应的机会了。

  刀之残像,沃克迅捷流刀法中传。

  “废物!”老头的怒喝声传来,安德烈的身体仿佛被一只大手抓住,再也不能前进一点。

  老头怒哼一声,那股力量将安德烈狠狠的摔在地上,武士刀离手摔出,安德烈被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吓死我了。”罗德拍了拍胸口,转身狠狠的将长剑插进了安德烈的腿里,“想杀我?现在我就让你试试想杀本大爷的后果!”

  长剑拔出,再次狠狠的插进另一条腿,安德烈紧咬嘴唇,想要挣扎。但是那股巨力竟是将他压制得动弹不得。

  “去死吧!”怒吼声想起,兰德的身影出现在老头身后,兰德此时手中高举长刀狠狠的向老头劈去。

  黑色的尖刺从地底喷涌而出,毫无阻碍的将兰德贯穿,鲜血顺着尖刺流下染红了地面。

  “兰德!”安德烈痛苦的大吼,“混蛋,杀我儿子,我杀了你啊!”

  老头冷哼一声,地面上涌现出了更多的尖刺,一个一个将族人贯穿。鲜血染红着这片草地,尖刺出现过的地方,大地都化为了黑色。鲜血与黑色的尖刺,将场面勾勒的无比血腥。

  “不!不!不!”安德烈痛苦的大吼逐渐变成了机械的重复,鲜血蔓延到了他的嘴边,似乎尝到了族人临死前的不甘和痛苦。

  “哈哈哈哈哈!”罗德大笑起来,“想不到你还是这么的残忍血腥。”

  “不敢当不敢当。”老头笑了笑,“到是不知为何,没有看见殿下要找的那个人。”

  “噢!我差点都忘了。”罗德将刺在安德烈大腿里的长剑缓缓的转动,“老头,你们部落的世子在哪里,怎么没有见到他呢?”

  “世子?”安德烈强忍疼痛大吼道,“只要我还活着,你们就休想见到世子在哪!”

  “是吗?”罗德冷笑一声,“那么你就去死吧!”

  说罢,长剑拔出,就要对着安德烈的心脏刺下。

  “我在这里,放了他。”少年稚嫩的声音响起,夹杂着愤怒与悲伤。

  罗德抬起头来打量着眼前手拿长刀的少年,“你就是世子吗?正好,出来了也省的我们找了。”

  “放了他。”亚伦冷冷的道。

  “快跑!不要管我!”安德烈大吼着。罗德狠狠的踩着他的头,将他的嘴按在地上。

  “放了他!”亚伦大吼着,手中的长剑已经高高的举起。

  “你想用那个杀了我吗?”罗德开心的笑了,“小孩子玩意儿,还敢拿出来嗷嚎?”

  长剑最终狠狠地刺进了安德烈的心脏,鲜血喷涌而出,亚伦感觉那鲜血似乎溅到了自己脸上。

  长吸一口气,他感觉浑身冰冷的鲜血似乎重新活跃沸腾的起来,浑身上下充斥着恐惧且兴奋的感觉。那种感觉,他自己也说不出来。

  或许,是想要杀人的冲动。

  “沃克诛刃流传人亚伦·沃克,在此立下誓言。”少年尚还稚嫩的脸充斥了疯狂,“此生定要将克利夫兰家族斩尽杀绝,让帝国重现和平与安宁!”

  “啊哈哈哈!你当你是什么啊,立下誓言?小兔崽子能记得住自己的誓言?”罗德狂笑起来,转而凶狠的看向亚伦,“虽然不知道殿下找你干什么,但是我现在特别想要杀了你啊!”

  “那就来过过招吧。”亚伦一脸平静,熟练的摆出了起步式。但若是安德烈和兰德在看的活,肯定会大吃一惊。从来没有接触过武士刀的人,怎么能如此熟练的摆出起步式并使用武士刀呢?

  亚伦的梦想当然是为了是帝国上下和平且安宁,当然他也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没有力量和实力,肯定是没有办法实现梦想的。每天晚上他都瞒着所有人,自己悄悄的练习。白天看从父亲那里偷来的书,观看别人的比武,晚上自己用木刀练习。别人都说他体内流淌这最纯净的武士血脉,他自己正是利用了这一点。

  “沃克诛刃流下传:拔刀式。”亚伦犹如安德烈一般消失在原地,下一秒出现在罗德身前,长刀直指其心脏。罗德慌忙抵挡,不料又是一个残像。

  “沃克诛刃流中传:刀之残像。”亚伦的声音冰冷,不带有一丝感情。常年混迹于战场的罗德竟是冷不丁打了个寒噤,而这一下停顿,则是要了他的命。

  “沃克诛刃流中传:影杀。”出现在罗德身后,手中的长刀划出多道幻影直指罗德心脏,而一旁的老人冷哼一声,巨力轰然而下,将亚伦压在地上,但是亚伦的身体再一次破碎。

  又是一个刀之残像。

  长刀贯穿罗德的心脏,罗德瞪大了双眼双眼看着亚伦,缓缓的向后倒去。

  “同样的招数,别用在别人身上第二次。”亚伦说着,身形确是再次消失。

  老人冷哼一声,地刺再次从地表喷涌而出,亚伦的身影在空中显现而出。老头冷笑一声,跳到空中,就意味着成了法师的活靶子。

  暗黑色的闪电从老人手掌中喷涌而出,直指空中的亚伦,这一击,势在必得。

  然而令老人吃惊的是,又一次击碎了一个残像。

  长刀穿透了老人的身体,老人僵住了。低头看向这个腿部有局部被贯穿的少年,无奈的问:“为什么?”

  “刀之残像并不像剑之残像一样,剑之残像是剑的残像,而刀之残像则是刀与人共同的残像。”亚伦冷声道,“如果在空中的话,我不可能躲开刚才那一下攻击。但如果我分散出一个残像在空中的话,你是不可能不攻击他的。而在地上的我虽然会又被贯穿的风险,但是却是最稳妥的击杀你的方法。”

  “但你应该知道,像我这样已经到达一定级别的法师,不将我的‘法师之心’彻底摧毁的话,我还是可以复活的吧。”老人道。

  “当然知道,但是现在的我还找不出你的‘法师之心’在哪里。”亚伦抽出长刀,“所以就只能这样了。既然这样的话,你帮我给克里夫兰家族捎句话吧。”

  “好小子,还开始跟我提要求了。”老头不禁笑着摇了摇头,“你说吧。”

  “跟他们说,沃克家族还没有灭绝,早晚有一天,我会亲手将他们斩尽杀绝。”亚伦说着,将长刀收回了刀鞘。

  “那你是怎么知道,我就一定会帮你传话,我毕竟是克里夫兰皇族派来的人。”老人饶有兴趣的盯着亚伦看,他的身体已经开始变得虚幻,即将彻底散去。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才还没到要死的时候。”亚伦瞥了他一眼,“要是想杀我,你刚才已经杀了我无数遍了。敢于违抗皇族的命令的话,只能证明你不是克里夫兰家族的人,甚至不是帝都的人。”

  “小孩子的小聪明。”老人哼了一声,“那我该怎么称呼你,你已经不再是沃克家族的世子了。”

  “叫我......”亚伦抬头望着天空,“叫我,绝迹武士。”

  (完)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