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1 04:00:2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月之苍穹
  4. 第二章 天火

第二章 天火

更新于:2018-03-16 11:29:59 字数:2172

  从石谷到小溪不到一里路,隔的老远就能听到哗哗的水流声。这条小溪是从两座山的夹缝中流出,蜿蜒向下,直通山脚。这水不仅清澈见底,而且非常解渴。因此,番阳城中的农户经常到这边担水煮食,山林中也有飞禽走兽偶尔到这来饮水小憩。

  此刻林青阳走到水边,水面波光粼粼,看着水中倒映着自己的影子。解下绷带,露出双手,两只手上满是伤痕。有多年前的旧伤,也有近日的新痕,有的都已经凝出血痂。但在今日,尽数裂开,甚至有的依稀能见到白骨,血肉模糊,让人不忍直视。

  林青阳紧咬牙关,不让自己发出声音,良久之后,终于将两只手上的绷带全部解下,把双手侵入水中,任由溪水从伤口划过。

  一片落叶落入水中,如同一叶轻舟,随着被染红的溪水,向下流去。

  林青阳看着那片树叶若有所思:“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我若就此放弃,停滞不前,那我之前的努力岂不就白费了。我到底为什么想要变强?我怎么可以忘了一开始的初衷。”

  “不能修炼的人是废物,是垃圾,那么就此认命的人连垃圾都不如。”

  捧起溪水洗了把脸,又喝了几口,随着清凉的溪水下肚,心中不快顿时去了几分。他抬头看了看天色早上出门的时候,太阳当空,现在却已经阴云密布,当中隐隐伴有雷电闪烁。对于这种现象他早已经习惯了,并未过多在意,转身向着石谷的方向走去。

  天空中雷云变换,没有打雷的声音传出,倒是有一种东西划破长空的声音。林青阳也发现了不同,驻足向天上看去。只见天空中有一处雷云不同,居然呈红蓝二色,两种颜色交替闪烁,极为诡异,破空之声也是从那里传出。

  “奇怪。”林青阳眉头微皱,面露疑惑之色,这种情况,自己从小到大从未见过。

  破空的声音越来越大,颜色交替越来越明显,雷云剧烈翻涌,看上去竟有几分狰狞,像是有什么被困千年的绝世凶兽,要突破牢笼。

  轰……有火焰在燃烧的声音,噗……如同一张纸被捅破,发出一声沉闷的声音。

  一团火,一团奇怪的火,足有一颗人头大小,红蓝二色纠缠在一起。冲破云层,显露人间,划破长空,带着呼啸之势,直奔大地。

  番阳城中有人看到这一幕,惊呼:“啊,快看那是什么?”

  “啊,天火,是天火,哈哈哈,老子活这么大岁数终于看到天火啦,哈哈。”“诶,奇怪,怎么会有两种颜色的天火。”

  一时间不管是茶楼还是平常人家,纷纷打开门窗,探出半个身子向天上望去,大街上亦是挤满了人,嗞嗞称奇。更有甚者,以为是神灵降世,跪在地上膜拜,以求保佑。

  林青阳看着那团天火,瞳孔迅速放大,下一刻,已经把腿向身后跑去。因为他看到,这团奇怪的火,不偏不倚,正好是冲着他这个方向来了。

  林青阳心惊肉跳,这么奇怪的东西,这么生猛冲击速度,要是被砸中,后果不堪设想。所以,不管会不会被砸中,先跑,跑的越远越好,越远就越安全。所幸,这些年的修行总算得到了发挥。林青阳奋力向前跑去,身手敏捷,在树林中迅速奔走。

  “应该差不多了,那东西也不大,这里应该不会被波及到。”林青阳道。奔走了大概七十米,一个空翻,踩着树枝飞身上树,扶着树干半蹲这向那块被砸到的地方看去。

  轰,话音刚落,就听到一声巨响,天火以惊雷之势撞上大地,砸出一个巨坑,以天火为中心,深度有一丈多深,方圆三十几米完全塌陷,同时还带着一股可怕的劲风,席卷四方。

  林青阳蹲在远处的树干上,长大嘴巴,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下一刻,双手护住嘴脸,可怕的劲风带着枯枝碎叶还有被掀起的泥土呼啸而来。慌忙之中,那只扶着树干的手已经松开,自己还是低估了这道风的威力,“唔”林青阳只发出一声奇怪的声音,就随着枯枝碎叶如同垃圾一般被吹飞。

  噗噗噗噗,林青阳被吹飞四十几米,落在地上滚了几圈。艰难的爬起来,头上还有几片树叶和一根斜插着的树枝,身上衣服多处已经被划破,有的地方甚至挂了彩,狼狈之极,跟一个乞丐差不多。他左手紧握住右手关节的地方。刚才落地的时候想用右手撑地,谁知道整个手臂直接脱了臼。

  林青阳把头上的叶子甩掉,吐了吐嘴里的泥土,刚才慌乱中还是有狡猾的泥土进入口中。咔,一声响,直接用手把脱臼的关节掰回原位,痛的自己眼冒金星。做完这些他才定睛向巨坑那里望去,汗水汇成一条线从额头滚下来,打湿衣襟,他却浑然不觉。

  远处那天火不知时候有坑里飞了起来。,起起伏伏,离地三尺,悬在半空中。显得不仅奇怪,还很诡异。

  林青阳不敢停留,后背发凉,以缓慢的姿势开溜,像是怕被神么东西发现。

  唰,果然,那奇怪的火像是有灵性一般向自己冲来。

  一团只有一颗头颅大小的事物,砸出一个三十多米的坑,这也就算了,就连搞出来的风都能把自己吹成重伤。林青阳不在蹑手蹑脚,撒腿开始狂奔,比刚才速度还快。但后面破风之势不减,笔直的向他冲来,沿途经过的地方,落叶纷飞,土地都被掀起一层皮,前方的树木视若无物,直接拦腰撞断。

  林青阳向后瞄了一眼,眼皮直跳,这等奇异的事,他何曾见过。只记得印象中爷爷曾经提过,只有一些修为到深处的大神通者可以驱使灵物与人交战。

  “这难道是有人想要杀我?能驱使这怪火的相必是位大能,既然是大能,想杀我只需动动手指,何需搞出这么大动静。”心中这样想着,脚上却不留余力。但是,这样并没有拉开两者间的距离,头也不回,就这样跑着。

  很快,怪火便进入距离他一丈之内,速度却渐渐慢了下来,红色的火焰在悄然发生变化,慢慢收缩,表面剧烈涌动,化为一直红色的大手,向前面奔逃的身影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