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7 02:39:3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痕武帝尊
  4. 第三章 无字黑书

第三章 无字黑书

更新于:2018-03-15 18:56:02 字数:2575

字体: 字号:
  “这是什么?”

  陈少南征了一下,手掌伸出,将那暗黑色的玉简拿在手中,目光扫过,玉简上有着模糊的字迹出现在眼前。

  “玄天真阳决?”

  陈少南望着模糊的字迹,心中闪过一丝疑惑,这上面竟然没有写武技的品阶,陈少南也知道武技分为,人阶、玄阶、地阶、天阶,和武者的修炼一样分为初阶、中阶、高阶、圆满四个品阶。陈少南目光转向父亲,此时的后者竟然愣了愣。

  “父亲?”

  陈少南扬了扬手中的武技问到“这是什么品阶,父亲您知道吗?”

  “就是一卷普通的品阶,你再看看其它的吧!”陈剑明收回了目光说到。

  陈少南皱了一下眉,随即笑到:“就选它吧!”

  “你真要选择它!”陈少南沉默一会说到。

  “是的,我感觉它和我有缘,而且,我有种莫名的感觉,所以我不能错过它!”

  “好吧,既然是你的选择,那我就尊重你,回去之后要好好修炼,知道了吗?遇到什么问题就来问。”

  “好的,父亲,那我就先回去了。”

  陈剑明看着这个唯一的儿子,心中有种莫名的内疚,自己虽然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却不能说,只能靠他自己发觉和突破了。

  阳光照射进密枝下的庭院了,形成一束束光线,使得整个院落通透无比。

  陈少南盘坐在石座上,手里把玩着暗黑色的玉简上,心中想,这玄天真阳决和体内的黑书天书究竟有怎样的联系,竟然让自己选择它,先不管了,先看看武技再说。

  对于体内的黑色天书,陈少南在清楚不过了,自从自己记事修炼以来,一直存在自己的体内。此时陈少南修炼着玄天真阳决的第一卷“锻阳”,顾名思义就是吸收阳力,为自己所用。

  此时,陈少南双手合十结印正在吸收着父亲给的三块玄阳石,顿时,玄阳石的玄阳之气萦绕在周围,双目紧闭,进入了修炼状态。

  夜晚,镇上灯火通明,街上人来人往,热闹极了,而陈少南对于外界一律不知。

  在一处略显黑暗的阁楼里,依旧可以清楚的看到有几个身影似乎在交谈着什么。

  “你说什么,那废物竟然挡下了你的玄冥掌?”

  “是的,父亲,难倒那废物可以修炼了?”陈峰疑惑的问到。

  “大长老,今天我听说那废物去了藏经室,陈剑明是越来越放肆了,他这个族长怕是不想当了。”说是之人是族中的五长老,平时为大长老马首是瞻。

  “父亲,让我去把那废物给解决了,以绝后患。”陈龙说到。

  “侄儿说的极是,我们还是先下手为强,免得日后出什么乱子。”五长老陈桂斜着眼睛凌厉的说到。

  “这事我知道了,五长老吩咐下去,今天这件事其他长老知道该怎么做,到时候等着看好戏就知道了,你们俩抓紧修炼,老祖传话说,那件事已经不远了,你们快回去准备吧。”

  “老祖已经出关了吗?”

  “太好了,有太上长老在,基本上没有什么人可以阻挡我们了”兴奋的五长老激动的说到。

  “这事我自有安排,你们先下去吧。”

  大长老陈剑道一直就对族长之位不满,此次抓到把柄,哪能不发难,说不定此事陈家要易主了。

  夜,寂寞如水。

  陈家后山紫竹林中,陈剑明双手微拱,屈膝在地。而眼前则是有一团虚影,在黑暗中则显得有一丝诡异。

  “你这个族长可是有点放肆了,到现在你都还不死心,当年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南儿的修为停滞不前,此事不可操之过急,还得从长计议”。

  话音落下,一股浩瀚的气息绽放而出,随即,一道身影踏步而出,直接落到了陈剑明身前。

  这是一个老者,身着素袍,目光深邃,眉宇之间竟然和陈剑明有几丝相似。

  “太上长老。”

  陈剑明低呼一声,随后脸上漏出来一丝笑容,不过却带着几分悲凉,此人正是陈剑明的叔父,陈家的第二个太上长老陈睿。

  陈睿平时都在闭关修炼,族中之事许久未曾接触,都交由族长和九大长老负责,没想到这次陈睿竟然走出来了。

  “叔父,你传话给我所谓何事?”

  “我感觉到他出关了,看来他们终于坐不住要行动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剑道还在对家族之位念念不忘,唉。”

  “叔父,难道是..…?”

  “没错,此次闭关中,突然感觉到那事越来越近了,我们要做好准备了。”陈睿双目微闭,缓缓的说到。

  “叔父,此事我知道了,不过恐怕他们会在那件事之前动手了,我到想看看,他们能把我这个族长怎么样。”陈剑明挥袖说到。

  “一切我们见机行事便可,噢,对了,族中测试快到了,你也回去准备吧,估计此次不会太平了。”

  说完,便转身消失在黑暗中,周围气息颤动之后变恢复了平静,陈剑明屈身之后也消失在竹林之中。

  陈少南的房屋中,只见陈少南盘坐在石台上,一丝丝玄气缓慢的被吸收到了体内,随着气息却又排出了体外。

  三年多了丹田还是无法聚天地玄气,使得陈少南的修为一直在武徒中阶,虽然才十五岁,不过经历了这么多的白眼和耻辱之后,到使自己的心性得到了磨炼,比同龄人成熟的多了,才使陈少南有了坚韧不屈的品格。

  所以陈少南很快便镇定下来,毕竟自己之前也尝试过了无数次了,还是无法成功,所以陈少南决定从体内的无字黑书下手,看能不能找到突破口。

  突然间一股淡淡的感觉油然而生,仿佛天下间在无任何事,任何人能让自己屈服。

  现实之中,陈少南体内的无字黑书猛的爆发出一团黑光,这黑光打转着冒出体内,在空中一直晃荡几下,顺着陈少南脑门百会穴钻了进去,瞬间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一股荒凉恒古蛮荒气息降临,好似海浪之潮,崩雪之威,任何一个人在此都是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好像瞬间就可以摧毁任何东西,霸道无比。

  陈少南猛的睁开眼睛,刚才的感觉还心有余悸,浑身大汗淋漓,不知为何,那感觉即熟悉又陌生。心神细细感应,体内的黑书竟然无任何字迹,空荡荡的一片,这厚厚的黑书,使陈少南心中平白生出一股血脉相融的感觉。

  只是片刻功夫,凝神间,那莽荒气息再次出现,一行气势磅礴汹涌的大字出现在陈少南眼前。

  “以血为引,帝印降临,神功不成,金身不灭。”

  这股气息直冲心扉,陈少南手脚忍不住的战栗起来,深深的吸了好几口气,这才稍微的平复下来。

  这无字黑书到底隐藏了怎样的秘密,陈少南知道,恐怕无字黑书大有来历。一想到这,陈少南再也不迟疑,召唤出无字黑书。刚才无字黑书说的以血为引分明是要自己滴血为引,随即伸手狠狠一咬,鲜血顺着手指滴到了无字黑书上。鲜血还在滴答滴答的落下,初始没什么动静,随着时间的流逝,黑书上荡起一层黑色的光芒,书页上的光芒越来越盛。

  紧接着,竟然在书页的中间生出了一个小小的黑色漩涡,漩涡中一抹金光乍现,一个铮亮圆润,金光灿灿的东西渐渐的升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