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9 01:18:10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十争
  4. 01 夺药

01 夺药

更新于:2018-03-16 19:20:52 字数:3554

  “呵呵,我听说,你家有一神药,效果不凡,我听后,甚是心动,因此,特来取之,还望你们能够老老实实的交出来,不要逼我大开杀戒!”

  一公子,身穿白色长袍,手持白色长扇,扇上画有百名美人,各个婀娜多姿,让人只看一眼之后,就会流连忘返,不知餐食之味。

  至于这公子长相,若远看,虎背熊腰,眉清目秀,若近看,身骨瘦弱,样貌平凡,但若从不远不近之处观看,样貌绝美,不似人间之美,上若九天仙女似,下般黄泉彼岸花。

  公子摇扇冷笑,斜眼眯视前方众人,那些人以一老一少为主。

  这群人是此城一霸,因为行事乖张,遇强则软,遇软则欺,因此,城中百姓,皆都人前称王善,背后呼王霸。

  老者,年岁以高,阅历无数,因此,边风清云淡的注视着身前公子,同时心平气和的开口道。

  “贵公子说笑了,我这区区三等家族,怎么可能有神药呢。可能是某些不入流的家族,想要陷害我等,还望公子明察。”

  见老者话中软意,公子摇扇一笑,心中甚是不屑,同时冷淡的回应。

  “老王八,废话,假话,就不要多说了,我若没有查明一切,又怎会来你这里?所以,你还是乖乖交出神药,你我便可相安无事,但,你若不交,下场会是如何,我想你心中早已知晓了吧?”

  听到这话,老者微微皱眉,心中甚是苦闷,但又无可奈何,毕竟,眼前之人,并不是他可以对付的,而且,如果动手的话,自己家族必然会被灭门!

  而那一少,因为岁数不大,自幼又在城中横行以久,尚来都是别人被他欺,而不是别人顶撞他,如今,却被人逼到家门口,还不被对方正视,心中更是怒火中烧,双手紧握,额头青筋凸起。

  此少刚想破口大骂,好解心中郁闷之时,却被老者发现,立刻就被老者冷眼怒视。

  身体一颤,惊惧一瞬,然后,低眉顺目的看了老者一眼之后,便低下高贵的头颅,不敢言语目视。

  双方对站而立,场面寂静无声,一屡秋风吹过,吹起数枚枯叶,黄沙滚动,细尘飞扬,气氛沉重无比,双方也不言语,静静的交锋着。

  最终,老者无奈的叹息一次,向身后管家嘱咐一声。

  此管家年岁过了七十,但腿骨甚好,背脊不弯不屈,甚是精神,见老者扭头,便立刻弯腰,将身体前倾,将耳朵送到老者嘴前,细细的听完老者嘱咐之后,便立刻回应一声‘是’,然后,后退了几步,同时微微抬头,深深的看了一眼前方的公子,接着弯腰退下。

  直至管家离去之后,老者才扭头看向公子,此时的老者,脸色暗黄,双目浮出几屡血丝,咬了咬唇,用着稍微苦涩的声音,恭敬的道。

  “我已经派遣管家去拿神药了,还望公子稍等片刻,拿到神药之后,也不要难为我等。”

  公子听到此话,立刻冷笑一下,接着用力一合长扇,发出啪嗒一声清响之后,面带春风之笑,淡然的回应。

  “我只要神药,拿到之后,自然不会难为你等,但你也不要给我耍花样,不然的话,后果是什么,你知道的。”

  声音淡淡的传入老者耳中,声音虽轻,但其中的冷意,更是激起了老者背上的汗毛,因为,老者深知,眼前这位的厉害,想那江湖流传,不给就杀,杀完再拿,是假屠门,九户杀十!说的,就是眼前这位公子哥啊!

  就说眼前这位公子手中的扇子,虽然它只是一把扇子,但是,上面的画,却不是凡品,而是传说中画圣醉酒之后画的百美图,等画圣醒来之后,发现此图太美,便用特殊的材料,制作了这把扇子。因此,此扇虽然不如神兵利器,但也比寻常宝剑更佳。

  而此扇的拥有者,原本是一位二等家族的继承者,等族长退位之后,就是他来继位,可惜,因为他手持此扇,被这公子看到了,然后向他索要,但这继承者不知此人是谁,因此拒绝了。

  当夜,这二等家族人去楼空,屋内血迹斑斑,但是却无尸体,而家中财物,更是让人搬空了!

  许久之后,这公子手中,就有了这把扇子,见此,江湖人就算不说,也都心知肚明了。

  当然,这还算好的了,想那一等家族,曾经本是皇族,但因本朝开国皇帝谋反,被逼隐姓埋名,进入深山,直至不久之后,才出山建门立户,虽不如当年风光,但家中人才不少,因此,也算是风光无限。

  而这家族之中,有一宝剑,乃是他家祖先开国之后锻造的绝世之剑,虽然不入十剑之内,但也是难得的极品。

  而这公子前去索要,此家族深知此人本事,因此不想得罪,但又不甘心交出宝剑,便用一假货来骗他。

  交剑之后,数月,此家族的人削声隐迹,凡是与这个家族有关联的家族,或人,哪怕只是认识此家族的下仆,也都不知去向。

  好事之人见此,立刻好奇的探查一番,最终也没有找到蛛丝马迹,直至某日,一樵夫在深山中,偶然误入一地,此地到处都是血迹,但是却无尸骨,立刻,这樵夫就吓的跑回城中,报告官府。至此,才被人知晓,再联系这公子行事做为,深知那些人都以死了!

  许久之后,管家缓缓走来,双手捧着一朱光宝色的盒子,通体用黄金锻造,用白银勾色,玉石镶嵌其表,玛瑙辅色,精妙绝伦,一看,便知不是凡品。

  恭敬的双手捧盒,将其送到老者面前,底下头颅,沉声道。

  “老爷,神药取来了。”

  老者看了看盒子,然后点了点头,接着取过盒子,将其打开,立刻一股药香飘起,直至数里之后,才消散无踪。

  细细的检查了一遍神药,直至确认真伪之后,老者才放心合上盖子,然后抛向公子。虽然,这个动作很不敬,但这也是无可奈何,因为这公子,不喜别人接近,近则杀人,因此,只能抛了。

  公子右手持扇,向身后一背,接着左手向上一探,一抓,左脚登地,身体轻轻一转,白衣随身而浮动,犹如神女转身。

  转身之后,这公子右手上的扇子不见了,左手移动,改抓为捧,将盒子捧起后,右手才缓缓的打开了盒子的盖子。

  盖子缓缓打开,其中神药,立刻暴露在空气之中。

  此神药,与其说是药,不如说是神丹,而这神丹,并非是人炼制的,而是自然生长。

  其成长,是数种药物,在生长的过程中,连接在一起,然后在由人工制作的铁器,将这个连接之处取下,当然,这铁器在使用之前,是经过高温加热的。

  因此,药物断口之处会烫伤凝结,不会让药效流失,之后在经过精细处理,就形成了神丹!

  至于神丹的功效,占时不表。

  公子看了看神丹,许久之后,皱了皱眉,接着抬头看了看老者,然后,又隐晦的看了眼那名管家,眼中闪过一丝别有深意的寒光,之后,一语不发,转身离去!

  老者见公子离去,直至他身影消失之后,才松了一口气,此时,他的后背已经是一片汗痕了。

  抹去额头上的汗水,老者抬头看了看天空,接着才转身,对着众人嘱咐道。

  “其他人都退下吧!伏儿,你去叫你父亲,然后,跟你父亲一起来我书房。”

  说完,老者便一马当先的离开了这里。

  那一少,就是老者口中的伏儿,这一少,听到老者的嘱咐后,立刻点了点头,然后,跟着老者一起离开了。

  等两人离去之后,管家便立刻指挥着其他人,一同离去了。

  离去之前,老管家隐约的回头看了一眼,那公子离去的方向,双目中含着苦涩和恐惧,并且还带着一丝坚定!

  许久之后,人去,景还在,但是,谁也没有看到,那公子原先站着的地面上,正静静的躺着一棵褐色的圆珠子。

  当然,不要问我,为什么静静会躺在那里,因为,静静的名字叫珠子。

  凤凰阁,古都中的一处静院,占地不小,也不大,上下三楼,赤柱,红沙,绿绫罗,楼中美人无数,三五成群,或吟诗,或弹琴,或持笔作画,又或闲聊房中闺事,喜不胜束,犹如人间仙境,让人不尽心生渴望。

  而此处,能入者无一不是美女,凡是进入,便无出处,因此,此处又称锁凰楼。而这楼中美女,皆乃一人所有,因此,此楼能入的凤,只有一只。

  而这只凤,就是让江湖各个家族,心生恐惧的公子。

  此时,公子手持着盒子,缓步迈入楼内,前脚刚刚步入,立刻就有一女相迎。

  此女来到公子身侧,身体微微前倾,轻启朱唇,用着莺鸣玉击一般的声音,轻声道。

  “相公。”

  听到女子的话,公子点了点头,然后,背对着女子转身。见此,女子立刻上前,伸出双手,轻轻的为公子拖下白色长袍。

  拖下长袍之后,女子环抱长袍,后退了三步。

  公子拖下长袍后,立刻活动了一下身子骨,然后,面带微笑的转身,将手中的盒子递给女子,并用温柔的声音,柔情的嘱咐。

  “这个盒子,你拿去吧。如果喜欢,就拿着,不喜欢,就给姐妹们瞧瞧,谁喜欢,就给谁。”

  看了看公子手中的盒子,女子双目闪过一缕柔情,轻轻的接过盒子,点头回应。

  “我知道了。”

  等女子接过盒子之后,公子才缓缓转身,走了几步,而女子立刻紧跟公子的脚步。

  公子走了几步之后,立刻想到了什么,然后,停了下来,转过身。

  见公子停下,女子也立刻停下,然后疑惑的抬头看向公子。

  公子转头看了看女子,然后抬起头,看了看木质的天花板,撇了撇嘴道。

  “我被骗了,晚上得出去一趟。”

  看着眼前公子,那小孩子气的模样,女子的嘴角,轻轻一翘,然后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

  见此,公子点了点头,接着转过身,往楼上走去。

  一凤,一楼,群芳谱,一曲,一鸣,凤求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