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3-26 16:11:4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风魔修罗传
  4. 引子——逍遥天才苏小修(上)

引子——逍遥天才苏小修(上)

更新于:2017-07-29 13:20:19 字数:4370

字体: 字号:
  火时空。

  火时空,是一个运用武学的时空,时空内创立着六大门派,分别为明教、峨眉、逍遥、武当、少林、天山。六大门派都各自被宋、辽两大国掌握,但并不被两大国所控制。然而两大国也根本打败不了六大门派的力量,只有坐以待毙,准备逐一消灭六大门派,重新改变世界。

  一剑飞花,一掌含雪。江湖缥缈,且自逍遥。

  无量山上的桃花开得烟雾般朦胧、轻云般缥缈,彻彻底底是柔情如水的感觉。

  一片铺天盖地的桃花林,美丽地叫人窒息。

  随处随时一抬眼就能看到桃花。突然就看见有时在一汪清泉边,寂寂地冷冷地开着一树两树;走在山上一转身,拐角处的山坡上也会斜斜地伸出一支……

  山下水边,处处树染胭脂,枝挂红霞,一片片桃林粉锦红缎,缤纷艳丽。山风一过,落英缤纷,如下了一场细碎的红雨。

  苏星河漫步在一片花红翠绿中,思绪万千。

  东风吹碧草,年华换、行客老沧洲。

  见梅吐旧英,柳摇新绿,恼人春色,还上枝头,寸心乱,北随云黯黯,东逐水悠悠。

  斜日半山,暝烟两岸,数声横笛,一叶扁舟。

  逍遥派是他生命中唯一的支撑。他知道他等的人终会出现。

  只是不知道,那会是何时,何地,如何开始。

  他记得师父在世那些日子。出入宫中阵前,无坚不摧。后来宁静山中,岁月无惊。那是属于师父的年代。一样是寂寞无敌。

  但,那个时候,他不曾感到如此绝望。他不曾以生命作为仅剩的慰藉。

  那是否是因为,师父已去。

  师父无涯子是个传奇,一个时代的传奇。

  师父出身显贵,本是赵氏宗家。白衫青巾,他的笑容温暖轻浅,行动间衣褶簌簌地带起一阵秋天的风,生于俱来的贵气总在不经意间流露。

  当年,作为太子太傅,师父才高八斗,指点江山何等闲。在满朝文武里,他是一脉清爽游离的水藻,气定神闲,清雅又慵懒,身是红尘,身为是非,惊鸿一瞥,他万众瞩目。

  可是朝代的更换,历史的变迁,从来都是没有理由的。

  匆匆。天空忽然乌云密布,雷声从远处压过来,好像天神在动怒。

  一夜间,东风无力百花残。

  太子始终没有在宫廷的争夺中抢得先机,兵败如山倒。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王侯将相,自古如此。宫廷与江湖其实并无分别。

  胜负生死之间,因缘叵测。

  死的死,流放的流放,万里之外,不见关山。

  从此以后远离朝廷,远离家乡。

  从此以后看不到醉吟中的西湖,看不到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看不到吹起青衫袖的杨柳风。

  从此以后在这无量山里耗尽心血,了却残生。

  点点行行的家国恨,飘零情,少年残断的旧恋,还勿自纠缠。

  美人一曲清歌如珠玉散落,那两个艳绝世间的女子,高强的武功,敏捷的才思压倒须眉,那是九天上瑶池里的仙葩。可在师父眼里不过是一片寂静,如同他脸庞完美的线条一般流淌着的寂静。他的心里,只有那玉质冰清,冰清玉质。

  他们是这样地纠缠不清啊。长长的绵密的心事,牵过来,扯过去,没完没了。

  到后来谁是谁的心,都乱作一团。最终,不过是浮世的悲欢。

  除了情,便只有死。

  原来青史的名,赫赫的功,一样挡不了这结局。

  星陨了,再耀眼,终也只是成泥。侠客高手,如花美眷,尘便归尘,土便归土。

  唯一永垂不朽的,只是世人的遗忘和亲人的悲伤……

  那英雄,不堪重拾。

  桃花一年又一年的盛开在无量山上。年年岁岁花相似。这朵花是不是去年枝头的那一朵,谁管。

  自从师弟丁春秋背叛师门,师父便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

  最终,他仍然只是习得师父毕生所学的“六艺”之技,远远抵不上师父的声名。

  而新的一轮宫廷政变中,依然输的一塌糊涂。

  这个穿淡黄袍服颀长白皙的男人,有张平和的面孔,线条圆融。

  宝玉温润如恒,早已失却棱角。良玉好诗,含蓄敦厚不露锋芒。

  苏星河,他早知已不能改变。

  自己与这无量山相得益彰。它没有昨天,自己则没有明天。

  于是,他开始等待,等待宿命轮回的开始,等待有缘之人的出现。

  谁的手指曾在棋盘上挥舞,九九格,黑白之间,棋子如繁星般排布在罗盘,冲杀退守。

  十年春花秋月。桃花,一次一次地开。

  他依然守卫着这磐石一样的棋盘,扑朔迷离。扑朔迷离。扑朔迷离。

  开盘款待来客。棋局是师父锋锐无匹的秘密。

  往事已死。没有追忆,黑白子,便是师父的魂魄。

  重重考验重重艰险,那个小和尚,成为师父亲选的继承人,多少年的夙愿,终得偿。

  他站在棋盘上观看这情景,笑了,又哭了。外面是哗哗的雨声。直到多年以后这场雨仍砸在他的心里,使他的心不再光滑如同润玉。

  人世的缘,只得一瞬。生死两茫茫。

  师父已去。

  可苏星河终究知道唤做虚竹的小和尚并不真的是逍遥的继承人,只一眼,他便知道。

  小和尚背负太多的使命,有太多的事情要去做,终会离开无量山,因为他是一个有着七情六欲的和尚,一个有爱有恨重情重义的和尚。

  可是,逍遥派的未来又在何处?

  这时候,有个手执折扇的锦袍少年一直在他身边,锦袍上绣的是云海水拍崖,折扇上绘的是独钓寒江雪。

  一张超然脱俗的容颜,宛似龙宫中一巾鲛绡,清癯而秀美。他是浊世翩翩佳公子,心地通透没有阴影。

  因为才华卓绝,所以任性不羁。

  秦观,少年儿郎,长空里飘逸的竹笛,惊起了那池塘莲花上的蜻蜓,小荷才露尖尖角。

  一霎那,苏星河心如明镜,就是他了,逍遥百年的命运终于有了可以担当的灵魂。

  从此不再迷乱。

  只是君心如天,君心似海。

  没有人知道,碰上苏小妹的秦少游是否在重复无涯子师祖的命运?天涯海角,百年离乱的逍遥派究竟要何去何从?

  斜日半山,暝烟两岸,数声横笛,一叶扁舟。

  风过处凌波微微,水映玉璧,掩映着逍遥所在神仙府

  -

  凌波洞。

  逍遥派弟子不多,也不聚集成群,有朝廷为官者也有游荡市井者,从某种意义上说其实就是逍遥子一人之门派,逍遥子在哪里哪里就是逍遥派所在。所以江湖有云“未曾见过逍遥的人,只曾听过逍遥的事”。

  凌波洞并不像人们想象的奢华铺张,反而显得崚峋简陋,还经常人去洞空。但凌波洞总对逍遥子有特殊的意义,几年里总有些日子凌波洞会有人间烟火。

  逍遥,六大门派之一,拥有着强大的袭击能力和追击能力,然而逍遥之所以强大起来的真正原因是——亡命弟子。逍遥分为三大弟子——外门弟子、内门弟子和亡命弟子。外门弟子只能学习初级的功法,即使有天下无双的天赋,也不可越级学习高级功法。内门弟子则是可以学习高级功法,即使天赋再怎么低落,宗门也不会放弃,因为有着内门前弟子的支持,长老不敢将其逐出逍遥。

  而亡命弟子,则是逍遥人数最多、毁灭性最强、能力最强的弟子,从小被送到逍遥的亡命洞内进行培养,受到几年的惨不忍睹的黑暗刑法及训练,心智和功法都变成了冷血的实力。而亡命弟子的人数却是逍遥弟子的一半之多,所以逍遥常常杀人于无形,除袭击其他五大门派,成功都是百分百的。

  然而,我们的主人公苏小脩也是亡命弟子的一员。宋的暴虐,常常用军队将小村庄洗劫,而在逍遥凌波洞山脚的凌波村则是因为逍遥的救济而存活下来的。宋得知凌波村的实情时,便派大军攻打凌波村,以给逍遥一个回马枪。

  战火纷飞,硝烟四起。

  村庄一席之间,已被宋军一劫而空。然而,一对夫妻看着他们两个刚出生不久的孩子,心里十分地揪痛,他们将他们最后的希望放在了自家的火炕中,将火炕里的火柴都放在外面,将火柴弄湿,而孩子则分别放在两侧。

  希望是他们的孩子,夫妻临死之前,相互记住,自己的孩子还活着,他们会为了自己而活下去的。

  真是天意!一天后,逍遥长老苏煞受到了邻村受劫的消息,派自己的女儿——苏清儿和女儿的亲卫队去邻村探查消息。

  苏清儿和亲卫队运用凌波微步,百米化一步地飞下山,一条条黑影穿梭在森林中,根本看不见任何人的脸,只见身上穿着一套绿色服饰,肩上三片绿色似乎不会枯竭,一直摇晃在肩膀上——这是逍遥内门的服饰,虽和逍遥外门的纯淡绿色衣服相似相同,但肩上的三片绿叶就证明了内门的标志。

  一片死寂,她们看到的几乎是人间地狱,但她们不会哭,因为她们是逍遥弟子,不服输的性格早在她们进入逍遥之时就拥有了。众人检查着村子,她们都是女生,都有一种知道还有人活着的感觉,应该是女性的第六感吧!

  不急不慢,当苏清儿经过两夫妻尸体前的那一刻,在火炉的两个孩子都哭了起来,似乎是肚子饿了,两个孩子的声音就连在村口的那名女弟子都听见了。

  苏清儿随着声音走到了火炉前,用一双冰清玉洁的双手将已经干燥的柴拿了出来,将两个孩子都抱了出来。这时,她一脸的欣喜,一双水灵灵的蓝色的大眼睛,一张樱桃小嘴,一头深蓝色的头发披在两肩,一对粉红的酒窝,不管刚刚抓过柴火,看起来都是一位国色天香的美人,根本不像一个会武功的武林高手。

  “清儿姐!这两个孩子好可爱啊!”亲卫队的一位女弟子看见清儿抱了两个孩子,马上爱心泛滥,简直是个孩子控。一会摸摸那,一会摸摸这地,使清儿十分尴尬,简直想把两个孩子直接送给她。

  “给你,给你好了!”清儿将一个孩子放在了她手上,女弟子一手接过,不时用脸颊蹭蹭孩子,喜爱地不得了。

  “清儿姐,检查完毕,其他地方没有活人的存在。”一位有点成熟的女弟子走到清儿的面前,似乎想看清儿有什么动作。事情似乎和她想的一样。

  “嗯,回家吧!”清儿一手举起,一脸的怀恋,似乎已经离开家里很久了。

  一个个绿影穿行在森林,正在以飞的速度赶往山上。运用凌波微步,比正常人都快上了一百倍有余,每个人的脸都看不清了,只看得见身上绿色的宗门衣服。

  逍遥堂内。

  其实,清儿也是一个爱孩子的女生,常常与逍遥内的孩子一起玩,她十分喜爱孩子,但由于父亲是逍遥长老,她不得不成为下一代的逍遥长老。因此,她的父亲不让她玩,不同意她贪玩,认为贪玩是会影响修练的。

  “父亲!为什么我不能收养这两个孩子?你为什么要让他们成为亡命弟子?”清儿正在大堂内对着一个老者咆哮,先前的恬静已经消失了。堂中有一座宝位,上方都有着几十颗璀璨的宝珠,散发着五颜六色的气息。一位老者坐在宝座上,很显然他是清儿的父亲——逍遥的现在长老——苏煞。

  “不可以,他们不是内门弟子的孩子,不可以成为内门弟子!”苏煞的神情很严肃,像似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

  “难道连外门弟子也不可以吗?”清儿一脸的惊恐,生怕两个孩子变成了杀人无颜色的杀手,心里不时得揪痛。

  “不可以,你又不是不知道逍遥的门规,不可以就是不可以,你不要再说了!”苏煞从宝座上坐起来,两手一抬,运用凌波微步,身影模糊起来,随即消失不见了。但他不知道,他的女儿脸颊已经带着两条泪水,脸已经啜泣琉璃了。

  亡命弟子,从小受到死亡的考验,练成了冷血的黑暗力量,又有着逍遥的强大功法,但没有任何人性,已经是一个行尸走肉的武尸。

  清儿绝望,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父亲这么地狠,似乎自己的父亲已经成了另一个人。她似乎看见了黑暗,永无止境的黑暗。离家出走,她做过很多次,但这次,却是最不愿回到逍遥的时间。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