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23:33:5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荒都
  4. 第一章 秦枫

第一章 秦枫

更新于:2017-01-19 19:09:05 字数:3272

字体: 字号:
  “秦枫,放手吧,你逃不掉了!”

  “哈哈,我秦枫这一生,不信天,不信地,只尊自己,难道你以为就凭这几个老杂毛就可以让我束手就擒么?那你们也太小瞧我了!”只见战场中间那众人围着的黑发青年高声说道。

  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随风飘荡,古铜色的脸庞显得棱角分明,一双黑眸若好像是上好的黑曜石,深不见底,但无视无刻不在释放着一种危险的信息,嘴角却微微上扬,仿佛在嘲笑眼前这群在大放厥词但却又小心提防着他的人。

  “秦枫,你休得放肆!正所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如果不是你一次次地在修真界掀起腥风血雨,我们这群老家伙有必要再次出世,来对付你么?”

  “你说我掀起腥风血雨?你可知道,我杀的人都是该死之人,我秦枫一辈子没杀过一个无辜之人。”

  “那灭刘家满门,你又如何解释?”

  “是,我灭刘家满门,但我却无愧于心,在二十年前,要不是我命硬,连天王老子也不敢收,早就死了。难道只许他刘家灭我秦家满门,不许我秦枫灭刘家满门么?”

  “竖子,休得狡辩!”

  “说不赢我就说我狡辩。你们这群伪君子,说到底还不为了我的远古功法么?不过……”然后用手指指着那群人,一顿一字地说道,“不!可!能!”

  “你这是在找死!”一老者说我那就大喝一声,“众位道友,既然他冥顽不灵,那么我们只能痛下杀手了!”

  “听我号令,结五行灭魔阵。”那老者说道,“秦枫休怪老朽们了,要怪只能怪你入魔太深。”

  只见那五位老者各站一方,打出道道玄奥的光柱,在阵法的作用下形成一个五角星的牢笼,将秦枫困在中间。

  “废话少说,要打就打,我秦枫这辈子还没怕过谁,不管你是谁,天王老子也不行!”此时他的双眼变得更加乌黑深邃,就如黑洞吧诡异,让人深深沉迷其中,无法自拔。双手却不停着结出一些奇怪的手势,越结越快,最后只能看见阵阵指影闪烁,“既然你们想看,我今天就让你们看个够。”

  “寂灭!”秦枫大吼一声,随即双手向前一推,一道黑色能量柱向前扩散。没有想象中的轰天动地,有的只是平静,但却静的可怕,在那一刻,连时间和空间都仿佛凝固住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黑暗慢慢地扩散,仿佛最优雅的绅士,即使是在危险重重的战场。慢慢地,黑色终于和那些玄奥的光柱碰到一起。

  “轰!”由极静到此时的震耳欲聋,却让人有种度过整整一个世纪的感觉。之后便听到一阵“咔咔”的声音,犹如玻璃被砸碎的声音,即使在耳朵依旧轰鸣的现在依旧显得刺耳。

  果然,五行灭魔阵应声而破。“噗”秦枫和那几个老家伙同时吐了一口血,毕竟以秦枫的修为还没法发出如此强的一击。

  抬手擦了一下嘴角的血,秦枫抬头说道:“你们这些老杂毛,我秦枫的命不是你们能取的。逼急了,就算死,我也拉着你们一起,而你们只会人财两空。哈哈……”在此刻的战场上,那个青年不羁的大笑,无风自动的长发,却让这片天地为之黯淡。

  “不愧是嗜血魔君,即使修为没我们几个老家伙强,却凭着这古怪的招式硬生生地破了五行灭魔阵,佩服,佩服!”一个鹰钩鼻的老者拍了拍掌说道,“不过却不知道魔君有没有忘记一个叫沈月儿的女孩?她可是很想你的啊!”说完眼睛毫不忌讳地盯着秦枫,丝毫不掩饰眼底的狂热和贪婪。接着转过身对着远处的人说道:“去把月儿小姐带来,她不是天天想见魔君么,现在正是好时机。”

  “是,老祖宗。”远处观战的人传来应答声。

  “你这老匹夫,说我残忍,要我说最残忍的还是你,连自己的族人都不放过。我承认我曾经确实很喜欢她,可是没想到她却背叛了我,现在剩下的只有恨了,我发誓有朝一日,我找到她一定会亲手杀了她,我这辈子最讨厌背叛了,尤其是我最亲近的人。”秦枫指着那个鹰钩鼻老者说道。

  “魔君别生气,我只是想让月儿明白她爱的热人是有多讨厌她,让她死了这条心,安心地嫁给欧阳家的小儿子。”

  “什么?月儿要成亲?怎么可能?”秦枫失声说道,不过话一出口就知道自己上当了。

  “我就知道魔君依旧爱着月儿,不过月儿要嫁个欧阳家那窝囊废却是真的。”说完,那个鹰钩鼻老者故意顿了顿,叹了一口气说道“老夫也不想把月儿嫁过去,你们也知道欧阳家那脓包小子,除了寻花问柳,什么也不会,而且月儿本身也不喜欢他。可是欧阳家实在是太强了,强到我们这样的家族根本不敢与其抗撄。不过如果我们沈家如果有了魔君的远古功法也便不会如此不堪了,也不需要用女人来换和平,甚至在不久的将来能让欧阳家看我们沈家的你脸色。”说完还看了看秦枫,眼底仍然是不加掩饰的狂热和贪婪。

  似乎看见了秦枫的犹豫,鹰钩鼻老者接着说道:“只要你把功法交给我沈家,我以沈家家主的身份承诺不仅给你一个外姓长老的名额,还把月儿许配给你。”

  秦枫张了张口,正准备答应时,远处传来一声,“不,爱郎,不要答应老祖,只要你交出功法,他们就会杀了你的。”

  “来人,给我吧她带下去!”沈家老祖此时恨死了这个女人。真是成也月儿败也月儿。

  “老祖,月儿早就听到你和其他几位长辈的商讨,你们不会允许秦枫这样的妖孽的存在的!你也不用急着把月儿带下去,也别想在用月儿威胁韩枫了,因为月儿来的时候已经服了灭仙草了。呵呵,月儿也只剩下这点时间了。其实在你派月儿去勾引韩枫时,月儿就做好随时死的准备了。可是没想到传说中的大魔头竟然对月儿比族里的所谓的亲人更好,月儿那时就对自己说,‘月儿,你不能这样,他是你的仇人’。可是这段时间不仅魔君沦陷了,月儿也沦陷在爱河之中,月儿知道月儿不能这样了,于是月儿没有拿到功法就回家族了。这十几年月儿也帮家族做了很多事,家族的养育之恩月儿也算报了,所以就让月儿任性一会吧!老祖,月儿不会怪你,要怪就怪这天没眼,为什么月儿要生在这样的家族,为什么月儿又要和爱郎相遇,为什么月儿又要爱上爱郎?”

  说完转过头,三千青丝在空中划过一个绝美的弧度,宛羽化飞仙,遗世独立,接着紧紧地盯着秦枫,似乎要把他的摸样可到脑子里‘“爱郎,你还是那么傻,你明知道可能是陷阱,为什么答应老祖?爱郎别伤心,月儿死不足惜,只要你快乐,月儿就快乐。月儿知道你依然爱月儿,可是月儿决不能再让他们拿我来威胁你了,月儿怎么能让爱郎陷入这样的局面?再见了,爱郎,月儿对不起你,月儿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很快乐,月儿不想离开你,可是月儿必须要先走一步,你要替月儿好好地活着,月儿会在天上看着你的。愿来生爱郎再也不要遇见月儿这个坏女人了,这样爱郎就可以开心了,月儿也就开心了……”说完瞳孔逐渐扩散,嘴角不停溢出鲜血,滴落在雪白的衣服上,渲染出朵朵刺眼的血色玫瑰。柔弱的身躯终于如落叶般缓缓倒下……

  “不,月儿,我不要你死,你死了,我就一个人活在这世上,我们不是说好要一起终老的的么?我们不是说好要生生世世永不分离么?难道你忘了么?你怎么就真么狠心,你要是死了,我会永远恨你的……”秦枫撕心裂肺地喊道,速度也在此刻飙升,冲向月儿正在倒下的身体。

  可是周围的人会让他如愿么?

  “你们还傻看着看吗?还不赶快动手?现在的他没什么防御!”不等说完就一招向秦枫打去。

  “水漫金山”

  “烈焰焚天”

  “移花接木”

  “石破天惊”

  “金玉满堂”

  这些不愧是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时机把握的恰到好处,只见五道璀璨的光芒全部向秦枫攻去,如果这些攻击打中秦枫,不仅是他连月儿也会粉身碎骨。

  仿佛被触逆鳞的野兽,秦枫双眼赤红,一头黑发散乱地披着,喉咙中发出一声非人的吼声,“你们都该死,你们不该动月儿的,即使她死了!是你们逼死她的,你们不是想要功法么?那我就让你们看!记住,睁大眼睛看着,这也将是你们最后一次看这世界了!”说完低头看了看怀中的佳人,眼中也恢复了几分清明,“对不起,月儿,秦枫是不能没有月儿的,就让秦枫也任性一回吧!”说完抱起月儿的尸首,看向天空喊道:“贼老天,为什么这么残忍,我秦枫杀人无数,遭报应的是我不是月儿,哈哈,既然你不让月儿好过,我就不让你好过。”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狗屁,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今天老子就要以一己之力,颠覆你这狗屁道法。”

  “吾之一生不为长生,只为葬地,葬天,葬大道,今吾以此躯残魂祈古之圣贤斩大道于当世!”

  “天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