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1-25 11:56:1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炼石成魔
  4. 第一章:您爽么?

第一章:您爽么?

更新于:2017-04-21 11:16:30 字数:3155

字体: 字号:
  这是一个幽静的独进小院,但是此时小院却极为不静,一声一声高亢的女子春语之声从原本应该寂寥无声的小院的卧房之中传出,让人浑身热血喷张,竟然有人在如此晴朗的白天,公然行那周公之礼!

  令人奇怪的是,此情此景,院外之人应该是热血喷张,恨不得将自己的双眼贴到窗户上看看里面的活春宫。但是,院外的一大一小两个胖子却是满头冷汗,一脸紧张之色的垂手立在房门之前,看那模样,里面的似乎是他们的主子。

  大胖子,光是身上的肥肉恐怕就不下于两百斤的样子,圆圆的大脸几乎将五官全部挤到了一起,一双眼睛只剩下两道黑缝在上面,他正是这个家的主人,陈百万,也是整个大豫镇的首富。

  小胖子,陈百万的儿子,其外貌十足十的得到了老子的真传,只不过名字却让人有些无语,陈晓翔,很有气势的名字,据说是他老子花了一千两银子请高人求来的名字。

  房间之中正在欲死欲仙之中的女子,陈百万的第七房小妾,也是目前作为得宠的,今年才十八岁,那长得叫一个水灵,媚眼一抛,水蛇腰一扭,能让全身顿时酥软。陈百万自己也只不过才娶进门不足半个月的时光。

  而和女子行好事的男子,自然不是陈百万,而是一个陈百万惹不起的人物,大名鼎鼎的修仙者。

  而一向小气的陈百万,舍得将自己最宠爱的小妾送给别人享用,这是一个极为罕见的事情,虽然对方是一个修仙者。

  这一切,都要牵扯到他的儿子陈晓翔的身上,怨就怨,他的儿子在今天刚好年满十岁。

  大豫镇,属于修行门派之中的凌阳门,阴月谷和无双府三方共同管理,境内民众五十万,但凡有那户人家生子必须记录在册,凡是到了十岁的孩子,都必须被这三方势力,征用六年的时间。

  而这六年,是所有凡人一生记忆之中无法被磨灭的记忆噩梦。这也是身为凡人的悲哀,身为凡人的无奈。

  这只是因为,他们在这六年之中,会有两个身不由己的选择强行加于他们的身上。

  第一个,五官端正外貌较好者,男孩可以送给阴月谷,女孩却是平均分配给凌阳门或者是无双府。

  这个开始还算是好的,一开始三年,不但不用出任何的力气,反而是吃好喝好,而且还定时给予补药补身子,可谓是衣食无忧,其乐无穷。

  但是,后三年,就是噩梦的开始,在第四年的一开始,阴月谷的女修就会将收入谷中的男弟子强行带入自己的洞府之中,用双修之法强行吸取他们的处男精元,精进己身修为。

  然而,这还不算完,十四岁到十六岁,是一个人一生之中体内灵气最为雄厚的时候,而阴月谷的女修显然极为懂的这个道理,将这些男孩当作替自身存储灵气的器具,每隔那么一两天就用采阳补阴之法吸取这么一次,虽然这些俊俏的大男孩损失了精元,但却享受了鱼水之欢的美妙,所以说这个选择是两个之中的最好一个。

  当然,这是对于男孩子来说,女孩子却没诶有那么的好运气了,第四年所有相貌出众姿色稍好的女孩子都会被男修强行带回洞府,以同样的方法吸收其处子精元,采阴补阳,以后三年会是同样的待遇。相比于大男孩的享受,女孩们的被索取,却是在活生生的活受罪。

  这种采阴补阳和采阳补阴的对象,被称为灵鼎,意指这些人在修行者眼中,就是储存灵气的炉鼎而已,凡人的可悲命运,由此可见一斑。

  而一些女孩子,更是可怜,六年期限之后,还是不会被放还回家,而是被男修看中,称为灵种。

  所谓的灵种,就是修行者们为了后继有人而专门豢养一些凡人女子,让其专门从事生养工作。据说,这种方法生出来的后一代,会极有可能具有先天灵根,从而踏上修行之路。

  而事实也是如此证明,但凡是灵种生出来的孩子,会有三分之一的几率会拥有先天灵根,成为修行者,这可比凡人之中万中无一个先天灵根要好的多了。

  先天灵根,就是修行界之中所说的灵根,是是否能修行的关键,先天灵根拥有者,会在十岁之前自动觉醒先天灵根,从而一跃飞天称为高高在上的修行者。

  第二个,相貌一般的大众普通脸,这些人,全是男女修们捡挑剩下的,他们只能被分配到一个一个的灵矿之中,去为挖掘出来的灵石养灵,这一养,就是六年。

  所谓的养灵,是灵石出矿之后,其内所蕴含的灵气会极为的不稳,并且会消散于天地之间,成为普通的石头。而养灵,就是用这些十岁到十六岁的孩子身体之内所蕴含的灵气,来温养灵石之内的灵气,从而让灵石的灵气稳固下来,成为真正的灵石。

  这一个过程,极为的枯燥,除了吃饭和每天三个时辰的睡觉之外,他们必须贴身带着数不清的灵石,坐在一个被刻画好的法阵之中为灵石提供灵气。这对于无数的少男少女来说,无疑是人生最难熬的时光。

  不论是养灵还是成为炉鼎,对于这些正在成长中的孩子来说,都是极大的伤害,而且也确确实实有着不少的少年受不了枯燥自杀,或者是被无休止的采补之后死亡。

  在所有修行者眼中,凡人,就是蝼蚁,予取予求而不敢有丝毫的不满。

  陈百万就属于这种情况,他的儿子陈晓翔明天就要到十岁了,但他知道仙师大多都好色,想出了用自己新区进门的侍妾勾引前来下达催魂令的仙师。毕竟,这个小妾虽好,却如同狐狸精一般,这半个月,他都觉得自己有些亏了。

  不过,即使这样,陈百万的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他可拿不准那个仙师会不会吃完了一抹嘴不认账。

  就在他乱想的时候,房门被打了开来,一股**的气息顿时扑面打在了陈百万的脸上,让他的面皮不禁抽搐了两下。不管怎么说,这可是实实在在的一大顶绿帽子啊。

  房门打开,走出一个身材高瘦一脸蜡黄之色的汉子,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红晕,只不过脸上那享受的表情,却将他的那种洒脱气势破坏的淋漓尽致。

  “仙……仙师,您老人家爽了?”陈百万心里这个郁闷就别提了,一向以来,只有他陈百万爽人家的妻妾,没想到今天自己最得宠的小妾却被别人爽了,而且自己还有腆着一张笑脸去问问人家爽了没有,这不光是郁闷的问题了,他甚至有种想要吐血的冲动。

  “嗯。”仙师不可置否的从鼻子里哼出这么一个字眼,但是心里却是很是享受,没想到这个胖子其貌不扬,一个蝼蚁般的小妾却是如此的有味道,甚至让他险些忘却了自己是一个修行者,有了想要和她相伴终生想法。

  “那……您看?”陈百万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问道。

  “嗯,陈晓翔,两个月之前,失足跌入悬崖,从此音讯不明。”修行者闻言,不知从何处变出一个小册子,然后用一只狼毫毛笔,在册子上刷刷写下这么一行小字,同时为了让陈百万安心,更是读了出来。

  “谢仙师!”陈百万心中大喜,这一刻,别说这个仙师只是上了他的一个小妾,就是上他明媒正娶的结发之妻,他也会双手奉上。

  “嗯,里面这个,给本仙师好好伺候着,而且以后你也不能动,本仙师的意思,你明白了?”黄脸显示脸上带着高傲的吩咐道,他既然好心帮了这个蝼蚁,那么蝼蚁必须付出让自己满意的代价。

  “小人明白,仙师放心,以后她就是我亲娘祖奶奶一样的伺候着。”陈百万急忙表态,同时许下重重的承诺。他乃是商场混迹了多年的人物,这点道理,早就知道了。

  “那就行。”黄脸仙师一脸的满意,随后放出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剑漂浮在身前,随后身子一动站于长剑之上,化为一道黑光只是一闪就不知道去了何处。

  “呼,终于成了,这下老子可放心了。”陈百万长吐了一口气,悬着的心到了此刻才真真正正的落下了地,然后看都不看房中一眼,就带着他的胖儿子陈晓翔走出了房间之中。

  这个房中的小妾,从现在开始,就不是他的小妾了,而是人家仙师的女子,以后还得好生伺候着呢。

  陈百万父子走了不大一会,房门之中走出一个身披薄纱的女子,这个女子双目流转,眼角含春,精致的五官配上那薄纱之下若隐若现的身子,只有三个字可以形容。

  狐狸精。

  这,就是陈百万的第七房小妾,只不过此时的她,脸上带着那么一抹冷笑,一双如同寒冰一般的眸子,注视着黄脸仙师离去的方向足足有一炷香时间,才收回目光,迈着莲步离开了小院。

  小院之中,恢复了清静,留下的只有那么一缕若有若无的**气息弥漫整个小院,久久不散。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