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0-20 09:27:53
  1. 爱阅小说
  2. 短篇
  3. 印月说
  4. 印月说

印月说

更新于:2017-04-21 15:58:00 字数:7688

字体: 字号:
印月说目录
共4章
  夜凉如水,印月驻足于皇宫内的汉白玉石桥之上,月色苍白铺下一地银霜,好不凄凉。

  “听说戚将军战死了。”这是一炷香之前她在御膳房窗外听到里面几个小宫女的言论。

  两个月前那个略带鲁莽的将军曾执着她的手满目深情地跟她念叨,印月,这次出征我若得凯旋,定向皇上求了你这门亲事,你可要等我。往事还历历在目,却已是物是人非了。

  印月叹了口气,虽说她无意于戚将军,但仍觉得巨石于胸压的她喘不过气来,戚无未死了,这深宫大院里唯一一个对她好的人死了。

  “怎么了?莫不是心疼了?”身后蓦然传来东方厉戏谑调笑的声音。

  印月不着痕迹地收了心绪,缓缓转身行礼:“见过皇上。”她不过是帝王圈养在深宫里的一名杀手,无官无爵,无名无分,一副纯良无害的模样,能歌善舞,满腹才情,旁人自当以为她是皇帝所钟爱的舞女而已。

  “你是否怪朕。”东方历的话风软了下来。

  “印月不敢。”依旧是眉目低垂,温驯的让人心疼,只要是东方历说的话她都顺从,只因当年村庄里瘟疫四起,他把她从死人堆里刨了出来,从此她的人她的心都给他了。

  “此番能收回兵权,你功不可没,可曾想好要什么奖赏?”东方历揽住印月的香肩将她拥在怀里。

  “印月不求赏赐。”

  “封你妃位你也不要?”东方历挑眉。

  封妃。多少年了封妃这两个字眼对于印月来说直是可念不可求,可这用戚无未性命换来的妃位,终究是染上了血腥味。

  “印月但凭皇上安排。”

  东方历大笑,狂浪的笑声在寂静的皇宫大院回转,久久不息。

  ----------------------------------------------------------------------

  曾经戚无未重兵在握早已是东方厉的心头大患。

  “印月,戚无未此番出征在即,你且混入军营随他行至古战场,在两军对垒之际杀了他。”东方厉拨弄着拇指上的玉扳指。

  “印月领命。”

  传说中的上古战场,茫茫大漠,瑟瑟凄凉,两军厮杀战况惨烈。印月黑衣蒙面立于城墙战旗之下,没有人注意到她,只一眼她便寻得了戚无未的身影,那一副银色的铠甲闪耀着寒芒。

  印月眉头深锁手上却没有半分的耽搁,挽弓搭箭精准的角度,一根羽箭带着风声射入人群之中。

  未设防的戚无未闷哼一声,厮杀的动作顿在了空中。长长的羽箭刺穿了铠甲直挺挺地插在了左背。

  时间仿佛是凝固了一般,受伤的戚无未慢慢地回转过身看向城墙上的她。只深深的一眼,便已是一眼万年,那是印月今生从未见过的眼神,后来一想大概那就是决绝吧。

  心突突地跳,印月竟有一丝慌乱。因为她看见他在笑,他在冲她笑,血就那么突兀地从嘴里淌了出来,染红了银色铠甲。印月来不及多想,又一支箭搭在了弓上,稍用力道便将弓拉满,瞄准了戚无未的头颅。

  戚无未双臂张开,手上失了力道,武器应声落地,就朝着她的方向直直地往前走,浑然不管周围的敌军挥刀砍在自己身上。

  尽管她蒙着面,他还是认出她来了,她看到他的嘴一张一合,虽然听不见声音,但那分明是他在唤她的名字。印月,印月,一遍又一遍。

  印月强忍着心头的不适泪还是不由自己地涌出眼眶,挽弓的手止不住地颤抖,这样的他让她怎么痛下杀手。

  “印月,你承认吧,你就是爱我!”戚无未浑身浴血在古战场上嘶吼。

  印月呜咽出声音,紧紧闭上双眸,再度睁开眼,脸上已不见一丝表情,羽箭飞出。

  戚无未看着她,目光如炬,不负深情。

  “嘶。”修长的羽箭将戚无未身旁一个对他抬起刀的敌方士兵射了个对穿。

  印月一把抹干脸上的泪痕,扭头跳下城墙消失在了古战场。

  …………

  “呼。”印月终于从梦魇中醒来,摸摸脸颊早已是湿了一片,梦境重演了古战场上发生的一切,她恐怕这辈子也无法忘记戚无未那深情的眼。

  她虽最终也没有杀他,可他仍旧是因她而死。

  是后悔了吗,为何会这般心痛。

  夜色漫长,伊人断肠。

  ------------------------------------------------------------------------

  戚无未死于战场,兵权重回东方厉手中,应之前所言,今日是印月封妃之日。

  一身繁琐的宫装,印月踱步行至御书房外,刚欲抬手叩门却听见门里东方厉与自己心腹卫楠的谈话声。

  “皇上,印月只不过是您手底下的一名刺客,为您办事是她的本分,况且她身份低微,您大可不必这么兴师动众地封她为妃。

  “如果不给她点好处,怎么能让她心甘情愿地臣服于我,让她尝点甜头,日后才更能放心地让她去办事。”说话的是东方厉。

  “皇上英明,此次她连戚无未都杀了,皇上您可真是养了一只好狗啊。”

  “确实是一条好狗。”东方厉轻笑。

  门外的印月瞳孔骤然缩紧。狗,她仅仅是他身边的一条狗吗?这么多年来他对她不瘟不火的态度她早已习惯,可如今听了这番话还是心痛如刀绞。

  只因当年他救她一命,多年来她双手沾满鲜血,死在她手上的人不计其数,甚至连深爱她的戚无未都被自己所害。她以为他会对自己有情,哪怕是半分也好,到头来却听到了这么一句回答,确实是一条好狗!

  倏然喉头一股腥甜,印月逃也似的离开了这片是非之地。

  御书房内,东方厉浅笑着把玩着碧玉扳指,他自恃印月钟情于他,本不需要以封妃锁住她的心,可他仍是想赐她妃位给她一个名分,心里所想却不好意思张口承认于是脱口而出刚才那一套说辞敷衍着卫楠,万万没想到的是这番话竟是被印月听了去,他的所思所想印月更是迷惘无所知。

  ---------------------------------------------------------------------------

  封妃大典,万人瞩目,印月站在红毯尾看着另一端的东方厉感觉是那么的遥远,没有了曾经的满心欢喜,一抹苦涩浮上嘴角,印月,你还爱吗。

  一个人走过长长的红毯,像是走了几年的光景,眼前的东方厉笑容温和,可印月始终不敢忘,她是他的一条狗。

  东方厉身旁的皇后倪裳优雅地起身,牵起印月的手将她拉到自己身边,微微侧过身子颔首在印月的耳边,好似在与她寒暄。

  倪裳声线慵懒又蛊惑:“印月,你手段可真是高明啊,之前依附戚将军,戚将军前脚刚死你后脚就迈上了皇上这条大船。”

  印月僵在原地,眼神失了焦距。不知从何时起,戚无未成了她心口的一道疤,一揭开便鲜血淋漓。

  “可怜了戚将军,无人收尸,现在被野狼吞进肚了也未可知。”倪裳轻挑地笑。

  “够了!”印月发作,一把将伏在自己身上的倪裳推开,倪裳后退几步顺势倒在了地上。

  在场的皇亲国戚与皇宫大臣面面相觑。倪裳梨花带雨地看着东方厉:“臣妾好心嘱咐她几句后宫礼仪,没想到她竟不把臣妾放在眼里欺辱臣妾,皇上您可要为臣妾做主啊。”

  “印月。”东方厉皱眉,希望她能给出一个解释为自己开脱。

  “皇上,印月不想为妃,还请皇上收回成命放印月出宫。”印月不卑不亢,她对他的感情终于还是消磨殆尽,再爱也回不了头了。

  “你放肆!”东方厉龙颜大怒,浑身染上戾气,要说她违背自己的命令这还是第一次。

  “皇上,这印月不仅欺辱臣妾,她还斗胆抗旨忤逆您的意思!”倪裳趁势火上浇油。

  “看来最近是朕太宠着你了,你真以为朕不忍心动你吗。”东方厉眼神阴鸷:“既然你不要妃位,朕也不好强迫你,来人,将印月给我投入死牢听候发落!”

  印月躲开上前押解自己的两个士兵:“我自己会走。”死牢,果然啊,自己只是他东方厉身边的一条狗,他又怎么会顾及自己的死活呢。

  印月垂着头低低地笑,笑得沧桑,笑得凄婉,而后笑声越来越大,像是一个疯子,一时间竟没有人敢上前扶她,终是一口鲜血从喉间喷出,溅落在宫服上好似一片片妖冶的花朵。

  人群又是一阵骚动,场面有些难以控制。

  印月看着身上斑驳的鲜血,摇摇晃晃地掉眼泪,心力交瘁再也无力去爱。东方厉竟是急了,推开身边的宫人大步来到印月身前拥着她,声音沉痛:“阿月,你这是怎么了。”

  “皇上。”伏在地上一直未起身的倪裳急急地喊,她深知印月在东方厉心上的分量不轻。

  印月不答,我怎么了,难道你东方厉真的会关心吗。

  场面一片混乱,突然不知从何处蹿出一个亡命刺客,剑法凌厉,脚下生风,招式狠辣地向东方厉刺了过来。一干众人还未回过神,远处的护卫赶过来救驾也定是来不及了。

  印月虽抑郁吐血,但身为杀手的本能让她在刺客出现的那一刻意识瞬间清醒,她大可运上轻功带东方厉躲过刺客的一击,却偏偏不闪不避,愣是用身子挡在了东方厉身前。

  刀光剑影间,绸缎碎裂的声音。长剑入胸,下一秒印月心口处便多了一个血窟窿,鲜血止不住地喷涌,染红了东方厉的脸还有他的眼。

  “印月!”东方厉慌了,抱着气息渐弱的印月,腾出一只手胡乱地想替她捂住伤口,可老天偏不如他意,血仍是从指缝中涌了出来。

  这是印月第一次从他的眼底看见了慌乱,只可惜一切都晚了。伤口可真是疼啊,她的眼前恍然浮现了戚无未那张刚毅的脸,那满目的深情,那临死前的决绝。将军,我从背后伤你的那一箭,是否比我现在痛一百倍呢。

  “七岁那年你救我一命,十年来我为你杀人无数。”印月依在东方厉的怀里闭着眼睛喃喃。

  “别说了阿月……”

  “我爱了你整整十年,终于是爱不动了……”年芳十七,正是出嫁的好年纪,只可惜那个允诺娶她的将军已经不在了。

  “太医,传太医,救她,快来人救她……”东方厉眼角殷红好似有泪,只是印月看不到了。

  “今天我把这条命也还给你,便算是两清了吧……”

  东方厉不语,抱起轻飘飘的印月竟觉得脚下发软,是在怕吗,他东方厉何曾怕过!强装镇定大步向寝殿走去。

  ---------------------------------------------------------------------------

  帝王寝殿,印月安静地仰躺在龙榻之上,苍白如纸。龙榻边上围着一群太医七嘴八舌地诊断着,终是得出个结果:“启禀皇上,印月姑娘伤势过重,臣等无力回天,还请皇上节哀啊。”

  “无力回天?那朕要你们有何用!”此时的东方厉像极了一头狂怒的狮子:“如果印月活不成,朕要你们整个太医院为她陪葬!”他怕了,是真的怕了,难道真的就这么失去她了吗。

  “皇上赎罪啊,皇上开恩啊。”屋里的太医齐齐地跪了一地。

  这时太医院的神医太傅匆匆赶到,看到殿中景象先是一愣,来不及多问便穿过人堆来到龙榻边检查印月的伤势。

  东方厉见状赶忙凑到跟前。“太傅,印月她可还有救?”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东方厉问得小心翼翼,一句简单的询问愣是带上了哭腔。

  “离心脉只差半寸。”太傅捏着胡须连道几个好险。

  “她还有救对吗。”东方厉一字一顿,字字诛心。

  “老臣定当竭尽生平所学为印月姑娘诊治,但印月姑娘先是因胸中郁结而致吐血,再加上此番伤势严重又失血过多,能否保住性命全看她的造化了。”

  “还请太傅放手施为!”

  太傅医术精湛妙手回春,印月于鬼门关走了一遭终是捡回了一条命,但身体仍是极度虚弱,足足昏迷了三天三夜。这三天东方厉寸步不离地守着印月,没日没夜地给印月灌服汤药,眼圈熬得通红也不肯走,生怕自己一个不留神印月又有什么闪失,他有多后怕,剑锋只差半寸啊,他与她便天人永隔了。他执起她的手轻轻揉着,只想永远都不要再放开。

  印月看不见光,周围迷雾笼罩,是梦魇。感觉到谁牵住了自己的手,一回头竟是戚无未的脸,他说,此次出征若得凯旋,我定向皇上求了你这门婚事,你可要等我。说完便转身离去,印月想拦住他让他不要走,可身子僵硬一动不能动,想喊他停下让他留下来,奈何张开口却发不出半点声音,她无助地蹲在地上大哭,戚无未你到底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

  东方厉看印月眼角滑下清泪,温柔地伸手拭去:“阿月,快醒过来吧,我答应你,只要你醒来,我定好好待你,凡是你要的我都给,别睡了,你都睡三天了啊。”

  像是为了迎合东方厉的话一般,印月睫毛微颤,缓缓睁开了眼。

  “醒了?”东方厉如释重负。

  印月动了动唇以做回应。

  ---------------------------------------------------------------------------

  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印月除了出神地望着窗外剩下时间的便是用来睡觉了,不走动也不言语,东方厉自认是她身子太虚要好好静养也不多叨扰她。

  直到有一天东方厉到印月房间送药,正撞上印月被梦魇缠身,睡也睡不安稳,枕席早已被泪水打湿一片。

  “阿月,起来吃药了。”东方厉伸手抚上她的脸。

  印月从梦境中幽幽转醒,神智混沌地瞅着眼前人:“将军……”

  东方厉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将军?戚无未?随之诧异被暴怒所取代,他伸手捏住印月的下巴,力道大得快将她下巴捏碎,咬牙切齿道:“你好好看看朕是谁!”

  印月吃痛目光终于明了,这才看清了面前怒极了的东方厉。

  “皇上打算什么时候送印月出宫?”她冷不丁地发问,声音不大,却让他半天接不上话。

  “皇上打算什么时候送印月出宫?”她重复。

  东方厉的眉头拧成了一股死结:“印月,你不会是爱上戚无未了吧?”

  印月不语,爱吗,应该是爱的吧,只是十年来对东方厉的求而不得早已模糊了她对戚无未的感觉。

  “印月你傻了吗!”东方厉大笑:“戚无未死了,他已经死了!是你亲手杀了他!”

  是你亲手杀了他!字字如刀刺着她的心,满目疮痍。

  “你爱一个死人有什么用!”

  “你既已知道我爱一个死人,那你把我囚在宫里又有什么用!”慌不择言,可话一出口连印月自己都愣住了,还记得那个将军曾在战场上浑身浴血狂喊,印月你承认吧,你就是爱我。

  “就算你不爱朕,朕也要把你留在身边,想出宫?你死了这条心吧!”东方历放出狠话。阿月我是真的留不住你了吗。

  “皇上莫非还是想拿走印月这条命?”印月声音清冷,让人胆寒。

  东方厉挑了挑嘴角落寞地笑着,他知道他输了,输得彻底,他不能让她死,她偏偏以性命相逼。当初东方厉让印月去刺杀戚无未也只不过是一个试探,他手下杀手上百人为什么单单选她印月,只因宫里十年戚无未对她太好,他明明白白看在眼里,他不确信她是否对戚无未有情,所以便有了刺杀一事。只是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决定竟将两人的情分推向了万劫不复的境地。

  “你走吧,从此生死不相见。”东方厉笑。

  印月跪在东方厉脚边行大礼:“皇上,保重。”俯首一拜,自此与她爱了十年的人生死不相见。

  相传印月走后,东方厉日夜忙于朝政,勤勤恳恳,日理万机。与皇后倪裳相敬如宾,携手开创太平盛世,被奉为一代明君,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

  印月离开皇宫,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走,天下之大何处为家。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多到她已承受不起。

  不知不觉竟游荡到了将军府前,大门紧闭看不见其中景象。印月心中怅然,迈上台阶来到门口伸手轻轻触碰着朱红色的大门,红漆似有脱落之意触及手感斑驳。

  “吱呀——”大门突然开了一条缝,从门里走出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嬷嬷,挎着篮子似乎要出门买菜,四目相对终是老嬷嬷先开口化解了尴尬。

  “姑娘是将军的朋友吧。”

  “算是吧。”印月想了想应下了。

  “来悼念将军的?”

  “是。”

  “那随我进来吧。”

  进了将军府,老嬷嬷一路上嘴就没停过:“自从将军没了,府上的奴才都遣散了,现在就剩下我这个老嬷嬷和几个老家丁守着这个大宅子了。”

  步入正厅,戚无未的灵位赫然入目,印月鼻子一酸眼圈便红了。老嬷嬷拉着印月蹲了下来,身前是一个火盆,老嬷嬷点着了火,两人向盆里撒着纸钱。

  “要说将军家也是一门忠烈,夫人去的早,老爷也战死沙场,那时候将军还很小,是我一手把他带大的。”老嬷嬷盯着火盆讲的入神。

  “你不知道吧,早些年将军可是个白净的孩子呢,哪像现在被沙场历练成一个粗犷的汉子。”像是在夸自己的儿子,老嬷嬷叹了口气:“那时候将军是喜欢舞文弄墨的,后来边关战乱朝廷又无可用之才,将军身为将门之后便肩负起保家卫国的重担,他带兵在边关苦战换我们国泰民安。”

  “可怜将军一生为国尽忠,到头来竟无一个收尸人,不得已只能为将军在陵地设下衣冠冢。”老嬷嬷把手里的纸钱一把全扔进火盆:“我家将军都二十五了也没取妻,我平日里劝过他很多次他就是不听,说什么他在等人,等人等人也不知道是在等谁,到死也没等到,这下可好,戚家的香火就这么断了,我以后去了阴间,可怎么跟老爷夫人交代啊。”

  老嬷嬷不经意间瞥了印月一眼:“哎呀姑娘,你这怎么哭了。”

  “感慨将军命运多舛。”印月抬头深吸一口气,如果不是嬷嬷今天所言,这些事情她永远都不会知道。

  “一直忘了问,姑娘你怎么称呼啊。”

  “印月。”

  “印月姑娘,有空去陵地看看将军吧,我腿脚不太方便,不能总去照看。”

  “一定。”

  ---------------------------------------------------------------------------

  印月寻着陵地而来,孤坟座座分不清哪个才是将军的。远远看去一位白衣男子负手立于一个墓碑旁,印月竟觉得这仙资绰约的背影有几分熟悉,可一时间又回忆不起是谁。

  印月走近些才看清男子正是站在戚将军的墓碑前,大概是将军的哪位老友吧。思索至此印月便躲至一棵柳树旁不再出来。

  过了半晌男子也没有要走的意思,印月有些急躁地从树后探出头来瞅。

  “来了这么半天了,怎么也不出来见见我呢。”清亮的声音,听得印月心头一惊。

  男子转过身来,只一双幽深如点墨的眸子便让印月湿了眼睛。那宁死也不负深情的执拗她怎么敢忘,原来古战场上最后的惊鸿一瞥不是二人此生的诀别。

  “将军,是你吗……”印月生硬地开口,这会不会又是一场大梦。此刻的他褪去了一身铠甲身子竟意想不到的单薄,舍去了胡须的脸愈发显得英气逼人。

  “是我。”戚无未笑得云淡风轻,有谁知道他是怎么活过来的,身受重伤在荒凉战场清醒过来,军队却早已舍弃他不知去向,只得饮鲜血食腐肉,一切只为活,只想再见她。

  印月惨淡一笑:“如此甚好。”说完转身欲走,活着好,活着就好。

  “你要去哪?”戚无未一把擒住印月的手腕,侧过身子挡住她的去路。

  印月只是垂着头不敢再看戚无未的眼睛:“天下之大总有印月的容身之处。”

  “留在我身边不好么。”

  “印月此生欠将军太多,怎能再……”

  未等印月说完戚无未便打断了她的话:“正因为欠所以才要还,欠了我的就想开溜,这是什么道理。”

  “我……我曾经要杀你……”

  “可是你没下的去手。”

  “我曾用箭伤你,害惨了你。”

  “我这不是活着回来了吗。”戚无未宠溺地牵起印月的手:“印月,我深知皇宫里的身不由己,如果我不为将军,你不做杀手,能不能给你我一次机会,难道我之于你真的连半点情分都没有吗。”

  “留在你身边……我还有机会吗……”印月哽咽,这悔悟会不会来的太晚了。

  “你说呢。”戚无未拥她入怀,一切都不晚呢我的印月,来日方长,我们还有大把的好时光。

  夕阳西下,仗剑走马,好像江湖里又多了一对快意人家。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印月说目录
共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