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0:50:0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武岭异界
  4. 第一章 遭遇车祸

第一章 遭遇车祸

更新于:2018-03-17 11:13:37 字数:2762

字体: 字号:
  张坚,一个平凡的大学毕业生,因为从小喜欢看武侠小说而养成了一个喜欢收藏各种武功秘籍的习惯,在他的收藏里诸如《易筋经》,《降龙十八掌》,《梯云纵》之类的中华武学都有,他总是幻想着有一天自己学会而成为一代大侠,笑傲红尘,结果不知道是走运还是倒霉,因为一次车祸而灵魂穿越到异界一个被家族遗弃的废物身上,从此,废物不鸣则已,一鸣则惊人。

  “坚哥,坚哥,赶紧下来,在不走就赶不上同学聚会了”。清晨,张坚还在睡梦中就听到自己大学的好兄弟柴强在下边叫喊。睁开眼一看“呀!都九点多了,差点睡过头,用最短的时间洗漱了一下,换了身新衣服,【其实也是旧衣服,只不过比较干净】跑到楼下看见柴强走过去道;“强子,谢谢你啊!要不是你叫,我都睡过头忘记今天是同学聚会了,赶紧走吧!”可是只见柴强却站在原地激动道:“坚哥,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咱们兄弟还说谢谢,上大学那会,要不你帮我,我就会被那些人欺负,从那以后我一直当你我兄弟,难道你不当我是你兄弟?”张坚顿时心里一阵感动,觉得眼睛有什么东西在打转,看着柴强道:“强子,你别说了,你是我这一辈子最好的兄弟,好了,别婆婆妈妈的,赶紧走吧!”“呵呵,柴强一阵傻笑,觉得听坚哥这么一说,心里暖暖的。

  当两人来到酒店时看见所有的人都到齐了,张坚四下望了望道:“强子,咱随便找个位坐下来吧!”刚说完就听道有人喊“张坚”。听着这声音张坚心里顿时一阵紧张,“是她”转过身来一看,果然是班长刘婷,同时也是自己学校的校花,自己暗恋了三年的人。不过张坚还是笑着道:“是你呀刘婷,好久不见现在过的怎么样了?”刘婷道:“还好吧!你呢?现在应该处对象了吧?咯咯”“我哪有啊!现在还是单身”。两人又聊了会大学时候的事时,走过来一个帅气的男孩,只见刘婷脸上顿时露出笑容对着男孩道:“你来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时我同学张坚,这是柴强”。“哦,对了,这是我男朋友郭建麟”。张坚瞬间呆住了,心里一个声音喊道“她有男朋友了,她竟然有男朋友了”。这时柴强见张坚脸色发白,心里一急喊道“坚哥你怎么了”?张坚被惊过来露出一丝苦笑道:“我没事,呵呵,咱们去和其他同学聊会吧?不打扰他们小两口了”。对刘婷道一声抱歉就和柴强走道一个无人的角落坐了下来,看着远处刘婷幸福的样子,张坚心里充满了苦涩,拿起一杯酒一口喝个干净对柴强道“强子,倒酒”。作为张坚的兄弟,柴强也知道张坚暗恋刘婷的事,看着张坚这样痛苦,自己确无能为力,柴强心里一阵难受,只能道“坚哥,我陪你喝,喝醉了就什么都忘记了,在说古人道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我相信你一定会找到一个比刘婷更好的女孩的”。听着强子的话,张坚的的眼泪顿时流了下来。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其实只是未到伤心出罢了。兄弟俩就那样坐在那无人的角落默默的喝酒,默默的流泪,又有谁人知道这里有一个伤心人呢?

  午夜时分,聚会散了,人走光了的时候,柴强扶着张坚才走出了酒店的大门。“强子,你说人活着为什么这么累这么痛苦呢?哈哈......我爱你你却爱着他...........”只见张坚喝的醉汹汹的眼里含着泪道。“呵呵,坚哥,我不知道人活着为什么这么累这么痛苦,我只知道你为了这么个女人不值得,另外人如果没了七情六欲那还叫人吗?”听着柴强这简单却包含大道理的话,张坚清醒了很多道:“是啊,强子,你说的有道理,呵呵,枉你叫我哥,可我看的还没你通透,行了,你喝醉了赶紧回家吧”。“那好,坚哥我先回家了,你也早点回吧,别伤心了,为了那个女人不值得”。看着柴强上了出租车走远了,张坚才回过神来,看着静幽幽的街上,张坚心里有了静静走一走的想法。

  甩了甩昏沉沉的头,张坚沿着大街默默的走着,想着过去暗恋刘婷的种种事情,张坚心里道:“是啊!为了这个女人不值得,是应该忘记了,呵呵,该忘记了啊!眼里默默的流着泪慢慢的走着”。可是张坚却没有注意到一辆货车疾驰的向他冲了过来,张坚最后只看见一阵刺眼的灯光就失去了知觉。

  强子今晚喝多了,回到家觉得头有点疼,刚躺下没多久就被电话声吵醒了,拿过电话来一看是坚哥他爸打过来的刚接起电话里边就听到张拨付着急的声音传了过来:“强子,你不是和张坚在一块吗?你们现在在哪呢?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回家呀?你告诉他赶紧回来吧”。柴强顿时惊住了,心道“坚哥到现在还没回去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我现在在家呢,我们出来后我就跟坚哥分开了,他说让我先回,我就就回来了,伯父您别着急啊!我现在就出去找找”。挂了电话柴强胡乱拿了件外套就急急忙忙跑到楼下叫了辆出租车来到跟张坚分开的地方,看着寂静漆黑的大街,柴强就充满了着急,眼里含着泪花心道:“坚哥你可千万别出事啊!你要出事了我怎么对得起伯父伯母”。沿着大街柴强仔细的寻找着张坚的身影,忽然,柴强楞在了原地,在这一刻柴强只觉的天都塌了下来,眼里满是不相信,只见他的前方,张坚躺在血泊中一动不动,眼泪慢慢得滑了下来,这一刻男儿也到了伤心处。柴强慢慢的向前走去,他的身影看起来苍老了很多,走到躯体跟前,柴强慢慢地蹲了下来,慢慢地把手探过去,这一刻时间静止了,这一刻世界变了......见到的只是一个男儿无声的哭泣,好半天,柴强嘶哑的声音才传了出来:“坚哥,走我带你回家”。慢慢的抱起已经冰冷的身躯迈着阑珊的步伐柴强默默的向前走去。

  张永年现在心里充满了着急和担心,在屋里走来走去,妻子王琴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可是张永年却知道妻子心里同样充满了担心,正准备劝说妻子别太担心时,张永年听到了敲门声,和妻子对视一眼张永年慢慢的打开了门,看到的却是柴强眼睛含泪抱着儿子跪在门口,“伯父,我对不起您,我没能照顾好坚哥,伯父您打我骂我吧!呜呜......我对不起您啊!”张永年跟妻子王琴的心都碎了,慢慢的从柴强手里接过儿子,看着他苍白的面孔,张永年道:“儿子,你怎么能扔下爸妈先走呢?你让爸和你妈怎么活呀?”在这一刻这位慈父慈母终于哭了出来,哭的那么心酸,悲痛,诉说着失去儿子的痛苦,这时王琴因为悲伤过度却晕了过去,柴强赶紧过去一把抱住王琴,把他扶到床上,然后看着张父抱着儿子在那哭着心里道:“坚哥啊!你看见没?你爸妈是有多么的伤心啊!你怎么就这样扔下伯父伯母走了?难道你就这么狠心,伯母都为了你哭晕了过去,呵呵,其实都怪我,你说是吗坚哥?是我没照顾好你,明知道你伤心喝多了还把你独自一个人扔那,你才会出事,我要是不和你分开你就不会出事了,坚哥,我对不起你,我知道你一定放心不下伯父伯母,你放心,从今天起他们二老就是我的爸妈了,我替你照顾他们,坚哥你说的对,人活着为什么总是这么痛苦呢?呵呵,我现在懂了,坚哥你一路走好,兄弟会惦记你的”。这一夜张家就在悲伤中度了过去。

  张坚就这样走了,默默的走了,他的葬礼很简单,就来了几个亲朋好友,正如张坚这个人一样平凡,没留下一丝痕迹。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