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1 04:31:19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重生之校花贴身
  4. 0001 重返七年前

0001 重返七年前

更新于:2018-03-15 19:14:53 字数:2199

  “耗子,别睡了,给你带吃的回来了。”

  “恩……”陈浩砸吧砸吧留着口水的嘴,没有爬起来,迷糊道:“什么好吃的啊”

  “能有什么啊,每天不都是这夹肉饼……你,你怎么了?”

  盛晨阳看着本来半睡半醒的陈浩,像被电击了似得爬起身来如同见了鬼一样的看着自己,也被吓了一跳。

  “阳子?你,你,你是盛晨阳?”陈浩咽了咽口水,语气有些惊魂不定。

  盛晨阳明明是自己上中专时候的室友,同学两年,实习一年,除了经常打电话或者在球球里扯扯淡都快四年没见面了。

  现在怎么突然在自己面前出现了,而且还是那么白白净净的脸,一点胡子都没有长出来,果然没有愧对于他小白脸的称号。

  “卧槽,耗子,你丫睡迷糊了吧,我当然是阳子了。”

  盛晨阳看着陈浩那像看外星人似得眼神有些恼怒,不过看这家伙不像是装的,还是走上前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额头。

  “是有点热,不过刚睡醒都这样,也没发烧啊,这小子怎么说胡话呢。”盛晨阳嘀咕道。

  陈浩没有去管盛晨阳,记得之前自己正在租房里写小说,外面的倾盆大雨已经下了一整天,晚上的时候,突然一阵震耳欲聋的雷声响起,然后就被电脑给电的失去了知觉。

  起身打量这里的环境,熟悉的六个上下铺,熟悉的空调。

  来到阳台上,熟悉的卫生间,熟悉的洗手台。

  再看看亮着路灯的楼下,熟悉的乒乓球石台,远处熟悉的操场上,有点熟悉的同学……

  自己这是被电回了中专?重生了?或者说穿越了?

  “耗子,耗子,你到底怎么了,你是,你是开玩笑的对不对?你就别吓唬兄弟了。”

  盛晨阳见陈浩的动作神态像是丢了魂一样的,开始有点担心了,这不会是用脑过度导致了幻觉吧,想着这家伙从国庆来了之后就迷上了写小说,暗暗点点头,很有可能。

  转头看看陈浩的笔记本电脑,正是关机状态,还好,没有拼命的码字。

  自己刚才是睡醒的,也说不定之后那几年是在做梦?还是先不想了,阳子都快把自己当成神经病了。

  这样想着,陈浩用手使劲儿搓搓面部,使自己看起来正常一点,露出一个微笑,这才转回身说道:

  “我没事儿,阳子,刚才做了一个噩梦,一下子没缓过劲儿来,你别担心。”

  “真的没事儿?”盛晨阳小心翼翼问道,盯着陈浩直看了一会儿,确定陈浩恢复了正常,这才呼了口气。

  握拳锤了陈浩胸膛一下,笑骂道:“你丫刚才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想小说剧情想傻了呢,以后可别那么用功了,明明不是那块儿料,还是多跟兄弟们去玩玩地下来得实在。”

  陈浩初中的时候没有认真学习,后来在本市上了一个专业院校,学的专业是计算机动漫。

  而他写小说就是从中专看小说开始的,在看了几部都市经典装B文后,觉得写成这样根本不需要什么好的文采,自己也能写。

  又因为专业的原因,家里给他买了台笔记本电脑,所以,这倒正好,被他拿来当写小说的工具了。

  不过以他的脑子,剧情倒是一想一大堆,但写出来就不是那回事儿了,平平淡淡的一点味道都没有,根本就没人看,这还是在几年后才有所好转的。

  被锤了一下,陈浩没有在意,他知道这是以前兄弟们亲昵的方式,他也带点生疏的锤了一下盛晨阳,笑了笑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停留,而是装作不经意的问道:

  “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他们呢,还在机房?”

  陈浩不敢说名字,只能用他们来代替,他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究竟来到了哪年哪月,不知道其余五个室友全到齐了没有,但却知道他们玩的游戏是什么。

  在他中专时期最流行、最火的游戏就是地下城,而且那时候还有着各种的外挂,一键秒屏、伤害值乘10倍20倍等等,虽然有着被封号的风险,但他们还是玩的乐此不疲。

  “废话,每天不都是这样,要不是你没吃饭,我现在估计已经33级了,算了,你快吃吧,我去洗脚了。”盛晨阳抱怨完,转身去床下拿脸盆了。

  陈浩知道他只是抱怨一下,以后还是会继续给自己带的,也没有在意,而是随口说道:

  “还是少玩点游戏的好,那玩意儿容易上瘾。”说完拿起电脑旁边的夹肉饼坐在凳子上吃了起来。

  一个长方形的饼中间夹着一片鸡排和几片生菜叶,很怀念的味道。

  “……”盛晨阳摇摇头没有理陈浩,心里却是觉得这家伙今天有点怪怪的,确切的说是从刚才开始,难道真是刚才的噩梦影响的?也没有过多在意,拿着脸盆就去了阳台。

  看着盛晨阳出去,陈浩赶紧开始找手机,刚才习惯性的摸了摸口袋,可是里面除了六十多块钱外什么都没有,又站起身来,在床铺上寻找,最后在枕头底下找了出来。

  小巧的诺基亚6300,用惯了智能机的陈浩,现在用这老式键盘手机有点生疏,记得以前在上课的时候发短信,连看都不带看的。

  跟着提示把键盘锁打开,翻开日历看了眼,一愣:“09年10月16号?那不是整整倒退了七年?”

  陈浩想着被电击前的日期是16年10月16号。

  “那现在自己应该就是16岁(15周岁),除去国庆节假期,来到这个学校的时间才一个月出头。”陈浩脑子飞快的计算,嘴里一边嘀咕着。

  “你说什么,什么一个月出头?”盛晨阳一边脱掉袜子把脚伸进盆里,一边看着陈浩奇怪道。

  盛晨阳的声音把陈浩的思绪拉了回来,一愣:“啊?……哦,我是说咱们一转眼的时间已经认识快两个月了,时间过的可真快。”

  “你这家伙今天怎么神神叨叨的,尽说些胡话,真没事儿吧,要不我去校医那里给你找个体温计回来量量体温?”盛晨阳担心道。

  “不用不用,我真没事儿,我就是感慨一下,嘿嘿,感慨一下,我也去打水洗脚。”陈浩干笑了几声拿上脸盆就遁走了。

  “真是奇了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