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9-24 05:57:33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我的修仙大不同
  4. 第二章 青龙孟琪琪

第二章 青龙孟琪琪

更新于:2018-03-18 13:31:12 字数:4236

  道界,夜晚,某院中,一位身着青衣的白胡子道者背手望着异常璀璨的星空喃喃道:“璀璨万星,乱世将起啊!”

  “皓然!”

  “在!”

  “答案就在红尘中,去吧!”

  “是!”

  …………

  自孟翔醒来之后,偷偷摸摸的在房间里休养了一段时日,平日靠琪琪偷偷摸摸将一些剩菜带回来,虽然孟翔多次强调不要这样,免得被发现挨打。但是琪琪还是一如既往的给哥哥带吃的。

  过了一些时日,孟翔竟然将身体恢复了个七七八八。

  当然在期间修养的时候,孟翔也在思考怎样才能脱离目前的境况,毕竟目前的境况还不算安全,况且他一个二十一世纪的新社会大学生,怎么可能甘于寄人篱下,过着受剥削的奴隶生活。不然大学的马克思和毛概不是白学了?

  但是想来想去,一来自己除了有点“先进”的思想外,貌似也没有什么绝对有用的东西,自己不像以前看的小说里精通一些如今极为有用的知识,何况前世作为一个电子电气的学生所学的知识在这一世看起来似乎一点用都没有.

  “卧槽,这不是坑爹吗?好歹自己也是个在社会挣扎的成年人,总会有办法的!!”

  俗话说的好“实践出真理!看来一直在这呆着也不是个事儿,还是得自己亲自去看看!”

  孟翔决定先去报道,观察一段时间,反正自己的伤也好了。

  不一会儿,孟翔换好衣服,回想了一下之前妹妹说的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便出门了

  孟翔通过下人专用的侧门进到大堂,吓!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整个酒馆散发着诱人的香气,浓香的美酒与菜肴的气息混淆在一起,一时间让孟翔回想起前世的酒宴了。

  “看来这一世的美食不会太少啊!”

  孟翔仰头环望,大堂宽敞明亮,四周摆放着若干红木座椅,座位之间用淡雅的屏风隔开,而大厅中央则均匀的竖立着几跟柱子,柱子上雕刻着一些龙飞凤舞的字体,柱子上撑着一个偌大的平台,平台上被均匀的分为几个单独的房间,每一个房间门口都有华美的手扶梯,绕着柱子呈螺旋状向下延伸。

  “想必那就是包厢了吧?!”孟翔看着那楼梯上的房间,微微一笑。

  再看房顶,自上向下点缀着几盏高低不同的红色灯笼,确确实实体现着浓浓的中国古风。

  “那边的小子,在哪傻站着干嘛?给老子过……咦!是你小子,你小子命挺大啊?”就在孟翔感叹时,一个粗俗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孟翔连忙转过头来,发现说话的人是一个颇为发福而且挺着啤酒肚的中年人,孟翔知道,他就是这里的领事,人称狗爷。

  同时也是他发现孟翔偷食,并将他打的昏迷过世。

  还不等孟翔回答,狗爷便不耐烦的说到:“既然你好了,就快点滚去干活!”

  “是!是!”孟翔胸中闷着一口气,忍住用唯唯诺诺的语气回道。

  说完,眼角在大堂内匆匆一晃,果然看见了一个端着盘子的琪琪。

  这时琪琪也正偷偷的瞟着孟翔,看见他看见自己,嘴角一抹笑意。

  孟翔心中一暖,便要向后厨走时,大堂内突然走进一个人。

  “哟~这不是徐总管吗!?稀客,稀客,里面请!”狗爷像换了个人似的,语气十分客气。

  徐总管抱拳示意,郑重的说到:“今儿府上要接待一位贵客,把最好的位置留给我,我们老爷要亲自招待!”

  “是是是!一定,一定。”狗爷讨好的应和道,心想,徐总管怎么了,今天这么严肃,看来今天来的贵客不是一般角色,徐府可是咱们这数一数二的大家族,能让徐家老爷亲自接待的……想到这里,狗爷打了个冷战,不论如何一定得把贵客招呼好~

  徐总管说完便离去。

  “今天要来贵客,都给我把手脚放麻利点,别坏事儿,不然小心爷爷的手段!”狗爷将所有的菜童都叫到一起,郑重的吩咐道。

  吩咐完后转身,看着还未离去的孟翔,心中来气,就是一脚踹过去,“还他么愣着干什么?滚去干活啊!”

  正在跟琪琪眉来眼去的孟翔“啊”的惨叫一声,捂着屁股走了。

  “卧槽,你特么给我等着!疼死了。”被踢的孟翔又在心中暗暗记一笔。

  不一会儿,从外面走进来一群人,为首的是一位英气十足的年青男子,此人一身白衫,眉星剑目,面部线条硬朗,给人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而站在旁边的则是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此人衣着华丽,谈吐不凡,颇有一家之主的风范。而之前的来此的徐总管则低着头尊敬的站在一旁。

  当这群人进来之时,热闹喧呼的大厅瞬间就安静了下来,众人看着门口气场强大的一群人,由其是看着中间为首的年轻人,不知为何本能的感受到了畏惧。

  徐家家主客气的说到:“仙师不远万里而来,舟车劳顿,在下作为代表在此摆下接风宴为仙师接风洗尘。”

  “徐家主客气了,在下只不过奉师门之名而已!”

  “仙师请!”

  “请!”

  客套完后,一行人便缓缓的走上中央的高台,进入了包厢。

  待众人入座,徐家家主似乎有话要说,但是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但见白衣人瞟了一眼只当时没有看到,竟然闭上眼睛养起神来。

  场间,一时竟无人开口,安静的十分诡异。

  “仙……仙师,鄙人有一事相求,不知……”

  还未等徐家主把话说完,白衣仙师便道:“世人都以为求仙修仙乃长生之道,可以大自在于天地,奈何,修仙之途,艰难险阻,看似自在,实则不然……”

  “仙师…………”

  “……修仙修的是与上天抗争,逆天道而行之。若没有总够的缘分与天赋,在此途中只会落得个魂消魄散。”

  “…………”

  这时白衣仙师睁开眼,望着不知所措的徐家主,说到:“徐家主,你的来意我早已通晓,你也不必多说什么。本次,吾奉师门之名前来本就是寻觅具有天赋的弟子,若府下有对修仙之途感兴趣的,在下大可帮徐家主提前测试的,至于有没有天赋,那就要看缘分了。”

  “是是是!鄙人小女今年十五,自幼便能通读史书,见识才气均超旁人,对其天赋我是满怀信心的,若小女与仙师有缘,在下恳请仙师带上小女走上长生之路,若小女与仙途无缘,在下,绝不胡搅蛮缠。”说完,徐家主便站了起来深深作揖不起。

  “嗯!”白衣仙师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徐家主见状大喜,连忙向站在一旁的徐总管急声说道:“快点把玲儿叫过来!”

  “是!家主”说完,徐总管便小心翼翼的出了房门。

  此刻,得到示意的菜童们也开始准备上菜了。

  一个个“菜童”端着一碗碗精致的佳肴,小心翼翼的站在扶梯下等待着召唤,这些年纪轻轻的“菜童”大多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景,紧张的手心脚心开始冒汗都开始抖起来,琪琪站在前面,更是紧张的手都开始发抖。

  “小姐,老爷叫你进去!”

  “嗯,我知道了。”声音清脆干净。

  房门被轻轻打开,但见一个面容清秀的姑娘进来,她看见了自己的父亲,嘴角甜甜一笑。随后眼珠一滑,看到了上座的一身白衣的年轻人,瞬间领会,一个作揖,浅浅道:“见过仙师!”

  徐家主连忙说到“这是小女,徐玲儿!”

  白衣仙师微微点头,也不说话,手从袖中一掏,掏出一根光滑的木棍,“握住,闭上眼好好感受。”

  玲儿点了点头,伸手接住了这木棍。

  这木棍入手光滑,轻盈无比,这是玲儿接到手的第一感觉。

  玲儿缓缓的便闭上了眼睛,下一秒,手掌处传来清凉无比的感觉,惊讶之时,连忙睁开眼睛,令她惊异的无比的事情出现了,原本平常无几的木棍前端竟然微微散发出一丝白气,而且聚久不散,竟然一缕缕的飘向了屋顶。

  看的玲儿和徐家主一脸惊异。

  “白虎!”仙师低声说道,微微一顿后又说道“可惜了!”

  片刻过后,白气消散。

  玲儿感觉身体被掏空一般,只觉得眼前发黑,就要昏倒一般。

  “坐吧,吃下这个。”白衣仙师又从衣袖中掏出一粒丹药,另一只手一个手势,木棒便自觉地从玲儿手中飞起,安稳的落在桌子上。

  这一手看的两人眼睛都直了!

  可惜,现在的家主更关心的是自己女儿的天赋。

  “仙师,小女……”又是白虎又是可惜的听的徐家主也是很郁闷,敢问又不敢问的,急的要命。

  白衣仙师微笑着点了点头,“天赋不错!只可惜是白虎人。”

  “那…………”

  “与我等无缘。”

  家主一听急了,“仙师啊,既然小女天赋上佳,为何……?”

  白衣仙师听完只是摇摇头,手掌轻轻一翻,一股比方才不知道浓郁多少的青色之气从手上散发而出。

  “我属青龙人,她属白虎人,她不是我要找的人,但是,我可以带她走。”

  徐家主听完立马大喜,连忙跪谢道:“谢谢仙师!谢谢仙师!”

  玲儿一听,也面露喜色。

  “上菜!上菜!菜呢,怎么还没上来?”徐家主满脸通红,喜悦之情表露无遗。

  外面的人听到了吩咐,狗爷连忙催促道:“上菜!上菜!快点,快点,别磨蹭!”

  菜童一个接一个的向房间走去,每上一个菜,便报一个菜名。

  这仙师第一次见着实也觉得有趣。

  琪琪站在门口,紧张的等着上一个菜童出来,紧张的要死。

  这时们终于开了,上一个菜童如释重负般的表情让琪琪心里更是揪了起来。

  “你!进去吧!”门口的守卫说到。

  门被打开,琪琪低着头,偷偷的瞄了一下众人,便紧张的端着菜走了过来,估计也是太紧张了,自己脚踩脚就是一滑,琪琪也暗叫不好,整个人就朝着白衣仙师倒去。

  这一下,可把徐家主和玲儿吓坏了。

  仙师倒也镇定,手指轻轻一点,琪琪的身子便静止在半空中,只是可惜了那一盘佳肴。

  突然仙师怔住了,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徐家主以为仙师生气了,生怕把先前的事搅黄了,此时徐家主心里真的是吧这个菜童骂了一万遍,玲儿也连忙说到:“仙师息怒啊!仙师息怒啊!”

  仙师突然伸手示意两人别说话。

  两人才顺着仙师的目光看去,此刻,哪根放在桌上的木棒不知为何突然散发出浓郁的青色气息,这气息淡淡的,但是悠长婉转,竟然没有凭空散去,反而在木棒上空“开枝散叶”般的形成一棵茂密的大树。

  “多美的颜色呀,烟雨朦胧的天青色才是最符合青龙人的颜色!”仙师惊异的感叹道。

  为何木棍会突然喷涌出这样一幅美丽的图画呢?顺着木棍看去,上面还紧紧的抓着一只手,这只手是谁的手?

  这不就是琪琪的手吗?原来先前摔倒,竟然下意识的想扶着桌子,没想到,不小心抓住了之前放在桌子上的奇异木棍。

  琪琪也惊呆了,一时间竟然不知所措,眼泪也在眼眶里打转。

  徐家主和玲儿两人似乎意识到什么,看向琪琪的眼神十分复杂。

  “你,跟我走吧!”仙师如此直白的说到。“你就是我要找的人!”

  徐家汇和玲儿两人听的耳朵都直了。

  “我……我……”

  仙师说完,也不等回答,转身就对徐家主说:“既然人已找到,时间紧急,我得立马启程。”顿了顿又说道:“徐玲,你回去收拾下,一个时辰之后我们就出发”

  “是!”玲儿干脆的答应道。

  “那在下也先行告退!”

  “嗯。”

  离别总是痛苦的,徐家主深爱着自己的女儿,以后也不知有没有再见的机会,一时间,众人打道回府,享受最后短暂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