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0-22 05:39:12
  1. 爱阅小说
  2. 游戏
  3. 恕瑞玛
  4. 第一章 弗雷尔卓德

第一章 弗雷尔卓德

更新于:2017-04-21 10:10:19 字数:2567

字体: 字号:
  在符文大陆极北之地的地方,掩藏着一块寒冰大陆。

  弗雷尔卓德。那里遍地极冰,是整个大陆最为寒冷的地方。也是一个充满未知的地方。

  弗雷尔卓德上有三支部落分别为:寒冰射手部落、冰霜守卫部落以及寒冬之爪部落。

  它们由阿瓦罗萨、赛瑞尔达、丽桑卓传奇三姐妹分别带领。这三个部落是弗雷尔卓德中最强大的部落。

  冰霜守卫部落在最近传出了听闻,它的首领丽桑卓带领部落接受了冰霜监视者。以此来获得不死的寒冰血脉。

  据部落的人说,冰霜监视者是一个长着巨大眼睛,有着长长触手的家伙。

  几乎所有部落因此开始敌视冰霜守卫部落。甚至阿瓦罗萨与赛瑞尔达开始联手对抗冰霜守卫了。

  不过目前冰霜守卫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只是伫立在属于自己的那一片土地上。

  但我们不会因此而放松警惕,大多数部落都派人去探听了消息。

  令人感到害怕的是,他们都没回来。

  撇开这些听闻。除此之外,也有着多不胜数的部落分布在寒冰大陆上。瓦尔部落是其中较大的一支。

  我叫做阿兹尔,是瓦尔部落的一名部落成员。

  我从来没见过自己的父母,也没有听到过自己父母的消息,养着我的是部落中一对声望很高的大善人。

  我不会去冰霜守卫什么的太多。反正有其他两个大部落对抗冰霜守卫部落。怎么说也不会波折到我们这样的普通部落。

  “阿兹尔!”一道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是伽罗德,他是一个矮矮的胖子,一口大白牙,笑的有些小蠢。

  他是养父养母的亲儿子,从小和我玩到大。

  “怎么了?”我回了一句。

  “你还记得昨天的那个山洞吗?”伽罗德问。“就发现了那几块金币的山洞。”

  我想了想,说:“记得,是在北边那吧,你问这个做什么?”

  伽罗德兴奋的点了点头说:“我们在去一次吧,我记得我还看见了很多金币呢。”“给部落们的长辈,他们一定会夸我们的,甚至在成人礼上宣读我们的功绩。”

  “不行。”我摇了摇头“那可是冰霜守卫的地方,那有多危险你不知道吗?上次倘若不是运气好,我们估计连命都带不回来了。”

  伽罗德仿佛被泼了一盆冷水,一时间像是个焉了的鸭子。“唉,说的也是,好吧。”他丧气的说。

  我抬了抬头,看了看天色。“不早了,已经要到黄昏了,我们先回去吧。在不回去,父亲和母亲会担心的。”

  伽罗德仿佛想起来了什么,一改前时的样子,一脸高兴的说:“好!听母亲说今天要煮红鲤鱼呢!”

  我见状不禁笑了笑。“走吧。”

  路并不长,走一会就可以到家了,和伽罗德边走边聊着,才几分我便走了一半路程。

  我停了下来,看向天空。

  忽如其来的,天空突然阴沉了下来,一片漆黑。一股黑色的气息弥漫在这片大地上。

  “怎么回事”我当时便感到不妙,正想转头去找伽罗德。才发现他已经不见了。

  一阵脚步声传来,从远而近。一个身穿黑衣的家伙映入了我的眼帘。我瞳孔猛的一缩,我认得,正在之前几天,我就在一名冰霜守卫部落的人身上看见了他黑袍上的标志!

  他从我身旁急急略过,像是一道流影。

  我下意识的伸手去抓那黑袍。

  “空了?”我呆滞的望向穿过黑袍的右手。

  黑袍人仿佛感觉到了什么,缓缓转过头来。

  寒冷。

  那是当时我唯一的感触。

  他拥有着一双不带有任何感情的冰蓝眼睛。

  “阿兹尔?阿兹尔?”伽罗德使劲摇晃着我的肩膀。

  我突然惊醒,望向四周,天空又恢复了那样的颜色,黑袍人也消失了。

  “怎么了阿兹尔?刚你像丢了魂一样一动不动的。”伽罗德有些奇怪的说。

  我急忙望向伽罗德:“你刚没看到吗,那个冰霜守卫的家伙!”

  “冰霜守卫?”他不解的问了一句

  “是啊,刚我还看见一个冰霜守卫的人在这。”

  伽罗德拿手在我面前虚晃了几下:“你不是精神有什么问题了,哪里有什么冰霜守卫的人。”

  我没有再回答他了,我开始冷静了下来,这件事有些诡异,跟他说了也没有用。

  考虑了一会,我做出了个决定。将这件事告诉部落里的酋长爷爷。他是部落里的主心骨。

  “没什么,就当我没说好了,你先回家,我还有点事。”我想了想,说。

  “真的没什么事吗?我看你有点奇怪”他狐疑的看了看我。

  “没有。你先回去吧。”

  “那好吧,你早点回来,不然红烧鲤我全吃了啊。”伽罗德想到吃的,也没太在意了。

  “我先走了啊!”他向我挥了挥手。

  “走吧。”

  “呼。”看着伽罗德离去的身影我呼出口气,他终于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已经出了一身冷汗。

  我定了定神,往一个方向奔去。酋长的家就在那里。

  “是这样啊。。”酋长坐在他的小椅子上,沉思着。

  “我敢肯定那是冰霜守卫部落的人,他身上的标志我的记得很清楚。”我急忙的说道。火炉照在我的脸上,显得很亮红。

  酋长眉头紧皱着,连带着他的大白胡子向下垂。

  “阿兹尔,先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其他人。”酋长顿了顿。“这件事要是被部落的人听到,后果可不小。”

  “我知道,更何况,就算我告诉他们,他们也不会信的。”我点了点头。

  “好孩子,你知道就好了。”他从小椅子上站了起来。随后从书架上拿下了一张信封。

  “留着这封信”他将信封向我递过来。

  “这是什么?”我接过信封,好奇的问。

  “魔法信封,我专门留给你的。”酋长向我示意。“给我的?”我更好奇了。

  “嗯。这魔法信封你自己好好留着,里面有着一些我要留给你的话,因为是魔法信封,因此在特定的时候你才能看到上面的字。”

  “酋长爷爷,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呢?而且还要用这种带有魔法的信。”我有点不解。

  酋长摇了摇头,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拿着吧,贴身留着,听我的话。”

  我忍着心中的好奇,没有再问酋长,他不告诉我,自然是有他的理由了。

  “好吧。。”我老实地将魔法信封放在口袋中。

  “该走了,你父母要担心了。”酋长拍了拍我的肩膀。站了起来,想送送我。

  我答应一声,推开了门,准备离去。

  “真的没问题吗?”我突然停下脚步,转过半个身子问了一句,我还是有点担心。

  “放心吧。”酋长和蔼的说。“回去吧。”

  寒冷的夜风透过,我不禁打了个哆嗦。

  “嗯。”我拉紧了毛绒衣,向外走去。

  ------------------------------------

  良久,酋长轻轻推开门,大雪吹着,盖在房上,地上,树上,在空中飞舞着。

  “唉。”酋长叹了口气。

  雪蔓延着着,依稀可以从地上看见点点鞋印。

  他看了看,回到屋中,缓缓地再次将大门关上。撒落下点点冰晶。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