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4-25 10:38:3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神武纪元
  4. 第一章 秦邺

第一章 秦邺

更新于:2017-04-21 09:39:48 字数:3625

字体: 字号:
  重明楼三十三层,光线昏暗的房间。

  三丈见方的面积,并不小,但摆设不多,显得空荡。房间中部有一张石床,脸色发白的年轻人穿着白袍平躺在上面,双目紧闭,气息平稳。

  呼~~嗡嗡~~

  在石床的周围,阵法伫立,暗红色的光芒将石床笼罩,气流缓慢盘旋飞游。这是在整个东流地域都极为有名的‘盘灵大阵’,还有一个极为通俗的名字——续命阵!

  吱呀~~

  房门忽然打开,一中年妇人进入房间,反手将门关上,望了望石床上的年轻人,叹了口气。

  两年了。

  这年轻人自从来到这里,就再也没有动过,虽然他还活着,却跟死了没区别。

  中年妇人走到了石床边扭身坐下,熟络的掀开年轻人身上的毯子,将年轻人的左腿抬起,放在了自己的腿上,双手抓住,一下一下揉捏了起来。

  盘灵大阵只能维持人的生机,却不能阻止人身体机能的衰退,所以中年妇人每天都会来这里,为年轻人按摩全身。

  对于石床上的年轻人,中年妇人了解不多,但也听闻了一些,只知道他是一名将军,名叫秦邺,还有一个‘箭帝’的绰号,据说在东流城天才弓箭手云集的‘落日营’中,他的箭术可排在第一,无人能出其右。

  可就在两年前,在夜风魔域的战场上,他败给了一个绰号‘箭魔’的对手,对方的箭射穿了他的头颅,使他险些死掉。

  后来他虽然被救了过来,保全了性命,但一直昏迷不醒,按照大医师‘王易’所说,他能活下来已经是一个奇迹,至于能否醒来,就要看老天爷怎么决定了。

  ……

  “阿邺,你一定要记住!本源神髓是至宝,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神能武者都希望能拥有本源神髓,如果这件事情被那些掌权者知道了,死的不仅仅是你我,还会有很多无辜的生命因此丧生!”

  “我会将本源神髓装入晶裂箭中,到时候,这支箭会射入你的眉心,我可能会失手,因为你是我的亲弟弟,我无法完全平静,但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

  “阿邺,抱歉了!”

  哧~~

  一片黑暗的世界,低沉的声音不知在何时悄然响起,一次次不断回荡,渐渐远去。

  一丝光明亮起,快速驱散黑暗。

  ……

  中年妇人给秦邺捏好了左腿,又起身绕到了病床的另一侧床尾处,将秦邺的右腿拉了出来,开始揉捏。

  “辛苦了。”虚弱的声音忽然出现,带着一丝沙哑。

  房间里很静,这声音虽然不高,却很真切。

  “嗯?”中年妇人捏腿的手一下子停了下来,眼睛一下子瞪的老大,转头看向床头。

  已经昏迷两年躺在床上没动过的秦邺,此时微睁着眼睛,斜望着中年妇人,见中年妇人看过来,他嘴角微微拉动,露出了一个微笑。

  “他醒了!”中年护士如风一般冲出了房间,叫喊着,“将军醒了,将军醒了,快来人!”

  盏茶的功夫,医师、阵法师等一大群人先后进入了房间,不等秦邺说什么,他们便手忙脚乱的为秦邺做起了细致的检查,见被检查的过程中,秦邺问了主治医生几个问题。

  “这是哪里?”

  “东流城重明楼三十三层!”

  “我……昏迷多久了?”

  “两年,两年又三个月!”

  “除了昏迷,我身体还有其他问题吗?”

  “还不确定!”

  对秦邺苏醒后的检查,整整进行了一个小时,而就在这段时间中,病房外的走廊内来了一大批身穿铠甲的军人,透过未关的房门,秦邺看到了一些熟悉的面孔。

  检查完毕后,医师等退了出去,那些军人进入了房间。

  为首的是一名穿着暗红色铠甲的将军,年约五十岁,长着一张国字脸,一双剑眉看起来极为英武。

  “王叔!”秦邺在石床上微微坐起,亲切的叫了一声。

  “秦邺听令!”将军王德武表情严肃,说着手腕一番,白色的卷轴凭空出现。

  “有!”秦邺稍稍坐直了一些。

  “处罚令!”王德武将卷轴展开,宣读了起来,“第三次神东战役时期,落日营奋威将军秦邺,不顾战场大局,私自与敌方‘假面箭魔’决斗,玩忽职守,贻误战机,经兵部军统会议决定,革除秦邺五品奋威将军衔,开除军籍,念秦邺尚在昏迷,此决定将在秦邺苏醒时,第一时间进行宣读!”

  革除军衔!

  开除军籍!

  秦邺本就苍白的脸色又白了几分,他刚刚醒来就听到这些,对于一个参军十年,在战场上建立过无数功勋的老兵来说,是无比残酷的。

  “还有一件事情!”王德武看着秦邺,“处罚令是一年前下的,也就是说,你一年前就已经不是军人,兵部本应该停止为你支付医疗费用,但考虑到你曾经的功勋,兵部还是为你垫付了医疗费用,从一年前到现在的所有医疗费用,合计约295万两玄金……这些是需要你偿还的!按照兵部的规矩,你需要在五年内还清这笔钱,每年还有百分之八的利息,如果五年后你没有还清这笔钱,你将被送往风罗山开矿!”

  “知道了。”秦邺微微低头,嘴角拉扯着,表情苦涩。

  自第一个神能武者出现,水蓝世界开启了神能纪元,到现在已经有近千年,水蓝世界已经是一个由神能武者掌控的世界,他们掌控着财富、权利、话语权,拥有在律法上的更高地位。

  不是神能武者,哪怕如秦邺这样拥有着不俗能力的人,也是地位低下。

  一个在战场上负伤昏迷的老兵,刚醒来就要承担天文数字般的巨额债务……秦邺不是第一个,也不可能是最后一个!

  “你们先出去!”王德武回头看了一眼,命令道。

  “有!”

  其他十几个军人应诺,很快便退出了房间,并拉上了房门。

  病房中仅剩下王德武与秦邺。

  “阿邺!”王德武望着秦邺,这个他一手栽培出来的小将,心中也是惋惜,声音舒缓了下来,“当初兵部军统大会上,大部分执事都不站在我这边,我也没办法……”

  “王叔!”秦邺望着王德武,勉强一笑,“我知道这是我的错,让您费心了。

  “唉!”王德武叹了口气,坐在了床边,将写有处罚令的卷轴塞到了秦邺的手里,又拍了拍秦邺的手背儿劝慰道,“放宽心,虽然你不是神能武者,但以你的能力,到哪里都混得开,对了……医师怎么说?”

  “医师说,因为这两年卧床,身体能力方面有所退化,没有其他问题!”秦邺语气消沉,低头看向了卷轴,“如果我没有感觉不适,今天就可以离开!”

  “好!哈哈哈,这说明你身体已经没有大问题!”王德武爽朗大笑,拍了拍秦邺的肩膀,“行了,重明楼这个地方太晦气,我看你今天就离开好了,晚上去叔家里,我让你婶准备准备,给你接风!”

  轰隆~~呼呼~~轰隆~~嘭嘭嘭嘭~~

  王德武话音刚落,窗外便响起了震耳的爆炸声,紧接着便是阵阵轰鸣不断向窗口靠近,强烈的气流冲击着,木窗上快速布满了裂纹,似要炸裂。

  “什么?”

  王德武一下子站了起来,身影一闪到了窗口,将窗户打开刚向外看去,双眼便瞪得老大,露出惊骇之色。

  东流城上空,长度超过千丈犹如山岳般大小的巨型飞舟带着滚滚浓烟,失控向闹市区坠落而去。东流城闹市区马上暗了下来,所有人都抬头看向了天空,尖叫嘶喊声也随之响起。

  “老天爷!”

  “快跑!”

  “完了……”

  巨型飞舟极速坠落,将要坠毁!

  东流城闹市区人口密集,很多人都住在地下,如果这种巨型飞舟坠毁,恐怕会引发地震,数百万人的生命受到威胁!

  重明楼也在闹市区内。

  灾难来的太突然,很多人都已经不知所措!

  秦邺坐在病床上望着窗外,巨型飞舟太大,他看得真切。

  “我这是什么命……”

  嗖~~

  忽然!一道流光从远方天边飞来,似乎一个呼吸间便到了巨型飞舟之下,巨型飞舟的坠落速度骤然变缓,越来越慢,在距离地面还有二十丈时,硬生生停下。

  吱呀~~轰隆~~嘭~~

  巨型飞舟内部似乎发生了战斗,轰鸣声不止。

  呼~~

  巨型飞舟开始升高,很快便到了高空之上,秦邺与王德武都看到,在巨化飞舟下方,一道与飞舟相比小的可怜的身影,正双手托举着型如山岳的巨化飞舟,越飞越高。

  这人身材雄壮,全身包裹着岩石铠甲,气势滔天。

  “城主大人……”站在窗边的王德武喃喃自语,显然被这一幕所震撼。

  东流城城主,东流王呼延蒙,东流城唯一的‘天武级’神能武者,觉醒石之掌控、风之掌控、极限自愈三种神能,据说他的石之掌控神能已经九转异化,达到极致!

  秦邺向外望着,目光闪动。

  “这就是神能武者的力量,我再强大,也不过是个普通武者,只有觉醒神能,才能成为强者,才会被重视认可……”秦邺凄然一笑,“可惜,我……”

  “阿邺,我有事儿先去了,晚上别忘了到府上去。”王德武离开窗边,快速说着,匆匆离去。

  “王叔慢走。”秦邺望着王德武出门,忽然停了下来,双眼微微眯了眯,似乎有些不舒服,连连眨动,又抬手揉了揉。

  “真是该死,这是怎么了?”双眼中泛起阵阵酸麻,秦邺揉了好久,才将这种酸麻舒缓下来。

  又看向窗外,望着天边那被东流王呼延蒙托举着渐渐远去的巨型飞舟,秦邺愣住了,远方的景象在他眼中快速变得清晰,就像是拉近了一般,一切看起来都无比清晰,甚至他看清了东流王岩石铠甲上的纹理。

  “难道是……”秦邺好像明白了什么,急忙跳下石床,快步走到了水池边。

  低头迎着清凌凌的水面,秦邺本还想有凑近一些看清楚,但他没有,因为已经看清了,无比真切。

  水面倒映,秦邺的双瞳已经由黑转红,在瞳仁周围,黑色的六芒星缓缓旋转着。

  “神能!”秦邺猛的握紧拳头,情绪激动,“神能天眼!我觉醒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