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0-21 23:06:3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龙之鸣
  4. 第一章 消失的林骏

第一章 消失的林骏

更新于:2016-02-21 17:42:22 字数:2311

  S城黄浦江旁某座摩天大楼内,林骏驻足在18楼走道旁的落地窗一边,望向窗外,火红的夕阳笼罩着这座城市,也映在那微波荡漾的江水中。景色很美,但在林骏心中却有一道莫名的感伤。

  “那边那个,干什么的!?”大楼警卫

  “我。我来18楼送快递”林骏说道“我看窗。”

  警卫道:“看什么看,这座楼不允许有闲杂人长时间逗留,身份证拿出来!

  林骏从怀里掏出自己上大学用的钱包,这是上大学二年级时,过生日前女友送的生日礼物。林骏从钱包中摸出身份证递给了警卫。

  警卫扫了一眼身份证:“还是个外地的,快递送完赶快离开!这个大楼不允许闲杂人长时间逗留。”

  林骏用鼻孔草了一句,马上笑脸相迎说道:“噢,呵呵,不好意思,我这就走”

  林骏拿着钱包,在警卫的注视当中,紧步走向电梯,下楼,出大楼。站在那台陪伴自己三年已久的小羚羊电动车旁边,林骏深深的呼出口气,望着手中的钱包勾起了莫名复杂的情绪和回忆。

  想起自己一个北方老爷们来到这个南方城市经历的种种,不知是眼里刚刚风吹进了沙还是来自于内心深处的触动,林骏的眼眶红了起来。

  七年前,林骏高中毕业,考入了北方一所工业大学,也在那里遇见了自己的初恋田萧萧。毕业后,田萧萧远走加拿大留学深造。为了让自己配的上田萧萧,林骏毅然决定毕业后来到南方大城市闯一闯,等三年后田萧萧回国后上门提亲。然而,人生总不会是一帆风顺,三年了,田萧萧没有回国,两个人电话聊天的次数也从原先的三天一次到现在三个月,甚至是半年一次。也是在昨天,林骏刷朋友的朋友圈时,才发现田萧萧已经在国外结婚,对方是个富二代。林骏本想一个电话过去要求对方给个合理的解释,然而他放弃了,自己混的一塌糊涂又有什么资格让对方给与解释,即便是田萧萧回到中国,自己的存款连在S城买个厕所都不够。那么自己当初又为什么来到S城,给自己找了这么多刺激呢?

  晚上九点半,林骏送完快递没有回到公司总部,而是一个人不知不觉的坐到了黄浦江边,地上也是横七竖八的推着一瓶瓶喝完了的啤酒瓶。

  “滴滴”,又是一条短信,林骏从怀里掏出手机,按了一下,7个未接来电,5个是同事打来的,一个是母亲打来的,剩下一个是田萧萧。林骏又看了看短信,最后一封是主管发来的,“明天过来的时候把公司的工装和证件都带过来!”。“呵呵”林骏心想“臭****还想辞退我,我先把你辞退了!”

  一把便把右手握的啤酒瓶扔进里黄浦江,林骏低头一看,怎么左手还握着一个酒瓶?当他再去摸自己的手机时,却已是不知去向。

  媳妇没了,工作没了,家里电话不敢接,现在就算想接也没有接的东西。

  林骏双手握着江边护栏,望向江中那轮明月,他前半生从未想过逃避任何事情,现在却是在酒精的催化想,想一下跳到那江里的月亮上去。林骏向江边护栏反方向退了10米,弯下腰,准备,助跑,朝着江水中那轮明月跳去。

  在林骏下降的过程中,忽然间,一切静止了。林骏在空中动弹不得,余光扫向周围,那岸边稀疏的人群,也都停止了运动,还有桥上的车,还有这脚下的江水。猛然间林骏注意到,之前关注的江内的圆月,慢慢的开始像车轮一样旋转,越转越快,越转越快,一点点浮出了水面,那个圆形也在慢慢变大。

  圆月光从水面上升的速度越来越快,碰到了林骏的鞋子,刹那间,鞋子散落成元素模样,然后消融在那圆月光中,林骏望着这月光已是脸色苍白,他脑中想到是还在北方家中的父母以及出租房内,衣柜里的内裤拉链里面的的那十万块钱。然后整个人便融进这轮月光当中。片刻后,那轮将林骏消融的月光上升到半空当中,开始迅速膨胀,光芒越来越暗淡,又过了一会,江面上再也没有那轮圆月光的踪迹。S城又恢复了往日的车水马龙,岸边稀疏的人群也活动了起来,只是在那江边,还停放着一只小羚羊电动自行车和十几个酒瓶。过了一夜,电动车也消失了,只剩下了那十几个酒瓶。。

  影月大陆,极寒之地

  千里雪山,白雪皑皑。

  群峰内山洞彼此相连,内有一雪峰大殿,殿内两处人影在低声私语,“碧雪妖人,又是五年进贡,我们这极寒之地的奇珍异兽已悉数进贡给天剑山庄,这次该如何是好,宗主可有何想法?”一面露獠牙青面雪妖紧张得说道。”“青面老怪,莫着急,想我雪峰大殿在这影月大陆极北之地,这几百年所进贡之物必然比那其他四殿稀奇,即便今年礼品简单一点也未尝不可啊。”

  “呵呵,你们二人想法未免太过天真。”

  碧雪妖人,青面老怪神情紧张:“属下左护法,右护法,参见副宗主,雪妖大人。”

  雪峰大殿石柱后闪现一人,体态婀娜多姿,身披千年白狐绒大衣,双峰呼之欲出,继续说道“想那天剑山庄的青衣使者管理进贡一事,哪一个不是贪得无厌,其他四处,星云阁,赤炎殿,药谷刹,邪龙村,何曾怠慢。你们可曾忘了五年前,那赤炎殿即便进贡了一条四介赤炎龙,也因为未达到天剑使者满意,随便找个借口就斩了赤炎殿的右护法赤鬼王的一条胳膊吗,难道你们也想步他的后尘!?”

  碧雪妖人,青面老怪忙到:“属下不敢,属下不敢。”

  雪妖大声笑道:“呵呵呵,一帮废物,进贡之事也无需尔等操办,我两年前以拿给宗主过目,想必若进此奇物,天剑山庄之人必大为惊喜,我殿又可多有一名额进入天剑山庄试炼。哈哈哈。。”

  雪峰大殿最深处洞穴,一人盘腿坐于大殿宝座,一席黑色长袍,双眉,头发都已花白,可容颜却像是二十出头的少年。

  在此人前方的大殿中央,放有一石头,此石经营剔透,如一块上好的玉器,其内部又发出淡淡月光。

  两年前,雪妖将此石呈于此黑衣男子,黑衣男子大为惊奇,几经钻研可却不知此石从何而来,对其为何发光更是一无所知,不得不将此石暂且收在一旁。想来进贡给天剑山庄也会是奇物一件。

  然而,另一方面,这个石头却是知道对方的来历以及这个新世界的种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