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0-21 22:22:5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御世诀
  4. 第三章 始末(2) 回忆

第三章 始末(2) 回忆

更新于:2018-07-16 12:25:43 字数:4676

  李晓雅气呼呼地坐在桌前,心情久久不能平静。窗外传来男生那群男生那令人厌恶的笑声,皱皱眉,纤手捂住双耳,轻叹一口气。她竭力想要保持平静,但脑海里总会不禁浮现出一个影子,消瘦,一副纯黑的**丝眼镜儿,穿着一身简朴的衣服,走起路来还略带一点驼背。

  这就是李晓雅眼中的吴忌,她曾经的好邻居,从下玩到大的发小。小的时候,李晓雅的父亲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乡村小学教师,与吴忌的父亲吴承德是同事,也是从小到大的朋友。村子不大,一眼可以看得到尽头。村子里随处可以看到三四十年的老杨树,奇形怪状的,不过也难怪,村里人不懂得修剪,就放在那里任其生长,横生枝节,倒也好乘凉,所以经常能够看见一群群大爷大娘拿着扇子在树下闲聊。吴忌则拉着晓雅的小手,两个人大概六七岁的样子,俨然是一副哥哥拉着妹妹的模样。晓雅扎着两条略微泛着黄色的马尾辫儿,红扑扑的脸蛋儿,衣服脏兮兮的,上面沾满了村西小溪里的褐色的泥巴点儿。吴忌也好不在哪里去,一身衣服破破烂烂,黑色布鞋上打满了各种颜色的小布丁,小脸儿黝黑黝黑的,鼻子还不停地吸允着鼻涕。

  小时候的吴忌是村里面的孩子王,经常带领一大群村里同龄的孩子在河边玩,领着他的晓雅妹妹,像亲哥哥一样的爱护着他,不允许任何人欺负他的晓雅妹妹。晓雅呢,常常跟在吴忌的身后,两根泛可爱的马尾辫儿欢快地晃动着,两只肉嘟嘟的小手紧紧地抓住吴忌的三根指头不放,生怕跟丢似得。

  当晨曦透过粉红色的窗帘照射在晓雅可爱的面庞上时,晓雅的妈妈揉揉晓雅的脑袋,在耳边轻语:“小雅,起床喽,太阳都晒屁股啦。”小雅稍微挪了下身子,柔柔的哼了自身,算是回应。

  小雅的妈妈无奈地摇摇头。

  “小雅,你吴忌哥在外面等你呢,再赖在床上你吴忌哥不带你出去玩儿啦!”

  话音刚落,小雅打了个激灵,顿时睡意全无,急忙拉开窗帘向外探望,可当她并没有发现自己期望的身影出现时,小脑袋一歪,失望地嘟着粉红的小嘴,转过头小眼睛盯着自己的母亲,一脸的嗔怒。

  “妈,你又骗人家,哼,不理你了。”

  “哟,还生气啦,呵呵,好啦!好啦!是妈妈的错,妈妈不该骗你的哈。”她搂着小雅疼爱地哄着

  怀里的晓雅不安分地动弹着。

  “你说的哦,再骗我是小狗。”

  “好的”她狠狠地在晓雅的头上啃了一口。

  “我们拉钩”

  “拉钩就拉钩”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小小的家里洋溢着欢乐的笑声····

  早餐后没一会儿,晓雅便急忙来到无忌家,没敲门就闯了进去。吴忌父母已经上班去了,屋里只有吴忌一个人,光着膀子,正懒洋洋地抱着被子打滚儿,晓雅生气极了,扯着嗓子喊道:“吴忌哥哥!起···床···啦!”

  吴忌吓了一跳,侧过身一看晓雅在旁边,急忙用被子把自己裸露的身子裹了起来,红着脸责问道:“你怎么来啦。”

  晓雅看到吴忌这副表情,不禁好笑道:“人家这么早起来等你,你却在被子里猫着,,,,”

  “那···那你进来的时候不知道敲门吗?”

  “那你还有理了,我要进的地方,从来都不敲门滴”晓雅一脸的得意,霸道地说道。

  “真受不了你!”吴忌无奈地摇摇头,对于这个小魔头,真是拿她没有一点办法。只能将衣服扯进被子里,慌乱地穿了起来。晓雅看到他这副样子,只是在一旁偷着乐。

  村子里的那条土路上,一对身影在欢快地跳跃着。晓雅依旧紧紧攥着着吴忌三根指头,哼着小调依偎在吴忌身边。

  “无忌哥哥,今天我们玩什么呀!”

  “恩,过家家咋样”

  “过家家··”晓雅一脸的迟疑“就是前几天那群人玩的那种吗?”

  “恩,要玩吗?”

  “恩,要玩,要玩”晓雅狠狠地点着小脑袋。

  “不过我要当爸爸”

  “什么!你是个女孩儿,不能当爸爸的”

  “不嘛,我就是要当爸爸,就像我爸爸一样。吴忌哥哥你就当妈妈,我把自己的发卡给你戴”

  吴忌一脸的黑线,但又拗不过这个小魔头,在她威逼利诱之下生生地当了回妈妈,还戴着晓雅特意准备的头巾,一脸的苦涩。

  李晓雅不禁笑了笑,那时的吴忌哥哥,真的很可爱。

  后来,两个人一起上学,小学,初中。一直形影不离,吴忌就像一个哥哥一样的陪伴在晓雅身边,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两个人整天的黏在一起,别人总会投来异样的目光,尤其是在哪个极度敏感早恋的年代,与是晓雅总是在有意地躲避着吴忌;而吴忌呢,总是觉得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想方设法地讨好晓雅,却总是换来晓雅一脸的厌恶。慢慢地,两个人开始变得疏远,但吴忌总是陪伴在晓雅身边,从来都没有因为晓雅的冷淡而放弃,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总觉得自己对晓雅的感情似乎不再是那种单纯的大哥哥与小妹妹之间的情谊,多了一点什么东西,使得吴忌总是想见到晓雅,也在无时无刻地思念着晓雅。但现实是,吴忌只能远远地看着他的晓雅妹妹,他不想因为自己的靠近而让晓雅生气,宁愿在一旁看着她,守候着他。

  就这样,一晃三年已经过去,吴忌和李晓雅已经初三了。经历了三年寒窗苦读,李晓雅从一个小姑娘变成了一个婷婷玉立的大姑娘,一头乌黑靓丽的秀发,微笑时嘴角挂着个可爱的酒窝,在年级里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小美女;吴忌呢?一副书生的模样,不爱说话,也从不参加集体活动,只知道一个劲儿地读书。

  吴忌坐在教室窗前,远远地望着在外面嘻闹的晓雅,难得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他的晓雅妹妹,依旧那么爱笑爱闹,没有他的日子里,她很快乐,两个人得世界,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再没有交集。

  教室外,李晓雅无意间看到教室里的吴忌,看着他微笑的脸,摇摇头,莫名的有几分奈。三年的守候,也只是换来这样的回眸。

  紧张的中考已经过去,美好的初中生活终于告一段落。所幸的是,吴忌如愿与李晓雅考入了A市同一所高中。

  李晓雅读到高中的时候,家里的境遇发生了巨大的转变。三年之前李晓雅的父亲被调到A市二中实习,得到二中校长的赏识,由一个普通的乡村教师一跃成为了一名高中代课教师,这种飞跃不得不令人乍舌,有传言说他是通过非正常途径实现的,说是他本来就和校长相识,而且关系不浅,两人一合计,喝个小酒儿,事儿就成了。但传言终究只是传言,事实究竟是怎样的,也许只有他们自己清楚。三年以来,李义平从一个小小的代课老师,一路飙升,先后做过年级组长,年级主任,直到现在的副校长。官做得大了,心气儿便日渐飞涨了起来,走路说话都颇有腔调。

  为了方便照顾晓雅,他特意安排晓雅进入高一年级优等班,尽管以晓雅的成绩并没有达到进入优等班的标准。吴忌同样在这个班,在教室的某个角落,静静地守护者他所钟爱的晓雅,尽管大多数情况下晓雅对他不理不睬的,但只要能够天天看着她,吴忌就会感觉很满足。

  介于晓雅父亲的特殊身份,李晓雅在年级里算得上是焦点人物,再加上李晓雅本身颇具姿色,获得了不少同年级男生的青睐,时常能够收到一些写着情诗的小纸条,大多数情况下,晓雅只是稍微瞟上一眼就扔进了垃圾桶里;不过也有些写的颇有文采的,甜言蜜语,海誓山盟,但又不会显得过分粗俗急切的,被晓雅悄悄地收藏在笔记本里,内心充满着忐忑与甜蜜。但晓雅似乎从来都没有接受过任何一个人的表白,她喜欢这种众星捧月的感觉。年级里向她表达过心声的,不乏一些身强体壮的帅哥,晓雅时常能够在学校的篮球场上见到他们,看着他们在场上奔驰,那份洒脱,那份帅气以及强健的身躯上流逸的完美的线条,常常使得晓雅为之欢呼雀跃。

  这一切,被吴忌看在眼里。内心再也无法平静,他知道,这样下去,他会彻底的失去晓雅,他想要成为晓雅所倾慕的哪一类人,他愿意为了晓雅而改变自己。与是,从来都不参见课外活动的吴忌主动提出要进学校的篮球队,但由于他对篮球一窍不通,且体型单薄,文文弱弱的,根本不适合加入,被拒绝后的吴忌没有就此放弃,反而变得更加的热切。每次篮球队在操场上练球的时候,吴忌总是守在旁边,一边看他们打,一边暗自记住他们的动作,他相信自己有一天会变得像他们一样的强。

  从此,每逢学校里有班级之间有球队切磋时,篮球架下总会出现一个奇怪的身影,眼睛像个花痴一样地盯着场上的队员,用自己瘦弱的身躯摆弄着各种蹩脚的动作,常常引得得场边看球的人的嘲笑,不过也逐渐成为篮球场上一道独特的风景。

  课余,李晓雅拉着几个班里的女同学如期到操场上看球赛,忽然发现篮球架下手舞足蹈的吴忌,同行的同行的女同学当场被吴忌滑稽的动作给逗乐了。

  “哎,晓雅,那不是你的发小吴忌吗,没事儿吧他。”

  “对呀,好像从上周开始就这样了,整天一下课就往篮球场跑,在球架下做些奇怪的动作,还很认真的样子”

  “这个男生到是挺有意思的,哎,晓雅,他真是你的发小,可真是个极品,改天给我介绍下”旁边的一个女生阴阳怪气地说道。

  “好啊!你要喜欢,我这就去”晓雅瞪了她一眼

  “别了,这样的极品男生我可受不了,还是你留着吧,哈哈哈!”

  李晓雅此刻再也没有了看球的兴致,愤愤地看了那女生一眼,推开身后的人群走出了篮球场。

  傍晚,橘红色的夕阳染红了漂浮在天边的云彩,两道身影在学校的某个角落走走停停。晓雅与吴忌并排走在操场上,走的很安静,能清楚地听到彼此的脚步声以及吴忌此刻忐忑的心跳。

  “吴忌哥”晓雅首先打破了这份宁静“吴忌哥,你最近是不老是在篮球架下晃悠,干嘛呢那是?”

  “喔,在模仿他们打球的动作,想学着打篮球”吴忌的表情略显尴尬。

  “可··可是你能不能不要在大厅广众下做那样的动作,你这样做让我很难堪”

  “怎么了!”吴忌疑惑道

  “吴忌哥,你别误会,我只是为你好,我不希望别人在背后嘲笑你。”

  “我不在乎他们他们说了什么,我只是在做我想做的事情”

  “可是,,,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李晓雅终于还是忍不住内心的恼火,愤怒地说道。

  看到晓雅生气的样子,吴忌感到十分的愧疚与委屈,他没想到自己的行为会对晓雅造成困扰,但更没想到晓雅并没有领会到他这样做的用意

  “对不起”吴忌沉声说到。

  “对不起?!你就只会说对不起,每次做错了事都只会说这三个字!”

  “对不起,可是····”

  “你!哎···”晓雅强忍住内心的愤怒,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吴忌哥,你变了,再也不是我所认识的那个哥哥了”

  “可是···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

  “我没有办法,我真的办法,我喜欢你,每当看见你为那些男生欢呼的时候,脸上挂着微笑,和过去一样的微笑,我不想惹你生气,我只是···”

  一阵沉默····

  “吴忌哥,我没想到你会为我这样做,更没想到你一直是喜欢我的···”晓雅顿了顿,看着面前挂着泪珠的吴忌,继续说道:“你的世界里没有我,也许你能够活的轻松一点···”

  晓雅转头想要离开,吴忌缓缓地伸出三个手指,看着晓雅即将离开的背影。

  “晓雅,还记得这个么···”

  晓雅转过身,看着那三根熟悉的手指,回忆夹杂着几分感动。曾几何时,她无比留恋这三根手指,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放手,这是她童年的全部,没有办法抛弃的,却在此刻被埋葬到了心底。狠了狠心,又是一脸的冷漠,化作一道倩影,秀发在橘黄色的光晕中飘逸,却在演绎一份决绝与残忍。

  吴忌蹲下身来,泪水沿着着脸庞落下,但夕阳却在此刻变得如此的明媚,是在嘲笑他的自作多情么?不在哭泣,干枯的眼眶,茫然的眼神,眼中的夕阳,橘红色的云朵儿,一阵阵的微风带来处女般的醇香,沉醉····

  “咦···这小娃娃有意思!竟能够产生如此强烈的灵魂波动,恩··此子不错!”一个苍老的身影出现在天空,白色的道袍,一尘不染,长长的胡须在微风里飘扬。

  “也罢,与我有缘,便送你一场造化。”随机,一缕白射入吴忌的天灵处。

  吴忌的幻觉立刻破碎,双眼失去了最后一丝光芒,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白衣老者见状,无奈地摇摇头,踏着虚空消失在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