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8-22 10:11:0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血经注
  4. 第一章 血月现

第一章 血月现

更新于:2017-07-08 09:15:26 字数:3018

字体: 字号:
  隐大陆

  深夜,月光流水一般轻轻的洒满整个光明城,一片安宁祥和。随着深夜人们都陷入了沉睡,城中一片寂静。

  光明城是圣神教廷神殿所在地,位于拜占廷帝国的北边,紧邻帝国首都乌卡城。此时教廷神殿的瞻神坛上站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老人身着白色神服,拄着一根枯木法杖。法杖顶端镶嵌着一颗拳头般大小的魔晶显示着老人的身份不同一般,毕竟拇指大小的魔晶在大陆上都是万金难求,有价无市,更何况拳头般大小。老人神色凝重的仰望着夜空中的月亮,身体一动不动如一尊雕塑,好像自亘古以来一直存在一般。从今年的第一个月圆之夜开始,每当月圆老人都会彻夜站在瞻神坛上一动不动的望着月亮,动的只有随着月亮东升西落的目光。今夜又是一个月圆之夜,而且是今年的最后一个月圆之夜。老人亦如同往常,站在那儿双眼炯炯地注视着空中的月亮,目光随着它缓慢的移动。“最后一个月圆之夜,天亮以后什么都不会发生,光明神保佑。”老人心中暗暗祈祷。

  月亮西陲,黎明即将来临。老人缓缓的低下头,凝重的神情变得轻松许多,很慈祥让人看了如沐春风:“看来不会发生了,好像自己是太紧张了。”老人的嘴角轻松的笑了笑,笑什么都不会发生,世界将还是一如往常的安宁和平。尽管黑暗议会还会一如既往的来给教廷找些麻烦,但那些都是小事情,总比预言成真要好的多,老人暗暗想道。然而天意难测,就当老人准备走下神坛,以为什么都不会发生的时候,突然间再次抬起头,双目圆睁死死的瞪着即将消失在地平线的月亮。一瞬间老人的身体开始微微颤抖,拄在地上的枯木法杖摩擦着地面吱吱作响。原本皎洁清澈的月亮,不知何从何时起开始出现一道道血色,就好像一只布着血丝的眼睛。血色越来越浓,转瞬间布满整个月亮。一个血红的月亮出现在西方的地平线上,就好像是从西边升起的红红的太阳。整个光明城瞬间笼罩在一片血红之中。不仅光明城凡是月光照耀的到的地方全都笼罩在一片血红之中。空气中开始弥漫着丝丝血腥,那是从月光中传出的气息,这种气息老人太熟悉了,这是和他曾经从枯木法杖顶端的魔晶中感受到的同样的气息。城中的狗儿们开始躁动不安,狂叫不停。伴随着狗的叫声血月西沉,破晓来临。血红色的月光消失了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狗儿们依然狂叫不止,叫声唤醒了睡眠中的人们,新的一天开始了。

  老人怔怔地望着月亮消失的地方,颤抖的身体突然间失去了所有的力量跌坐在神坛的台阶上。“预言成真了!”充满恐惧的声音从老人不停发抖的嘴唇中传出,预言的内容在耳边响起,在魔晶中看到的景象在眼前闪过。“一万年后,月圆之夜,血月当空,血魔现世,血雨腥风。”这是一万年前神圣教廷的第十代教皇的临终预言。这是第十代教皇放弃成神的机会换来的预言,并且把看到的预言封印在一块魔晶中。封印完预言后十代教皇的生命也走到了尽头,弥留之际留下圣谕:“当预言发生的时候神圣教廷上下一心齐力阻止灾难的发生。”后来魔晶被镶嵌在一根枯木法杖上面和圣谕一起世代相传。现在枯木法杖就在老人的手中。这些是教廷的最高机密只有教皇才能知道。老人刚继任教皇的时候曾经把精神力渗入魔晶中查看过预言,老人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他看到了什么。血红色的月亮悬挂在夜空中,血红的月光粘稠的就像流动的鲜血一样到处流动。在夜空下一个白衣男子手持一柄弯月状黑色短匕在虚空中站立。男子抵着头看着脚下满地的尸体,有人类的,有魔兽的,有精灵的,有龙族的还有一些是只有在远古神话中才存在的神魔的。男子缓缓抬起头,一双血红色的眼睛出现在老人的眼前。从那双眼睛里看不到一丝的感情冷的就像一块万年寒冰。从男子那血色双眼的目光中,老人感到一股来自灵魂的战栗,那是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引起的。随即一股浓郁的血腥沿着精神力扑面而来,让老人忍不住的一阵作呕。浓郁的血腥气息瞬间把老人的精神力从魔晶中驱逐出来,从此老人再也没有勇气把精神力再次渗入魔晶,那是一场让人想要忘记的噩梦。然而魔晶中所看到的一切都已经深深的刻在了老人的脑海中,偶尔在噩梦中出现,如今它又历历在目。熟悉的血腥气息再次出现,尽管比魔晶中感受到的要稀薄很多但老人还是几乎一刹那就知道是那相同的一股气息。相传了万年的预言成真了,魔晶中看到的那个男人马上就要出世了,大陆即将陷入一片混乱,无数生灵即将涂炭。老人缓缓的站起来,身体不再颤抖,因为他知道灾难已经来临,一切已经无可避免。老人神情变得肃穆但很疲惫仿佛一瞬间老了许多对着月亮消失的地方喃喃道:“该来的还是来了。”老人走下神坛,精神力一瞬间覆盖整个神殿,口中缓缓而出:“红衣大主教,大殿集合!”声音在神殿中如回声般来回飘荡没有渗出殿外一丝,许久方才消散。

  就在老人召集红衣大主教的时候,拜占庭帝国西边的泰龙帝国首都麦丹城中一座城堡中的老人,双目炯炯的望着月亮消失的地方,老人一身黑衣,一头白发无风自动飘在身后说不尽的潇洒。老人是黑暗议会的会长卡缪与神坛之上的老人神圣教廷的教皇沙隆还有大陆最西部的精灵森林的女王伊莉莎和最北部魔兽之森的主人龙皇加索是天隐大陆四大巅峰圣级高手,最接近神的人。卡缪也看到了血色的月亮,月光中飘散的淡淡血腥味好像现在依然在鼻端环绕。黑暗议会崇尚黑暗,空气中的气息让卡缪感觉到一阵本能的兴奋,就好象置身于母亲的怀抱,全身温暖舒适。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血色的月亮但月光中带来的血腥味让卡缪隐隐感觉属于黑暗议会的时代来临了。上代议会会长辞世时留给他遗言“世代相传,黑暗议会的存在只是为了等待一个人,一个让黑暗降临大地的人,那人就是黑暗议会的主人。”卡谬确信黑暗议会一直等待的人已经出世了,激动的无法自抑,依稀已经看到黑暗降临大陆的时刻。黑暗的主人出世了,教廷一定已经知道了,卡谬的心暗暗的有些担忧,一定要在教廷之前找到他。“黑暗执法何在!”

  同时,精灵森林深处,坐在精灵王座上的伊莉莎女王双手合十,她也看到了月色的月亮,也闻到了伴随着月光而来的血腥味。崇尚生命的精灵们对血腥有着强烈的反感,这种气息使精灵感动来心灵魂深处的压抑。伊莉莎暗暗祈祷:“伟大的生命女神啊,这是怎样的一种邪恶力量啊,愿女神保佑精灵家园的安宁。”魔兽森林,嗅到空气中的恐怖血腥味的低阶魔兽们躁动不安到处奔跑,本能的发出惊惧的叫声,叫声此起彼伏,原本一片安静的森林现在好像一锅瞬间煮沸了的开水,不停的翻腾着。突然,一声巨大的龙吼声伴随着无尽的龙威自魔兽森林的中央传来,在无尽的龙威下,受惊了的魔兽们停止了奔跑惊叫,全都匍匐在地瑟瑟发抖,那是对龙威的无上敬畏。魔兽森林再次恢复安静,龙皇加索满意的瞥了撇嘴。不过随即又皱起了眉头嘟囔道:“血色的月亮,还有那让股血腥味,到底是怎么回事!开来大陆又要不太平了!”不过随即又低下头陷入沉睡。龙族是站在大陆物种最顶端的存在,任何一次的大陆巨变都没有对龙族有过影响。加索没有什么好担忧的,相信这次也是一样。然而后来的事情证明加索的自信是多么的愚蠢。

  看到血色月亮并不只有那些大陆上的强者们,在黎明前清醒的人都看到了。

  在月亮坠地消失的一刹那,一声洪亮的啼哭从哈兰小镇的一处房间里传出。刚刚出生的婴儿从房间里面被接生婆抱了出来,一个焦急等待了一晚上的男人小心地接过婴儿,满脸的激动:“我终于做爸爸了,哈哈,咦这是什么。”男人惊讶看到自己的儿子右手紧攥着什么,轻轻的打开儿子的手,汉斯看清楚了儿子手中的东西,是一个血红色的月牙状吊坠,吊坠在空气中隐隐发出血红色的光芒。这股光芒像极了刚才的血色月光男人不禁打了个冷战。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