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7-19 00:17:5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之最
  4. 第一章 如此自傲

第一章 如此自傲

更新于:2018-03-18 19:44:18 字数:3397

字体: 字号:
  我看着手中黝黑发亮的剑,沉默良久。已经不知道已经呆在这里几个年头了,好像已经过了很久了,但又好像就是昨日。其实我应该是记得很清楚的,因为那我人生中最不幸也是最幸运的时刻,但是现在我确确实实的忘记了。可能是我太兴奋,也可能是我本身就已经沉溺在这里了吧!喜欢吗?可能我是喜欢吧!但我又没有喜欢它的理由,那么随它吧!

  轻松的上了望灭崖。其实我是知道的,以前的记忆我是有的,但很多事情我都忘记了,无由来的忘记。我知道单凭斗气的反推力就能使一个人上崖那是需要斗气达到一个很高的程度的,而这种程度的斗气则是一个无比荣耀的存在。而现在就是时候回去享受荣耀了。

  远离荣耀的日子让我过得很不开心。在这个实力就是一切的世界里,有实力的人荣耀将会伴随着你,直至你的实力已经不能享受这份荣耀时,伟大的主神才会收回那以前属于你的而现在应该属于别人的荣耀。没来由的冲动,我现在就要去剥夺别人的荣耀。我知道现在的我已经可以这么去做了。

  望灭崖的下方就是望灭谷,这是一个偏僻的地方,地处望天国的西南角,再往西一点就是一些其他的国家。这块大陆有八个国家,而望天国则占据着这块大陆三分之一,从各国高手的实力和数量来说更是远超各国,当今天下的第一剑就望天国的,名副其实的第一强国。

  迷茫的岁月里常常充斥着未知的世界,但是当这未知的世界已被你熟知的时候,那这个世界就不会给你带来任何恐惧。

  其实我是有家的,虽然在外这么多年,但是我知道我是有家的。我家就在望天国的首城感天城。经历了一个多月的跋涉我终于回到家。当我望向门楣上“残府”的时候,我知道我对不起他们,仅仅就是因为一本书的缘故就离他们远去,而一去到现在才回来。我很惭愧,但也仅仅是惭愧罢了,我自认为我的思想修为是没有漏洞的,是不会出现让我无法控制的情绪的。

  跨进大堂,看见他们早以坐在那里了。“爸!妈!”我喊了一声。

  我明显看出老爸那严肃的外表下使劲压抑住的高兴,母亲则是已经泪留满面了。虽然高兴,但我走的那么突然,是做父母的就不会不生点气。“现去自己的房间,洗个澡换套衣服,看你现在都脏成什么样了。洗完澡去睡一觉,明天你得老老实实得给我交代这几年都上哪去了。”

  向他们投了个微笑,表示知道了,我就径直回我自己的房间了。

  我们是一个很平静的家庭,没有什么太大的烦心事,也没有什么太开心的事。作为一个一般的贵族家庭,我们有着一座在首城也不算小的府第,一块世袭下来的封地。我有个弟弟,也就是一般的贵族小子,在帝国挂一个文职,然后也时不时的出去玩一玩。不过他和一般的贵族子弟也很不一样,只有我出去的时候他才会跟着我一起出去的,我不在的时候一个人也就很少出去过。也算是贵族子弟中比较好的一种吧!也不知道这几年他怎么样了。

  貌似我这次回来的刚好凑对了时间。

  听他们说再过两天就是望天帝国举行的五年一度的选拔大赛,分别决出武和魔两个第一。只要在大赛上表现突出的话,以后的前途就不用担心了。因为帝国很看重人才,只要是有实力的,而且愿意为帝国效力的,都会在帝国中担任要职。但我要的并不是职位,我要的是证明自己。多年的孤独寂寞,让我自信没有人可以做到,就算是第一剑迷尘以前也不会做到的,那自然拥有世界上最强魔法师称号的艾语也不可能做到。我很自信,甚至有点自信过了头,我自信我和第一剑的差距就是一步之遥。他们努力过,付出过,而且应该是付出得超过绝大多数的人,所以他们才有今天的成就。但当获得荣耀的那一刻起他们都完了,他们的一切都将在那一刻起开始停歇。人非完人,之所以自信得过了头,是因为我有这点认识,要不是我认为他们毕竟再怎么说以前的努力和付出都比自己来得长来得多,那我现在就已经去挑战第一剑了。

  弟弟现在在三公主手下做事,现任月夜女王是三公主的大姐。虽然是女王,但也仅过三旬。因为望天帝国前任帝王,也就是月夜的父亲,去世较一般帝王都是早许多,所以月夜上任也是极早。三公主是什么样的人,我却是不甚清楚,不过这两天听弟弟说起,看来应该是个比较聪明的人。女人聪明不是说不行,不过太聪明的女人也不是什么好事,更何况是事事都表现出自己聪明的女人。聪明可以,但要知道什么时候要聪明什么时候不要聪明。

  我自己觉得我的心很平静,好像我以前不是这么看不起人的,但现在我确实是看不起他们。站在比武场地看着面前瑟瑟的敌人,不知道他是否真的在发抖,但在我眼中的敌人都是这么瑟瑟的。比赛开始的那一刹那,我一加速,提剑平放,简单的平刺。扑哧一声!剑刺进了他的肩膀。随之而来的是他满脸的惊恐,可能是因为没见过如此可怕的速度,也可能是认为这一剑已经深深的扎进了他的胸膛。没管他一脸的惊恐,我抽出了我的剑并同时把他揣下了场地,要不是比赛规定不能造成死亡,可能我早就用无人可以匹敌的斗气把他斩成两段了。

  “这人是谁啊?怎么以前没听说过有这么样的一个人,竟然不用斗气,直接用骇人的速度解决了对手。”充满了困惑和疑问,随之来的是全场的赞叹声。沸沸扬扬的赞叹声直接导致关于我的消息的传播,现在人们都知道了有这次比赛出现了一个实力超凡的选手,也在互相打听到底这个人是何方人氏。

  毕竟我是贵族,虽然已经好几年都不见他了,但也是有几个认识他的人的。所以关于残依的事例一度被别人翻起。

  现在开始的是预赛,评委介于我的实力和其贵族的身份,让其直接进入决赛。

  对于这种安排,我很冷漠,我不会感激评委的安排,因为我有那个实力。甚而我都觉得这帮评委实在是没那个实力当这个评委。评委一般都是具有一定实力又有很高声望的人,一般那些顶级高手都是不屑于当这种评委的。就算是这样,那些评委的实力也肯定是介于一流和顶级高手的。

  但我看不起他们,就连迷尘也看不起的人我又怎会看得起这种小角色呢?

  人总是有孤傲的瞬间,假如孤傲膨胀的超出了你所能承受的极限,那等待你的就有可能是毁灭。

  在他们眼中我是强大的,因为我的强大超出了他们的想象。我不知道他们心里会不会认为我可以和第一剑想比拟,但我知道他们是不会真正懂的,他们的不懂造就了他们的不理解,造就了他们的莫明猜测,有时候竟也会造就他们的莫明嫉妒。我心中的神兰帝说过的,此就是所谓的不懂,我也是知道的,虽然我隐隐的认为我的修为有地方不对,但我是知道的。

  不懂的说了也是不懂的,我能做的也只是带领着他们走进这个世界。但,我会吗?呵呵…很明显,我不会。我不是一个同情心泛滥的人,不可能为了无关的人耗费精力,更何况那些无关的人在我眼中犹如蚂蚁。可笑啊!可笑!我现在竟是如此的自傲,但自傲又怎样?呵呵!呵呵!

  接下来的比赛我是没兴趣看的。赢得了比赛更赢得了名声,我一直以为我的心会永远这么平静下去的,但现在心里莫明的躁动让我很不安心,我的心性修为是不会有漏洞的,但为什么我会感到很兴奋呢?我竟会为了赢了一场微不足道的比赛而兴奋!不安!

  带着不安的心不知觉的竟是来到了忘念湖一个首城里的小湖!湖虽小但是这湖却是极为有名的,湖的四周是绿柳成荫的,湖中心则是一个巨大的平台,没有桥架过去的,人们只能跳过去,或撑船过去。以前的望天帝是为了显财,也为了美观派人造了这么一个平台。平台是用世界上最昂贵也是最坚硬的茗晶石相当于半个城市的价值,就是当今首富都没这个财力,更是动用10000位高级魔法师和高级剑士耗费3年造就而成。不仅因为它是城中湖,它的湖中台,更多的是因为这里是造就第一剑的地方。并不是因为规定如此的,因为颠峰的对决者都喜欢到这么一个地方决斗的,这么一个绝佳的决斗地更是难找的。所以自然而然他们都是选择了这里的。最著名的一战则是现任第一剑造就的,迷尘和当时的最强者雨灭打到关键的时候,双双发出最强斗气,两股斗气经碰撞后切向了平台一角。事后人们发现平台朝西南的一角被切掉了拳头般大小的一块。如此更是造就了迷尘的神话和茗天台的声望。

  不知觉的走到这里,本来是想回去的,竟是无意之中看见湖边坐着一个眼神空洞,并且佝偻着背的老头,此时更是在喃喃自语“那时候我们没有选择,不是太害怕,也不是有希望,只是只能这样停留下去,延续生命,慢慢麻木的等待天亮。生命就是一场梦啊,就是一场梦……”

  真的只能这样停留下去?梦吗?呵呵!那就让我继续这样停留下去吧!这是一场精彩的梦,呵呵…呵呵….

  突然醒悟过来,我这是干嘛呢我这是!跟一个疯老头子认真什么?

  没作停留,朝着弟弟现在工作的地方走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