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7 18:33:35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自由与守护
  4. 第三十章 给你玩的

第三十章 给你玩的

更新于:2016-10-30 13:10:01 字数:2185

  林峰说完,便再不停留,关门的声音响起,林睿没有回头,只是望着黑暗中的大海,偶尔有灯塔的光照来,照亮的是林睿没有表情的脸。

  “只要是自己认为对的,值得的,就去做吗?就不用在意别人的生死吗?”林睿心里想着,灌下瓶中最后的一口酒,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够做到如此的果断决然,他也不想再去想这件事,那个由绝望,怨毒而变得空洞的眼神,这辈子可能都是挥之不去的梦魇吧。

  林睿就这么在黑暗中望着黑暗,不知过了多久,不知是不是酒精起作用了,林睿就这么在阳台上睡了过去。

  第二天清晨,太阳初升,照耀大地的第一缕光芒就这么洒在了林睿的脸上,林睿皱了皱眉,慢慢的睁开眼,他的眼里还有些许血丝,他活动了一下脖子,慢慢的坐正身子,放开还拿在手中的酒瓶,眼睛直视着初升的阳光,自语道:“又是新的一天了,好像唯一不变的就只有这每天东升西落的太阳吧。”

  林睿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听着身体里传来的噼啪声,林睿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向着房内走去。

  进了房内,林睿看到自己装衣服的行李箱已经摆放在房内了,看来以后要在这里住了,昨晚没开灯,房间里黑乎乎的,林睿也没有注意到,走到箱子旁,换上了一套自己的衣裤,然后准备关上箱子的时候,隔层上的一张纸吸引了他的注意,林睿将它取出来一看,上面写这退学申请书。

  看到这五个字,林睿苦笑一声:“”退学了么,反正跟一群小屁孩在一起也没什么意思,只是,只是应该再也见不到小倩和赵斌了吧。”

  将退学申请书放回原位,林睿整理了一下心情,到卫生间洗漱了一下,便出了房门,下了楼,一楼大厅内,几个佣人正在打扫卫生,林睿对这些人有些陌生,以前来都没有见过,佣人们看到林睿,恭敬的问候道:“大少爷,这么早就起来了啊,早餐已经在准备了,你请稍等。”

  林睿点点头,有些疑惑,大少爷,不是应该叫自己小少爷吗?他没有回话,他预感这里面可能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就在林睿疑惑的时候,许青华从外面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几个壮汉,都提着东西,林睿看着这些东西有些眼熟,然后林睿看见几个人抬着一架钢琴走进了别墅,林睿这才想起,这些东西都是林睿之前住的地方放置的。

  林睿看着许青华问道:“青华叔叔,这是怎么回事。”

  还不待许青华回答,一个佣人走了上了对林睿和许青华说道:“大少爷,管家,早餐已经备好了,给工人们的份正在做,您看你们是现在就吃还是?”

  许青华挥挥手,吩咐道:“将我们的早餐送到二楼,工人门的也要赶快点,做好直接送出去给他们,这是工钱,你等下也一并拿给他们吧。”

  说完,许青华从怀里一沓钞票递给那个佣人,然后转头看向林睿说道:“少爷,我们先上楼吧。”

  林睿点点头,便先一步上了楼,许青华再又吩咐了几句关于钢琴和其他物品的摆设问题后,便也上了楼,就在他上楼不久,早餐便送了了上来。

  这时,林峰也从楼上下来了,一屁股坐在林睿旁边的沙发上,端起一杯牛奶就喝了起来,喝完以后瞟了一眼林睿,道:”别琢磨了,现在你的身份是泷谷睿,所以我们对你的称呼也不同以往了,我是你的武术老师,小华是你的管家,嗯,称呼别错了,暂时要注意的就这些。”说完也不理林睿是不是已经听懂了,便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林睿捧起一杯牛奶,喝了一口,整理了一下信息,然后问道:“我现在退学了,是吧。”

  “嗯。”林峰应了一声,并没有解释什么。

  “不上学的话,那我现在该干嘛?”林睿继续问道。

  “至于做什么嘛,你觉得这次对敌,你表现得怎么样。”林峰看着林睿问道。

  林睿身子一颤,林峰见状补充道:“我是说我出现之前。”

  林睿定了定神,按耐下心中涌起的不适,然后回答道:“不会打,只会躲,就是躲都不一定躲得开。”

  林峰点点头,林峰吃完手上最后一口东西,然后说道:“所以,我打算教你一些对敌的基本技巧,以前不教你,是怕你到了RB会暴露身份,不过经过昨天的事,我反复思考过了,如果什么都不会,反而更危险。”

  说着,拿过林睿手里的牛奶,喝了一口,继续说道:“但是,我不会教你道门的功夫,毕竟华夏功夫的特点过于明显,我只会叫你一些普通的格斗术,还有一些对敌技巧。”说完顿了顿,像是又想到些什么一样,再次开口道:“哦,差点忘了,这是你妈让我带给你的。”说完从怀里拿出一本小册子交给林睿。

  林睿接过,他知道林峰口里的妈妈指的是刘诗韵,因为他对林雅的称呼是母亲,看着手中的册子,册子有些老旧了,封面上是老式钢笔写出来的四个大字,铁手三段。

  林睿疑惑的翻了翻手中的册子,里面是一些图和文字,然后合上册子,有些疑惑的看着林峰,问道:“这是什么?”

  ”这是你妈妈家传的练手之法,这套功法只传男而不传女,所以她让我交给你,让你来传承。“林峰说道。

  “家传的?妈妈的家在哪里?“林睿抓住了林峰话语中的字眼,问道,他从来没有听林峰或者刘诗韵提起过家。

  林峰面色有些黯然,舒了口气道:”这些以后我会告诉你的,你现在只要将这套功法练好就行了,这对你大有裨益。”

  林睿听出了林峰语气中的不对,不过他不说,林睿自然也不好追问,于是点点头,表示自己会好好学的。

  “对了还有这个。“林峰从怀里掏出一支铅笔递给林睿道。

  林睿疑惑的接过,看了看,没有什么特殊的啊,而且还没削过的,全新的,写字都不能写,能干嘛,把玩了两下,然后满脸不解的看着林峰,道:”这又是干嘛?难道要我帮你削?“

  林峰笑了笑说道:”不用你削,这是给你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