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5-23 04:58:33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自由与守护
  4. 第二十九章 我们应该自己去衡量

第二十九章 我们应该自己去衡量

更新于:2016-10-23 18:37:04 字数:2201

  “也死了。”林睿的心头又是一震,双手不住的颤抖着,甚至全身都在细微的颤动,林睿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扑通扑通的,他的左手,他刚刚拿匕首的那只手,还在往下滴着鲜血。

  林峰脱下自己的外套帮林睿披上,轻拍着他的肩膀说道:”走吧,我们先离开这里。“

  林睿没有回答,只是转过身看着车内的叶小倩,车内的叶小倩已经呆滞了,这对林睿是个难以接受的现实,对于她就将是个难以忘却的梦魇。

  林峰也看向了叶小倩,道:”别担心,她的保镖很快就会过来的,不过她可能要做一段时间的噩梦了。”说完转头看着林睿,林睿面无表情,只是轻点了下头,他的双手依然颤抖着,林峰叹息一声,抬起手在林睿的后颈一拍,林睿便晕了过去,林峰将他抱起,自语道:“你也先睡会吧。”

  林峰抱起林睿离开不久,叶小倩的保镖便已经到了,将叶小倩从车上救下后,然后通知了叶家派人处理,叶小倩的父亲叶明远在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从SH赶了回来,彻夜守在女儿身边。

  当夜叶家传出两个命令,一:彻底调查绑架叶小倩那两人的底细,二:调查这林睿的底细。

  因为保镖告诉过他,林睿是和叶小倩一起的,事后林睿就不见了,当然保镖已经被革职处理了,保护不理I傲人的保镖还有什么用,这是叶明远的原话,至于保镖最后的结果哪就不得而知了。

  看着床上,因为噩梦而睡得并不踏实的叶小倩,叶明远的拳头紧紧的握着,到底是谁,敢在秦皇打他叶家大小姐的主意,他可不相信这些人只是普通的人贩子,还有就是林睿,为什么他会失踪,而歹徒却死在现场。

  就在这时,床上的叶小倩被噩梦惊醒,坐起身,额头上全是冷汗,眼里满是惊恐,叶明远看到自己女儿醒来,连忙走了上去,安慰道:”倩倩,不要害怕,爸爸在这呢。“

  叶小倩定神看了看自己的父亲,然后直接扑到了叶明远的怀中,哭道:”爸爸,爸爸,我好害怕,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小睿他,小睿他是不是杀人了?爸爸。“

  ”别怕,别怕,倩倩不怕,跟爸爸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当时发生了什么?“叶明远轻抚着女儿的背,慢慢的问道,他要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

  ”是这样的。“叶小倩的一边轻轻的抽泣,一边把之前发生的事情断断续续的说了出来。

  ”爸爸,小睿是不是真的杀人了,他会不会有事?“说完,叶小倩担心的问道。

  ”如果事情真如你所说的那样,那么你那个同学真的可能就是杀他们的人。“叶明远叹了口气,分析道。

  就在叶小倩哭诉的同时,这个城市的另一方向,高明的别墅内,林睿刚从昏睡中醒来,林睿睡得房间在三楼,房间背靠着大海。

  房间没有开灯,黑乎乎的一片,林睿从床上坐起身子,面无表情,他下了床,打开落地窗,来到了阳台之上,迎面吹来咸咸的海风,远处导航的灯塔传来点点亮光,林睿深深的吸了一大口,身上的衣服已经被人换了,是件长长的衬衫,不知道是谁的,套在身上,一直遮到了膝盖。

  林睿就这么直直的坐了下去,坐在阳台的走道SH风吹乱着他的发,他就这么呆呆的看着前方,身后,房门开了,林峰慢慢的走了进来,手上拿着两瓶酒,看着坐在窗台上的林睿,,没有说话,也没有开灯,径直的走了过去,将手中的酒递了一瓶给林睿。

  林睿看着面前的酒,又看了看林峰,林峰笑了笑,晃了晃递过去的酒,林睿接过,打开瓶盖,喝了一口,辛辣的味道从在口中散发出来,林睿皱着眉头,强咽了下去,火辣辣的感觉从喉间传来,胃里一阵火热,林睿忍不住吐出一口气,面色马上变得有些潮红,深吸了几口,才慢慢压下那股火热的感觉。

  林峰看着第一次喝酒的林睿,笑了笑问道:“感觉怎么样。”

  “难喝,吞刀子一样。“林睿随意的回答道,然后又是一大口。

  林峰不置可否,看着再次喝酒的林睿,耸了耸肩,没有说话,靠在护栏上打开酒,自顾自的喝着。

  林睿大口大口的喝着,林峰也没有阻止,当一瓶酒喝了一半的时候,林睿这才开口,道:”我杀人了,两个,对吧。“

  林峰喝了口酒,没有正面回答,只是问林睿:”救她,你后悔吗?“

  林睿抬头看了看林峰,再次喝下一口,然后摇摇头,道:”不后悔,她是我的同学,是朋友,我必须救她。“

  ”那不就得了,你要救人,他们阻挡你了,并且还要把你一起抓了,难道你不应该反抗吗?“林峰反问道。

  ”不反抗,怎么救人。”林睿回答道:“可是,可是我的反抗也导致了他们的死亡啊。”

  ”先抛开他们死亡的现实,你先这么想,朋友,是你守护的人,竟然有人威胁到你要守护的东西,你是不是应该把这个威胁给拔除掉?我们在转换一下思维,假若你们没有逃掉,你们都被抓了,那你们的结局会是什么?如果他们是人贩子,你们会被卖掉,然后永无天日的生活着,更甚着,如果他们是贩卖器官的,你们就有可能被杀害!”林峰说着喝了一口酒,继续道:“再换一种假设,假设你没杀他们,也救到了人,可是他们跑了,那么他们就会继续作恶,那么可能就会有其他的小孩被他们抓,被他们害,你杀了他们,便是救了更多的人,所以杀人不一定就是错的。”

  林睿听着林峰的话,半眯着已经微醉的眼,没有再说什么,虽然林峰的话有些牵强,有些钻牛角尖,但是这些话确实让林睿好受了许多。

  林峰继续喝着手中的酒,很快,一瓶酒已经见底了,林峰将手中的空瓶放在阳台的护栏上,拍了拍林睿的头,便打算离开房间,开了门,刚打开门,林峰停了下来,没有回头,只是说道:“我们不应该活在别人制定的对错里面,善与恶,对与错,我们应该自己去衡量,只要是自己认为对的,值得的,就去做,不用在意这些世俗的条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