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02:13:14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自由与守护
  4. 第八章 两年

第八章 两年

更新于:2016-08-21 00:50:31 字数:2087

  当林睿从昏睡中醒来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他悠悠的睁开眼,看了看四周,发现林天南正坐在不远处微笑的看着他。林睿缩了缩脖子,经过白天的事,他对林天南和林峰可都有些阴影了。

  林天南看着他这个样子,笑了笑说到:“醒了啊,穿好衣服过来吃点东西吧。”

  林睿看着林天南,又看了看林天南身边的桌子上的饭菜,咽了咽口水,一天没吃东西了,虽然一直在昏迷,但是早上疼的时候,叫喊也是要体力的啊。他点点头,然后起身慢慢的从桶里爬了出来,他惊喜的感觉到身上的疼痛消失了大半,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酥麻感,他看了看桶里的水,黄黄的,有股刺鼻的药味,瞬间就明白了许多,八成是这药水的功劳。心里想着,他又看了看林天南,林天南还是微笑着,可他的笑却不再让林睿害怕了。

  其实还有他不知道的,林天南在拉伸他的筋脉骨骼时虽然放大了他的痛觉,但是也用内功护着了他的筋脉,让他的经脉最大限度的拉伸而不受伤,放大痛觉,更是为了他的精神变得敏感,肉体变得麻木,对敌之时,肉体麻木会使得自己的能力不为疼痛所影响,精神的敏感则更有利于他对危险的预知与判断。

  总之就是,虽然现在很痛,但是对于以后来说,现在的疼会是他以后的财富,甚至可以救命。

  林睿从木桶爬出来后,用一旁林天南早已准备好的温水洗了洗身上的药水,然后走到林天南旁边坐下,看着桌子上丰盛的饭菜,不由食指大动,也不等林天南招呼,饿极了的他已经拿起桌上的鸡腿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一桌子菜基本上都是野味,在这深山老林中,食物除了隔段时间安伯会下山买些米面回来外,其他食材基本上都是安伯狩猎而来的。

  安伯是山里的有名的猎人,年轻时有一次在山下狩猎,被狗熊围困,是林天南救了他,安伯感念林天南的救命之恩,家里也只有自己孤身一人,所以就干脆搬上山来,主动照顾林天南的衣食起居。

  所以林睿吃的肯定是野鸡腿了,菜是刘诗韵做的,非常好吃。他大口大口的吃着。

  “师公,你怎么不吃啊。”林睿一边把食物往嘴里塞,还一边招呼着林天南,可能时嘴里的东西的东西太多了,说着并不是很清楚。

  林天南笑着摇了摇头:“我吃过了,你慢点吃,别噎着。”

  谁知道话音刚落,林睿就发出一声咳嗽,小脸涨得通红,林天南吓了一跳,真是说什么来什么。伸手在林睿背上用力一拍,林睿向着旁边一吐,一大块肉掉在地上,林天南看着那块肉,倒了杯水递给林睿:“叫你慢点你不听,那么大块肉连嚼都不嚼一下就往下咽,不噎着才怪。”语气里满是关切,并无半点责备的意思。

  林睿吐了吐舌头,没有敢说话。

  林天南看着他的样子,看来白天的事对他还是造成了一些阴影,不过这也是件好事,树立点威严有利于日后的管教,人要有所畏惧才有前进的动力。想着这些,他对着林睿说到:“吃完以后,就开始打坐修炼,房间我会让安伯帮你收拾的,你要做的就是修炼,将下午泡的药水的药力尽数吸收,这对你的骨骼和筋脉都有很大的好处。我先回房了。”说完便起身向外走去。

  “师公,我知道了。”林睿对着林天南离开的背影说到。说完便继续吃了起来,不多久吃饱了,再次喝了点水便上了床。开始内功的修炼。

  就这样林睿的基本功训练进入了正轨。每天起床就是提重物扎马,要么就是负重跑,早饭过后是站梅花桩,独脚站在上面,累了就换另一只脚啊,练习这平衡能力,桩子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被林天南削掉一部分,站立处变得越来越窄,有时候又是拉伸筋脉,拉不开就又林天南或者林峰来帮忙,每次拉伸完都是药浴,下午是在经楼跟着林天南读书识字,晚上自然是打坐修炼。

  就这样,两年过去了,林睿也五岁了,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我长大了,不再是三四岁的小孩了。

  两年时间,他长高了许多,现在的他已经平林天南的腰间,两年不间断的基础练习让他的身体变得很结实,就像只小老虎似得,筋脉的拉伸一直在都在进行着,他现在身体的柔韧就像个芭蕾舞演员一样,可以用柔若无骨来形容。

  在道观门口的空地上,林天南和林睿爷孙俩站在那里,今天是林天南正在对林睿进行基本功综合测试日子,林天南说了测试结果要是让他不满意,他就把林睿的骨头给拆了,拆成一段一段的,然后再接上,再拆掉。不然他没法向用在林睿身上的那些珍惜药材交代。

  听到这些话,林睿是额头冒汗,哪还敢不认真对待,两年下来,林天南的手黑他可不止体会过一两次,竟然他能说出来,他就肯定能做出来。

  “准备好了吗?”林天南问道。

  “准备好了。”林睿边做着伸展活动,边回答。

  “那就开始吧。”林天南说。

  林睿深吸了口气,然后整个人向后一仰,做出一个标准的铁板桥,不过这还没有结束,只见他的手向着脚跟慢慢的抓了过去,当中指抵到脚后跟才结束,这时他的身体已经变成了一个诡异的弧度,大腿和腰已经平行了,然后腰一用力,手掌顶着地面支撑着身体,慢慢的他的脚离开了地面,抬了起来,越来越高随后就变成了倒立,身体笔直的倒立在哪里,然后迅速把脚放下,形成一个弯腰的姿势,脚尖一下就顶到了手心。

  “不错,再来几次。”林天南在一旁夸赞着,脸上尽是满意的笑容.

  林睿闻言,继续重复着刚才的动作,并且速度也越来越快,就在他越来与熟练,越来越兴起的时候,林天南突然大喊一声:“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