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11-17 20:53:59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养尸..more
  4. 第三十六章 地下拍卖场

第三十六章 地下拍卖场

更新于:2014-12-15 09:51:01 字数:3281

  透窗望去,院中那个半裸男子背对与我,虽不知模样但他所作所为不用想就是董亮,肯定又异变了。

  我拿上两件衣服喊着王浩下了楼就朝院中奔去,赶到时那群街坊手持棍棒挪动着脚步正靠近董亮,见此我立马钻过人群将大衣披在董亮身上,拽起他的胳膊就想跑,可这一拽正与他对视,满脸的腐肉深陷的瞳孔以及沾血的黑齿,这不是董亮,我顿时心中一紧想要后退身体却僵直而立。

  瞬间我后脊骨发凉起来,这是一头丧尸紧贴于我,该死的双腿却怎么也动不起来,突然王浩在身后喊我的名字,声刚入耳就这时那尸猛的起身,当时我的心脏差一点就蹦了出来,心想完了要被活吞了,可那尸并无此意,‘嗖’一声从我身前跑过,人群立马骚乱起来,等我缓过神来时院中急乱的脚步声喊叫声朝远处散去。

  我松了口气不过只是片刻我立马朝王浩大喊一声“追”,话刚出口王浩已经迈出几个大步,我紧随其后朝那尸追去。

  尸在城中出现养尸人必在附近,这对于我们来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与王浩抡开了双腿玩命追着,那尸速度很快,但时而放慢脚步,就感觉在故意引我们,这个念头只是闪过并没有多想。

  那尸经过之处附近的行人都惊吓的跑开,待我们跑过时都还在议论纷纷。养尸之人胆子挺大真是毫无忌讳啊,丧尸之谈公众于世,那紧接而来的便是警方的调查,那他还能心安?

  追了一路那尸一直保持在我们前方七八米处,最后钻进了一个胡同,这胡同是死的,能瞧见侧墙中有道门,门是开着的,没多想我两个钻了进去。

  门内是间黑漆漆的小屋,空间狭小屋中只有一张木床,床上还放着被盖,除了这些再无其他之物,这附近多是店铺,猜想这肯定是哪个店面的内屋,因为我看到了一道门,此时那尸已不见踪影肯定从那出去了。

  我两二话没说正想要朝门走去,就觉得脚落地却踩了个空,是个机关洞被开启,随之身子一沉栽倒下去。

  ‘咣’我两个几乎同时落地,幸好的是洞不是很深,猛的疼痛一下起身后已无大碍。这洞呈方形,四周墙壁竟然镶满了瓷砖十分平滑,看来这是故意弄出来的机关。

  头顶上开启的两块地板砖随我们落地后缓缓合并,待我们扫过一圈才完全关闭,此刻洞中用伸手不见五指形容一点不为过。

  我两个心中的疑惑未消谁也没开口,我两各自掏出手机朝四周照去,直到不小心撞了头王浩才开口道

  “旭哥,看样子我们中套了,有人故意引我们来的,咳真是大意啊”

  “没事,死不了的,没看饭菜都给咱准备了么”

  此时我正盯着眼前的一袋子东西翻看,王浩急忙凑过来也伸过手来

  “不是吧,牛肉干,火腿肠,我擦,还有啤酒,这是什么套路啊”

  我没回应他,我心中也正疑惑呢,抓了人还送吃的,这很明显对方不想要我们性命,但目的是什么呢?

  准备的吃的够全活,而且我发现每一样都是我平时最爱吃的,这不可能是巧合吧。

  一时之间也想不到什么索性随遇而安,那么多吃的摆在面前,肚子也早饿扁了,啤酒一开我吃了起来。

  正吃着王浩的一句话提醒了我,他是问我明天的拍卖会怎么办,被困在这里出不去,这一次又抓不到二黑子了。

  听闻他所讲,我脑中顿时一震,立马想到了对方的目的立马对王浩讲

  “二黑子肯定知道些什么线索,而与抓我们的人必定有关联,所以他困住我们目的就是不叫我们抓到二黑子,而且这人看来对我们很了解”话讲道这里我一惊,自己说出来的话吓自己一跳赶忙又道“有人始终潜藏在我们身边”

  “怎么说”

  “你看我们去找杨超,他人不见了,去找刘振兴他死了,如今寻二黑子而来却又被控制了,我们总是晚一步,而对方对于我们的行动了如指掌,目的就是不想叫我们找到古书的线索”

  “别说,还真那么回事,这样的话那古书会不会就在这人手上?”

  “而且也许这人我们认识,所以一路走来并没有加害过我们,只是不停的掩盖线索”

  “旭哥你猜会是谁呢?”

  我对他摇了摇头立马又听他惊道

  “那二黑子会不会死?”

  听闻此话我心‘咯噔’一下,糟了,如果推测都正确的话,二黑子肯定必死无疑。

  该如何是好,我两个都心急如焚的在洞中走来走去,想到好几个办法电话打去却都以失望告终,不光董亮就连王浩当地的朋友都没联系的上,我越想越急,被困在这破地方我都有种立马要被憋死的感觉。

  洞才多大,可我们来回不停的走动都累的双腿抽了筋,无计可施的我们最后靠着墙各自沉思。

  不久后王浩睡着了,我随后也眯上了眼,心中事多睡不踏实,睡一会便醒,醒了再睡,一晃就感觉一天过去了看时间才过了几个小时。

  不知道怎么熬下来的,直到我手机的闹钟响起我晃了晃昏沉的脑袋醒来,此时已是第二天的早晨六点,王浩也被吵醒睁眼第一句话就喊饿,而吃的被我两无聊的当零食了,真饿起时已没东西下肚,昨天晚上楞是什么也没吃。

  我两个迷迷糊糊的交谈两句也不知说的啥,头很沉闹钟被我关掉还想继续睡,就在此时头顶传来脚步声,我立马站起大喊起来

  “有人吗?救命啊”

  我一连喊了好几遍,嗓门提了又提,头顶本走动的声响消失,紧接着有人回应道

  “是旭哥么?我是董亮”

  “是我,是我,快找找机关”

  真是福大命大被困在洞中一整天总算出来了,见到董亮我立马问道

  “你跑哪里去了,怎么找到我们的?”

  “我半夜就饿得慌,一直没睡等到天亮早早出去买吃的了,等我回来时你们已经不见了。我找了你们一天就在这周围闻到了死尸的味道,我心想你们肯定出事了,就顺着赶来了”

  “还有这事?真神了,你都赶上哮天犬的鼻子了”王浩有点不太相信的意思,但心中已经承认却还很吃惊。

  “我想我是治不好了,自打上次山东回家后,身上烂的烂硬的硬,离变尸很快了”说着董亮叹了口气,我赶忙安慰道

  “别瞎说,医术咱都找来了很快你就会好的”

  “旭哥不用安慰我了,根本就没有那样的医术,昨天我经过药店时打听过了,你抓的那些药只不过是治疗外伤的,根本不是什么奇药。早被那老家伙控制时就听他说过,除了有一种养尸药粉可以药店买到,其他的药材都唐氏一族不外传的秘药”

  “大婶不会骗我的,我爸一个朋友都说了配方奇特都可以用补药做成毒药,昨天我抓药少抓了一种所以别人还以为就是普通治伤的”说到这董亮立马打断我的话

  “你第一次带回的药方跟书中的根本就不一样”

  “啊?”

  接着董亮跟我核对了下,果然第一次带回的药方与书中所载根本不同,而谈话中我又得知昨天我去的那家药店中,被买光的那种药粉便是醒尸所用。

  一时间脑中又钻出两个疑问,大婶难不成又骗我?去过药店的那人岂不是养尸人?

  “我说你们啰嗦完没有,拍卖会还去不去,去晚了二黑子恐怕再也见不到了”

  王浩听了半天有些着急了说着出了门,被他一提醒我与董亮立马收声赶忙随王浩前去。

  地下拍卖会顾名思义,是一些不能见天的奇珍古玩偷偷交易的场所。王浩打听到的地点就在一座山脚下,而这山已出了本市。

  打车找到此山后,我们步行进了山,前脚刚进身后就开来一辆辆黑轿,顺着山路朝里边开进,豪车没事不可能来这山沟子,不用想这些必是为拍卖会而来,只要跟着他们便能找到那里。

  我们藏在树林中顺着他们开过的轨迹一路跑着,中途又开过多辆,算下来要有二十多辆车,好家伙这次的拍卖会场面不小,光这些车辆的价值就几千万啊。

  来到这干人停车的地方我们卧进一旁的从草中,我们眼前不远处一片房屋看似像个废弃的工厂,我还想什么人把厂会开到深山中来,一处房前站着两名黑衣人看守,正想着只见又一辆车驶来,停车后一个西装革履男子身后跟着两名提箱保镖来到房前,两名看守在他们身上搜索一番才放进了屋,接着两名看守跟了进去并关上了房门。

  见此王浩立马起身想要前去,我赶忙把他拉住

  “还没见到二黑子,等等再说”

  “兴许进去了呢?”

  “拍卖还没开始呢,再等等看不急”

  就这时董亮稍微起身使劲吸着鼻子,看他样子我心中顿时不安,果然被我料中,他又吸了几下赶忙道

  “有尸群从山上下来了”

  王浩一听立马惊道“二黑子的事先不管了吧,赶紧去通知屋中的人,不然全都要死在这”

  我点了头,他率先起身奔了过去,我跟董亮也紧随其后,就当我们快到房前时忽然门一开那两名黑衣看守走了出来,这两人正巧撞见我们赶忙拔枪,而同时王浩竟然急停了脚步喊道

  “怎么会是你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