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1 04:09:43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养尸..more
  4. 第一章 腐尸

第一章 腐尸

更新于:2018-03-17 13:16:51 字数:4499

  一觉睡到上午八点,是我这半年来睡的最长的一次了,睡的很舒服。

  院中大婶正在择菜,她告诉我狗子一早就去上工了,叫我醒了准备好工具等他。

  隧道中上工跟平时稍微有些不同,我拿出笔记本将需要用到的材料工具列了清单,开始在院中准备。

  大婶在旁边跟我讲了很多关于这里的事。

  这里算是个村但不属于乡级管辖的,十几年前这里有几十户人家,外地居多都是为的承包山上的果树而来。后来乡上与这些承包商有了矛盾,将通往这里的所有道路全部破坏,这些承包商偷偷的施工开山修路,却不料发生了严重的事故,死掉了上百名当地民工,警方来调查此事,而这些人已经消声灭迹,死者家属要求赔偿找到了上级部门,而上头领导死活不担这责任,双方闹了三年之久,最后和解办法,死者家属永久无偿获得山中果树的承包权。满山的果子,西有橘子橙子东有板栗,按理说这些收益不菲,但是运输是个大问题,深山中开路工程可谓十分艰难,而且开支不是小数目。靠种田畜牧过日子的山里人哪里能酬到那么多资金,可闹了三年没闹出个所以然,再闹也没意义,那起事故也就不了了之。而近些年,山中的百姓都纷纷去大城市打工,挣多挣少的能稳定的也就不再回来了,果树也又回到政府手里。

  我开玩笑的讲道等我有钱了我来投资,这大片资源可是不小的收益。

  大婶打消了我的念头

  前几年政府对外宣传引资修路招来很多大老板,可自打那之后,工地就频频发生状况,这些开发商不是莫名其妙的失踪或者离奇的死亡,所以这个地方近几年都没人敢来。

  大婶指着东边告诉我,过了两条隧道再走一公里就是户家紧邻的政府管辖的辰江村,之前的工地就在那附近,他的男人就是死在了那里。

  跟大婶聊到十点,清单上的材料已经准备妥当,唯独缺少照明设备,问过大婶家中只有一把普通的手电筒,这点光亮倒是可以凑合,不过一把也不能两人用。

  大婶说只能去辰江村买,去那里有条很近的路,马上出发天黑前便能赶回来。

  正巧家中柴米油盐快用光了,本打算第二天清早去的,她没同意我跟着,简单的教了我要做的饭菜便出门了,临走时我硬塞给她一百块,她很高兴。

  狗子十一点半就回来了,饭我也没做,两个人简单的吃了点硬饭决定去山脚下的河中耍耍。

  大婶家附近有条通向河边的小路,感觉不是太长,就是比较倾斜。

  九月的天气秋风略带凉意但天气的温度依然不低,河水中暖暖的。

  河床有个二十米宽,水很清澈,不时能见到鱼儿游过,这条河不知流了多少年,脚下的岩石已经冲洗光滑。

  狗子的水性很好,一个猛子就到了河中央,他喊我过去我没理会,我更喜欢全身泡在潜水处,借水的浮力在石堆中按摩身体。

  这里的天好蓝云好白,空气中弥漫着绿林的清新,我望着天空开始迷恋这里的环境。

  眼睛小休一会,睁开眼时狗子已经朝东游去大概有百米的样子,看他玩的这个欢快,真不白给他取了这个绰号。

  忽然狗子挥手朝我大喊几句后急匆匆的游上了岸朝我跑来。

  “快看河里,快看”

  听他一喊,我起身望去,水流还是稀缓缓的朝西边流去,除了他溅起的浪花打出的水纹并无异常。

  不对,那是什么?

  我急忙站了起来,这时狗子已经来到我身边,我扭头一看,吓了一跳。

  狗子全身泛红,并不是他的血,而是挂满了稀红的水珠。

  “怎么回事?”

  “先别问,看到水中的东西没有,快捞上来,快点”

  我应了声望着水面漂浮的一大团东西上前刚走两步,急忙退了回来。

  “他娘的,全是血,是什么玩意,要去你去,我可不去”

  “出息吧”

  狗子撇了我一眼急忙跳入水中朝漂浮物游去,我知道他也怕,腿明明在打颤。

  不一会他把那团东西拽了过来。

  是件衣服,看样式是休闲款的西服,比较轻所以不至于沉底。

  黑色的西装反面团在一起,已经全部被血迹染红,内兜鼓鼓的是个皮夹子。

  狗子用力的朝衣服撩了几下水,上前轻轻的掏出皮夹子。

  “好家伙真皮的,还是名牌。可惜一毛钱都没有,诶?这是名片么?”

  我抢了过来仔细瞧着,上边印着山西XX集团总经理-魏军

  “看样子是个大老板,再看看还有什么没有”

  狗子应声去翻,当将衣服整个全部打开时,他大叫一声撒腿就往上跑,我都没来及看只听他这一叫就吓软了双腿跟着他跑出去二十多米。

  “到底怎么了,你这一叫吓死我了”

  “手。。是双手”狗子哆哆嗦嗦的硬是讲了出来。

  这一听不得了,我立马感觉双腿支撑不住了,很快就瘫倒在地,狗子也随着晃悠着坐了下来。

  两个人僵硬的呆坐了好久,不是想不通,是简直不知道该想些什么,思绪很乱,尤其是我,前一天见到了人头今天撞倒了断手,此时什么青山绿水鸟语花香的心中对这里形象尽毁。

  待心率恢复了平静,谁也没再提此事,快步走回了家。

  回到家中房门一关,狗子这才讲话,他低着头走来走去胡乱猜疑

  “山西的大老板因为偷情被抓,被肢解后抛入大海之中,慢慢的流到这里来。不对,只有一双手,肯定是赌博玩大钱,因为抽老千结果被抓砍掉双手,丢入大海。”

  他还正想往下说我急忙踹了他一脚

  “你是电影看多了吧,你也不想想,大海能流到这里来么,就算可以那也早被水泡腐烂了。”

  “那你说怎么回事?”

  “这个大老板肯定就在这附近的山中遇害被砍了手,断手还冒着鲜血说明这事发生没多久。能来这里的有钱人肯定是来做项目的,今天还听大婶提过,东边有个村附近有采矿场,我估计着这人是开发商。”

  狗子思量一阵确实是这么回事,外地的还是大老板吃饱撑的往这里跑。

  可为什么被害,遭什么人杀害的以至于肢解了?

  我们也不是侦探,这事也就想想作罢,大深山的啥事都会发生,装作不知道完事。

  休息了一阵,狗子非拉着我去隧道那看看,宝哥他们都在拼命赶工,我们不能闲着,哪怕一个人干活也好过两人干坐着。

  我扛着伸缩梯,他拎着工具,我们便走向铁轨。

  走了两个多小时就已经来到了距隧道口仅有几十米地方,我开始放慢脚步,指着右上方草丛中。

  狗子并没被我所说吓到,大白天的他才不信什么鬼怪邪神,反而加快了速度,跟上几大步就来到了隧道口,朝我所指方向望去。

  我远远的问他有没有看到什么东西,他眯着眼望着我叹气一声摇了摇头。

  生平最怕被人看不起,他这样明摆的嘲笑我胆小,被他这一笑我来了胆量,挺起胸快步走了过去。

  他还没完非要爬上去仔细瞧瞧,还故意看我的表情。

  去就去,谁怕谁,我放下梯子就跟了上去。

  虽这样说,我还是在他身后两米左右小心跟着。

  走近我所指的草丛前狗子先是楞了一下喊了声有团黑乎乎东西,我大步跟上前去瞧。

  将他刚将那团东西拽出,一股恶心的腐肉味散来。

  妈呀,人头

  他急忙丢了出去,甩着手中粘住的一缕带肉的发丝,跑到一边。

  苍白有些暗红的脸血迹斑斑,脸颊溃烂的腐肉剥落到一半能见白骨,而且两只眼睛胀的鼓鼓的,眼珠已经拱出了眼皮,眼白处尽露血丝。头下连着颈部的一半到喉处,肉皮搭落着一大块已经枯竭略卷,皮层内血肉模糊的还流淌着一股黑血。

  还没等我两呕吐完,那人头突然剧烈的摇晃了几下,脸腮处突然鼓动几下,里边传来‘克兹’声响,声音没响完,突然‘噗’脸腮胀破,一股白色恶臭脓水混着黑色血浆流出,钻出一只血红的大老鼠,‘嗖’的朝下坡钻去。

  吐的我再也没有力气了,松软的身体瘫倒在地。

  狗子擦了擦嘴角折了根树枝,捂着鼻子走上前捅了捅那头颅。

  “都烂掉了,一捅就露,哎,你看看象不象你”

  “象你妹啊,你还有心思玩,赶快报警吧”

  “我妹可没那么丑”

  说罢狗子在草叶上蹭了蹭手心掏出手机按了110。

  这鬼地方信号一直不好,断断停停,狗子朝四周走来走去嘴中还絮叨着

  “移动手机要时刻移动”

  手机还未拨通,突然他脚下绊倒什么东西,身体直直的前摔过去。

  我赶忙站起身朝他跑去。

  刚跑上前,肚中又一股恶心,我捂住嘴巴差点吐了出来。

  是具无头身体,全身已经溃烂多处只剩白骨,腐肉之处不时钻出觅食的蛆蝇,背后多处皮层下露着着发泡的脓水。

  很显然跟刚才的头颅是一个人的,一股股恶臭不停的钻进我的鼻腔,我拉起狗子示意他快走,他却反过来拉住了我

  “快看,他没有手,诶这有个洞”

  我这才瞧见,果真这具尸体双手已无,从手腕断口处还淌着几根血筋,叫我想起了河中捞起的那双手,一直没察觉,那双手是被拉断的,跟这具尸体正好相符。

  这时狗子在一个土堆前掏来掏去,不一会半人高圆形洞口出现在我们面前。

  狗子胆子真够大的,竟然打开手电筒钻了进去,我急忙上前拉着他的脚硬拽了出来。

  训了他几句,他知道自己太鲁莽了,拿起手机急忙拨号。

  手机这次通了,狗子将这具尸体以及河中捞出的断手全部讲诉给警方,谁知对面回了句。

  “对不起,辰江村隧道以西不属于政府管辖,请您最好先远离,我会反应给上方的,再见”

  一连通了好几次对方都是这种作答,气的狗子刚想摔出手机又急忙揣进了兜里。

  “有人遇害竟然没人管了,什么不属于政府管辖。这里岂不是没有王法了,杀人放火都管不着了,真是扯淡。喂,旭哥,你别发呆了,咱杂弄,这离咱干活地不远,不能天天守着具尸体干活吧”

  “别打岔我在思考呢,你没发现,这具尸体头跟手都是被拉断的么,即便山上有猛兽也不至于会这样,若是人的话更不可能了,你知道我想到什么了么?”

  “擦,你别那么严肃,你的样子比这尸体都可怕,你说是啥?”

  “僵尸”

  “我去你大爷的,你跟我开玩笑呢,感情这会你不怕了,开始吓我了。僵尸都虚构的,你唬弄小孩子呢”

  “你仔细看看后边那个洞,那是座坟”说完我自己忽然感到全身冰冷。

  “我靠,还真是坟啊。难道真有僵尸,从坟地里爬出来了撕了这个人,他娘的太吓人了,大哥你编的故事加上你的表情都可以吓死人了知道不?山上有几个坟那不是很正常嘛,你快别疑神疑鬼了,人都死了,你还研究个毛线,赶紧起来咱做做好人把尸体干脆都丢洞里吧,不管谁的坟,占个地,咱回头上工也不用提心吊胆的”

  他这一说我也觉得不实际,咳,都怪自己电影看多了。

  此时除了尸体的腐臭熏的恶心外,并没觉得很怕,果然人最怕自己吓自己,当真见到了也就不怕了。

  我们将尸体丢入洞中后,在铁轨下抱来几块岩石将洞口塞住,又折了些树枝盖住。

  一切弄好后天还有些光亮,我们决定去隧道中做两根调线再回去。

  刚进隧道,迎面冷风吹来,身穿半截衬衣短裤的我两直打哆嗦。

  我将梯子伸开狗子爬了上去,将安全带打在腕臂上,一翻身坐在了上边。我再将梯子放到隧壁另一侧爬上去,借助外面的光亮,我们两个可以同时工作。

  仅做出去两根,外边的光只剩亮了,射不进里边了,只能借助手电筒的照明。

  狗子扶着梯子,帮我打着手电筒,暗弱的光线与我之间还隔好几米,根本看不好无法做线,情急下他将手电筒递给了我。

  我在上边干活,狗子无聊的在下边哼着小曲,不一会声音慢慢渐远,我用手电照去,他人不在梯子下

  “喂,老狗,你人呢,别乱跑都是石头,小心摔着”

  “没事,我找找避险洞拉泡屎,咦,这里漏水啊,脚下打滑,旭哥,你有没有听”

  话讲到一半停住了,就听远处碎石摩擦滚落声响起

  “啊,卧槽,他娘什么玩意啊,疼死我了,朝你那边跑去了”

  被他这一叫,我顿时一惊,碎石响动声立马就来到了身边,我急忙用手电朝下照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