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6:12:31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永痕星尘
  4. 第二章 赴宴

第二章 赴宴

更新于:2018-03-16 13:14:35 字数:3499

字体: 字号:
  在烦恼了两天后,威娜还是决定不把请柬的事告诉家里。

  “请柬只邀请了我一个人,万一父亲母亲大人不同意认为是我在开玩笑不就糟糕了吗?而且我现在是一个正式的大人了,一名真正的淑女,有权利决定自己的自由。等成功参加完宴会,让大家大吃一惊,到那时再说明也不迟呀!”

  第三天夜晚,在众人都熟睡之后,威娜悄悄的起来,将藏起来的礼裙静静换上,一切准备就绪后,威娜再一次被自己迷倒了,“果然我还是有美女的潜质啊,呼呼!”

  正值午夜,一辆马车穿过寂静的街道,悄无声息地停靠在了威娜家的花园门口。虽然犹豫再三,少女的好奇心和对浪漫的追求最终还是让她踏上了马车。非常的顺利,没有一个人来干扰,感谢女神保佑。

  虽然威娜也曾怀疑这是否是人贩子的阴谋,但是当她踏进马车后就打消了自己的怀疑。马车的内饰极尽豪华,毛茸茸的真皮坐垫,车厢内四角还放置了稀少的火红矿石用来做照明装置,旁边还有一些书籍用以打发旅途时间,甚至还有一些可爱的小点心。如果把这种细腻安排的人称为人贩子的话,那强盗都可以参加绅士的聚会了。

  威娜越来越期待伯爵大人的宴会了。要是能在宴会上和哪个王公贵族来段美丽的邂逅,那会不会成为一段乱世佳话啊?胡思乱想中马车不知不觉的前行着,不过为什么会在午夜呢,这是威娜始终想不通的地方。

  没多久,马车便停了下来。门被轻轻地打开,威娜按耐着扑扑乱跳的小心脏准备面对迎接自己的人。会是地狱吗,还是充满美好浪漫的天堂?

  “亲爱的威娜小姐,我是克里曼大人的女仆,非常高兴您能接受我家主人的邀请,请允许我带您去见我的主人。”

  威娜小心的往外偷看了一眼,站在门外迎接的是一位容貌端庄的女仆,黑白相间的女仆装包裹着玲珑的身段,行的礼仪也是非常之标准,一看就是到是受过上等教育之人。

  威娜小心翼翼的走下马车做了个回礼,“你好,我是威娜·D·赛克,赛克家的三女,请问是你的主人邀请了我吗?”

  “是的,威娜小姐。我家主人命我在此迎接小姐。主人已在会客厅,请威娜小姐随我去见主人吧。”女仆的话很简洁,但是却感受不到什么感情,就像人偶一般。

  “好的,劳烦您带路。”既然来了,不去不是很失礼的行为吗?威娜默默的说服自己,可是心中却像狂风骤雨时的大海一样汹涌澎湃。

  威娜感觉自己似乎来到了一个中世纪的城堡了一般,悠长的石砌走廊,偶尔吹来一阵夜晚的寒风。周围是用火焰来照明,里面不知燃烧着什么使得火焰格外的明亮,而且还飘来阵阵微香,应该是某种动物的油脂混合进了特殊的香料。

  女仆每一步的距离都意外的相同,威娜心中感叹这是经过了怎样的训练才能走成这样。望向不远处的走廊尽头,那里是一个圆形的大拱门,大门敞开着,时不时闪过几丝人影。

  “那里就是宴会的大厅吗?”

  “是的,威娜小姐。”女仆自然的回答道。

  就在威娜准备迎接人生第一个最高级的盛宴时,一只修长的手臂悄无声息地搭在了威娜的肩头。

  “嗨,这位美丽的小姐,您看起来似乎非常的美味。请务必与我共舞一曲!”说罢,那只手的主人便将脸贴近威娜,顺便还捋起一丝威娜的秀发在其上深深的嗅了嗅,“啊,刚成熟的少女,如此的鲜嫩,这怎能不叫人垂涎欲滴,我的鼻子在你踏进这里第一步时就告诉了我你的芳香。”

  “啊!!!”威娜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到了,反射性的想往后退,可惜重心不稳上半身却反而先倒下去了。不过还好有人及时地挽住了威娜的细腰,避免了威娜可爱的翘股与地面的亲密接触。遗憾的是这手的主人却和说出上面流氓发言的是同一个人。

  一阵惊吓后威娜才发现那人不仅搂着自己还把脸与自己贴的好近。“啊,多么俊俏的脸颊啊!”这是威娜第一个反应。搂着威娜的是一名俊朗的少年公子,无论是身材还是气度,绝对是众多少女梦想中的白马王子,再加上一身华丽而又不失大体的名贵礼服,很好的衬托出了此人的高雅。

  “咦,高雅?!刚才好像谁的发言很流氓吧?”终于回过神来的威娜发现了问题所在,毕竟不认识的男女搂在一起可是很不检点的行为啊。威娜赶紧松开搂着自己的手,下意识的站到了女仆背后。

  “弗拉特少爷,这位是克里曼大人请来的贵客,在我完成接待使命前,麻烦请您不要骚扰客人。虽然您同样是客,但妨碍我工作的话我也会觉得很困扰!”带路的女仆居然毫不介意地说出了这番话。

  “是是,别生气啦,我也是一时手痒罢了。难道克里曼大人挺喜欢这种调调?这样极品的货色,真不愧——”

  “弗拉特少爷,我不许您在我面前侮辱我的主人,作为仆人我有义务维护主人的声誉!”

  这一次,威娜似乎从女仆的口吻中听出了些许感情,那是生气。

  “哈哈哈,别,别动怒,我开开玩笑罢了。”叫弗拉特的男子似乎真怕女仆会生气,赶紧支开话题,“真是抱歉,我这人一遇到美丽的女孩就会口无遮拦,还勿必请您原谅我刚才的胡言乱语。”他忽然把话语抛到了躲在女仆身后的威娜身上,并且从外侧的口袋中摸出了一个椭圆形的金色小果子,不由分说的塞到了威娜的手心里,“这代表我的一点小小歉意,不过我相信我们很快又能够见面的。”

  做完这一切男子便大步离去,在威娜惊讶的目光中消失在了走廊尽头。

  “请不要在意,伯爵大人的城堡总是会聚来一些奇怪的客人。不过请不要担心,我家主人是真心邀请小姐您前来的。”女仆的口吻又回到了刚开始的人偶般毫无感情。

  “你家主人和伯爵大人是好朋友吗?”威娜试探性的问道。

  “确实如此。”女仆回答完后便不再开口,威娜也不敢再追问,同时把刚才男子塞到手里的金色小果子收了起来。她没能认出这是什么果实,但别人毕竟是算赔礼道歉了,胡乱扔掉也不好。

  “啊,刚才那个人好英俊,身材也好高,比哥哥还高半个头吧。只是可惜嘴巴那么不老实,对,一定是个花花公子吧!”就在威娜还在对男子胡思乱想时,她们已经来到了宴会大厅门口。

  那是一个威娜从小到大都没见过的巨型大厅。正中间的高台自然是舞池,上面早有数十对男女互相偎依在一起,随着优雅的音乐翩翩起舞,光下面为他们演奏音乐的乐师恐怕就有上百人之多。舞池的左右不远处各林立着十几张超大的餐桌,上面摆放着满满的果实佳肴,奇珍野味,自然也摆满了宴会必不可少的酒。各种装满液体的瓶子被摆放在长长的的酒桌之上,种类更是琳琅满目。有的清澈如泉水,纯净无暇;有的色如烈火,猩红热烈。最让人在意的是一些酒瓶之中似乎还浸泡着什么东西,有的似某种水果,有的却像某种小型动物,更有甚者,却似某个未满月的幼婴,正在吸吮自己的手指。只不过在这里没人会去在意,当金钱与权势已经满足不了欲望的时候,新鲜的刺激就成了唯一的宣泄口。

  威娜被女仆引领到了大厅的二楼,那里是一个个被单独分隔开来的私人包厢,里面不时传来一阵阵男女的欢声笑语,威娜甚至从某个未关紧的门缝中撇到了一对搂在一起的男女,“衣衫不整,何等失态啊!”大概这些对威娜这个稍微保守的姑娘而言太过刺激了吧。

  从沿途的走廊可以俯瞰整个大厅。威娜似乎有些失神,这里的一切都远远超出了威娜对普通贵族的认知。女仆在一个客厅门口停了下来,轻轻地敲了两下房门,

  “主人,威娜小姐已经带到了。”

  “好的,请带她进来吧。”是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在怀着几分的不安和稍许的期待中,威娜终于见到了神秘的邀请人。

  一个身着红褐色礼袍的男子正坐在客厅中央的木质椅上,中分的发饰,灰白色的头发一直延伸到了肩部,棱角分明的脸给人一种稳重的感觉。尤其是嘴唇上的两撇黑色小胡子分外凸显了此人的魅力,一双灰褐色的眼睛正温柔的注视着威娜。

  神秘而又充满威严感,但是却不会感到讨厌,这是这个男人给威娜的第一映像。

  “您好,我是威娜·D·赛克,赛克家族的三女,非常感谢您的邀请。不知可否告知您的尊贵身份,如果您是我父亲的朋友,我回去以后一定转告父亲大人,届时请不吝惜移步光临,以感谢意。”虽然这个地方大大超出了威娜的想象,但是此刻贵族的礼仪威娜确是一分不漏的表现出来。威娜盘算着此人要是和父亲大人有交集的话,搞不好可以帮上现在的家族重新翻身。

  “嗯,非常抱歉美丽的小姐,我并非你父亲的故友,我只是单纯对你感兴趣罢了。”中年男子毫不顾忌的说到,“当然请别误会,并不是男女之间的感情之事。”中年男子微笑着补充到。

  威娜有些害羞,又有点失望。害羞是对男子的话,对自己感兴趣吗;失望是这个男子和自己家族并无瓜葛。

  “那么我能够拜见一下这里的主人,就是您请柬上所说的伯爵大人吗?”失望归失望,威娜把小算盘打到了这里的正主上面。

  男子露出了一丝微笑,似乎对威娜的从容感到满意。毕竟一个刚满十四岁的小女孩能够在这种场合做到这些已经很不容易了。只身前来,落落大方,还能够意识到必须拜访这里的主人,看来自己找了个不错的“诱饵”。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