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3:15:23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平换
  4. 四 两代人

四 两代人

更新于:2018-03-18 12:49:34 字数:3631

  “你个小胖子倒是挺有只想的吗,倒不如说是虎父无犬子,想必你的爸爸也是一条响当当的汉子喽?他是不是比你还要,额强壮啊”白叔叔双腿分开呈45度,前脚掌着地蹲在地上,双手搭在膝盖上,脸上露出了稚嫩的笑容,就像技艺精湛的年迈铁匠收到了天资聪颖的孩子为徒弟一样喜悦。

  “那可不么,我爸爸可是能号令几十号人的富农呢,他倒是没我强壮,爸爸说自己已经定型了,补充再多的营养也无济于事,而我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所以我家好吃的东西都是先给我吃的,因此爸爸说我以后一定会大有所成!”他右臂弯曲,在肥大的胳膊上硬是挤出一团肌肉,左手轻轻佛摸着这一团突起的肉“爸爸花好多钱给我买锻炼设备,现在我们天都在锻炼力量,等到我能够在恶区闯无人能敌的时候我就去加入换,继而开展自己的宏图伟业!只不过”小胖子莫名的低下了头,就像一个鼓囊囊的祈求泄了气,昂起的头颅也萎了下来。

  “怎么了小胖子?突然就萎下来了呢,刚才的神气劲呢?这么容易气馁自我怀疑你可是成不了大事的。”白大叔关切的问,他早已经蹲累了,现在他站直了腿,弯下腰撅起了屁股,让自己的脸与小胖子的脸在同一水平线上,手轻轻的拍打着小胖子的肥脸,波纹在他的肥脸上来回荡漾久久不能消散。

  低头沉思的小胖子啪的挡开了叔叔在他脸上拨起涟漪的手,眼神变得坚定,闪着光。“对,妈妈那种小女子能有什么见识,每次我打完不听我话的人气喘吁吁地回家,妈妈总是说要与伙伴和平相处,也不要总想着当土匪做人要安稳踏实,还总扯邪不胜正的屁话,为此爸爸没少打她,她却好了伤疤忘了疼,一直跟我唠叨他的妇人之见,唠叨的我都有一点动摇了。”

  “对吗,男子汉大丈夫自己选了路就不要怀疑,是黑是白都要坚定的走下去,什么邪不胜正的屁话别去信他,正邪还不是活下来站在顶端之后才定下来的,有一天你真的实现了自己的目标那你自然绝代表“正”了!现在跟你说这些不知道你能不能明白。坦白讲叔叔眼光一向独到,我看你还是个苗子,但是我还要告诉以一个非常残酷的现实,个人的能力终归是有限的,很多事情你需要别人的帮助,出自真心,或者是威逼利诱,无数条人际关系需要维系,你回头看看这些人,他们以后绝对不会比你有出息,但也说不好谁会有一技之长,而且你还会有求于他,所以说对小伙伴们友善一点,怎么样?,对了你要想加入“换”的话最好是赶早“换”啊可能就要没了。”白叔叔有伸出手轻轻捏着他那胖嘟嘟的笑脸,在脸上惊起层层波浪。

  小胖子听了这位陌生叔叔的谆谆教导,迟疑了片刻,瞪着的眼睛忽闪忽闪的,像嗷嗷待哺的雏鸟一张一开的嫩嘴巴一样,啃食着这些知识。他的眼珠转了几转,回头看着走的已是稀稀拉拉的小伙伴们,不且的吭了一声鼻子。突然他向后跳了一步,这一步倒是没跳出去多远,但是身上的肉却抖了三抖。“还说不是他亲戚!说了半天还不是要我不再打他了,还有!“换”是不死不灭的!我现在要是“换”的成员,听到你这样胡说八道一准把你毙了!”他更着脖子指着已经站起身打扑身上浮土的小白孩嘴撅得老高“呸!你个孬种竟然叫达人帮忙,马绍是个叫大人帮忙的孬种!”他呼喊着跑开了,其他小孩子找久等的急不可耐了,虽说这整个事情跟自己没什么关系,留下的这几个胆小的却不敢擅自离开,他们怕小胖子之后给自己穿小鞋,但另一方面又是命令他们准时吃饭的妈妈,妈妈和小胖谁更具威胁在他们脑海中乘以一个解不开的命题,想着想着小胖跑掉了,这下他们可是长舒了一口气,各自跑回家吃饭去了。虽说小胖子拖着一身肥肉跑的不快,但弯着腰撅着屁股的白大叔根本没动脚去追赶他,他看着小胖肥大的一掂一掂的大屁股,嘴角微微上翘苦笑着摇摇头。转身向意欲离开的白小孩,伸出手一把拉住他的胳膊,一直站在一旁的黄皮长者在掏了无数次裤裆之后也走到了他的跟前,白小孩子看着小伙伴们成群结队离开的背影,想起在家中做饭的妈妈,此时天边惨白的月牙已可初见,挂在傍晚橙色的天空之中,就像是训斥自己时妈妈因为气愤而别轰的那久经风吹日晒的黑脸。他奋力的挣扎着,拉着自己的胳膊,最终没能挣脱,无可奈何的他默默的留下两行眼泪,此时他已经没了哭喊的力气。

  黄皮叔叔抓了抓自己的裤裆蹲下身来,用他那略微尖锐的声音对白小孩说“孩子,别哭啊,你这样不就证明了他们说你是爱哭鬼的话是真的了么。你姓马是吧?你爸爸叫什么啊?”

  小白孩眼睛瞪得圆鼓鼓的,听到他们问自己爸爸的名字觉得不太对劲,因为父母不止一次的告诉自己不要像陌生人说自己父母的名字和家庭住址,他惊恐的看着两个陌生的衣着体面的叔叔吞了一口口水。

  “诶,咳咳,哪有这么你这样的,动不动问自己爸爸的名字,谁知道你有什么目的啊。是不是啊?小伙子。”白皮书书结果了话头,弯着腰双手冲上往下不停地捋着他的胳膊,试图减轻他的紧张情绪。

  小孩子轻轻地点了点头,依旧惊恐的盯着他俩一言不发,可见捋胳膊这一招并没有什么成效。“叔叔我要回家吃饭了,你们能不能..”小孩子的声音哽咽,祈求这两位叔叔放自己回家吃饭。

  “你还真是怕妈妈的胆小鬼啊?看来他们说的没错啊。”白皮叔叔弯腰捡起被孩子落在地上的精美手枪,在小孩子欲言又止之时他把枪递给了他“没办法啊,是爸爸一直帮助妈妈,对吧?”

  小孩子见终于有人能理解自己了,开心的重重的点了点头。“那你拿着这一把精致的手枪可不可以打败爸爸啊?”

  小孩子把手枪拿在手里来回翻看了一番,无奈的摇了摇头。

  “那么你有了这一把能不能打败爸爸妈妈呢?”白叔叔从披风下拿出一把精致的白色左轮手枪,手枪呈牙黄色,材质应该是仿象牙的,上面雕刻着各种精美纹饰,十足的一件工艺品,只可惜这枪应该是假的,因为它太小了。叔叔把枪放在小孩子手掌中,换过了小孩子自己的那一把手枪,那支工艺品似乎还有点分量,在接过手枪之后小孩子的手向下坠了一下。小孩子盯着这把精美的手枪,左手托住,痴痴地用右手抚摸着,就像抚摸着一只朦胧睁眼的小奶猫。

  “可以的,有了这把枪我可以打败任何人,甚至是爸爸。”小孩子像是着了魔一样,边抚摸手枪边小声嘟囔着,这股天下无敌的自信不只是哪里来的,这倒更像是他随口说出的敷衍之词,他只是在顺着这位陌生叔叔的问题条件反射的随口作答,好让自己的眼睛一刻也不会离开这精美的小物件,好像一眨眼这宝贝就会消失一样。白小孩之所以如此痴迷于精美的手枪,都是源于他在街道上听来的那句话。

  那时还是多雨的夏季,像往常一样,他在跟小胖玩完劫匪的游戏之后慌慌张张的跑回家吃饭,天灰蒙蒙的淅淅沥沥的滴着雨,没有了夕阳的余晖时间也好像走得快了很多,雨天混淆了视听使得他无法以经验判断时间,灰暗的天空中布满了黑压压的云,不时的电闪雷鸣更是平添他心中的焦躁,心说“现在到底几点了啊,还敢不敢的上吃饭啊”他气喘吁吁地奔跑着,穿梭于湿滑狭窄的小胡同,那是属于自己的秘密通道,在他全力奔跑的时候一阵女人放荡的嬉笑声拦住了他的脚步,这声音好似有魔力,在懵懂的男孩子心上调皮的挠着痒痒,因为奔跑的剧烈跳动的心跳得更快了,咚咚的声音从自己胸腔中发出,心脏随时会跳出来,原本粉红的小脸也充血变得绯红,像个炽热的煤球一样向外散发着热量,此时的世界万籁俱寂传的进他的耳朵的只有那勾人的笑声,他的大脑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了痴痴地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给我看看你的枪呗?”他寻着这断断续续的声音,缓步前行“哇,你的枪怎么这么白啊和我以前见过的都不一样的,好漂亮啊!真想摸一摸,哈哈哈。”那听起来心痒痒的笑声再次传来,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不小心趟到了地上的小石块,这小动吓坏了他,就像被逮到新主家的小猫,在探索新环境的时候被自己脖子上铃铛的声音吓了一跳一样,他低伏着身子,头和脚都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而身子却开始向后转,一方面他期盼这声音没有惊扰到自己的猎物,继而还可以听到这靡靡之音,另一方面前方一旦有人出现他也可以迅速的逃跑,身躯不少转身时间,此时的他进可攻退可逃,咽了咽口水之后屏气凝神期待着那甜腻的声音“嘘!”这次传来的是一个男人的声音,紧接着是窸窸窣窣的枯叶摩擦声,接着一切归于平静,雨滴坠地声再次传入了他的耳朵,他觉得失落,因为猎物被自己吓跑了,他的心中还存有一丝期待,壮着胆子走到了胡同的尽头,也就是那声源处,走出胡同视野变得开阔起来,相对于小胡同这里太过明亮了,在雨水和光线的刺激下他此时只得眯缝着眼睛,眼前的是一片枯黄的采摘后的玉米田,干枯的叶子在雨水的打击下发出哒哒哒的声音在微风吹拂下他们轻轻摇动,这里除了自己没有半个人影,他孤单落寞的身影驻在田边,对于是否进田继续寻找踯躅不定,直到自己的脸降了温,天上的雨加了量他才猛然想起该回家吃饭了,慌慌张张的奔向正途。那天他没有吃到晚餐,并且发了高烧,那海妖之歌一般的声音却一直萦绕在这个勇敢的小水手的耳畔,他觉得这一切都是那么美好,饥饿,病痛反而让这歌声更加清晰难忘了。在那之后他曾不止一次的探访那一片玉米地,甚至鼓起勇气深入其中,唯一发现的只有一座地上稀稀拉拉丢着几个气球的荒废的草棚,那个声音只存在于他的脑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