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1 13:42:58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江一鸣
  4. 第三章 谜一般的少女

第三章 谜一般的少女

更新于:2018-03-17 17:17:02 字数:2645

字体: 字号:
  事务所离江一鸣的家距离还真远,直到傍晚7点他才回到家,以后上班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他想。

  他家所在的小区在华城大学附近,小区的房子大多租给大学生们当公寓。他家对门之前是2名大学情侣在这里住,今年刚好毕业。房子空了3个多月,最近又搬进了新邻居。不知道新邻居是什么样子,只要不是什么不良少年就好。他一边想着一边正准备打开家里的锁。这个时候,隔壁的门开了。

  江一鸣与她的第一次见面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昏暗的光线,狭窄的楼道,极度的寂静,寂静到只能听到她的呼吸声,就像蝴蝶一般,轻轻地在楼道中飘荡,温柔的翩翩起舞。令人不由自主的想入非非,却又带着一种不可侵犯的高贵。

  借着屋内传出的微弱灯光,一个娇小而妙曼的身姿出现在他的眼前。这幅朦胧的画面让他惊呆了,他一动不动,时间犹如静止一般。两人就如此互视着,也不知过了多久。一缕犹如铃铛般悦耳的声音以很自然地方式穿透了这美丽的童话,让江一鸣的梦回归到了现实。

  “垃圾丢在门口可以么?”他回过神来,才发现,女孩正拖着与她身材不协调的大布袋。问道。

  估计她已经无力把垃圾拖到楼下了。“垃圾应该统一放到楼下的处理站去,可以的话我来帮你吧。”并不是他好管闲事,而是对于这个声音,他没有办法拒绝,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个声音很熟悉。

  于是他抱起布袋,走下楼去,女孩小心的在他的侧身保持着布袋的平衡。这个布袋对于江一鸣来说,都嫌太大了,大到把他前面的视线全部挡住了。

  “垃圾可真多啊。”他尴尬的说道

  “嗯。”女孩似乎没有更多的精力去聊天,全神贯注的注意着脚下的步伐。

  两人并排着下楼,再加上一个巨大的布袋,把整个楼道口都堵住了。幸好没有上楼的人,否则说不定会发生不小的车祸。

  “我叫丁宁。”一路下楼我们都保持着沉默,现在走到楼下来了。不那么拥挤了,也不那么危险了。她自我介绍道。

  “很好听的名字,很适合你。我叫江一鸣,住在你隔壁。”

  “哦”又是这么简单的一个字,就结束了好不容易打开的话匣子。他从来没有想过‘嗯’或‘哦’有这么大的杀伤力。不过他仍然希望说些什么,打破这无聊的沉默。

  “你一个人住么?”

  “嗯。”

  “你在华城读书么?”

  “嗯。”

  “你学什么专业?”

  “历史。”

  又是一阵沉默,仔细想想,她好像没有讲过一句比较长的句子。

  垃圾站的位置离楼道并不远,但由于垃圾包过于沉重,加之体积太大,挡住了江一鸣的视线,所以来到这里时,他已经气喘吁吁了。放下包袱,整个人如释重负一般。

  在朦胧的月光下,身边的少女正注视着这个满身大汗的少年,这时的光线已经足够能让江一鸣看清对方的面庞了。

  少女小小的脸搭上大大的眼睛,衬托出她细腻的轮廓,头发像是随意减去似的,披在她的双肩上,却又如此的合适与自然,那对像是点上墨色的瞳孔,一边映照着江一鸣,却又像是看向远方般空洞与深邃。

  “你,很累?”少女用温柔的声音问道。

  “出了点汗而已,平时运动的话,比这更耗体力。”他回答道。

  “你,来我房间。”少女说话的方式总是这么简单。

  江一鸣跟在少女身后,向楼道方向走去。金砂般的月光批在少女的身上,让江一鸣不由自主的盯着少女的侧面看,不知道为什么会被这个少女所吸引。他只是隐隐地感到一种久违的熟悉。

  来到少女的房间,没想到布置意外的简单。这是两室一厅的布局,一个人住已经显得很宽敞了,但是她的客厅却只简简单单的摆了一张桌子和4把椅子,其他什么东西都没有,卧室的门半开着,里面也似乎仅仅只有一张床。让人感觉不能说是简单了,而是空旷了。

  “坐吧。”刚刚进门,丁宁说道。

  虽说主人已经下了命令,但是放眼望去,能坐的地方只有饭桌的椅子。即使知道不合适,江一鸣也只好坐了下去。

  丁宁从厨房倒好一杯水,端到江一鸣面前,然后面对着坐下,面无表情的望着江一鸣。

  接下来就是难熬的沉默。沉默已经让人不适应了,何况有一个少女在对面盯着。

  “你的房间好空啊,是不是还有东西没搬过来?”江一鸣尴尬的喝了几口水道。

  “没有了。”丁宁说道,像想起什么似的,拿起水壶,又往江一鸣的杯中加水。

  “喝吧。”

  既然主人下命令了,也只好喝完了。

  “好喝么。”这是她为数不多的主动开口。

  “嗯……”要说白开水有什么好喝的,实在说不出口,江一鸣只好敷衍道。

  当他喝完杯中的水把水杯放在桌上时,丁宁又立刻加满。既然都倒了,也只有喝了。江一鸣想。

  于是喝到第四杯,小水壶中的水已经掏空了。丁宁起身,一副还想去加水的样子。江一鸣见状,阻止道。“水就不用了,我喝的已经够了。你找我来是有什么事么?”

  “你,还记得我么?”她的面庞仍然没有任何表情,但就是因为这样,才更加吸引人。

  “我们好像是第一次见面吧?”对于这样特殊的一个女生,打死他,他也不会忘记的。

  “你,脑袋没事吧?”不知道她是在问车祸的事,还是在讽刺江一鸣,忘记她的事。

  “脑袋?你说的是指哪方面?”江一鸣不确定要怎么回答,试探性的问道。

  丁宁似乎并不在乎答案。依然自顾自的说道。“和我,去一趟黄山好么?”

  当然,江一鸣很乐意陪同这么美丽的女孩去黄山旅游,但是按照常理来说,没有人会一见面就提出一起去旅游的,何况这并不是旅游的季节。

  “你为什么想去黄山呢?”他认为对方这么要求一定有她的原因。

  “不能说。”丁宁仍然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

  “为什么要我陪你去呢?”

  “不能说。”

  “一定要去么?”

  “一定。”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孩坚持要江一鸣陪她去黄山。虽然江一鸣并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但是他同样没有同意的理由。

  他不知道该不该答应,他看着坐在对面的丁宁,一动不动的望着自己。突然想起早上白守一说的,‘心虚的人不可能有那么坚定的眼神’。虽然丁宁的表情一直很平淡,但是她的眼神却始终如一。‘她没有心虚。’江一鸣为自己找了一个很好的借口。

  于是他决定陪同这个女孩去黄山一趟,只是考虑到今天刚刚找的工作,不能第一天上班就请假吧,于是道。“这周6我们出发,今天周二,4天之后如何?”

  丁宁并不在乎时间,只是点点头,她不再说话了。看来她要说的已经说完了。但是仍然呆呆的坐在那里。她似乎不太会与人交流。

  江一鸣渐渐习惯了丁宁的性格。他知道谈话应该到这里结束了。“那么我回去了,周6你就呆在家里,我来找你。”说着站了起来朝门口走去。

  回到家中,他才想起自己还没吃晚饭。但是已经毫无胃口了,今天碰到了太多奇怪的人和奇怪的事,让他觉得很疲惫,现在只想好好的躺在床上休息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