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22:40:58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水塔
  4. 浮游生物(1)

浮游生物(1)

更新于:2018-03-17 11:33:56 字数:3023

字体: 字号:
  我的思想随着闪烁的绿叶而闪烁,我的心随着阳光的爱抚而歌唱。我的生命乐于随同万物浮于空间的蔚蓝里,时间的墨黑里。那时的彼岸花,花和叶,还相生相随。

  老旧的路灯挂在巷角,乌黑的青石板倒映着灯光,虽然不是很亮,但在黑暗中还是闪烁着唏嘘点点零碎的光一张清秀的脸在黑暗中被微弱的灯光照的发白。仿佛周围成片的黑暗也无法吞噬他的脸,白皙的脸俨然是黑暗中的死角,黑夜只能弥漫他的双眼。一双空洞无神的眼睛,也不知道经历多少次的伤感抽泣。原本天真的脸蛋变得只剩下冷漠,可望而不可及。从前一双纯澈明亮的眼眸如今也透不出一丝温情的光。洛子凡独自一人手推着单车缓缓前行,皎洁的月光像雨点一样打在他的身上,顷刻间又让人感觉到一盏柔情。他走路的时候像幽灵一般没有声音,但是步伐却也不失稳健。静悄悄的黑夜里只有月光,零碎的灯光,还有单车的车轮转响。这里是一座古镇,看不到外界的繁华似锦。只有唯一的一条公路通往不远的城区。不知他走了多久后在一条幽远的小巷里停下了脚步。“谁,出来”他镇定的喊到。不远处的转角一个女生怯怯的迈着点内八字的脚步缓缓的走了出来,月光下她乌黑的散发俊俏的脸蛋再加上一点委屈的表情很是可爱,洛子凡只是在一旁静静的观察着。那个女生也只是稍低着头,双手非常羞涩的拉着双肩包的带子回答了一句“是我…”子凡依然像只僵尸似的站着便回应道“慕子仪,你跟着你跟着我干嘛…”。“我…我…”还没来的急说完便被子凡打断“你怎么了…”。子仪怯怯的说到“明天,可以和你一起上学么…”子凡沉默了几秒回应到“恩…好吧,明天在这里等着你”。说罢洛子凡转身推着单车走进了一间小屋,只留得慕子仪一人在原地欢喜半天,最后一个人得意的一路小跑回家。

  生活总是在无意间得到很多的惊喜,慕子仪听到洛子凡的答应后,像一只受惊的小鹿似的跑回了家,当爷爷问他为什么这么高兴地时候她都一直笑而不语。而洛子凡这边却显得有些郁闷,但是内心中有一种莫名的诧异,仿佛这个娇羞的女孩在他的记忆里存活了上万年。疲惫容不得他再做思考,简单的整理了下自己,洗了个澡就轰然倒床睡下了。这个单薄的身影在这个屋子里不免的显得有些空旷,有一种难以言表空虚和寂寞。他仿佛天生就是一个不合群的孩子,比起别人仿佛他有些冷漠,甚至冷得有些慎人,看起来神圣不可侵犯,地球好像都不适合他生存一般,很寂寥。这座古屋是他从小生长的地方,小时候他可以开开心心的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不知过了多久,奶奶离开了人世,只剩下他和爷爷相依为命,又不知过了多久在城市里走出头的爸爸和妈妈又无情的把他带到了一个水泥的世界,在和爷爷离别的那一天他哭了很久,而且从那以后,一种无名的冷漠便常年挂在他的脸上,不论爸爸妈妈怎样哄他,给他买新意的玩具,漂亮的衣服和很多美食,他都只是尝试,却从来都不会露出一丝笑容。久而久之,所有的人都开始习惯他的冷漠,一只怪物就这样在这个世界上滋生下来了。又不知道过了多久爸爸和妈妈吵架分居,他也倔强的和爸爸大吵一架,最后不辞而别的回到这个童年开始的地方,虽然物是,但是那个慈祥的奶奶,那个和蔼的爷爷,还有童年时那个神秘的玩伴,都不复存在了,只剩下这个空荡的屋子,一个孤独的人。

  天边一片嫣红色燃起,这里的朝霞看起来是那么的美丽,就像天边一个娇羞的新娘刚揭开那个掩面的盖头露出那张红润的脸。慢慢的黑夜渐渐下沉,朝霞也渐渐远逝。没有高楼的烘衬,只有这乡土的气息,朝霞看起来是那么的自然唯美。洛子凡安详的躺在房间里的木板床上,眼睛隐隐的做睁开状,但是仿佛梦魇一般额头上冒出一丝丝冷汗,看样子是梦到了不干净的东西了。良久,他一眼朦胧的睁开眼,不失往日的俊俏,缓缓起身揉揉眼睛走下床。扬起手轻轻的用手臂擦额头的汗,手指轻巧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慢慢的走到洗漱台前。很快就洗漱完了又回到了床边,脱下宽松的睡衣露出看似瘦弱的身材,脖子上露出十分显眼的锁骨,匀称的肩膀上显露出两块结实的胸肌,深吸一口气,腹部的肋骨清晰可见手臂上同样是与身材极不相付的肌肉,看起来很是怪异。他在老旧的衣柜里翻出了一件灰色的长袖垂领修身上衣,换上了一条深黑的修身牛仔裤,简单的套上一双简朴的黑色中帮帆布鞋。看起来不失一丝阳光,加上他冷漠的脸蛋上加些俊俏很是吸引人。他随手抓起床边一个深蓝色的漆皮单肩包向门口走去,随意的关上了房门拿起窗台边的水壶,走到一盆牡丹花旁,似笑似的浇了点水后又把水壶放回了窗台。轻巧的走向了门外,转身又关上了院门。当走到了昨天和慕子仪相遇的地方时,发现她似乎已经在那里等待了良久。洛子凡带着歉意的向慕子仪走去,他走路似乎没有声音一般,当他走到转角的时候,慕子仪还在东张西望似的找他的身影。洛子凡悄悄的走到她的背后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后背,她惊讶的转过身发现他已经站在她的旁边了。洛子凡不好意思的打招呼道:早。慕子仪转身看到他的那一刻,便满脸通红,此时只能不好意思的回应道:早...洛子凡轻轻的拍拍她的肩头:走吧,再不走就迟到了。慕子仪乖巧的点点头,转身低着头跟在洛子凡后面。慕子仪今天的一身打扮看起来很是可爱,仿佛是一朵娇羞的花朵刚经晨露一般。两人慢慢的走过一条又一条的小巷,终于走上了大路。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一句话,良久就走出了小镇。只见公路上远远的开来一辆大巴车,也是唯一个可以通往校园的公交车。两人投进硬币后就一起上了车,找了一个两人的座位坐下了,因为小镇处在郊区,附近没有几个学生,车上的人屈指可数。一坐下来慕子仪就更兴奋了,开口对着洛子凡说起了话:子凡哥,你爸爸那么有钱,你为什么要跑回镇里,自己一个人住啊?我很费解唉...“恩...怎么说呢,可能是我不适合那种生活吧。”一路上不断地有人上车,他们两也一直在聊些无关紧要的八卦。直到快下车的时候子仪弱弱的说了一句:那你为什么不笑啊,好像从来没有看到你笑过的唉。洛子凡抬头便给了她一个白眼狠狠的说了一句:不喜欢。慕子仪顿时感觉雷劈一般,很识趣的低下了头一句话也没说,一脸委屈快哭了的表情。洛子凡下意识的说了一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很快就到了学校,洛子凡和慕子仪并着肩一起走进了校门口,不免的引来一大群人的围观。平日里的冷面王子今天怎么会和女孩子一起上学,惹得不少女生的围观的讨论,一路伴随着大家的讨论,洛子凡若无其事的直径走到教室,而他旁边的慕子仪仿佛遭受到打击一般低着头沉默不语的跟着洛子凡走到了教室。塔城第一中学是他们这最好的学校,这也是当初子凡的爸爸为什么送他到这里的原因,而子仪只是因为爷爷奶奶对她的疼爱希望她可以受到好的教育的熏陶而让她来到这里的。叫做塔城的城市也不是因为有很多的塔而著名的,主要是因为在子凡和子仪居住的小镇里有一座千年的水塔而著称,那是一座古老而又神秘的水塔,仿佛和那个时代的人的智慧不相符合。子凡和子仪一起走到了位置上坐下来了,全班的男生女生都十分惊讶的向这边看来,由于洛子凡的性格太过冷淡,所以平常的他从来没有和任何人在一起走过,但是早上他和慕子仪一起上学的事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了。而此时的慕子仪也识趣的低着头沉默不语,周围的同学问她时,也只是低着头摇摇头并不说话。洛子凡依然是那个态度,那个表情。只是他故意的装的一脸睡意,缓缓地张开嘴打着哈欠,然后突然间他睁开了眼睛抬起低下的头向四周扫视一番,周围的人就像遭受攻击一般的惊吓的低下头,教室里的讨论声顿时消失了,洛子凡满意的收回自己的视线。刚一转回头就听到了刺耳的上课铃,一位身姿轻盈的女教师便走进了教室。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