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7:02:02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永劫之血
  4. 第一章 从头到尾的失败者

第一章 从头到尾的失败者

更新于:2018-03-17 13:18:15 字数:3551

字体: 字号:
  作为黑暗之中的探索者,我们是否卑微与软弱?作为光明之下的追随者,我们是否高贵而勇敢?作为大地之上的主宰者,我们是否能够将虚无的未来抗在肩上,抑或是遵循心中的信仰,去坚持正义与真理的延续?

  当命运之神用她的权杖和圣羽驱逐了黑暗,将铺满安宁与美好的光明之路展现在人们眼前时,这个问题似乎一时之间有了正确的解答——我们是神的子民,接受神的意愿而降生,完成神的意旨而死去,遵循命运与信仰的安排,无时无刻不感恩与忏悔,从未迷茫。

  然后,下边应该怎么写……

  亚维牙咬着笔杆,双腿掰成绞索般的诡异形状,心力交瘁地挖掘着脑海中的每一个词藻。他每写一个字,都要花上三十倍的时间去斟酌和思考,以至于从前一天夜里开始,他的进展就如同蜗牛爬路一般,直到第二天天亮都没能有所收获。于是,他只好将沾了墨水的笔尖点在纸面上,渴求着伟大的命运之神主动扳一扳他的笔杆,赐予他一点他所急需的灵感。

  然而,灵感没有等来,等来的却是头顶上一阵霸王扑街般的巨响。

  “轰!……咔!……哗啦啦啦啦啦……”

  亚维差点从凳子上摔下来,以为楼上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赶紧四下张望起来。不过他又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时间,发现眼下已经是早晨,于是又心平气和地释然了。这个时间通常是楼上那个灾星起床的时候,她大概每个星期都会来上这么一回,没什么大惊小怪的。而那个所谓的命运之神,果然在亚维困窘交加的危难关头,真的帮他去扳了扳笔杆。只不过其留下的痕迹并不是那些亚维所需要的文字,而是一道因为意外受惊而留下的划痕,大约有半截手指大小。

  亚维轻叹了一声,在指尖轻轻蘸上一滴鳄鱼油脂,然后在错误的笔迹处小心涂抹了一番。之后,他又在指尖处凝聚起轻微而细腻的魔力,小心地在纸面上刮蹭了一下,就将原本错误的墨痕和油脂一同清除了下来。最终,他将手上的墨迹和油污抹在了一张废纸上,端坐下来继续动笔。

  “啊!!!……”

  忽然,一阵刺耳的尖叫又从楼上传了过来,声音尖利到让人不由自主地抽了下肩膀。那是女仆收到惊吓时一贯的报警信号,显然那个家伙不知道又在楼上搞了什么鬼,居然搅得全家人心神不宁。亚维忿忿地咬了咬下嘴唇,笔尖的部分不小心又划了一道——一根手指的距离,还算不错。于是,亚维不得不再次停笔,又重复了一遍前面的步骤。

  “天呐,我还能不能安心地做点事情了?”他心想着。

  当亚维再次摆好姿势准备动笔时,他已经想不起来自己究竟要写什么。于是,重读前文,重新构思,重新下笔,费了好大力气之后,他才终于回到正轨,而更大的声响却也如期而至,第三次令他脑中的字符灰飞烟灭。

  这一次,整个房间居然都跟着颤抖起来。破旧的烛台摇摇晃晃地差点躺倒,瓶装的墨水也从书桌上的一边滑到了另一边。他那支沾了墨水的笔,由于挪动得不及时,在大片空白的纸张上留下了十几个痕迹清晰的点点,而这最终不得不让亚维重新动用他的技能,去收拾这些难缠的墨迹收拾,以便给自己一个继续下去的机会。

  然而,当他再次将手指点向成打的纸张时,手上了魔力却因为凝聚得太厉害,直接在那上面留下了一个带着黑边的透明窟窿。

  亚维终于忍无可忍,对着天花板大声叫嚷起来:“妹啊!大清早的不能消停一点吗!”

  亚泽维尔·诺萨特·奥尔奇亚斯,贝尔滕森第九骑士家族的长子,在为他的魔法学老师阿德里安起草论文的中途,因为妹妹丽贝卡·奥尔奇亚斯的搅扰,迎来了他人生中的第一千一百二十七次的失败。如果不是他的才华从一出生就被门挤了一下,他原本不用去做这些费力而又恶心的事情的。

  亚维出生于帝国历1219年秋,父亲是个上过战场的平凡骑士,母亲则是平民出身的普通女人。由于当时家族已经处于没落的边缘,他们没有得到半块可以支配的领地,只是在逐渐倒空家产之后,空留了一个贵族的虚名而已。

  亚维的父亲艾伯特不想就这样落魄下去,于是开始经营一些生意,虽然规模不大,却也赚到了钱,所以亚维才不至于连读书的机会都失去了。后来他又通过几次成功的投资,将原本微薄的财产翻了十倍,一下子成为了贝尔滕森少有的暴富者。此时,他才有了培养下一代的想法和资本,开始为家族的未来谋求出路。为了让唯一的儿子能够成才,艾伯特将他送去贵族学校,后来又用重金贿赂骑士学院的官员,以便让他得到与贵族后裔一样步入上流社会的机会。然而,这个倒霉的孩子却没能如他所愿。

  或许是由于最初的放任自流,亚维从刚满十岁的时候起,就已经展露出一些他在贵族特质方面的严重缺陷:剑术糟糕,思想奇特,性格怪异,品味低劣,而且对神明和君主毫无敬意可言。那些贵族的子弟和绝大多数授课的教师,都将他当成生来低贱的另类,几乎没有谁愿意与他为伍。艾伯特想尽办法让他改邪归正,经过数年的努力,最后仍以失败告终。所以直到毕业,他都没能谋得任何一个可以谋生的位置,仅能给又损又抠的老魔法师阿德里安打打下手。那是个常年与药物和尸体为伍的怪癖家伙,虽然挂着学者的名号,却总是去做一些职责之外的恶劣研究,而将原本一些重要的事情丢给学生去做。

  于是,亚维才沦落到如今这一尴尬的境地,不得不为那个可恶的老混蛋去写东写西。而事实上,这依然是他最为厌恶的事情之一。

  “好像钻进牛角尖里去了,我是不是应该想想别的办法?”亚维打着哈欠嘀咕道。

  天色已经完全亮起,高悬的太阳预示着整个白昼的炎热。对于身处盛夏的人们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值得欣慰的消息,尤其是对于一个琐事缠身的人。亚维要在今天下午去见他的老师,然后一同去给一批尸体做检验。仅仅想想就令人作呕的事情,简直糟得不能再糟。不过,这似乎并不是眼前唯一的问题,也不会是眼前最重要的问题。

  当亚维拉开房门,想要到外面去找块点心填填肚子时,一个长发披肩的美人正衣装华丽地站在门口,用气恼和不屑的表情面对着他,眉头紧锁。

  “早啊,丽贝卡。我以为你还要继续一会儿呢,刚才又发火了?”亚维耷拉着眼皮,用平淡之极的语气问候道。

  丽贝卡抱着肩膀,闭上眼睛,眉头皱得更紧了。

  于是,亚维后退了一步,又把房门关上了。

  “出来吧,我有事情找你。”丽贝卡在门外等了一会儿,见亚维不开门,也没有特别气愤,只是平静地说道。

  于是亚维掂量了片刻,从房间里探出一个头,总算开始了正常的交流。“你需要用到我的事情好像不多呢,可以让我猜猜是什么吗?”他说道。

  “不了,没那个心情。”丽贝卡说,“遇到点小麻烦,想找你帮个忙。”

  亚维挠了挠头,心想事情一定不小,这个要强的家伙很少用这种态度对他。

  丽贝卡·奥尔奇亚斯与亚维不同,从小就以佼佼者的形象出现在外人面前。她与亚维曾在同一所贵族学校上学,虽然年纪比亚维小一岁,但实际能力却被认为已经远远超过哥哥,一直是学校中的热门人物。不过,正因如此,她才有着一些亚维不曾经历过的烦恼,有时甚至不得不求助于这个外界所评价出来的弱者。

  “丘莫斯家的婚事,我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才能推掉,可不可以帮我想想主意?”丽贝卡继续说道。

  “丘莫斯?怎么又一家啊?之前的你不是都推掉了么?”亚维皱着眉头说。

  作为才华和容貌都异常出众的美人,丽贝卡可谓是难得的抢手。然而更重要的是,她的实际出身并不高,以至于任何一个有权有势的家族都能用足够的筹码前来**。一旦艾伯特哪一天没抗住,女儿就会像出手的宝物一样被人直接带走。而这一次,情况似乎正是如此。

  据亚维所知,丘莫斯家是伯伦贝尔帝国颇具地位的家族之一,不但在圣都以西拥有大片领地,而且在皇家骑士团中也有相当可观的支配权。艾伯特一直希望亚维有一天能以骑士的身份重振家族的荣耀,也很可能就是出于这个考虑才把丽贝卡卖了。亚维大概能够猜出父亲的心思,他一直放不下那个过去梦想。

  “这一次由不得我,爸爸不知道打错了哪一根弦。”丽贝卡摊了摊手说,“这里面说不定有你的份,虽说与你本意无关。”

  亚维撇了撇嘴,心想这次是推不掉了,不过眼下有个问题必须解决。“我在他心里的份量你也知道,我说的话似乎不管用啊。”亚维为难说。

  丽贝卡眯起眼睛,盯着亚维的脸看了看,说:“就是因为这个才找你的。其实我这里有一个办法,只要你帮个忙就行。”

  亚维轻叹了一声,知道一定没好事。

  “只要你在爸爸面前收拾掉克莱恩·丘莫斯。虽说他这次糊涂了点,但还不至于把我嫁给一个比你还废柴的人。”丽贝卡自信满满地说,“他已经在客厅等你了。”

  “啊?”亚维愣了一下,惊呼道:“你这是把我往死路上推啊,我连你都打不过!”

  丽贝卡立刻冷下脸来,显出一副不屑的样子。“不要拿我来做标尺好吗?如果你从一开始就把我当成麻烦,我可以考虑换一种解决方式。”她压了压手指说。

  “呃,不!就按你说的办好了。”亚维立刻改变主意,答应了下来,然后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不过,我知道你不愿意欠人情给我,不如我们做个交换如何?那个,写文章的事情你很擅长吧?”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