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21:32:43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最后的战国
  4. 第一章:第三节

第一章:第三节

更新于:2018-03-16 16:15:30 字数:3763

字体: 字号:
  那女人看完我地上的字,沉默了。

  我不知道她在这群人中说话的份量有多重,但我非常希望她能答应我的请求,不要再动这些死去的人。

  她最终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的站在哪里。直到人墙缺开一个口子,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走了进来,看了看女人。

  那男人说:“安娜!你在犹豫?他们对我们来说有多重要,这个你是知道的!”

  女人点了点头,眼泪洒了下来。

  男人说:“是因为这里面有你的母亲?”

  女人又点了点头。

  男人低头想了一阵子,说:“那就这样吧,就让这几个人好好安息吧!”

  男人顿了顿,又向人群说:“如果有一天,我死了,千万要用尽我的最后一根骨头。”

  众人默然,男人也不再理会他们。转而向我说道:“你是什么人?”

  我看了看他,是呀,我是什么人。我摊了摊手,没再解释。

  男人看了下女人,问她说:“安娜,他是个机器人吗?“

  女人说:”应该是,不然会是什么?“

  男人围着我转了一圈,上看看下看看。

  看够了又问我说:“你准备去哪儿?干什么?”

  我写道:“不知道”

  男人说:“愿意和我们一起吗?当然,这要在我们确认你确实没有危害之后。”

  我写道:“你们不怕我?”

  男人看了,哈哈笑道:“你?比起那些土匪,你可爱多了。”

  我又写:“你们是什么人?”

  男人说:“我们不是什么好人,因为我们几乎每个人都杀过人;我们也不是什么坏人,因为我们杀的都是企图杀害我们的人。我们是这里的镇民,这里的主人。”

  我盯着那个男人的脸看了半晌,我怕他骗我,又看了看队伍里的那个女人,心想,至少那个女人不会骗我吧。

  于是写道:“好吧,看上去你们不像坏人。”

  男人对女人说:“安娜,这个人就交给你了,你先把他隔离起来,确保他身上没有对我们有害的射线和病毒,并且他的行为也不会对我们构成威胁后,你再告诉我。”

  我又想到一个事,于是又在地上写道:“我还有个要求,如果以后我发现这里不适合我,请允许我自由的离开。”

  男人想了想,说:“如果你的离开不会对我们构成额外的伤害和威胁,我们会同意的。”

  我点了点头,表示接受。

  男人看问题已经解决,就对众人说:“都散了吧,哨岗的人员立即到位。电器组的来几个人跟我去修电池板。安娜,把这死人带到97号院吧。”

  男人走了,身后跟着几个人,有人问他:“镇长,新的电池板半个月前就应该到了吧?怎么还没有呢?”

  男人说:“估计钱都被拿去研究核弹了,鬼知道!”

  把这死人带到97号院,男人的一句话,让我有了一个不错的绰号——死人。

  这名子听起来不错,上口、易记、极具表达力。

  97号院是个很大的院子,里面有三间屋子,以一种非常古老的方式一字排开,虽然陈旧,但是很干净,与街外的景象有很大的差别。安娜带着我一间屋一间屋的看过,一间卧室,一间书房,还有一间,是空的。看完后,安娜说:“这里原本是接待有身份的客人用的,因为客人不用自己作饭,所以就没有厨房。这间空的,就是厨房改的,一般都是客人的副手住。”我指了指书房,向安娜竖了竖大姆指,表示我很喜欢。安娜微微笑了笑说:“我以为你会喜欢那间卧室,这是全镇唯一干净的卧室。”我想说我根本不用睡觉,但我不会说话,所以也就只能把话咽进肚子了。

  我跟着她走进卧室,里面很简单,靠里的墙角处放着一张床,床的一边挨着墙。不挨床的另一面墙上,有一排挂衣服的勾子,旁边是一个脸盘架,上面放着个空脸盘。靠近门的右手边,放了一张小小的桌子和一把椅子。桌子的顶上,吊着一个小小的节能灯,这就是这间屋子全部的家具。一进屋,我就感觉这屋里好像缺了点什么。细想了想,可不是吗,这屋子没有窗户,打开的门是唯一照进阳光的地方,一道白色的阳光,冲进屋子,看到一屋的黑,就停在那里,踌躇不敢向前了。

  安娜用手指敲了敲这扇门,颇自豪的说:“这是我们这里唯一一扇即防弹,又防辐射的门。这间屋子,也是我们这里防辐射等级最高的屋子,墙体里夹着20毫米厚的合成防副辐射板。”然后她又用手指着桌子旁边的开关,说:“这是灯的开关,记着关门之前,要先开灯。”

  我点了点头,把挎在身上的枪取下来,放到桌子上,又把挎包取下来,挂到挂衣服的勾子上,拿出那沓便签,用手在纸上画了两下,安娜很聪明,说:“你是想让我给你找一支笔吗?”

  我点了点头。

  她想了想,从自己的口袋里,取出一支笔来,交给我,说:“我们笔和纸的配额都是有限的,你要省着些用。”

  我点了点头。

  她看到我手里的纸,问我:“你这纸哪里来的?”

  于是我就在纸的第一页上,写下了得到它的经过,递给女人。女人看了看,说:“哦,这枪也是从那干尸身上拿的!”

  我点了点头,然后又在纸上写下我的疑惑:“你为什么不关心我的枪是从哪弄来的,却关心我的纸是哪里来的?”

  安娜说:“枪好弄到,纸不好弄到。”

  安娜说完,把我写满字的纸随手装进了口袋。

  她说:“我要去准备一下,为你做一次病毒和射线检查,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

  我敲了敲桌子,示意她等一等。

  她转过脸,用询问的眼神看着我,我拿起纸笔,写道:“我不是机器人!”

  她看了看我,愣了愣,笑着说:“机器人也学会撒谎了?”

  我又在纸上写下了这之前发生的事情,写完交给安娜。她看完后抓起我的胳膊,仔细的看着每一个关节。

  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夺门而出,飞奔了出去。

  我转身到床边,床上的褥子和被子都干净,太干净了,我完全不舍得坐下去。于是干脆就躺在旁边的地上,看着天花板,真没有外面的星空好看。我像个小孩子一样,摇动着脑袋,让自己眼里的世界快速的移动,这种无聊的游戏我竟然一个人做了好久。人的情绪,往往不是某件事物给于我们的某种刺激,而是这种刺激导致的人生理机能上的异动,这种异动让我们产生了某种不正常的反应。当激动的时候,我们往往心跳加速。我想,或许是心跳加速导致了我们大脑血量的增加而亢奋,才使我们看上去很激动。所以像我这样的没心没肺、没有眼泪、没有疼痛感的死人,大脑既不会因血量过多而亢奋,也不会因缺氧而迟钝。我有人性、我可辨善恶、我能审出美丑,而我,又不再受生理上的牵制,我可以超极理性的思考,也可以无拘无束的幻想。这种无拘无束的幻想又让我回归于天真,落于无邪。

  我看到脸盘架的上面,有一块巴掌大的小镜子。于是坐了起来,用手摸着自己的脸,寻思着是否应该看一看,自己现在的模样。终于,好奇心让我移动到镜子旁边,我先把自己的手伸过去,看了看镜子里,果然是我的手,又慢慢的移动到胳膊,移动到肩膀,就在我鼓起勇气要把脸放到镜子前时,安娜突然闯了进来,我吓了一跳,像个做了坏事的小孩子,赶紧背着镜子,站好。

  “咯咯咯”安娜笑了笑,说:“我把这块镜子忘了,我应该把他摘下来,你现在还不是看镜子的时候,等我给你做了检查,再给你做个全面的清洗,再给你身上涂上防腐液、驱虫液、加湿液、保湿液,然后再稳稳的休息几天,你再去照镜子才行。”

  我拿出纸,写道:“我能再变回人样?”

  安娜笑了笑说:“想的美,只是经过这些处理后,你再去照镜子,不至于把自己吓死。”

  安娜把手里提的小箱子打开,放在床边,说:“你过来,躺下,让我作个全面的检查。”

  我在纸上写:“床太干净了,我舍不得躺在上面。”

  安娜想了想,说:“也是!”就动起手,利索的将床上的褥子和被子圈了起来,放到门口的桌子上。

  我心安理得的平躺在只有床板的床上,等待女人的全面检查。

  安娜开始工作,一边作着一些我不知道有什么意义的测试,一边和我聊天。这让我想起我活着的时候,我一个做医生的朋友对我说过的经验,他说一个有爱心的护士,会一边给你打针,一边和你聊天,这是为了分散你的注意力,缓解你的紧张感。我有一些感动,难得这个女人,还把我当活人对待。

  “我要给你说个事儿,刚才我去见镇长,把你的事情跟他说了。我们从来没见过像你这样的人,也不知道该怎么给别人解释,所以我们决定先对别人说你是个机器人,等以后查清楚是怎么回事儿,再跟大家解释。你可别漏了风声。”

  我点了点头。

  “好了,这项完成了,这项主要是检测你身上是否会发出各种射线。下面我要做病毒培养取样,我会在你的身上取下一小块肉,活人的话,只需要抽一些血就可以了,你没血,只能挖一块肉了。”

  “你保存的真完美,真不舍得破坏这份完美,但是没办法,检测是必须要做的,不然他们都不会安心的。”

  安娜小心翼翼的做着:“好了,取下来了,我要收起来,今天去试验室做分析。”

  安娜收拾了一会儿东西,又说:“下面要做年代检测了,你觉得你多少岁了?”

  我?我当然知道我多少岁了。我出生于一九八四年,今年是二零一八年,我当然是三十四岁啦。我想去拿纸,然后告诉她,这个不用检测,这个我知道。

  她按了按想要起身的我,让我保持平躺,并从小箱子里拿出一支笔一样的小工具,一边拿在手里往上身上杵,一边说:“让我看看,和我猜的能差几年。”

  安娜终于停了下来,看了看笔杆上的显示,说:“差了十年。死亡时间,距今一百七十年,正负两年。”

  我噌的一下坐了起来。

  抓起他手里的工具,果然显示的是一百七十年,正负两年。

  已经过了一百七十年了?我已经在沙子里埋了一百七十年了?我不敢相信,为什么我的记忆就像昨天一样清晰。

  我拿起笔纸,写道:“现在是哪一年?”

  安娜说:“公元2192年!”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