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02:42:53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四海归心
  4. 落魄青衣初渡江03

落魄青衣初渡江03

更新于:2015-11-23 02:24:46 字数:2336

字体: 字号:
  “不错,东皇门乃是位于东海的一处玄教门派,据说高皇帝起兵之时还得到过其帮助,只是后来朝廷推崇佛教,这些门派自然就与我们慢慢断了联系,我这两天翻看了这本东皇门的书籍,发现其中的讲述与内容玄奇异人,晦涩难懂,大概能理解的就是天地万物由阴阳五行构成,金木水火土相生相克,由五行领悟出的玄奇仙法各有所长,但是其中的心法口诀却是半个字也看不懂,我知道你聪颖好学,所以把这本书交付给你,日后乱世险恶,如若你能在书中领悟到一招半式的玄术奇功,也能自保性命。”童兴绪说完,便将手中的书籍递了过来。

  高阳双手捧过这本书籍,小心翻开看了一看,里面全是端正的楷体字迹,密密麻麻的一堆,全然不见半幅插图。看毕,高阳将书揣入怀中,对童兴绪拱手行礼道:“多谢童大哥。”

  童兴绪点头微笑,远处的杀喊声音,此刻又近了些。

  *********

  江南风光秀丽多奇,此刻正是金秋时节,江水挟着微微泛起的寒气向东奔腾而去,与已经陷入了杀戮战乱的北方相比较,依托天堑之江的江南无疑平静了许多,安禄山全力进攻长安,无暇分兵南下,这使得扬州节度使卢利恭能够从容组织官民筹备物资支援北方的官军,不过,虽然江南远离战火袭扰,但是负担起来沉重徭役却是谈不上轻松,这不,扬州兵马总军府内,节度使卢大人又开始发脾气了。

  “哼,他荆州的陈彰与我老卢同朝为官,这些事情我老卢做的,他姓陈的就做不得?前阵子郭将军找我们江南藩镇要粮钱,本来我扬州就摊了七成,他荆州摊了一成还拖拖拉拉地交不完,最后还要我把盐税拆出来给他填窟窿。这便罢了,他连流离到荆州的难民百姓也要往我扬州赶,说什么扬州鱼米之乡,物产丰盛,卢大人体恤爱民,可笑,我扬州这儿难民前脚安置一批,后脚就又过来一批,他把人送过来,钱粮却见不到一文一粒,如若不是当今圣上龙栾未平,我定然要去参他一本,问问他,每年的荆州赋税,他都给整到哪里去了!”

  军府大殿内,一个深红色三彩锦衣的中年男子显得怒气冲冲,正是扬州节度使卢利恭。旁边站着一文一武两名下属,文臣模样男子看样子上了年纪,年岁在六十左右,长得白白胖胖,倒是满脸福相,武官相貌的是一名年轻人,一身玄铁戎装,发髻高束,显得英气勃发。

  听完卢利恭的抱怨,年长文臣笑着一捋胡须,对着自家大人道:“陈大人一向如此,昔日在关中做太守的时候,同僚们送他绰号陈不见,向来是只见进不见出,不然也不会混了办辈子才轮到去荆州当这个节度使。以前杨相国本来想把他调往扬州,本来他免不得要使点份子钱便好,哪知道陈大人连这个孝敬钱也不愿意拿,所以他对大人一直愤懑不平,以为是大人抢走了他的位置,所以总是挤兑大人,倒也是有这么一桩缘由。”

  “纵使我不愿意与他计较,可是如今战局如此吃紧,荆州看样子连一点劲儿也不愿意出,总是岂有此理的事情嘛。”听见自家属下的一番解释,卢利恭的面色缓和许多,甚至兀自有些得意。

  “卢大人,眼下危急时局,你做的陛下还有满朝文武都在看着。”文臣接着道:“扬州本来就是江南重镇,凡事要尽两倍的努力来做一倍的分内之事,再说,你现下的筹集事宜虽然是奉旨照办,但是每次都足额及时地完成,实在是解决了郭将军的大问题。你想想郭大人是何许人,他的部将牵制了贼军半数兵力,打的安禄山灰头土脸,虽然只是朔方节度使,但陛下要他节制酒泉,朔方,太原,雁门,云州五镇兵马,摆明了是将他看做中兴重臣,若是能让郭将军心中存上几分感激,那对于大人日后可是大有好处。”

  “哈哈哈,金泰兄所言极是!”文臣的一番分析让卢利恭神采飞扬:“佛祖显灵,让如此贤臣助我!我一个大老粗武人一时还没有想通透,多亏了金泰兄。”

  文臣身体微微前倾,行礼道:“身为大人帐下长史,为大人出谋划策是应该的。”

  “嗯,那烦劳金泰兄亲自去督办一下由荆州过来的流民的安置任务,就说荆州一时周转困顿,扬州不忍百姓流离失所,愿意替朝廷分忧。”

  文臣低头言诺,便转身离开了。

  看到文臣离开,卢利恭转身对着年轻武将道:“萧点检,军匠处置办的武器如何了?”

  年轻的萧点检低头道:“昨日少爷刚刚将南诏精铁置备回来,属下已经要兄弟们日夜赶工,十日便可以完工。”

  卢利恭点头不语,看样子颇为满意,他顿了一顿,又像是想起什么:“既然如此,心扬应该同你一起回来的,他人呢?”

  “少爷昨日在将一干事物安排妥当之后便去了东皇门,说是东皇门年度的选拔大会将要开始了,自己去帮些忙,所以属下便独自回来了。”

  “东皇门?”卢利恭的音调紧了些,眉头也不像刚才那般舒缓:“心杨这孩子,我同他说过多少次了,不要老是和这些旁门左道搅合在一起,他是朝廷的举子,将来是要为社稷办事的人臣,又不是去修道成仙的出家人,现在正是紧要关头,萧点检同犬子一向交好,还要烦劳你多劝劝他才是。”

  “大人的话属下记住了。”萧姓点检点头道:“少爷行事向来自有主见,这几年同东皇门很是建起了一番交情,不然东皇的掌门也不会对少爷另眼相待。还传授了他许多仙法玄术,前些日子我们去南诏置办军务,东皇门还特意给南诏拜月教去信,要他们对我们中原人士多多关照。”

  “喔,这么说东皇门倒是愿意为我们大唐天下出一分力气啊。”听见萧点检这样一说,卢利恭来了兴趣:“我听说东皇门高玄于东海之上,那里的弟子来去都是御剑而行,想必个个功夫了得,如若愿意援助我们官府作战,那可算得上如虎添翼了。”

  “这个,恐怕他们是不会轻易参与到我们世俗凡间的事情上来的。”萧点检摇头道,却没有多言。

  卢利恭何尝不知,他只不过是想试探下萧点检和自己的儿子,看看有无可能去做说客说动东皇门参与到剿灭安禄山叛军的路子上来,不过看样子与东皇门交好的萧点检和心杨都没有这个想法,卢立刻便转了弯子过来:“哈哈,也是,不管如何,当下的要务便是要剿灭逆贼安禄山。”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