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9-24 09:40:21
  1. 爱阅小说
  2. 游戏
  3. 英雄联盟之群雄逐鹿
  4. 第三章 终极爆弹与利刃华尔兹

第三章 终极爆弹与利刃华尔兹

更新于:2018-03-18 13:12:54 字数:3070

  不消片刻,诺克萨斯的大部队已经在距棱堡一百米不到的地方,赵信四人快速的向外射击,却好像徒劳无功。一排枪只能射死四个人。但是这四个人的尸体眨眼间就被人群淹没。赵信几人的眉头都皱的紧紧的。这是格雷福斯正巧完成了他的杰作,格雷福斯身上背着五把大口径的散弹枪,给了赵信四人一人一把。说道:“这把枪里只有一发子弹,但是只要你们往人多的地方打就行了。一个一个的来,别一起打出去了。而且,这枪打出了这种子弹就会炸膛,大家小心点,扣下扳机就把枪扔了”

  赵信首先打响了手上的家伙。当时,不仅这四个人,连外面的诺克萨斯士兵都被震惊了。这把枪强大的贯穿性,大范围的杀伤性,简直令人发指。其中还掺杂着铁钉和极小的铅弹珠,在高速爆炸的作用下无规则的溅射。惨叫声在那时不绝于耳,倒下的诺克萨斯士兵尸体都是千疮百孔的。

  正当这些士兵们被震惊住的时候,行动也已经迟缓下来。却又听见了一声枪响。又是一大片诺克萨斯敌人相继倒下。崔斯特快速的往后一跃,这枪已经四分五裂,足见威力之大。一些胆小吓得连裤裆都在往下滴着不明液体,慌忙向后撤。

  “啊哈,”格雷福斯高兴的叫喊道。“看吧看吧,都给吓尿了,哈哈。”

  “别高兴的太早,”崔斯特说道。“你还有多少这种子弹?还有几把这样的枪?”

  “枪倒是有,只是我把棱堡内所有的军火都用完了才做出来五发。”格雷福斯回答。

  “我们这两枪打出去,只放倒了一百多人。但是后面还有九百多人虎视眈眈。不要被这小小的胜利冲昏了头脑,在嘉文三世率军反击之前我们都不能掉以轻心。这座韦尔热棱堡扼住了诺克萨斯人后退得道路,而且他们大部分粮食都在这,他们一定会大举进攻我们的,而我们如果不想个办法守住这我们之前的就白做了。”崔斯特说道。

  “看来得制定一个作战方案。”费迪拉说道。

  “这样,既然我们还有三发这种子弹。咱们就配合这些手上还剩下的弹药继续狙击他们。子弹全部打完后,咱们就将这后面的粮食全部烧掉,毁掉棱堡,沿着大路后撤。我相信只要粮食一被毁,诺克萨斯人就必须退兵。我们就在路上配合嘉文三世大人继续伏击诺克萨斯人。”赵信说道。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但愿嘉文三世大人能所向披靡。”里托接口说。

  “那好,这就行动起来。”赵信说道。

  前来韦尔热棱堡的诺克萨斯军队正惊奇赵信五人活力如此凶猛时,突然见棱堡里火光四射。顿觉不妙,却又被大火挡住了前进的道路。而附近又没有一处水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粮食被烧得一干二净。

  正面战场,嘉文三世与赵信副官带来的援军会和后,了解了赵信五人的去向,决定与赵信前后夹击诺克萨斯人。那天,德玛西亚军队已经随时整装待发。嘉文三世听见韦尔热棱堡方向火光骤起。随即带领着德玛西亚大军冲向诺克萨斯阵中。诺克萨斯军队见后方粮食堆放的地方大火冲天,前方又被德玛西亚大军冲击。心理顿时崩溃,德玛西亚人见势更加凶猛,嘉文三世又带头冲锋陷阵。更是干劲十足。反观诺克萨斯军队军心以乱,慌忙撤退。

  诺克萨斯的杜·克卡奥见大军溃散,无奈之下带领着亲随的诺克萨斯铁血骑兵团向德玛西亚发起了一次猛烈的冲锋,稍稍阻挡了一下德玛西亚军队的前进势头,便也随着前方的大部队撤离了。

  赵信五人在烧掉了韦尔热棱堡的诺克萨斯所有粮食后,继续骑马向着诺克萨斯撤退的必经之路飞驰。赵信说道:“前面就快到了召唤师峡谷,那里非常适合打伏击,整个峡谷最宽的地方只能让三个人并肩站着。我们就在那里等着诺克萨斯军队的到来。”

  格雷福斯说道:“但是我们身上的弹药不多了,这不像韦尔热棱堡,不能在这打起来持久战。我们得速战速决。”

  当杜·克卡奥带着诺克萨斯军队在向后撤的路上时,就远远的看见了前方的召唤师峡谷。眉头一皱,招手唤过身边的一人。这人全身被斗篷罩住,根本看不见他的面容。但是距离他很远就能感受到他身上强烈的杀气。那人接受杜·克卡奥的吩咐后,就带着一小队人隐没在树林之中。

  “他们进来了。”格雷福斯悄声说道。

  “等他们在进来一点。”赵信说道。

  诺克萨斯军队已经进入峡谷深处,杜·克卡奥与他的铁血骑兵团却迟迟不见踪影。赵信却没有细想,下了开火的命令。里托,费迪拉,格雷福斯三人手中都还有格雷福斯制作的终极爆弹。三人同时开火。赵信与崔斯特将山崖上的大石头翘起滚落山谷中。在他们的配合攻击下,诺克萨斯军队死伤无数。五人冲下山谷,与诺克萨斯军队展开了肉搏战。

  赵信一马当先,悍然无畏,一杆银色长枪挥舞着让人不敢靠近,舞动的气流划破空气。发出一阵呼呼声

  里托手上的剑,狂乱飞舞,就像蘸血为画。不愧为瓦罗兰的剑术大师。

  而崔斯特握着一把从诺克萨斯人那抢来的一杆马刀,背靠着格雷福斯,浑身沾满了鲜血。格雷福斯在子弹打完后用枪托不断的敲开诺克萨斯人脑袋。

  这时,杜·克卡奥出现了赵信的视野中。赵信见一个被簇拥着的军官出现再来谷口处,赵信大概猜到了那人就是杜·克卡奥。更是向着杜·克卡奥的所在冲去。更是让身心俱疲的诺克萨斯人抵挡不住。突然,谷口边的树林中喊杀声四起。赵信一惊,心想:“难道杜·克卡奥早有被我们伏击的打算?”但是。悍不畏死的诺克萨斯人仿佛疯了一样,扑向赵信五人。之前埋伏在树林里的那个身披斗篷的家伙更是瞬间就到了赵信的身后,手中五把飞刀好像被绳子拉住。抖出去后又能被拉回了。五把飞刀指向了赵信我脖子。赵信弯腰低头堪堪避过。更是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费迪拉见赵信身处险境,忙去救援。但是无奈诺克萨斯人数太多突破不过去。

  那个斗篷男见一击没有得手,又消失在了人群中。赵信仿佛松了一口气,那人突然出现的攻击让赵信心有余悸。战斗的同时还用余光观察着四周。

  片刻后,那人又出现在了费迪拉的身前。赵信一眼瞥见,正想叫费迪拉小心,那人刀却已经出手,划过了费迪拉的喉咙。正当身边的诺克萨斯士兵想往倒下的费迪拉身上补一刀时,一排飞镖穿过了他们的胸膛。那个斗篷男被一只飞镖刺进手臂,慌乱中看见了又一支飞镖正往着他的脸部飞来。侧头一躲避过了要害,但也划过他的脸颊。血从伤口溅撒四处。那人慌忙跑进了人群。

  崔斯特与格雷福斯赶到了身受重伤的费迪拉身边,见费迪拉已经呼吸困难,鲜血染红了前胸。皆不忍直视。费迪拉鼓起了最后一口气。右手握紧长剑,怒目圆睁,头发四散飞舞,就好像从地狱中被放出来的恶鬼一般。

  劳伦特·费迪拉,握着他相伴多年的长剑,高速穿行在敌群中,就好像是在舞着一曲高贵的华尔兹。左穿行中刺穿胸膛,右穿行中削下头颅。穿行过后倒下一片诺克萨斯人。剑光闪耀着德玛西亚的正义之光,把战场上的所有人都看呆了。赵信惊叹道:“这就劳伦特家族的利刃华尔兹吗?早有耳闻却从未见过,真的是华丽无比。”在利刃华尔兹结束的时候,劳伦特·费迪拉的身躯重重的摔在地上。费迪拉的生命之花在利刃华尔兹结束之时同时凋零。费迪拉用他的生命给赵信四人打开了缺口,让他们得以喘息。

  正在这个时候,谷口又是一片喊杀声。嘉文三世追赶着杜·克卡奥到了召唤师峡谷,赵信与剩下三人杀向谷口与嘉文三世会和。诺克萨斯最后的心理防线已经崩溃,每个人都只顾着自己逃跑。杜·克卡奥也在乱军中不见了踪影。

  赵信背着与费迪拉的遗体和大军会和后。德玛西亚大军给费迪拉的遗体披上德玛西亚国旗,准备运回德玛西亚安葬。在赵信对崔斯特和格雷福斯表达谢意并付给两个人的雇佣费后。崔斯特和格雷福斯也与赵信分道扬镳。嘉文三世继续派遣一小队骑兵继续进行追击。将诺克萨斯人赶回诺克萨斯。大部队打道回府。里托与嘉文三世回到德玛西亚城邦,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至此德玛西亚的危机被化解。但德玛西亚与诺克萨斯元气大伤,之后几年却也都相安无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