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2 18:43:35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青色纪元
  4. 序章 末日降临

序章 末日降临

更新于:2018-03-17 18:17:56 字数:3406

字体: 字号:
  姬舒紧紧贴在墙角,屏住呼吸,一动不动。

  他的身体在颤抖,他的心脏在悲鸣。

  浓郁的血腥味与尸臭沁满鼻腔,低沉却仿佛声带撕裂一般的咆哮还停留在耳际。

  肾上腺素极度分泌,官能被放大,他甚至能感受到血管的收缩,鸡皮疙瘩与汗毛不约而同的乍立而起,还有自额间滑落的冷汗,豆大的,一滴又一滴。

  他的眼前一片黑暗,黑暗里涌动着无边恐惧。

  丧尸满城,末日降临。

  他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明明昨天早上穿来的时候还是完整的世界,怎么不到一天就已经天翻地覆,支离破碎?

  他不明白。

  但是当下的情况由不得他不明白。

  他在这个世界给自己设立的穿越坐标是在京城中城偏外的一处高档住宅区里,人口不是很密集,邻里之间关系也是不近不远,这很适合他这种一会出现一会儿消失的“偷渡犯”,也算是变相减轻了如今面对情况的凶险程度。

  如果是在一处人口密集的住宅区里,毫无防备的他突然出现,那么现在估计早就已经尸骨无存了。

  幸好!幸好!幸好这小区人不多!幸好这的建筑从隔音到坚固程度都是优良!

  姬舒用尽全力把自己缩成一团,拼命的平息调整着自己的状态。

  说不害怕不恐慌那都是骗人的,即使他拥有着穿梭于平行世界的能力,做的是倒买倒卖两个世界物品这种说实话挺缺德的事,但他本质上也就是个守法公民,凶杀片惊悚片看再多那也就是过过眼睛,正儿八经的尸体长什么样都不知道,遇到现在的情况,那真是从里到外一个大写的怂。

  不知道哪个倒霉邻居转化而成的丧尸还在不知道哪的地方玩命嚎叫,姬舒连做了二十几个深呼吸以后总算是相对平静下来了。

  不管这个世界的末日会持续多久,不管这个地球的人是不是全死绝了,他都得先回去,回到他诞生的地球。

  首先他得先跑回他在卧室设置的穿越坐标去。

  然而卧室在楼上,他现在在楼下的厨房里,距离厨房五米的大门已经被撞破了,他不确定屋子里有没有丧尸,外面的东西更是随时都有可能进来。

  他买的房子是复式小二楼,买的时候是有点小激动的,毕竟是京城的房子,毕竟平行世界里的京城房价那也是顶破天的贵。

  然而现在他只想砍死自己。

  不过他心里也门清,要不是买的是这种高档小区,他现在大概早就回归大自然母亲的怀抱了。

  总而言之,现在不是想这些没**事情的时候,他得好好合计一下怎么回去。

  他现在连丧尸的行动模式和感知模式都不知道。

  他们是只能慢慢的走,来回徘徊,还是能跑能跳能上天?

  他们是靠视力感知人类,还是靠嗅觉,亦或是像有些生物一样通过热量?

  怎样才能消灭丧尸?像电影里一样爆头就可以了吗?

  丧尸到底是人类的进化失败导致的,还是由病毒或细菌导致的?如果是后者,那他们通过什么途径传播?血液?空气?被抓一下就会感染吗?

  姬舒什么都不知道。

  所以他才恐惧,因为未知,所以全是顾虑。

  但凡知道以上的任何一点,他或许都不会怕成这样。

  他不敢赌。

  这是因为他有退路。

  他还有另一个美好的地球,他还有家,还有父母。

  十年的倒卖发展,他早已靠别的行业扎根,放弃这个平行世界的生意对他来说没有任何问题。

  如果他不是彼岸来客,只是这个平行世界芸芸众生的一员,他就敢赌了。

  因为不赌即死。

  姬舒,你要冷静,你一定要冷静。

  他在心里拼命的这样对自己说。

  然后他竭力的压低噪音,带上了水池边的橡胶手套,继而小心翼翼的拉开小橱柜,摸出一把长柄榔头。

  菜刀是没用的,太短了,那点可怜攻击距离不够血液飞溅不说,刀本身也砍不破人类引以为傲坚硬的头骨。

  将榔头紧紧的抓在手里,不对知道对谁示威似的掂了掂,又在半空中挥舞两下,有了防身的东西,姬舒总算觉得稍微有了丁点的安全感。

  然后他一步又一步,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

  四下鸦雀无声,客厅死一般的寂静。

  姬舒只觉得高悬而起的心又缓缓落下了一点。

  随后他稍微加快了脚步,摸到置物柜边,拎起重型摩托的头盔,一边小跑向楼梯一边戴了起来。

  “咔吧——咔吧——”

  正当他一脸庆幸的上了楼梯,右手摸向了卧室门把手时,身后五米大概是在书房的位置上,突兀响起了诡异而惊悚的涩响。

  姬舒的心又开始剧烈的战栗了。

  可他不敢回头。

  他能做的,只有将右手的力道放轻,放轻,再放轻。

  随后,轻轻一扭。

  门开了。

  声音小到可以忽略不计。

  他如蒙大赦,身形一侧,赶紧钻了进去。

  回去的曙光就在眼前,他反而更紧张了,全身都贴在门上,一点一点的把那小半身的空隙合拢。

  短短的十几秒,此刻却显得无比漫长。

  姬舒只觉得空气都凝滞了。

  “啊——救命啊——救救我啊!!!”

  楼下骤然传出一连串惊恐的嚎叫,姬舒心中大喊一声来的好,就着这声音顺势将门关死,有些轻微颤抖的左手摸了下去,快速旋转反锁钮。

  一圈,两圈,三圈,反锁到无法再锁,然后他猛的回身,自从床下抽出来一套组合钢管,安装成一个三角型的支架,熟稔的堵在门上,这才彻底松懈下来。

  支架是他专门买来对付会撬锁的小偷用的,他得确保穿越坐标不出任何问题,所以回到地球时都会把卧室的门窗反锁,再将支架固定,依靠三角形的稳定性堵门,也是造化弄人,这太平盛世里不过随手堵门的便宜小玩意,在此刻却化身为随时都可以救人一命的神器。

  背靠着墙,有些疲软的慢慢滑坐在地,姬舒取下了头盔,汗水如同暴雨临头般哗啦啦的往外淌。

  他全身上下都湿透了。

  静坐了差不多两分钟,姬舒一鼓作气的爬起来,打开墙角昏暗的应急灯,走向了床边。

  那里有一个类似茧的东西,单人床长度,外表是磨砂质地,在有些幽暗的白光里流动着诡异的光泽。

  高级消毒卫生舱。

  这是这个平行世界独有的东西,一种通过特殊气体的极速流动来达到全身无死角消毒的高级医疗设备。

  这类设备陪了姬舒差不多也有十年之久,更是姬舒在这个世界购买的第一样东西。

  姬舒穿越法则之一,所有穿梭于两界的物品,包括穿越者本身,每次穿越之前必须要进行完整的杀菌消毒,绝对不能使两个世界的病毒细菌交叉变异,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他不知道这样做到底有没有用,但是在他看来,既然享了福承了荫发家致富,就要承担起因果责任,这是必须要做的,尤其是现在的情况,这个世界已经末日到来的情况,他要杜绝丧尸病毒被带回去的任何可能。

  这更是为了他的家人。

  他姬舒这辈子没做过什么值得称颂的事,甚至赚到钱都是因为有金手指的缘故。遇到丧尸也是又怂又怕,压根不敢动手拼杀,可以说,本质上他就是一个有点小聪明又行了大运的普通人罢了。

  但是他明白他的责任。

  那是他父亲给他上的第一节课。

  身为一个男人应该拥有的三个品质。

  骨气,责任,宽容。

  脑海里回放着父亲母亲的音容相貌,他站在舱前,脱掉了所有衣服,钻了进去。

  满身冰凉。

  “呼……”

  深吸一口气然后排出,姬舒首先选择了卫生舱的换气系统。

  已经进入身体的气体没办法,但他得尽可能的把其他的空气排出去,卫生舱本身储存的空气是他大前天收集的,那时候末世还没降临,无论有无所谓的病毒蔓延,再怎么样也比现在的强。

  空气换完就是消毒,他按下完全消毒的按钮后,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空气,陡然震动起来。

  风,全都是风,极速的风,刀子一般的风,那风极速流动过姬舒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撕扯着他的皮肤,碾压过每一根汗毛,带出一片片红痕。

  疼,好疼。

  说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消毒,身体脆弱的部位没了衣服的保护,可不就是疼吗。

  疼痛整整持续了两分钟,快到最后时,舱内响起了专门设计的倒计时。

  “五。”

  姬舒猛的睁眼,两道璀璨的银光乍破迸起,张扬狂傲,似有无尽星宇敛藏其中,继而方向一转,那光芒随着消毒气体扩散开来,如同来自四面八方的石子斜着弹破平整如镜的水面,带起周而复始的波动和涟漪。

  “四。”

  伴随着银光的震荡与蔓延,整个消毒舱内的空间,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扭曲,姬舒的躯体被紧紧包裹,空间光芒与波动的风相互纠缠,徜徉在他的皮肤上,恰似液体流淌。

  “三。”

  风声未止,光芒不歇,一个又一个小型黑洞以莫名的韵律出现在姬舒的周身,诡异,而神秘。

  “二。”

  所有黑洞开始跳动,以同一频率,就好像是被联系联结在了一起,迅速融合。

  “一。”

  冰冷机械的提示音还未落下,合并而成的黑洞便猛的将姬舒从头到尾一口吞下,所有的痕迹都被强横的抹去,就如同从未有物体存在。

  风止,声息,光灭。

  卧室再度陷入寂静。

  就跟这个世界一样。

  死一般的寂静。

字体: 字号: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