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03:55:37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恶魔调酒师
  4. 第二章 日子照样过

第二章 日子照样过

更新于:2018-03-18 21:23:31 字数:2098

  “爸爸,我们去哪里呀?”肥嘟嘟的小手被一张大手牵着,一双明亮的眼睛像星星一般眨着,扬起一张肥嘟嘟的小~脸天真无邪的问道。

  男人低下头看了小男孩一眼,眼睛里没有一丝~情感,如一汪清水万年也惊不起波澜,声音略带些沙哑:“等到了你就知道了!”。

  上山的路很难走,坑坑洼洼的土坑一个接着一个,小男孩走得非常吃力非常吃力,可爱的脸蛋上汗珠像是断了线的珠子落不尽。

  但是他也没有要抱抱,只是目光看着远方眼睛里有坚毅也有快乐,跟爸爸在一起就是快乐。

  登到山顶,男人抱起小男孩登上最高的一块岩石上眺望远方,远方是海,从男人的角度来看这只是海的的入口。

  一道被两座大山夹出来的海口,与自己所在的大山呈三角之势,所有的水源都会经过那道被两座‘山神’夹杂出来的缝隙流入大海,颇有‘三万里河东入海,五千仞岳上摩天’的气势。

  就这样男人抱着小男孩静静的站着,山风偶尔吹过撩起男人身上穿着的黑色风衣,当然也会带起小男孩因为流汗沾湿的额发。

  小男孩也会偶尔打个喷嚏,刚刚因为爬山流了这么多的汗水再经山风吹,小孩子不感冒才怪,但是大人听见小男孩的喷嚏并没有做出什么关心的举动依然如磐石一般站着。

  从悬挂在天空中的太阳慢慢下沉,与海呈水平线,照射~出来的光辉也从金黄色慢慢变成了橘红色,男人说话了,嗓音仍然沙哑:“小飞,你能看到太阳公公一会儿要去什么地方吗?”。

  小男孩微微思索了一阵儿才用黄鹂般稚~嫩的声音说道:“它是不是躲进水里面去了!”。

  男人微微一笑,点点头:“那你想去找太阳公公吗?”。

  男孩眼睛里散发一阵光彩,急忙点点头:“好呀好呀!”。

  男人对男孩童趣的回答呵呵一笑:“小飞,为什么你这么听话,为什么你会给我叫爸爸呢?”。

  男孩有些疑问:“我本来就给你叫爸爸呀,你本来就是我爸爸呀!”。

  “不!我不想做你爸爸!”男人眯了眯眼摇摇头声音坚决的说道。

  男孩听到爸爸的回答有些慌了,两只粉~嫩的胳膊用力揽主爸爸的脖颈声音有些哭腔:“为什么你不想做我爸爸,你就是我爸爸呀!”。

  男人听见男孩的哭腔并没有着急,将男孩往外抱抱,使自己能够看到男孩的脸蛋,伸出一张大手抹去男孩眼角的泪水,声音慈祥:“孩子,你以后要听话,你!千万不要活下来!”。

  说完这句话抱着男孩的两只胳膊轻轻一抖,男孩像是一个小气球一样飞高了几米,虽然这是小男孩以前最喜欢要爸爸把自己扔高高的方式,但是总觉得这次高高有点不一样。

  因为这次小男孩总感觉爸爸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接住自己,但也真的没有接住。

  小男孩在升起的空中看着爸爸的眼睛,眼睛里的神色竟然是一种从未见过的神色,第一次见总感觉好吓人。

  小男孩在下坠的空中看着爸爸的眼睛,眼睛里还是那种神色,竟然没有跑过来接住自己,小男孩不再看爸爸的眼睛了,因为已经看不到了,下坠的速度太快了,烈风使劲拍打着自己的脸蛋。

  小男孩脸疼,可能就是因为烈风吹动脸颊的疼痛让小男孩因为风大睁不开的眼睛从眼角处流出了眼泪,可能就因为疼的吧。

  ‘扑通!’一声,可惜瘦小的身体惊不起一点浪花。

  “爷爷!爷爷!我回来啦!”扎着朝天辫的小姑娘蹦蹦跳跳的回到家中,推开木门发现屋子里静悄悄的。

  就连那个早已经习惯推开门就会有一个比自己还矮一些的小个子站在面前的也稀罕的没有出现。

  许曼有些疑问的走进灶房,走进偏间,走进正房,就连屋外用石块垒起来的茅房都一个人没有,小丫头再次走进灶房掀开锅盖,发现里面早已经冷却的白米粥,默不作声的蹲下~身体将柴火点燃,一直到天色完全黑了下来。

  昏黄的灯泡勉强照亮整个房间,桌子上就一盘油炸豆腐、一盘绿油油的青菜和三碗白米粥,许曼坐在桌子上做着作业。

  直到打了个哈欠才停下来,看着桌子上再次失去热气的几盘菜眼睛里满是哀伤。

  ‘吱’的一声,屋门被推开,小丫头眼睛里顿时焕发欢乐的色彩急忙迎出去,可是就一个人呢!

  那个永远形影不离的小男孩并没有跟在老人的身边,而老人从未驼过的背竟然有些弯了。

  还有永远带着慈祥笑容的风霜脸庞也没有笑容了,全是黯然与是失落,小丫头睁着大眼睛走到老人身边将自己的小手放进那双粗糙的大手里,试图让老人感觉到自己的存在。

  但是老人没有!

  只是麻木的浑然不觉的拉着那双小手走进屋子。

  颓废的坐下,老人两眼无神的指了指屋子的一角,小丫头立即小跑过去拿来一支有些上锈的烟杆儿替老人用火柴点上。

  老人深吸一口吐出浓浓的烟雾,未曾等到烟雾散去又深吸一口,就这样屋子里昏黄的灯泡为两人衬托着背景。

  老人抽烟与吐烟的声音在寂静的房子里有些刺耳,小丫头眼里全是担心,偶尔左顾右盼看看房子里还会不会出来那个小个子。

  期望太大了,所以失望也不小,小丫头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而老人还是一如既往的抽着烟,满是皱纹的眼角流出几滴浑浊的眼泪。

  侧过头看见趴在桌子上眉头有些微皱的小丫头,起身将她抱起放到炕上,一双大手一遍又一遍的抚摸女孩的头,以前自己习惯摸得头比这个还要大点,感觉也比这个好点。

  一直到东方泛起了鱼肚白,老人的烟叶也抽的一干二净,看了看小~嘴微张,嘴角挂着几丝液体的小女孩下炕走进灶房,炊烟再次升起,一如既往的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