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00:24:4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战主天下
  4. 第一章 这是个什么情况?

第一章 这是个什么情况?

更新于:2018-03-18 08:39:46 字数:2951

  第一章跌落神坛

  “砰”

  一声木头爆碎的低沉声音在议堂响起,只见大堂之上,一个中年男子一脸的不可置信,座椅上的扶手因为太过用力而碎成粉末。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中年男子喃喃道。

  身形一动,掠下堂来。

  手搭在大堂中央一位站着的少年身上。

  一股精纯的灵力注入少年身体内。

  片刻!

  本应是沉着稳重的中年男子,脸色是彻底的巨变,一股气血冲上心口,噗的一口鲜血喷出。

  “家主……”

  苏洛看着眼前身体摇晃的男子,急忙上去扶住。

  ............

  房间之中。

  苏洛心情很是颓丧和失落,十年前穿越到这个世界,为了生存,自己努力修炼,本以为刚走出踏上人生巅峰的第一步,没想到......

  回想起以前这西玄域那些人对他夸赞,堪称妖孽的修炼速度,十五岁就已经是到达战灵境后期,让他有着天才的称号,也是西玄域中最有可能突破战元境,参悟法则的年轻人。

  然而这一切,一夜之间归于虚无。

  苏洛心中嘲讽自己,天才?

  呵呵,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一夜之间就这样消失的无影无踪,算得上什么天才?

  没有了灵力,就不能称为一个武者。

  不是武者,在这武力为尊的世界,必将庸碌一生,永无出头之日。

  ........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这句话的真实性从来不被人怀疑,因为它时时刻刻都在被验证着,今天他的真实性再一次被验证。

  苏家的事传遍了西玄域。

  从消息被散播出去的下一刻,所有人的谈资竟然是惊人的一致,每个人对这件事的反应各不相同,有惋惜,有感慨,也少不了幸灾乐祸,拍手叫好的。

  苏家。

  表面上的一切都是正常的运转着,看起来丝毫没有因为这些事情而停滞,也没有人出面对这些流传的事情做出解释,因为这些事是否能够流传出去,本就是由苏家所决定的。

  既然能够流传出去,必然是经过了苏家某些人的允许的。

  苏宫在第二天醒来后得知这个消息散播出去后,没有任何言语,只是脸色不是很好。

  不知道是苏洛对他的打击太大,还是因为家里人对这件事的处理方式感到不满。

  身为一家之主,凭借着这么多年的经验,苏宫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此事可以说对于苏家来说有着极大的影响。

  没有经过他这个家主的允许,但却是有人将此事散布出去。

  ...........

  柳家

  “小姐,今天还去苏家吗?”

  一个精美闺房之中,一名丫鬟弯腰请示着桌子旁的主子。

  这被称作小姐的,身着一身淡黄色长裙,黑发如瀑布般垂落腰际,精致的瓜子脸上浅施粉黛,不论穿着还是装饰,一切都是显得如此自然,仿佛这些装饰品和衣服存在的意义就是给她穿戴的,随意一件饰品,放在她的身上都显得是极美的。

  在这西玄域中,能够拥有如此美貌的莫过于柳家小姐柳思逸一人而已。

  柳思逸,当之无愧的西玄域第一美人。

  一张精致的脸蛋,有凸有凹的傲人身材,不知道令多少少年为之倾倒,鞍前马后,但这柳思逸似乎对这些人并不感冒,倒是与苏洛青梅竹马,关系甚密。

  “去,为什么不去?我倒要看看这传言到底是真是假。”

  “如果是真的,那我就去圣炎殿,那少殿主已经多次示好。”

  苏家。

  “柳小姐,你来的正好,少爷他已经三天没出过房门了,柳小姐和少爷是青梅竹马,恐怕也只有柳小姐的话少爷才能听进了,还望小姐赶快劝劝少爷吧,未来苏家还要靠少爷啊”

  一位管家看见柳家小姐到来,心里也是不由一喜,仿佛看见了救世主一般,恭敬地迎了上去,急忙的说道。

  “嗯,我知道了”柳思逸淡淡的道。

  “苏洛,我是思逸,你开开门。”一道轻灵的声音响起。

  不过房间里并没有应声

  “苏洛,把门打开,再不打开我就要不高兴了……”

  还是没有应声,柳思逸平常一说自己不高兴,苏洛都会想方设法的顺从柳思逸的心意,没想到这昔日百试百灵的法子也是没用。

  “”找人来给我撞开“”柳思逸对着管家说道。

  “这……”管家迟疑的说道。

  “难道你想看到你家少爷这样一直把自己锁进这屋子里么?”柳思逸道。

  毕竟房子是由木头建造的,所以弄开门也并非太过麻烦,所以柳思逸此刻就站在了房子中。

  下人们很自觉的退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柳思逸和苏洛。

  这本是一个极不和谐的画面,柳思逸犹如仙女,站在屋子中央。

  床上的本应是英俊,意气风发的苏洛此时却是蓬头垢面,毫无生气。

  柳思逸没有在房间停留太久,并不是房间的主人赶他走,而是她实在不想在这种环境中待下去。

  她第一次看见这样的的苏洛,也是第一次在苏洛面前感觉到如此的拘谨,事实上他们一句话也没有说。

  苏洛也没有出来送客。

  “看来他真的成为了一个废人”柳思逸心里道。

  她已经没有必要再接近苏洛了,没有天赋的苏洛一文不值。

  更何况她现在又有了更好的选择。

  废人本应该是对身体有着残缺的人的一种带有讥讽意味的称呼,但此时却是被用在了苏洛这个相貌英俊、四肢健全的人身上。

  但是对于一个武者,却无法聚集吸收灵力,就如同一个废人,更何况是在西玄域有着极高地位的苏洛。

  苏洛一句话也没有说,也没有听见柳思逸在房间外面的话,所以他并不知道一些事情,天真的从柳思逸的到来中感觉到了关怀和温暖。

  是啊,虽然做不成武者,但生活还是得继续,还是要活下去不是。

  既然自己在地球生活的一塌糊涂,一无是处,那么老天给了自己重新来过的机会,若是灵力消失便放弃一切,那这一世与地球上浑浑噩噩的那一世,活的又何不同?

  何不重新来过,痛痛快快的活出个人样,活出个人上人,灵力消失又有何惧?

  苏洛心里这样想着,压力减轻了不少,浑身充满激情,对着门外喊道。

  “让厨房立马上菜”

  第二天,苏洛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中。

  仍旧是习惯的一身黑衣,英俊的脸庞上此时看不出一丝的颓废。苏家的人一瞬间有着一种天才又回来了的错觉,但每个人心里都无比的清晰,“天才“这个词永远也不会被用来形容苏洛了,最多也只能说是过去的天才。

  苏洛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父亲苏宫,在知道苏洛真的灵力尽失时,苏宫急火攻心吐血晕了过去。

  苏宫身为一家之主,见过多少紧张的局面,但当知道儿子灵力消失,还是忍不住。

  这是他惟一的一个儿子,自从妻子过世后,苏洛也是他在这世上惟一的亲人,有着血脉关系的亲人,所以他很珍惜这份亲情。

  苏宫看见了到来的苏洛,眼中透露出一丝难受,但很快被他压了下去,一脸平静的看着苏洛走上前来。

  虽说苏宫很快平复了情绪,但还是被苏洛察觉到了,苏洛有些揪心,但也没有表现出来。

  他们之间是压更就不用嘘寒问暖的关系,所以也就不需要一些客套的话语。

  “父亲怎么样了?“

  “没什么大碍,只是触动了一处旧伤,堵塞了一处经脉,实力恐怕需要一段时间调养才能回来”

  他们之间没有什么猜疑,所以苏宫把他从来没有对别人说起的伤势说了出来。

  苏宫起身,说道:“走,带你去看看最近为你准备的东西”

  苏洛跟在父亲身后,走到了一间屋子,打开门,苏洛有些惊愕。

  屋子是极大地,因为这里是苏家存放一些东西的地方,就算放着十几辆马车也能放得下。

  苏洛的面前此刻停放着十几辆的马车,十几辆只有结婚时才有的大红喜字马车。

  马车的门是打开着的,苏洛自然也看见了马车中放着的各种颜色的布匹,珠宝,灵草,还有用紫檀木盒装着的三粒丹药。

  苏宫淡淡地笑着对苏洛说:“三个月后,你就了了我一桩心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