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9 23:39:05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盛国
  4. 第二章 将军卸甲 老翁温酒

第二章 将军卸甲 老翁温酒

更新于:2018-03-17 13:54:35 字数:3257

字体: 字号:
盛国目录
共58章
  见此,三国诸将莫不胆寒,胯下宝马被苏惑淡淡扫了一眼,骇然后退。

  “果非凡力可敌!”韩山虎深吸一口雪气,顿时寒彻心脾。堆满雪花的长眉一抖,缓缓从口中迸出两字,“列阵!”

  众将相顾一眼,神色凝重反身奔回阵中。令旗挥舞间,万马奔腾,战车滚滚碾压雪地,战马嘶吼如兽。韩山虎手中铁槊紧紧握住,忽的想起征讨苏国前夜,吴主那张在烛火照耀下忽明忽暗坚毅的脸,“苏惑此子不死,凡国永无宁日!大吴传自寡人之手,已有三百余年。若在寡人手中颠覆,虽万死难以见先父!此番,全仰仗元帅了!”话未说完,吴主已向韩山虎躬身一拜……

  思及至此,韩山虎虎目之中满是悲情,凝神看去,但见漫天雪花之中,苏惑罩满飞雪的身子岿然未动,重枪再次抬起,指向众人方向。

  “颜雪,待我再为你驰骋一番天下!”苏惑心底低喃,下一刻,轰然身动,宛如奔雷般,直射入万钧之中。“挡我者,死!”玄重枪纵横捭阖间,人马纷飞,在苏惑之前,无一合之将。转瞬冲入百丈,身后横尸遍地。

  正奔冲之间,一将飞马而来,手里七尺长枪蓦然刺出,直取苏惑咽喉。苏惑断喝一声,恍如平底惊雷,震得那将仓皇后退。苏惑挥枪拍在战马身上,立时马骨断裂,连人带马横飞十丈,砸到士兵数十人。

  战车咆哮冲来,苏惑轩眉微挑,双手持枪悍然挑出,数百斤青铜战车仿佛碎石般被抛向远处。此等盖世神力,视者无不惊惧倒退。苏惑长枪到处,众人无不如潮退去。苏惑纵横驰骋,无人敢当。挡者!莫不是如同车刑,四分五裂。满地碎尸断臂,滚烫热血染红雪地。片刻过后,苏惑身周十丈之内,再无人迹。十丈之外,三国兵马围困,眼神惊恐不敢上前。这风也紧、这雪也稠,苏惑没来由的一阵烦躁,心底生出反感来。

  一将功成万骨枯!尸山血海背后,是多少深闺幽阁低声的哭泣?多少老父慈母深红的眼眶?己身如今亡国未亡人,浩浩苏国,怕是今日只有自己一人了!再看天地间苍苍凉凉,一股悲愤蓦地淤积在心。

  “地阔天长,不知归路。寄身锋刃,腷臆谁诉?”苏惑仰天长叹,霍的转身,目光炯炯射向众人,被苏惑这犹如神火灼灼的眼神盯着,四周之人浑身不由一颤。

  “莫要阻我!”苏惑信马而前,立时人潮之中闪出一条道路来。韩山虎苍老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坚毅,“苏子休走!”虽年近七旬,仍无龙钟之态。这一声,如山崩海啸。震的心底血气膨胀。

  苏惑回首看去,韩山虎持着一方大槊疾奔而来,苍眉如雪,却气势如虹,一人仿佛千军。“苏子不死,洛河之南凡国难安!”

  “世人都想除掉我么?苏某在世一日,众生不安么?”苏惑低喃着,无人看见苏惑唇边的苦涩。“只因仙途传言,我是万世不出的凡妖!就要逼得我父子二人在仙荒无寸土可立,家破国亡?老父兵解,母囚天门?便连颜雪也惨遭毒手,身死倾雪亭?”一句句滔天之恨轻声出口,未察觉体内一股热气滚滚而起,如魔如妖,一丝红芒悄无声息爬上了苏惑漆黑的眼瞳。

  “世人传说苏子身有项王仙力,少年出征屠的疆场称雄,八载江湖春秋博得凡俗第一。今日老朽便以身问道,纵是仙力也可敌!”韩山虎怒喝之声响彻大地,听着无不动容。

  “杀!”

  马槊笨重凝滞,多为臂力过人,疆场悍将所用。而此时韩山虎知晓苏惑盖世之力,不敢硬碰。以轻巧飘零之法,攻于苏惑肋下。苏惑神色不动,技击之法,世人成为凡俗第一,已是宗师气象。

  枪身急撩而回,荡起一片幽光,铮!韩山虎直觉虎口一震,已然撕裂。整条右臂颤抖不止。心中顿时大惊,“左师之言,当真天命?”更是警惕,再不敢与苏惑枪身接触,二人来往数十招,却是但听风声,一丝金铁之声未响。

  忽的,苏惑停枪后退,端坐马上,缓缓道:“懂了么?”韩山虎老脸红的发紫,默然不语。

  “三十七招,九大破绽!虽一处便是死局。”苏惑说话间,以长枪替代马槊,一一演练起来。武之一道,达者为先。此时苏惑却是传法授道,万军肃穆,不知其意。而韩山虎的脸色羞红难当,但更多为激动。

  殊不知百丈之外,一东赵年轻武将冷眼望来,“这等不世之功,便由我取来!”声音冷冽,张弓搭箭,手中正悍然握着四尺赵城弩。寻常赵城弩三尺,每多一尺,劲力倍增。

  “多谢苏项王授道留手之情!”韩山虎喟叹一声,在马上遥遥一拜。

  “苏某只是不想因我之过,洛河南国,再无……”话音未落,噗!只见苏惑左肩一支铁箭悍然贯穿,虽重甲亦不能当。旋即,一道嗡然弓弦响声才从远处传来。

  “苏子已中我一箭,战力倍渐,此时不杀,更待何时?”那年轻武将,见此大喜,立时出声怒吼,满是喜意。

  却不知此时苏惑眼瞳深处那抹赤红猛然大涨,一双漆黑眼眸,瞬间殷红如血,手中玄重枪瞬间向那员年轻武将而去,急速如奔雷,风雪中只见一道黑黝黝的乌光。

  轰!

  那年轻武将脸上喜色瞬息猛变,一股惊骇奔上,抬枪之时,却是晚矣。被苏惑一枪悍然贯穿,余势不减,再次连贯十数人,猛然插在地上。地方白雪一震,方圆三丈,再无积雪。

  “本不想我走后,凡国再无大将。既如此……”苏惑伸手向着肩头一抓,狠狠一掰。“苏某不再留情!”话音方落,猛然冲出,眼中赤红之光浓郁无比。韩山虎羞愧难当,先前苏惑传道授法之时,受此一箭,韩山虎实在羞与争锋。打马倒退,没于阵中。

  苏惑长啸一声,纵马而来,手中虽无寸铁,但气势如龙。众将以为有机可趁,连忙而来。一将奔至,端枪刺来。苏惑一闪避过,大手向着枪身一抓,一扯。立时那将腾空而起。单掌一吐,顿时将那人打的口中吐血,飞出数丈。

  此时,苏惑长枪在手,气势更是一往无前。碧血横飞,苏惑眼中赤红更盛。仅仅百丈之地,苏惑身后伏尸数百,夺枪数十条,鲜血染红大地。

  苏惑直觉越杀心中戾气越盛,一股悲愤淤积心中无处宣泄。神智也不清明,不断冲杀着,半晌之后,心中戾气邵减,却见身后已然伏尸万余人。战阵四分五裂,仓皇逃窜。不由苦涩一笑,“莫怪世人不容于我,魔种在身,戾气难以自抑,枉添杀戮!”

  言罢,向着洛河方向而去,挡者披靡,一时无人敢前,空望苏惑远去。虽千万人不敢挡!

  韩山虎、裴元化等人收整残兵,相顾惨然。“苏子项王之勇,我等凡人何苦枉送性命?”

  ……

  洛河横亘仙荒大地,南方东赵、吴、苏、蛮囚诸国,岸北燕、韩、帝照多国,河中多猛兽,凡人难渡。世人传言洛河有神,可号令万千海兽,上古之前,秋至百川灌河之时,有人驾万兽远赴蓬莱仙海。此等凡言,多不可信。

  此时,苏惑孤身一人,立于洛河之畔霜陵渡口,望着茫茫洛河,洛水萧萧,心中凄楚。苏国覆灭,父死母囚。挚爱之人玉陨,偌大凡土无立身之地。种种之恨迸发而出,苏惑忍不住长啸一声,山鸣谷应,风起云涌。

  “我之七恨,多为仙门所致!洛河之南,仙山虽众,皆为仇敌。燕地莽莽,才是我苏惑龙腾之处!”

  “我戎马十载,多造杀戮。洛河南国江湖庙堂,已无天元高手,某之过错!”说话间,卸甲放于地上,白衣白发,持枪而立。“这甲内有我十年修枪之得,有缘得之,天元之境可期,也算是了我心安!”

  “洛河茫茫,海兽横行。我也未必可过,你也去吧!”听到苏惑之话,身边骏马满是不舍,但苏惑意态坚决,转身而去,三步一回头。最终悲鸣一声,转身没于山野间。纵是苏惑坚毅,也是虎目微红。

  恰此时,一叶孤舟泛于洛河之上,舟上一老翁,蓑衣斗笠。舟中炭炉烧的正旺,温着一壶酒。

  “小子,可是要渡河?”那老翁见苏惑持枪而立,身后盔甲在地,也不奇怪,出口问道。

  苏惑奇之,转念一笑,“只恐老伯舟小,未到中流,小子我已葬于海兽腹中。”

  “老朽见你貌相非凡,必定非俗人。竟比老朽胆量还小?这天寒气冷,可敢于老朽到洛河中流,共饮一杯?”那老翁笑声说道。

  苏惑心中更奇,但生平无惧,“有何不敢?”迈步进入舟中,闻这酒香,馥郁醇厚,显然非凡品。心中更是好奇。

  “前辈在此,恐怕不渡凡人吧?”苏惑眼神明亮,直视老翁缓缓开口。

  那老翁哈哈一笑,也不见其如何操纵,小舟瞬息奔着洛河深处而去。

  “仙凡又有何区别?等我所等之人,凡也是仙!”

  Ps:本想写些古代阵列之法,但终究是仙侠。篇幅不宜过多,虽和设定有些出入,但不碍事。还望各位看官收藏,新书不易,苏拭如此写法,必定更难。谢谢支持!必定以精彩故事回馈大家。

字体: 字号:
盛国目录
共5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