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18:51:3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至尊殿堂
  4. 第一章 苦命的少年

第一章 苦命的少年

更新于:2013-04-01 16:58:03 字数:3262

  龙腾帝国,大元帅府。

  一个大约十五、六岁的一身白衣的少年独自一人坐于院中,呼吸着这清晨所独有的清新空气。

  少年长得甚是俊俏,一头乌黑的长发随意的盘在肩上,很是洒脱。少年脸色平淡,看不出喜怒哀乐,但若是仔细观察,就可以察觉到少年苍白的脸上微微皱起的眉宇正告诉着我们那被少年极力掩藏在心底的哀伤与不屈。

  他紧闭双眼,摸着身前石桌上下人准备的茶水,细细品味。任由那散发着清香,先是谈谈的苦涩而后便是阵阵甘甜的茶水滑入腹中。

  “人生如茶!”

  少年露出一副享受的表情低声自语道...

  “少爷,老爷叫你前去客厅一趟。”

  就在这时,一个梳着两条马尾辫的丫鬟蹦跳着来到少年身前开心说道。

  “小环妹妹,我不是说过不要叫我少爷么?还有,你看你这火急火燎的习惯什么时候才会改改啊!”少年转过头对着小环,仍旧闭着眼睛说道。

  名叫小环的丫鬟听到少年的话后,眯着眼睛不好意思的绕了绕头,接着又吐了吐她那小舌头,表情甚是可爱的一屁股坐在少年身旁,伸手在胸前胡乱的笔画着,带着一种夸张的吊人胃口的语气说道:“张毅哥哥,你猜今天到府上做客的人是谁?”

  说完停顿了片刻,见少年张口欲说些什么时,又不等少年将话说出便迫不及待的继续说道:“那人可是位老神仙啊!相信这一次定能治好张毅哥哥的病。”

  听完小环的话后,张毅陷入了回忆。自己身上的病自打娘胎出来便一直伴随着自己度过了这十五、六年的岁月,这些年来他发现自己的身体是一日不如一日,相信过不了多久自己就将对这个世界永远的说再见...

  这些年里,虽然大家仍然恭敬的叫他一声少爷,可张毅知道这些人是出于对自己父亲的敬畏。他已经不是一次听到下人或是帝国的人们在他的背后议论他。都说虎父无犬子,可是自己却是连那‘犬子’都不如,是个废物,是个瞎子!

  父亲也因为自己的病而四处奔波,希望能寻到一个能够将自己治愈的人。不管是御医或是民间神医,不管是出名的或是无名的。每一次自己与父亲都是满脸希冀,希望能够从医生的嘴里说出,这个病他有把握治愈,可每一次老天都会狠狠的在他们父子俩的心儿处捅上一刀。

  如此周而复始,张毅也不再对自己的病报以希望,将那份对命运的不屈深深的藏在了心底...

  “老神仙?是你自吹的吧?”

  回过神后,张毅仍然平静的对身旁小环说道。

  见张毅拆穿了自己,小环皱起了自己的小琼鼻闷哼了一句,那灵动的明亮的眼珠来回转动着。过了一会,脸上又布满喜色,伸手拍着自己那尚在发育的稍微凸起的小胸脯自信的说道:“哼!我不会看错的,那老人家就是老神仙。不然他的眼珠怎么会跟我们的不一样,是方的而不是圆的!”

  听到小环说那老者的眼珠是方形的后,张毅突然一下站了起来,吓得身旁坐着的小环也跟着站了起来,迷茫的看着张毅,想着自己的话里到底哪点使得一直平静无波的张毅如此激动!

  站起身的张毅伸手死死的抓住小环的手,好似深怕小环会消失不见或是从未出现过一般。焦急的问道:“你刚刚说什么?那老者的眼珠是方形的?”

  “张毅哥哥,你先放开我,你抓得我的手好痛。”小环痛呼着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

  见小环喊痛,张毅连忙松开了抓着小环的手,不好意思的连说了两个对不起。接着又满怀期望的再次问道:“小环妹妹,你确定你没有看错,那老者的眼珠果真是方形的?”

  “没有看错!起初我见那老人家的眼珠是方形的,还以为我眼花了呢。所以我留心多确定了几次。”小环一边揉着自己仍然发痛的手儿,一边对着张毅说道。

  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后,张毅轻呼了口气,平复了下激动的心情,重新坐了下来,喃喃自语道:“方瞳,方瞳!这是圣人的象征啊,然道这位老者真的是位圣人?”

  这些年里,虽然张毅自己不能修炼,可是他却从他父亲那里知道了许多关于修炼者的事情...

  张毅知道这儿是个名叫灵动大陆的神奇大陆,大陆地貌广阔,他的祖国龙腾帝国仅仅只是大陆上的冰山一角罢了。在灵动大陆上有着一群不断强大己身,斩断自身枷锁的群体存在,这群人被称为修炼者。而修炼者又因为各自的能力被分为了三大阶段,即人境、地境与天境。

  其中人境又叫做炼体境,这一类的人也被称之为武者。武者间有着九个境界,分别是易气、血、精、脉、骨、髓、筋、发、形,每个境界又分为低阶、中阶、高阶与顶峰。传闻当人修炼至易形顶峰之时,若想再进一步成为那地境强者,就必须凭借自己的强大肉身扛过天劫,成就圣体!

  当成就圣体之时,圆瞳也将转化为方瞳,而这也正是圣人的独特象征...

  “人受气以生,以目最先,神之所聚,无非目也。”

  “今行益易之道,逆流而出生死。则日瞳最后易圆为方。故方瞳者,形化之大成,得道之符征也。”

  张毅低声重复的说着这两句话,他知道小环口中的老神仙十有八九是位圣人了。接着又想道不能让老先生久等,于是又站了起来。这一惊一乍的搞怪神情,让得身旁的小环莞尔不已。

  也不计较小环正一旁偷偷笑着自己,张毅拿起桌上的一根竹竿就欲前往客厅。

  虽然不能视物,但倔强的张毅从小到大从不让人引着他走。皇天不负有心人,不知摔倒多少次后,张毅终于是在自己脑海中编织出了一副元帅府的全景图来。哪里该抬脚,哪里该转弯,这一切的一切都清晰的刻在了他的脑海中。

  看着离去的张毅,小环停止了笑声,低叹了口气。望着那瘦弱的但却站的笔直的背影,小环的眼角情不自禁的湿润了,她想不通为何老天如此的不公,要如此残忍的对待这么一位坚强的少年。想起平易近人的少爷,想起将自己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的少爷;每当看见家中卫队修炼的场景,而露出那副落寞神情的少爷;每当听见别人议论他是个废物,不配身为元帅儿子时,躲在角落里咬着牙拼命迫使自己不发出一丁点声响的少爷。

  想起这些,小环终于是再也忍不住痛哭起来,任由那带着点点咸味的泪水顺着自己的脸颊滴落而下,将自己胸前的衣襟打湿好一大片...

  客厅离得不远,张毅只用了几分钟便来到了客厅外。

  此刻客厅中只有两个人,想来下人们都已经退却出去了。其中一人便是坐在主位上的张毅的父亲,龙腾帝国大元帅张靖。而另一人则是位眼露精光,精神抖擞的老者。

  见张毅来到客厅,张靖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今日的他脱掉了军装,卸下了那帝国大元帅的威严,慈祥的对着张毅叫道:“毅儿!”

  说完,走到张毅身边,引着他来到老者面前继续说道:“这位便是帝国守护神,药牙子老先生。”

  “父亲果真是将他请来替自己看病。”听完父亲说的话后,张毅心里暗道一句。其实当知道这次到府上做客的人是位圣人后,张毅就已经猜到来者的身份了。

  张毅知道此刻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于是他迅速回过神,对着老者行礼,恭敬的说道:“晚辈张毅,见过老先生!老先生之名,晚辈早有耳闻。今日恨自己天生残疾,不能得见老先生英姿,实属人生一大憾事!”

  那老者听到张毅的话,抚须微笑,瞬间便听出了张毅话里潜藏着的意思。不过老者也不计较,摆了摆手示意众人坐下。

  待重新坐定后,张靖才对着老者歉意的说道:“这次为了小儿的病,张靖不得已才恳求陛下请出老先生为小儿诊治。打搅了先生清修,张靖甚感愧疚...”

  老者听后,摇头示意无妨,接着转头微笑的看着一旁正襟危坐的张毅。看了好一会儿,才转头对着张靖说道:“帝国先祖曾有恩于我,你与当今陛下乃是结拜兄弟,也可算得上是半个龙家子弟。况且...好了,我们还是先替娃娃看看再谈吧!”说完,老者伸出干枯的手掌搭在张毅的后脑勺上闭眼查看。

  过了一会,老者睁开眼来,紧皱眉头站起身来在厅中来回渡步,抚须沉思着什么。接着,像是要确定什么一般又将手掌搭在张毅的后脑勺上。

  而张家父子俩看见这副场景,心儿皆是提了起来,满脸忧愁的等着老者的定论。

  终于,在父子俩焦急的等待中,老者再次睁开了眼睛。只见他叹了口气,惭愧的对着父子俩说道:“老夫无能,这病老夫治不好。”

  父子俩听后,就像那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无力的坐在座位上,满脸的失落表情。

  本来满怀希望的张毅再一次跌落到谷底,摔得遍体鳞伤。他死死的咬着牙,双手紧紧的握着,任由那尖利的指甲深深的刺进手掌之中,带起那点点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