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12:32:47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山里小子的闯荡记
  4. 第三章 我叫齐钒

第三章 我叫齐钒

更新于:2018-03-16 11:20:15 字数:2894

  狗蛋学习着原来从来没有接触到的知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基本上每天都是在重复,练习中。一点一点把学到的知识从生疏练到熟练,练到熟能生巧,练到不自觉就带到生活当中去了。

  每当狗蛋练到实在练无可练的时候,朱生栋觉得实在拖不下去了才会教狗蛋一些新的知识。

  虽然有时别的伙伴也来和狗蛋一起学习,但是他们都坚持不下来,受不了那份约束。

  主要的还是他们没有一个可以不让他们下地干活的好爹妈。

  而不谙世事的狗蛋却认为这样每天练习是理所应当的。在为出去打着良好的基础。

  就这样,狗蛋在每天的练习与接触新知识中充实而满足的过了足足七个年头!

  在这七个年头,两千五百多天里狗蛋学会了三千多现代人常用的汉字。主要学习了礼貌,为人处世还有一些现代人生活的一些必备知识。还有一些能让狗蛋生活的更好的副业的知识。

  而狗蛋也长成了一个健硕的大小伙子。175的身高,刚毅又不失帅气的脸庞。身材更是那种穿衣有型脱衣有肉完美比例!

  而就在七年后的今天,迎来了狗蛋的第十六个生日。

  按村子里的习俗,16周岁的男子就算成人了,必须要搞得隆重!因为这是成人礼!

  狗蛋家处处洋溢着热火朝天的气氛,妇女们在做饭。男人们在聊天打屁。

  而作为东道主的大飞一家人却在屋子里沉闷不已。

  因为在这个重要的日子里朱生栋却以不知什么样的表情对大飞一家人说:“狗蛋,今天是你的成人礼,爷爷也宣布今天还是你的出徒日。”

  听到这,只有狗蛋欢呼不已。可大飞两口子高兴不起来,因为自己孩子出徒了就代表要离家出走了。

  虽然早就知道狗蛋要出去闯荡,但真当这个时候到来大飞两口子却还是深深地不舍。

  但是大飞也没办法,他是知道自家孩子的心气很傲的,总想出去闯荡一番。

  而自己也是将近四十岁了,没有了闯荡的冲劲,也不想太约束孩子。

  虽然不是太希望孩子离开自己的身边,毕竟就这么一个。

  可他又怕太过管教狗蛋,引起孩子的恼怒,毕竟这七年狗蛋真的很努力学习,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出家门,到外面的世界闯荡一番。

  并且孩子的倔驴脾气也不是一般人能劝说的动的。只能说,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想到这里大飞舒缓了下情绪对狗蛋说:“狗蛋啊,恭喜你终于出徒啦!!那你准备什么时候走呢?”

  狗蛋冲着他爹微微一弯腰,微笑道:“同喜,同喜。既然刚出徒了,那么我打算先收拾,收拾,准备一番,过几天再走。”

  朱生栋暗暗点头,‘恩,这孩子这几年没白学,最起码还算稳重。’

  其实狗蛋是想马上就走的,可是据朱生栋说这遥遥大山,他走了一年啊,天知道自己需要走到什么时候才能到繁华的城市中去?

  不准备些东西都不晓得能不能出去的了大山!!

  就这样,狗蛋要出去闯荡的消息不径直走。

  到了狗蛋真要出发的那天,村里一千多户,三千多口人都来村口送行。

  有人送来干粮,有人送来衣裳。竟然还有人送来金条和碎银的!!

  别看他们都是以物换物,但是也知道外面世界是需要钱这么个东西的。

  只是他们早就不知道了外面世界早已经不流通金银了。

  看到这,朱生栋一拍脑门,这七八年没用到钱,都快忘记自己那还有三张90版的百元大钞呢!

  “狗蛋啊,等会走,我回去给你取钱去,现代人用的钱!”说完朱生栋就嘚嘚往家走去了。

  狗蛋看着朱生栋已经佝偻的背影,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个老头自从来了就开始为村民做好事。之后更是无私的教导自己为人处世的道理。

  现在朱爷爷快七十了,但身体都比已经一百多岁的高祖要差了不少了!

  就在狗蛋思绪连篇的时候,朱生栋把钱取来了。

  村民们好奇的看着面前的三张纸币,惊叹上面四个头像画的是那么的惟妙惟肖。

  这里只有朱生栋和狗蛋知道,是上面画的是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

  就在朱生栋把这三百元教到狗蛋的手里时,他突然想起狗蛋还没个正式的大名呢,步入社会了,不能逢人介绍自己叫狗蛋吧!

  朱生栋没有把给狗蛋递钱的手收回来,而是直接抓住了狗蛋得手:“对了,狗蛋,你马上步入社会了,爷爷给你起个大名吧!”

  “好哇,爷爷,其实我也早就想给自己取个大名了,可是感觉自己取得都不中听,我爹还没文化,更取不好。”狗蛋说完还白了他老爹一眼。

  狗蛋说完,全村人大笑起哄。

  这话,给大飞弄得脸一阵红一阵白的。连骂狗蛋没孝心,白眼狼。

  朱生栋听了也大笑:“哈哈,那好,今天朱爷爷我斗胆代替你家长给你取个名字!你祖辈姓齐那么我给你取名,叫齐钒!寓意是叫你出门在外不可锋芒毕露,太过招摇。。”

  顿了顿,又继续道:“而金字旁是希望你能有真金实学,切不可忘记这七年来你所学,真当一个平凡的人,希望你能有朝一日一飞从天,做个人上人!”

  (清朝时满族有八个显赫的姓氏。分别是佟(佟佳氏),关(瓜尔佳氏),马(马佳氏),索(索绰罗氏),齐(齐佳氏),富(富察氏),那(那拉氏),郎(钮祜禄氏)八姓,俗呼“满洲八大姓“。)

  而这个村庄就是八个显赫姓氏中齐佳氏的一个分支,因为村民们的老祖犯了个错,得罪了皇上,皇上一怒之下把他们这个支脉贬为贫民,发配到了这个蛮荒之地。

  这个村子的人都姓齐。(历史上一点记载也没有)

  谁都不知道他们的祖上怎么就和人类世界隔离了,就连最长者也根本一点都不清楚。)

  狗蛋听到这个名字在心里捣鼓了好几遍,越叫越觉得这个名字很霸气!

  虽然名字读(fan)但是字中带金,就显得很不平凡。

  “谢谢朱爷爷,总有一天,我会凭借这个名字飞黄腾达!”狗蛋很是豪气与潇洒的背上包裹,一转身,走了。

  待狗蛋走出村口三百米左右,转过身来重重的跪下,磕了三个响头。

  众人看不到他,已经布满泪痕的脸。

  他也看不到众人为他的离家出走而忧伤满面的神情。

  更不看不到他妈妈已经为他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了。

  他们的村子从来都是活人送死人,从未有过活人送活人的经历。

  所有人都认为,狗蛋这一走基本上是回不来的了!

  待狗蛋哭够了,站起身来最后留恋的望了一眼他所生活了十六年的村庄。

  这个村庄是他所那么的熟悉,这里的人,也是那么的熟悉。

  而现在就要离开了,是谁都会有一种不舍。更别说他这个年仅十六岁的孩子。这里可还是有他所眷恋的爹妈呀!

  但!他狗蛋更向往的还是城市!

  毅然决然的转身向前大步的迈。头,再也没转过去看一眼,因为他怕所有的坚持都在那一眼上毁于一旦。

  看着狗蛋的身影已经没入山林,看不见。大飞看了看了一眼媳妇,轻轻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虽然昨天晚上都说好了的,但是离别时还是心理酸酸的。

  突然大飞灵机一动,偷偷摸摸的在他媳妇耳边说:“媳妇,你要是太想念狗蛋的话,不如咱俩再生个小狗蛋怎么样,嘿嘿...”

  这句话把大飞媳妇弄得满脸通红:“去你的,老不正经。”

  但是大飞不由分的拽着媳妇就往家走。(你说这狗蛋要是知道了,他得怎么想?这爹妈,这么快就把他卖了。)

  大飞拽着媳妇往家走的时候还听见了后面那些小孩子都在缠着朱生栋要给取名呢。

  估计以后村里人取名字这个重任就要落到朱生栋的身上了,孩子们再也不用被叫那些贱名了。(虽说贱名好养活)

  大飞隐隐听到了朱生栋在想也不想的就说:“你呀,那你就叫‘齐羊驼’吧。内个,铁蛋,你就叫‘齐驴’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