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5 21:34:44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仙剑三之魔倾天下
  4. 第一章 在唐家堡烤地瓜

第一章 在唐家堡烤地瓜

更新于:2017-06-15 09:03:16 字数:2614

  渝州城。

  上午的集市熙熙攘攘,人流布满长街,小贩的吆喝声此起彼伏。

  而在这些小贩中,一名少年显得鹤立鸡群。

  这名少年面目清秀,眉目之间流露出些许狡黠,长衫罩身,脖子上一条做工很是粗糙的乌黑项链很是抢眼,此刻他正面含微笑站立在一个摊位前,长吸一口气,鼓足力气大喝一声:

  “地瓜,地瓜,新鲜的地瓜。”

  想不到这少年一副读书人的打扮,居然仅仅是一名小贩,当然,表面上,他是在卖地瓜

  ,但实际上,咳咳,他是卖烤地瓜的......

  “哟,好香的地瓜,小哥,给我来一个。”一个长相颇为英俊的小混混,走到方林的小摊,笑着说。

  “老大,我也要。”小混混身后的胖子吸吮着食指,一副眼馋的模样。

  “去去去,吃吃吃,茂茂你就知道吃,你不是刚吃了两个包子么?”小混混拍了下胖子的手,“小哥,多少钱一个?”

  “承惠,五文。”方林笑道。

  “五文?”小混混猛地吸了口凉气,身子不由一抽,“你还不如去抢,就是金地瓜也没有这么贵啊?照我说,一文一只怎么样,我买两只,我景天认下你这个朋友,帮你宣传一下,怎么样?”

  “好啊。”方林依旧在笑,手脚利落地帮他二人包好,丝毫没有犹豫的回答让景天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

  “我说小哥,这.....这怎么好意思呢。”说着,景天拍了下茂山的胳膊,示意他将这两个烤地瓜收起来,“小哥,你这么做生意不是要赔本么?”

  “哈哈,”方林说,“要是单靠卖地瓜来养活,我怕是早已饿死了,放心吧,这位兄弟,卖地瓜只是在下的副业。”

  “那你的主业是什么?”景天好奇地问道。

  “烤地瓜咯。”茂山道。

  “别多嘴。”景天又打了茂山一下。

  “哦。”茂山有些呆愣。

  “哈哈,这位兄弟倒是风趣,我的主业既不是卖地瓜,也不是烤地瓜。”方林笑道。

  “那你是做什么的?”茂山问道。

  “这倒难说了,我这里什么都卖,上至当朝皇帝的传国玉玺,下至凡夫俗子写的打油诗,远至神界的圣泉,近至蜀山的花露,只要你付出足够的价钱,在下这都有卖。”方林一口气说道。

  “呵呵,你比我还能吹牛啊。”景天打着哈哈,“不过,还是谢谢你的地瓜,再见喽。”

  “哈哈。”方林自嘲似地摇了摇头,“景天兄弟,在下看你腰间这枚玉佩颇为精致,不知是否可以出个价钱,卖与小弟?”

  “玉佩?这可是我们家的传家之宝,怎么能卖给别人呢?”景天一听来了兴致。

  “老大,这玉佩不是昨天......”茂山出言说道。

  “茂茂~”景天拉长了腔调,茂山不作声了。

  “哦,既然是景天兄弟的家传之宝,那......”方林有些不好意思。

  “哎,相见就是有缘,谁叫我看兄弟你顺眼呢,我就卖与你了,不知道兄弟...你能给多少钱?”景天说道。

  “这个...”方林稍作犹豫,“一百两如何?”

  “一、一、一百两。”景天满脸不敢置信之色,伸手扇了自己几巴掌,确定自己没有在做梦,这才缓缓接道,“小哥,一百两能买下两个永安当了,这玉佩虽然名贵,却也不值......”

  “景兄且慢,”方林挥手打断景天,“这玉佩值与不值,要看这玉佩对自身的价值。这玉佩对在下的修行有莫大的助力,一百两实在不算多,再者,在下做的这点小买卖,倒是积攒下了不少银钱,一百两对于在下,也算不了太大的负担。我们各取所需,这场买卖当真是两全其美啊。”

  方林说到这种地步了,景天也不便再说什么,默默应了,接过方林递过来的银票,精神恍惚地带着茂山走了,方林郑重地将玉佩塞到怀里。

  看着景天远去,方林开始收拾起摊位来,今天的收获够大了,不由得哼起了小调,一句经典的台词脱口而出:“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随即无奈一笑,自己怎么就突然想到斗破苍穹了呢,作为一名穿越者,他基本上可以跟那些小说电影电视剧电脑游戏说永别了。唯一令他遗憾的事,自己看的小说虽多,但是对于自己所在的这个世界却一无所知,这让他的前路充满变数。

  方林把打点好的东西往身上一扛,瘦小的身躯竟猛地爆发出数百斤的巨力,偌大的包裹显得方林像一只蚂蚁,但是他的身形却仅仅是稍微摇晃,便稳住了。

  恰在此刻,方林稳住的身子突然摇晃起来,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手,拽着方林向一个方向奔去。

  “该死!”方林咬牙切齿,随即高声喊道:“不知是哪位前辈在此戏弄小子?若有逾越之处,希望前辈大人不记小人过,高抬贵手!”

  声若雷鸣,远传数里。

  周围的人群瞬间安静了不少,大大小小的眼睛看过来,像是看一个神经病人。

  方林只觉拉力越来越大,饶是他力气惊人,却也只能眼睁睁地被这股力道拉走,双脚在地上摩擦,发出呲呲的声响,慌乱之中,后背的包裹掉到地上,器具撒了一地。

  砰!

  方林硬生生得被拉入一顶鲜红的花轿中,后背撞上了什么柔软的事物,身子的去势这才停下来。

  身形停住,方林这才回过神来,只觉一个温热的身子跟自己贴在一起,挣扎了两下,一股难以抗拒的吸力让方林挣脱不得,方林心中想到:莫非我背后之人,就是那位暗中施法戏弄于我的高人?

  方林喟然一叹:“前辈,你若是想要见我,招呼一声便是,晚辈自当前来拜见,何必在普通人面前显示法术?这势必闹得满城风雨。”

  “谁是你的前辈啊?”背后传来的声音竟然是一个女声,听声音应该只有十五六岁,“你说话古古怪怪的,是不是你把我弄到这来的?”

  “额,是在下误会了。”方林讪讪道,心中暗想一会儿得赶紧跑,仅是听女子的声音,便觉一股娇生惯养的蛮横之气扑面而来,定是大户人家的小姐,若是不赶紧跑,怕是有些麻烦。

  正在围观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轿子突然被一股无形的力拉至高空,嵌在楼阁之上。

  “啊~”女子高声尖叫起来,对方林又捶又打,“你这是使的什么妖法?我一定要告诉爷爷,把你关进唐家大牢。”

  方林苦笑,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但他没有作答,这种时候,解释最为苍白。

  咚!

  花轿坠地。

  方林箭似得冲出花轿,是非之地不宜久留,几个呼吸间便消失在人群之间。

  花轿坠地,轿中女子露出面容,挤在人群中看热闹的茂山诧异道:“这不是唐家堡唐家大小姐么?”

  “刚才那个人,好像是…卖地瓜的小哥?”景天望着方林消失的方向,若有所思。

  “唐家的人来了!”不知谁大喊了一声,人群顿时四散,

  只剩下忙于思索的景天和茂山。

  “是你们弄伤我们家小姐?”领头的说。

  “啊?不不不!”景天回过神来,否认道,“这位老板,小的只是路过围观的,围观的,呵呵。”

  “带回去!好好盘查!”领头的大手一挥,“这人目光闪烁,一定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