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18:49:25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蚩幽魔神
  4. 第二章 修罗锁魔印

第二章 修罗锁魔印

更新于:2018-03-16 10:20:29 字数:2083

  身体仿佛超脱了一切,只有耳边与风产生的“呼呼”的摩擦声,身体没有任何束缚,从未有过的轻松,将萧羽带入了昏迷。

  蒙蒙中萧羽的脑海中有了那么一丝意识,极力想要挣开双眼,确那么痛,又试图移动身体,每用一分力,身体都好像被烈火灼烧,有无数把刀子戳进他的身体,并搅动着。萧羽紧咬着牙,脸颊被渗出的冷汗所湿润,就连每一次呼吸都伴随着剧痛,终于他放弃了。双眼凝望星空,已经是晚上了,此时或许死亡才能带给他最大的安谧。全身的筋骨全都断裂,如此剧痛根本没有站起来的可能,而右手殘裂的伤口和腹部还在不断往外流血,相信不久就会引来山中的野兽,接下来就要忍受被野兽蚕食的痛苦,看着野兽撕扯,吞食自己的的身体,直到死亡。

  想到这,萧羽恨,恨那吴老,一把古剑引起了他对自己的杀意,若不是自己做事机谨,发现不对,恐怕早遭吴老暗地里算计,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但看到现在,还不如痛痛快快的死。还有,玬儿,想到吴玬萧羽胸口又一阵痛,一口气咽至喉咙“咳咳,呃。”原来之前的一切都是假的,都是假的,“全都是假的。”萧羽吼道。眼泪也不经意的流了下来

  “大晚上的,吵什么吵,再吵我吃了你。”宁静的四周突然发出尖利的声响。萧羽着实吓了一跳。如同鬼魅般的声音,在这漆黑而幽静的夜晚不经让人抖擞。“不知前辈是谁,何必戏弄我一个将死之人。”

  “哈哈,小子,我注意你很久了,伤得那么重还能活到现在,真的是很不错,该说是运气呢,还是……”

  “前辈太抬举了,我不过才刚刚踏入曦元境,不知前辈可否现身一见。”

  “修为?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你能活到现在靠的可不是你的修为,是气。”

  “气?前辈可否说的再明白些,何为气?”“唉,咳。”萧羽习惯性的想转一下身体,经过之前的对话,萧羽已确定声音是从后方传来的,又是一阵剧痛。

  “就你这身体,还想动?所谓气,又指那爱,恨,怒,想你也在世间听闻过一些怪事吧,将死却迟迟未死,在一定的情况下,这三重情愫就会形成气,来延缓寿命…….瞧我,说那么多干什么,你身上的气将尽,马上就是死人一个了。”

  “死,我道不怕,还请前辈速速离去。”

  “这是为何,怎么?”

  “前辈切勿误会,只是在下死后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死气势必引来野禽……到时怕污了前辈的双眼。”萧羽的声音明显有些薄弱了。

  “好小子,有点意思。不过放心,这方圆百里内已经没有野兽了,万年了,连一只虫子都不剩了,方圆百里只有我一个生灵。”

  “前辈莫开玩笑了,难道前辈在这里呆了万年否?”萧羽顿觉好笑,越来越想见一见他。

  “想见我,恐怕没那么容易。我也从不轻易见人。”

  “晚辈没什么意思,只是人之将死,钱财都成了身外之物。听前辈之言应该也是为修仙者,在下这里有一柄残剑,若前辈不嫌弃愿助前辈一臂之力,请前辈收下。”

  “剑,还是残剑,你们修仙者看来还是那么的弱,连把像样的剑都拿不出手。”

  “前辈可别小看这把剑,虽然有些残缺,却可看出并非普通的剑,看上面的纹路,怕是上古遗留下来的。”萧羽把眼神朝向了那把剑,还好,剑还在,确是有些崴暗,也难怪没注意到。“剑就在我的左手上,前辈来取吧。”

  “哼,要能出来,我也不至于在这被困万年。”

  “被困?没想到在这断骨崖下会有人被困?”萧羽疑惑道,入师门两年了尽从未听吴老头说起。也难怪,困了万年,吴老头也断然不会知道。

  “那把剑......那上面的纹路,不会错的,是魂路,是我魔界的武器,小子,你是怎么的到的?”

  “魔器?那前辈是......是魔道中人?”萧羽紧张了,平日听过不少关于修魔的传闻,嗜血炼魂,及其残忍的的修炼方式。

  “是又如何,老子就是魔泽,想当年也是叱咤魔界,要不是当年那几个老东西设陷阱,摆了这修罗锁魔阵,把我困在这里,现在哪会那么狼狈。快,把剑拿来我看看。”

  “前辈,我......我动不了。”

  “瞧我,尽然忘了,你全身的经脉骨骼尽断,能动就怪了。”

  “实在抱歉,不能帮到前辈了。”

  “你还叫我前辈,怎么,你不怕我?你们修仙者不都歧视我们魔族吗?”魔泽咤异道。

  .“修仙又如何,修魔又如何,仙魔又有何区别,皆有贪婪之心。”

  “说的好,就冲你这句话,只要你帮我打开封印,我一定帮你重生。”

  “既然能困住你,这阵必然不简单,我完好都尚且破不了,更何况现在。”

  “我教你一法门,让你在瞬间可以行动,毫无痛敢,你只要将那把魔剑全力刺在这阵的命门上,阵就可以破了。”

  “记住了吗,时间不多,以你的情况,一但失效,躯体就会瘫散,没可能第二次。”

  “是。”萧羽心中暗念咒法,只觉得身体变的飘忽。

  “快。”魔泽急催道,被困了万年好不容易有出去的希望,怎么能错过憋了万年的孤独,万年的怨气。

  “啊......”萧羽一声大吼,将剑甩了出去。

  “力道不够,威力还不够,快,快,往剑内注血,可以提升威力,快。”一切可不能毁在这一步。

  萧羽拿剑往腹部戳去,鲜血慢慢渗入剑身,发出淡淡的红光,“给我破。”萧羽再一次甩出了剑,只见一道红光从他身上闪出,如一道长虹,萧羽应声倒地。“老子终于出来了。”“哄”整座山都发出了震响,欲裂天崩。萧羽微微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