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9-21 21:42:1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侠行九州
  4. 第二章:击杀狰兽王

第二章:击杀狰兽王

更新于:2018-03-18 13:37:10 字数:2342

字体: 字号:
  “吼——”狰兽王怒吼着回应任侠,两只前爪抬起,全身包裹了一层暗黄色光芒,一块块大砾石,静静地从地面升起。总共数量大概二十块左右的大砾石一齐朝向任侠飞去,暗黄色光芒划破空气,速度十分快。这是狰兽王所擅长的一个土系法术。

  任侠双脚点地,朝空中一跃,竟凭借自己的身体力量,跃起了三米的高度,想要躲避这些砾石。毕竟他要全部挡住这些砾石是有些困难的。

  狰兽王见任侠跃起,便狞笑着,两只前爪一提,原本到了任侠身下的砾石颤动着,竟然都改变了原有的方向,径直向上方飞去。

  任侠心中微微一惊,没想到狰兽王会有这么一手,但他如果就这么便被轻易为难了,那就太对不起他要成为将来天下第一的志向了。

  此刻任侠十分冷静,没办法,只能用那个法术了。于是任侠在空中一扭身,面斜朝下,体内真气喷涌。任侠只感觉体内真气不断倾泻,消耗迅速。

  “千重击!”任侠大喊一声。

  任侠朝狰兽群的方向,刀身散发出浓郁的光芒,只是一挥,便出现了漫天的浅绿色刀气,将一块块已经近在身前砾石粉碎掉。而剩余的大量刀气则纷纷落在狰兽群中,狠狠地切割在它们的身上,顿时,血腥之气随着激起的烟尘弥漫了开来,任侠皱了皱好看的眉,脸色略有些苍白,落在地面上,不禁向后退了几步。

  “吼——吼——”任侠耳边顿时充斥了狰兽凄厉的悲吼。但他的心中却十分平静,这些狰兽杀死了雨花村的村人,已经罪不可赦,耳边的悲吼倒是令任侠的心中多了几份畅快。

  烟尘散去,入眼的是一副凄惨的场景,鲜血染红了大地,腥味浓重,大部分狰兽都挂了彩,血肉模糊,鲜血汩汩地流着,将紫色的毛发染成了血色,不少的狰兽已经失去了生命的气息,永远地死去了。

  等到狰兽王从狰兽群中冲了出来,它的血眸已经完全呈现为深深的血色,它边怒吼边用自己最快的速度朝任侠冲过来,右爪闪着淡淡的灰光,便朝任侠的脑袋抓去。

  “锵——”利爪与刀碰撞在一起的震鸣声响起,任侠的右臂剧烈地颤抖,但他的目光中却只有冷意,深深的冷意。他的目光竟让狰兽王的心神出现了一丝颤抖,恐惧,但这份恐惧转瞬间便被它内心的愤怒给冲散了。它原本势在必得的法术就这样被任侠轻易粉碎了,它很惊奇任侠居然能在空中变换身形,并释放如此强大的法术破解掉自己的攻击,但它的族人却损失惨重,死的死,伤的伤,血染大地,连它自己也在锐利的刀气切割下受了伤,许多毛发都脱落了下来,落在地上。

  任侠先前释放了一个强大的法术,真气消耗巨大,尚未调整过来,此时又正面挡住狰兽王的利爪,绝对不好受,他只觉得体内气血翻涌,差点喷出一口血箭,但硬生生承受住了,挑开它的利爪,飞速向后退。

  狰兽王自然不会放过机会,它现在只想着如何杀死任侠,为自己的族人报仇,有力的两条后腿用力一蹬,挥舞着两爪,要将任侠撕裂。

  狰兽王狰狞地笑着,它看见任侠静静地闭上了眼睛,这是找死么?好,成全你。

  只见狰兽王与任侠的距离越来越近,就当狰兽王的利爪快要拍在任侠头上时,空气中却突然划过一道冷芒,便有一只利箭划破空气,呼啸着,以惊人的速度射向狰兽王,下一刻已经射入了它的眼球中。

  任何生物的眼球都是脆弱的,狰兽王自然也不例外,一瞬间便受到了重创,但利箭未贯穿它的头部,还不足以致死。

  “我说过,今天你们都要留在这里。”任侠已经重新睁开了双眼,调整了一下,用尽全力将刀捅向它的腹部。

  狰兽王因为受到了重创,这致命一击根本无法闪避,于是,刀口就这么捅了进去。

  “吼——”狰兽王凄厉地怒吼,剧烈的疼痛让它痛不欲生,眦目欲裂,但它的眸子很明显的黯淡了一些。

  不,不能死,就算是死也要把他杀了,这个万恶的人类,杀死了它这么多的族人。但狰兽意识也有些模糊,疼痛似乎都消失了,力量也渐渐流逝。

  “去死吧。”任侠淡淡地微笑,刀继续捅入。径直贯穿了它的腹部。

  狰兽王瞪大了双眼,只能无力地低吼,原本高举的两爪软软地放下,瘫倒在了地上,睁大的血眸中竟有血泪流出。

  原谅我吧,我的族人,我做了错误的决定,葬送了你们,也葬送了自己。它十分悔恨,它忘了自己为什么做出这个决定。

  它看着任侠,想将他杀死,但它已经没能力做到了,浑身没有一丝力气,无法掌控自己的身体了。啊,不甘心啊!

  狰兽王突然瞪大血眸,张开口,再次抬起了右爪,将原本已经放松下来的任侠吓了一跳。但下一刻,它的眼睛便慢慢闭上了,彻底失去了声息,死去了。

  任侠拔去了捅入腹部的大刀,有一截血淋淋的肠子粘黏在刀面上,令他觉得异常恶心。他看着狰兽王庞大的身体倒在自己面前,一会儿头突然一阵晕眩,嘴角溢出一缕鲜血,再也站不住,瘫软在地上。其他还活着的狰兽见老大死了,便带着重伤的几只狰兽纷纷逃窜,逃回森林里去,相信它们再也不敢来了,这次伤亡惨重啊,老大都折在这了。

  “啊,任侠。”五十米外的一棵茂密的树上,一名身着深蓝色长袍的少年奋力跳下树,脚步轻点,来到任侠身边,扶起他,让他靠在自己的大腿上,并迅速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瓶,打开瓶塞,从中倒出一粒散发浓浓药香淡黄的药丸,揉碎了度入任侠的口中。少年与任侠一样,生的十分清秀,十五六岁的样子,但身材却有些瘦弱。

  少年松了口气,静静注视着任侠俊秀的面颊,等待他清醒过来。眉眼中充满了担忧。

  药丸果然起了几分作用,大约一刻钟的时间,任侠便渐渐转醒。

  “啊,任侠你醒了啊,太好了。”少年转悲为喜,扶起任侠,激动地说。

  “谢谢,墨离。”任侠轻声说道,他现在还是很虚弱,千重击这个强大的法术不是他现在所能完全掌握的,用了这个法术后他便已经是强弩之末,又硬抗了狰兽王一爪,并用尽全力给予了它致命一击后,他再也无法支撑了,倒下。

  “我们兄弟之间还需要谢谢吗?好好休息,我照顾你。”墨离淡淡一笑,抚着任侠浅棕色的头发。正是他,刚才放出了那一支弩箭,重创了狰兽王,救了任侠一命。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