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1 03:40:10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天龙之纵剑江湖
  4. 第一章 庄生晓梦

第一章 庄生晓梦

更新于:2018-03-16 15:56:40 字数:3491

  青光闪动,一柄青钢剑倏地刺出,指向一白衣少年右肩,使剑的道姑不等招式使老,腕抖剑斜,霎时间剑花飞舞,笼罩了那少年上身的诸般大穴。那少年猝不及防,待要趋避,那道姑的长剑已点在那少年的咽喉之上。

  那道姑倒转长剑,道:“光豪,这次你又多拆了七招,足见精进,如此这般,两年后的东西宗较剑,我西宗便更有胜算了。”那少年道:“光豪全凭师父栽培,定不负师父一番教导。”那道姑点了点头,似乎对这名弟子颇为满意。

  只见周围众弟子中,有一十岁大小的童子,与师兄们聚精会神地看着场中的比剑不同,正木然地看着比剑的师徒二人。这少年本是无量剑派的一名小弟子,只是别人不知,这少年并非当世之人,而是来自后世,名叫朱逸风。数日前,朱逸风一觉醒来,却已发现物是人非,眼前尽是古代之人,而自己却变得只有十岁大小。正是庄生晓梦迷蝴蝶,朱逸风如在梦里,不敢相信眼前一切,直到今日,朱逸风才确定自己处在金老的名著《天龙八部》的世界之中,而自己却成了大理国无量剑派西宗的一名小弟子,眼前比武的两人,正是西宗掌门道号辛双清和她的弟子于光豪。想到这,朱逸风唏嘘唏嘘不已,早在后世便已对武侠世界向往不已,更是拜读了金老的所有名著,但没想到自己竟会真的来到天龙世界之中,而后世的那些亲人朋友却再也见不到了。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二十一世纪自己是回不去了,但自己早已熟读天龙八部,对这个世界的种种大多已了然于胸,定能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从现在来看,正是原著开篇的是十二年之前,十二年足以令他练就一身傲世天下的武功,况且无量山后山便藏着逍遥派的绝学凌波微步和北冥神功。想到这,朱逸风不由地大笑,倘若此时有人看见他这副模样,定会以为他得了魔症。

  一晃两年,又到了无量剑派东西宗比剑之时,西宗自掌门辛双清以下无不摩拳擦掌,以期在比剑之中大胜东宗,入住剑湖宫,得以参悟无量后山时隐时现的仙人剑法,只有朱逸风知道那不过是无崖子李秋水当年住在无量山中舞剑之时,倒映在无量玉璧上的影子罢了,只是昔人已乘黄鹤去,又何来玉璧上的倒影,参悟无量玉璧的剑法,不过是水月镜花一场空。朱逸风本就是极为聪慧之人,这两年勤练无量剑法,又深谙剑法不可拘泥形式,讲究浑然天成挥洒自如的道理,进境神速,纯以剑法而言,西宗弟子之中已无人胜得了他,故此深得辛双清赞许,此次比剑自然会带他这个得意弟子前往,是他见识一番,希望他日后能够为西宗大放异彩。殊不知如此这般正和了朱逸风之意,东西宗比剑之时正是他溜进后山,取得秘籍的大好时机。

  无量剑派本是西南武林大派,于北宋仁过年间分为东、北、西三宗,此后每隔五年,三宗门下弟子便在剑湖宫中斗剑比武,获胜的一宗便可入住剑湖宫五年,至第六年上重行比试。北宗于二十年前获胜,五年后败阵出宫,掌门一怒之下将门人迁往山西,杳无音讯。二十五年间,东西宗互有胜负。

  剑湖宫比剑也堪称西南武林一大盛事,只见剑湖宫中辛双清与东宗掌门左子穆坐在练武厅东边上首,西边锦凳上坐着十余位宾客,皆是东西宗掌门所共同邀请的别派之人,出面做比剑的公证人其余诸人则是前来观礼的宾客,大都是西南武林中的知名之士。朱逸风此时正站在辛双清下首,正东张西望,似乎对场中二人的斗剑毫不关心。他寻了个理由,便向辛双清告假出了剑湖宫,直奔后山而去。

  此时,无量剑弟子大多在厅中观看比剑,纵然有几名东宗弟子看见朱逸风,见他不过一小童且身着无量剑弟子的服饰,也不去管他。朱逸风穿过数进小院,直奔后山,奔出了一阵,猛地听见水声响亮,轰轰隆隆,便如潮水大至一般只见西北角上一条瀑布犹如银河倒悬,直泻入脚下深谷之中,蔚然壮观。朱逸风心道:“就是这了。”取出藏在身上的长绳,一头系在腰间,一头系在崖边的树干上,拽着绳索,缓缓爬落悬崖。也不知爬了多久,这山崖越发勤倾斜,不再是危崖耸立,他伏在坡上,慢慢滑下,不多时便已到了崖底。朱逸风站直身子,只见左边山崖上一条大瀑布如玉龙倒悬,飞流直下,注入一片大湖之中,瀑布入水处,波涛澎湃,离得瀑布十余丈,湖面一平如镜。朱逸风不由赞叹大自然之奇妙,纵使后世所见的黄果树瀑布也不过如此。

  朱逸风此行志在无量玉洞之中的北冥神功,无暇欣赏美景,一斜眼,便看见瀑布之右一片石壁光滑如镜,他心中大喜,这便是那无量玉璧了,找到它,那无量玉洞便也不远了。朱逸风飞奔至玉璧前,只见玉璧上赫然映着自己的人影,只见自己倒影之旁隐约有一把长剑的影子,剑尖斜指向下,对准了一块大岩石,他心中一动,便是这了。只见那块大岩石凌空置于一块小岩石之上,他推了推那块岩石,只听得石底发出藤蔓断裂之声。朱逸风运起内劲,他如今内力已有根基,一推之下,只听得藤蔓噼啪断裂之声,那块岩石缓缓转动,只开得一半,便露出一个三尺来高的小洞。朱逸风大喜,便弯腰进入洞中,走得二十余步,便碰到一道石门,那门甚是沉重,他运劲一推,那门便缓缓地开了,这里似乎已许久无人居住,霉味甚重,且眼前乌七八黑,眼不见物,若非原著之中已有写明北冥神功就在洞中,朱逸风真想掉头回去。他继续向前,突然间,双手摸到一物,似乎也是一扇门。朱逸风心中暗骂无崖子李秋水没事找事,设了这么多道门也不觉得添堵。虽说如此他依旧推开石门,眼前突然一亮,只见所处之地是一处圆形石室,只见室中放着一只石桌,桌前有凳,桌上竖着一面铜镜,朱逸风心知这便是无崖子和李秋水当年的居所,只是两人终究劳燕分飞,令人叹惋。朱逸风在石室中寻找良久,发现右手边有道石门,推开石门,沿着台阶走下,走下十余阶之后,似乎又是一道石门,他不假思索,推开了石门,猛地一抬头,只见一宫装美女,手持长剑对着他的胸口,饶是他早有准备,也是吓了一跳。朱逸风定睛看时,见这女子是由白玉雕成的玉像,仪态万千,着实动人。朱逸风暗自腹诽,无崖子有李秋水这样的美女陪着,却喜欢上了李秋水十一岁的小妹,放在后世,不是怪叔叔,便是萝莉控了。

  朱逸风往玉像脚下看去,放着两个蒲团,一大一小,显然是供人跪拜所用。只见玉像右足鞋上绣着“磕首千变,供我驱策”,左足鞋上绣着“遵行我命,百死无悔”。朱逸风大喜,心知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的秘籍编在小的蒲团之中,“我可不是段誉那个书呆子,对着玉像磕头千遍,不过毕竟得了人家的秘籍,道个谢还是要的。”想着,朱逸风便直身朝玉像拜了三拜,便俯身去取那蒲团,撕开蒲团,露出了里边的绸包,打开绸包,里面是一卷帛卷。展将开来,第一行写着“北冥神功”,其后写道:““《庄子》‘逍遥游’有云:‘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也。’又云:‘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是故本派武功,以积蓄内力为第一要义。内力既厚,天下武功无不为我所用,犹之北冥,大舟小舟无不载,大鱼小鱼无不容。”再往下看,只见卷上写着本门内功,适与各家各派之内功逆其道而行,是以凡曾修习内功之人,务须尽忘已学,专心修习新功,若有丝毫混杂岔乱,则两功互冲,立时颠狂呕血,诸脉俱废,最是凶险不过。最后写道:“世人练功,皆自云门而至少商,我逍遥派则反其道而行之,自少商而至云门,拇指与人相接,彼之内力即入我身,贮于云门等诸穴。然敌之内力若胜于我,则海水倒灌而入江河,凶险莫甚,慎之,慎之。本派旁支,未窥要道,惟能消敌内力,不能引而为我用,犹日取千金而复弃之于地,暴殄珍物,殊可哂也。朱逸风略一思索,自己两年来修习内功不易,倘若废去内力,专修北冥神功,虽然颇为惋惜,但若练成北冥神功,吸取他人内力,成为绝顶高手,不过举手之劳。

  朱逸风一咬牙,便决定尽忘所学的无量剑派内功,修习北冥神功。朱逸风依据布帛上所载之法,散去丹田之中的内力。他的内力不深,只过了一盏茶功夫,便已将自身内力散尽。散完内力,朱逸风直觉浑身无力,心道‘老子以后一定要多找几个高手来吸一吸,不然就亏大了。图中言道:“手太阴肺经暨任脉,乃北冥神功根基,其中拇指之少商穴、及两乳间之膻中穴,尤为要中之要,前者取,后者贮。人有四海:胃者水谷之海,冲脉者十二经之海,膻中者气之海,脑者髓之海是也。食水谷而贮于胃,婴儿生而即能,不待练也。以少商取人内力而贮之于我气海,惟逍遥派正宗北冥神功能之。人食水谷,不过一日,尽泄诸外。我取人内力,则取一分,贮一分,不泄无尽,愈积愈厚,犹北冥天池之巨浸,可浮千里之鲲。”朱逸风依法修习,过了一个一个时辰,方将手太阴肺经练完,紧接着便开始修习任脉,任脉上穴道虽多,但却是笔直一条,比之手太阴肺经却好记的多了,不到半个时辰,便一练完了。如此日复一日,过得一个月,朱逸风便已将北冥神功卷轴各幅图中所载的内功修习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