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0-20 09:12:13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神氏族谱又名颂仙传
  4. 第一回 云门之始

第一回 云门之始

更新于:2017-04-21 11:18:38 字数:15113

字体: 字号:
神氏族谱又名颂仙传目录
共2章
  月坎星芒,日暗云梭,天分二明,大地汹涌,山林萎缩,合川倒逆。小至蚂蚁,大至仙神,三界万物无不为之所惊。忽来发现,原来一本名叫神氏族谱的书谱被翻开。此书乃编成于自然,地是台,天执笔,风使力,山作架,林为写,川水化墨,大海成砚,最有经由雷雨相伴,在日月同辉之时写成。谱中所记载的正是一幕幕真实的神话传说,栩栩如生一般再现于世人面前。

  第一回云梦之始

  烽火台燃起,不够就像星星之火一样把整个中州全盘燃起,火焰带来的信号迅速传遍整个大陆。城镇里的战钟也敲响了战争的警报,在此之前还是月光明媚,繁星闪烁,黑夜覆盖在大地上,人们还在安睡之中,一片和谐景象让人生羡。可惜和平再一次在人们心中被战钟的钟声震碎,人们亦聪安详的梦中醒来,收拾细软逃亡而去,有的自然是愿意为保家卫国而参军上了战场去。

  在神尾村夏洪才这个家中,夏家夫妇也正在匆忙地收拾细软要想离乡别井逃亡而去,在这灯烛暗淡的夜晚夫妇二人也相貌看去却是十分普通,与常人无异。这时丈夫对妻子说道:“快,带惊儿出来,要不来不及了。”

  妻子知道丈夫的猜测不会有误,于是快步走进卧房,小小的卧房中只放了张小床和一个衣橱,小床上躺睡着一个约莫七八岁的小孩。妻子看到孩子睡得那么甘甜,而且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不禁叹了一声,走过去用手推了推小孩,又叫了几声还是未见醒来,在外面的丈夫又催促道:“要快。”

  妻子听到后也不管孩子是否醒来,便把他拉了起来放到背上背其出去。那叫惊儿的孩子被母亲这么一拉就醒了过来,只是刚刚睡醒,双眼还有些朦胧。母亲背着孩子正要走出房门,忽然间一条火柱在他们面前扫过,此时,那孩子看到刚才那一幕也被吓得双眼瞪得大如龙眼了。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那火柱便把它说接触到的物事都化为灰烬。

  妻子也被吓了一惊,于是喊道:“相公。”“相公在此,安然无恙。”惊儿看到父亲还是在原处丝毫无损,不但如此而且一团火焰围在其周围转动,看到此景不敢相信便用双手揉了再揉那双大眼睛。这时候夏洪才举起右手在半空中凭着空气画了个圆,身边的火就好像长在他身上一样,按着画圆的经过而围成了好似盾牌一样。只见他一拳打出,火圆变成一个巨大火球想着前面的黑暗处冲了过去,‘砰’一声撞上了前来的怪物,火球随即散开,夏雄才也立即做出一个请法姿势,大喝一声:变。原本散落的火花又迅速聚集化为一条火龙,不断攻击躲在黑暗中的敌人。

  丈夫转过头来对母子二人说道:“你们快走,别在这里看热闹了。”孩子被父亲这么一说才在刚才那的惊吓中回过神来,但这时母亲已经背着他往西边逃去。村子的家家户户不是逃了的就是被杀了的,由于敌人突然来袭,惊儿母亲不敢怠慢。村子里里外外都漆黑一片,让人觉得阴森恐怖,在母亲悲伤的惊儿不禁想起:自己母亲平时体弱胆小,为何如今竟然一点害怕也没有,而且背起自己奔跑犹如脱兔一样,而且对父亲为何如此厉害之事也想打听也一下。正要开口问道,突然在黑暗处有点亮光闪过,一瞬间一个金色的物事飞了出来真是对冲着母子二人而来,母亲跳起,一踏地之际右脚向地上蹬了一下,往后避了过去,流星一般前方发出金色后方拖着常常金色尾巴的物事在二人面前划过,这真是险过不得。

  儿子自然是又被吓着,但母亲也不敢多作细想,于是纵身一跃,变上了别家的屋顶。刚一来到,变腾出一手轻轻地放到嘴巴前,用口对前方吹了一下,吹出来的气顺着手滑出来散去。古时候的古建筑房顶都是山顶式造型,为的是容易疏导雨水,人上去除非有很好的伸手才能站住,但惊儿的母亲,却能在上面如在地面一样奔跑起来毫无难度。更为神奇的是屋与屋之间本是隔半丈左右的小巷,如今惊儿母亲却能在小巷的本空之中踩踏而过,这一幕又让惊儿吃了一惊。

  一直跑着跑着,听到房屋一间间倒下的声音,也听到身后有好似狗喘气的声音,声音越来越接近,而且不止一个声音。今晚的月亮被乌云盖住,但这时乌云散去,看到有数只毛色似虎金黄色,斑纹似豹一点一点黑圈,体型像象熊,满口有如匕首一样牙齿的怪物在后追赶着前面的人。虽然身形看上去很是笨重,但那只是欺骗敌人的外表,敏捷速度无一不是他们杀敌的优势。

  其中,走在众怪物面前最接近惊儿母子的那一只更是比落在后面的要庞大得多,看上去就知道是它们头头。只见那只头头越最越近,决心一下把前面的人扑倒,于是屈身后退大肉凸显无疑,用力一蹬,威力巨大甚至把剩下的那片房顶震得倒塌。怪物咆哮一声,就飞扑过去,箭一般的速度,伸出右爪想要一把把那两母子爪下来情况十分紧张。

  但那个背着孩子的母亲也不是简单,早在怪物要扑过来时,便自言自语不知道说什么什么。就在要被怪物扑到之际,一条头如尖锥的石柱从下方刺上来,正好刺中了跃在半空的怪物,刺穿其胸膛把它挂在柱上痛苦得哀叫,却又不能把自己拔出来。跟在后面的怪物看间自己头头如此惨状欲要逃跑,可惜一切太迟了,还未等它们转过身去,又有数条石柱刺了上来,一只只怪物被挂在石柱上不断痛苦得嘶叫,场面看起来很是可怜。

  不一会,母亲便背着儿子跑到了村口不远处,于是跳下屋顶,谁知道一时大意竟然没有察觉到在那漆黑的房屋中竟是危机四伏。刚一下到地面,一只巨型人破墙而出,举起手上的金刚碎裂锤就是往那两母子敲去。若是单身一人,惊儿的娘或许可以硬吃了这一下,但如今背着一个人而且双手在抱着他一时间难以腾出。千钧一发时一把巨斧飞了过来,当头劈中巨型人,一下子把他击倒,虽是击倒了,但未见其受重伤,又再站起来欲要攻击前面的母子,但经过刚才那短短一时间,惊儿的娘已经腾出双手。只见她双手合拾,向前方敲了一下,但好似对怪物毫无威胁,不知怎的就在旁边的土地上伸出了高数丈粗如鲸身合拾着的一双石头手往巨型人锤了下去,一丈高大的巨型人被锤成肉饼。

  这时候在前面亮起了火把,母子看了一下约莫火把之数起码数百,来人估计要有数千人。原来在前方的全都是人类士兵,从士兵中走出来了一个身穿银铁甲,头顶剑矛头盔的将军骑着一匹浑身黑色,四蹄踏雪的马走了过来,来到不远处便停了下来不再向前。那将军看到那两母子,于是双手合拾说道:“原来是公主,臣将奉皇上之命前来救驾,如今来迟忘公主恕罪。”刚才救惊儿母子的人估计就是他。

  惊儿的娘也知道了对方是什么人,回道:“我已经不再是公主,现在只是夏雄才之妻,夏惊龙之母,神尾村的一员,你不要再叫我公主了,还是叫我程孀吧。”

  那个将军听后立即下了马,屈膝跪下急忙地说道:“公主不要再为难呈祥了,望公主收回刚才的圣命。”

  程孀深知对方性格为人,便不再强求。只是可怜那背上的孩子,刚才那一幕幕惊心动魄的场面已经把他吓唬得胆战心惊,惊魂未定,如今听到竟然有位将军出来叫自己娘亲做公主,更是把他弄得一头雾水。惊龙忽然想起一些人,于是问道:“娘亲,爹会不会有事?”

  程孀摇了摇头说道:“你爹法术不差我倒不担心,反而是担心你的夏侯伯伯他们和村里的其他村民。”

  惊龙听到夏侯伯伯于是急忙地说道:“娘亲你说漏了阿凤。”背着他的母亲听到儿子这样说,不由从心笑了一下心里想到:这孩子真把子凤当成姑娘家了。

  杨呈祥听到程孀的话,怕其担忧便马上说道:“公主大可放心,神首村和神尾村大部分生还的村民和夏侯元帅父子都被我们带到了安全地方,现在很安全,无需担忧。”

  惊龙听到杨呈祥说什么夏侯元帅,他自然是听不动,但关于夏侯二字和父子二字特别有反应,于是抢话说道:“这位叔叔,应该是夏侯父女吧,阿凤是女孩子。”

  杨呈祥现在才第一次和惊龙见面,听了此番话自然被弄得不知所措,但程孀听了后却被逗得不由得衷心发出嘿嘿的笑声,连忙用手遮掩下半面,动作很是优美。

  卟卟卟卟,清脆的脚步声慢慢走近众人,杨呈祥心里想到:如此平稳沉重的脚步,对方肯定是来头不小,这里不是我方就是敌人,我们这边的人还没有谁有这么好的修炼底子,反正来者不善,先作个准备。想到此处于是冲着传来脚步声的地方喊道:“来者何人,快快报上姓名免得伤及无辜,否则再前进一步,到时候就不能怪我们了。”

  杨呈祥身后的士兵听到主帅这样问话,也知道要做准备,于是在后面的十排弓箭兵走了出来,列好阵来拉弦拔箭,等待将军一声号令便数百支箭矢一同射出。

  脚步停下,脚步声的主人已经进入了众人的视野范围,火把虽然照到的范围不大,但那来人的相貌衣着依稀还是看得到。那人身袭一件绿色猎人套,头扎一条深红色布巾,布巾正中有用金丝线绣成的图案上面又镶嵌着一个小龙蛇头的中年男子,其手上还拿着一把比普通弓要长要大更奇怪的是弓的两端有着一个如拳头般大小的黑球体。只见其一开头口便道:“青平公主,杨大将军多年不见,可有挂住在下不?”程孀只听不答,而杨呈祥却是骂道:“你竟敢回来,如今看我如何收拾你。”

  这时候又从远处听到马匹奔跑声,众将士听得出这是另一位将军的座下风囊马奔跑的声音。士兵们纷纷让道,那位赶来的将军却是一位女子,可她身披一件黑鱼风龙甲,手持一把精金银钢扇威风凛凛,让人看了后不禁想起真是巾帼不让须眉。直跑来到程孀母子面前,一跃下马,也不理会刚才来的那位男子,怀抱着对方,哭着道:“孀妹啊孀妹,姐姐我真的太想念你了。”这女将军竟然说哭就哭,刚才那威风凛凛的英姿一下子全无。

  可是不管多么坚强的人看到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不小心流下泪水又怎么能够怪得了他们呢。所谓情到浓时不自禁,好自然地用手要拍打程孀的背,虽然知道程孀背上有人,这样一拍打惊龙就‘哎呀’叫了一声。一声惊醒梦中人,那女将军才知道自己失态,连忙擦干泪水冲着程孀尴尬的笑了笑。

  程孀可不是什么将军的,也没有什么顾忌地哭着,只是哭起来无声无色。刚才那个来的男子好不耐烦地说道:“没想到玉玲也来了,今天真值得庆祝,可惜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

  那女将军玉玲听到那男子如是说道,自己也回话道:“那就让我先把你给杀了,我们回去再好好叙旧庆祝一下你的死。”说完便想动手,程孀连忙阻止,把惊龙放了下来后对玉玲说道:“难道你没看到他手上的武器么?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赶快把我的孩儿带去安全的地方,至于他就让我来对付吧。”又转过来对惊龙说道:“惊儿,你先跟玉玲婶婶走,娘亲过一会就会找上你爹去找你的,你不要担心。”

  惊龙听到母亲这样说,也就点了点头当作回答,玉玲听了程孀的话,便抱起惊龙返回马上,对程孀说道:“孀妹一切小心,事完后记得尽快来找我们。”又对杨呈祥说道:“我们走。”

  杨呈祥也点了下头表示同意后,对程孀行了个礼说道:“臣将先行告退,望公主珍重。”说完立即调过身来下令:全军全速撤退不许耽误。军队很快就跑得远去。

  那个绿衣男子见了对方的人要跑走,好似让他们走了自己也一样有十足把握能够追上一样。程孀对那男子说道:“我们的恩怨就在此了结吧!”男子闻言便说道:“青平,为何你永远都要跟我作对,你不如就过来我这里吧,我会好好的照顾你的。”

  程孀摘下一条馕在腰间的白色丝巾,丝巾上面也是用纯金磨溶制成的金色丝线绣着一个带着面具全身衣服白色长裙的女子,看似一条普通的丝巾,被她轻轻甩了一下,便像魔术一样变成了一把剑握在了手中。那剑浑身纯白,长有五尺长,剑身细小,宽如柳叶,而其厚度也有一寸,故是一把怪剑,但其柄和锷均是黄金制成而且刻有皇家图案,是来作为皇家象征之用。这时候程孀才开口道:“你我选择不同道,更是相反道,我不是故意与你作对,只是你我需要有个生死才可以。”程孀一边说一边用剑在手掌上划了一下,把手心割破后流出鲜血,血掉顺着剑身流到剑尖然后滴到地上,顿时地上出现了一个布满奇怪文字赤红色的印阵。印阵中的文字好似流水一样在阵中流动,不一会,阵中的文字飘了上来围住程孀在她附近打转,赤红色文字把程孀围得密密麻麻的,忽然间集体往中间一合,一道强光发出。

  绿衣男子连忙用手掩护双眼,不敢直视。好一会强光消去,绿衣男子才敢睁开双眼,却发现原本一身粗麻布衣的程孀,如今却船上了一套赤红色的盔甲,手中还多了一把长枪。也不等男子有所反应便全速跑了过去,两把武器直逼绿衣男子。

  在另一边,奔跑着的玉玲他们,惊龙越发担心自己的父亲母亲,于是问道:“玉玲婶婶,爹娘他们会有危险吗?我很担心他们,不如回去帮帮他们吧,何况我们这里有那么多人。”

  玉玲看了看惊龙,笑了一下,说道:“你爹娘有你这孩子,他们一定很安慰,不是婶婶不想救你娘,而是越多人反倒越让你娘亲麻烦,至于你爹你大可放心,你不相信婶婶也要相信你娘亲啊。”

  惊龙闻言好奇地问道:“为何说越多人越让娘亲麻烦,婶婶能告诉下我吗。”

  玉玲见其如此好奇,又见现在已经远去,于是下令:全军放慢脚步吧,现在走路不跑。下令完又对惊龙说道:“你看到刚才那绿衣男子手上拿着的古怪弓吗?”惊龙听到此处点了点头,玉玲继续说道:“那弓可是大有来头,名曰‘五色乌雏弓’,相传五色乌雏弓无需外备箭矢,只要使用者要射箭,只一拉弓拔弦便会出现一支箭矢,这箭矢有五颜六色的,真是由五色乌雏的羽毛说变成,五色乌雏身上共有三万二千三百二十二根羽毛,这些羽毛可以同时变成箭矢一齐射出,而且据说那五色乌雏是凤和凰的后裔拥有再生羽毛的能力,所以我们这莫说几千人,就是上万人还未跟他交手就全军覆没了。”

  这番话听得惊龙连番惊叹,佩服之余不禁又流露出对母亲的担忧之情。玉玲也是久经世态的人,看到惊龙那么担忧就安慰说道:“放心吧,孀妹很是了不得,她定会收拾那坏人回来找你的。”惊龙听了也只好宁可信其对,不可信其错了。

  军队从神尾村跑来,想从神首村绕道回去大本营的,谁知道后面有士兵指着神尾村半空大叫:将军快看。众将士立即回头,不看也罢,一看就吓了一惊,原来神尾村的上空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身影,朦胧的月色下虽然看不清楚天空上的物事,但依稀可以看出有龙的特征,身材却又异常肥胖臃肿,不禁被吓得傻呆在原地。

  还是玉玲比较冷静,看到那怪物后立即对着众将士喊道:“全军快撤。”话音刚落神尾村半空的巨大怪物忽的从背上生出一双由火化成的巨大火羽翼,火羽照亮整个神尾村上空。惊龙好奇地回头望了一下,只见那怪物一挥动背上翅膀,翅膀是消失了,但从它身影下开始燃起红红烈火,火旋即向四周围扩散。

  回头看望的惊龙被吓了一下,真是不知道厉害。火焰像熔岩一样流了过来,就要追到人时就像大海一样,火海中卷起一个火浪欲向逃跑的玉玲众人扑去。眼看落在后面的士兵就要被火浪打到,玉玲顾不了那么多,于是站到马背上脚用力一蹬便跃到了后面,双手一拾,地下的土地纷纷飞到她的手中,然后拿着泥土双手互相交叉一掷,两边泥土踊跃而出在前面形成一个盾墙为其抵挡火浪。

  火浪一浪接一浪地扑打过来,玉玲此时浑身发热自知抵挡不了多久,于是回过头来对后面的士兵喝到:“快走,不用理我。”

  众将士和惊龙虽然心中万分惊恐但怎么舍得抛下玉玲,何况是杨呈祥,只见他也跑了过去,对玉玲说道:“玲妹,不如你先把土盾解散,在让我和你合二人之力地方吧。”玉玲知道杨呈祥下了决心的时就不会改变,也不作声只好默认,而杨呈祥回过头来对后面的人喝到:你们快跑去安全地方,这是军令,如若不从必军法处置。

  玉玲抵挡了火浪一会便已经全身发热,元气开始消去,自知这火焰厉害,心想:这火如此厉害,就算合两人之力也抵挡不了多久,看来此次真是凶多吉少了。而在后面的士兵虽然誓言要与将军同甘共苦,但将军下了军令不得不听从,只好撤退。在带着惊龙正要撤退之时,一道白光从空中闪过。

  白光飞到了那巨大怪物的头上,握着它鼻上的那对巨角往上一提,在地面上的那片火海便立即消去,众人这时候也松了一口气。

  这时候怪物又从背上生出四双火羽翼,红红烈火照耀整个夜空,白光也从怪物头上跳到了身上,用全身力气要把那些制造成火海的羽翼拔除。怪物见状断转身和用尾巴拍打背上,但那白光左蹦右跳的甚是灵活,看着一只一只羽翼被拔除,怪物痛的它对地长啸,不停地在空中打滚。羽翼被拔除,不再会造成那么可怕的火海,在下面观看的玉玲他们也不禁大喜。当怪物飞到神首村村外山坡时候,怪物突然好似全身无力似的往下急坠下去。

  ‘砰’一声巨响,玉玲他们被震了一跳,但好奇心促使他们跟了过去看一个究竟。众人来到,看到那白光原来是一位貌美绝色的女子,但那女子确实赤裸身子,只见她身上有一条长长的九色披帛围绕全身,却只是漂浮在空中不会接触一下肌肤,白玉一般的肌肤美得让人以为是假。正当玉玲想要上前答谢时便被女子抢说道:“它的火羽翼已被我拔除,而且还被我打了一掌受了重伤,如若你们现在要对付它应该是可以的了。”

  女子说完话,玉玲又想要说,还未开口,女子便不见中影,这时候女子在半空说道:“这孩子我先带走,你们无需担心。”众人听到声音想要抬头再看,却又没有人,又去找惊龙却已经不在人群之中了。

  杨呈祥有点担忧,对玉玲说道:“玲妹,孩子不见了,叫我们怎么向公主交代?”

  “放心吧,那怪物如此厉害,但这女子一下子便把它打得重伤,而且长的如此绝美,如果说她不是天上仙子我们真是忘恩负义了,”说到此时眼前的巨大怪物又动了起来,接着说道:“现在别多想了,先把眼前这怪物解决了吧。”说完,众将士又做好了作战准备。

  女子抱着惊龙在空中飞着,惊龙看了看这位女子,觉得她真的很美,尤其是那清澈无暇的双眸,如若心存歪念的人根本不敢直视,于是认定那女子定是天上派遣下来的九天仙女。惊龙一个小孩儿,心里有如溪水一般清纯,心中没有歪念当然敢直视那女子,然后问道:“仙女姐姐,你要带我去哪里?你这么厉害,不如帮我找我爹娘吧。”

  那女子听了惊龙的话,笑了笑,露出那两排白如小贝的牙齿,说道:“你只管放心,如今你只要睡一觉,到了该醒的时候自然有人把你叫醒,到时候你就可以见回你的爹娘了。”女子说完,也不等惊龙有反应便往他吐了一口烟雾,很快,惊龙便进入了梦乡之中。

  所谓光阴似箭,日月如梭,眨眼间已过了将近三年。惊龙从梦中醒来,隐约觉得身边事物有些奇怪,于是揉了揉双眼,抬头看到一个叉枝横生,绿叶盛茂的大树,自己正在树下躺着。又向左右看了一下,发现只有自己身在的此处是鲜花绿草小片绿地,这里以外的地方全都是一片焦土,有如死地一般,心中不禁害怕起来,想要起来却无论怎么使力身子就是丝毫不动。

  就在这时候,惊龙听到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声音越来越接近,那声音的主人已经来到了自己的面前,可惜因为光线的关系,根本看不到来者的相貌,唯一看到的就是他手上拿着一把巨大的剑。剑很大,但握在手中却好似木头一样轻便,只见他缓缓提起手中的剑对准自己,接着说道:“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也不要离开村子,不然就像我一样,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话毕,便一剑插了下来。

  ‘啊——’,惊龙大叫了一声,从梦中挣扎醒来,在外面编织的母亲听到儿子大叫便跑了进来问道:“惊儿,发生什么事?”

  惊龙看到进来的是自己母亲而且安然无恙才知道刚才是做梦,于是跳下了床冲了过去抱着她哭道:“我刚才发了一个恶梦,梦见爹和娘亲都出事了,现在看到您没事,太高兴了,我太高兴了。”母亲用手轻轻的扫了扫惊龙的后肩,说道:“傻孩子,这只是一个梦,别怕,娘亲和你爹都在。”程孀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心想:平日能够顺手是刚好扫到惊龙的后头,怎么现在扫到他的后肩。想到此处,于是放开了儿子退后两步,用那美丽动人的双眼温柔地上下打量着惊龙,不看也罢,一看便惊得‘啊’地叫了一声。

  在外面劈柴的丈夫听到妻子了叫了一声,于是冲卧房捉着妻子双手,连番问道:“什么事,什么事?”。惊龙看了看匆匆而来的父亲,又看看了看母亲,深觉奇怪地问道:“娘亲,是不是我发生了什么事?”

  程孀摇了摇说道:“没,没事”,夏鸿才见到妻子脸带惊讶表情,于是又上下打量了儿子一番,也不禁‘啊’地叫了一声。惊龙也觉奇怪,又要问什么事,父亲也同样是摇头说没事,自己无奈下只好说道:“爹,娘,我先出去洗个脸,今天不吃早饭了可以吗?”夫妻两听了也只好连番点头应付儿子。

  程孀见儿子笑嘻嘻地一蹦一蹦的跳出卧房,马上转过头来流着泪对丈夫哭道:“这孩子,怎么一夜之间就长高了”?夏鸿才说道:“是啊,普通人怎么会这样,难道...不会啊?”

  程孀见丈夫好像有什么隐瞒,马上催促道:“难道什么,快说,你快说啊”。夏鸿才怪自己说漏了嘴,但事而至此也就不打开话来说道:“好吧,我告诉你也可以,但你不要太过激动,还记得当年你在怀了惊龙后受过重伤吗?”说到此处停了一停看到妻子点了点头才接着说道:“当年已经是九个月了,但你受了重伤,胎儿在那时候其实就夭折了...”

  “什么,你说我的孩儿早就夭折了?”程孀打断了夏鸿才的话,夏鸿才连番抢说道:“你先听我说,先听我说,那孩子还是现在的惊儿,当年那孩子的确是夭折过,但心妹(飞龙敖心,夏侯恭之妻,天龙敖冥后裔)把自己的龙魂释放出来救活了惊儿,而且跟我说过龙魂只是把人救活,将来决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影响,她这么说我也深信不疑,所以我才会否定了。”

  程孀听了这番话心里有些安慰了,然后说道:“你不会再骗我吧。”“怎么会呢”,夏鸿才把妻子拥抱入怀中接着说道:“别担心了,我什么事都跟你说了,相信心妹吧,她说那孩子以后不会有事的。”

  程孀靠在丈夫的怀里,用纤细的手锤了锤他的胸膛故作生气地说道:“好哇你竟然把这件事隐瞒我这么多年,以后不许再瞒着我”,接着又说道:“既然这样我们也只好静观其变了,看看惊儿还会发生什么事,现在乱了方寸也不是办法。”两夫妻决定先观察一下惊龙身体的变化再作打算。

  而正在家门口洗涮的惊龙看到不远处有个小孩跑来,他走近了才看到原来是隔壁邻居家的孩子王公宝(大狗是花名),见他跑过来后气喘喘的,走到门口水桶那里拿起个瓢,瓢上水来大口大口地喝。见他咕嘟咕嘟地喝完一瓢水后用衣袖擦了擦嘴上的水后才说道:“你今天可真懒床,昨天约好了在树林口那小山坡集合,现在首领和其他人都在了,就只差你,快点。”

  惊龙听后,连忙抹了抹脸站起身来就要跑,但大狗看到他的身材心觉奇怪:怎么一夜之间就比我高了,正在发呆的时候惊龙便拉着他说道:“那还不快”,于是也没理会那么多便一起跑了出去。二人来到树林口的小山坡,看到已经有数个小童在,只见一个站在小山坡正中央那块大石块上面的小童正要发话,惊龙和王公宝的到来,所有的小童都纷纷盯着惊龙看得出神,心里都想:怎么阿蛇(惊龙的花名)才没见了一晚,现在都比我高了。

  当事人惊龙却没有注意到众人对自己的异样眼光,对着石块上面的小童说道:“首领(李若兴)是不是已经分配了任务了”?众人听到惊龙说话才回过神来,那个叫首领的小童说道:“还,还没,昨晚我们的兄弟豆豆(李伯希)被神首村的小子们偷袭了(用小石块砸了几下),所谓有仇不报非好汉,今天我们就要为他报仇,你们说好不好。”

  众人无不表示赞同,一瞬间就把刚才对惊龙的好奇全部消失了。这时候又有一个小童拉来了三只咯咯鸟(一种头大,嘴大的鸟,嘴巴经常开合,上颚碰下颚弄出很吵人的咯咯声,于是就把这种鸟叫作咯咯鸟。这种咯咯鸟小时候与普通家禽大小一样,成年后有小童那么高,由于体健力大,可以让七八岁左右的小童骑乘,但前提是要经由专人训练方可,否则后果严重。最为奇特的是这种鸟比起一般的家禽要聪明一点,能够认得回养主家的路,所以养主放心地放其出去任其自由觅食,由于走地的关系所以全身肌肉发达,吃起来很美味,因此没有经过训练来做坐骑的都会被拿去当作一般家禽一样买卖食用),那小童对首领说道:“首领,三只神兽坐骑已经带到,听行分配。”

  首领(李若兴)见了是阿猪(伍全定),听其说带了神兽,于是对众人说道:“好,现在我就分配一下,侦察兵是阿猪(伍全定);先锋队有大鸭小鸭(司徒军和司徒师两个孪生兄弟)和豆豆(李伯希);助攻队有阿蛇和大狗(王公宝);后援队有我,芝麻妹(张心婷),大声公(傅红君)和鬼大婶丑丑(姐姐杨颖妹妹杨娴)两姐妹。”

  这时候大鸭(司徒军)问道:“首领,那三只神兽坐骑由谁来驾驭?”“当然是我了”大声公(傅红君)抢话说道。

  豆豆(李伯希)看到却说道:“你女孩子人家的骑什么,应该由我们这些男孩子来骑才对。”鬼大婶(杨颖)听到豆豆这样说话,深觉有点侮辱之意,于是说道:“你这是不是看不起我们女孩子,要不要我告诉你什么叫巾帼不让须眉”?这时候阿猪(伍全定)丑丑(杨娴)和惊龙也搭了嘴过来。

  越来越吵,首领受不了了就喊叫道:别吵。众人闻言,于是也没人敢再说话,首领停他们停下嘴来才接着说道:“我现在宣布,先锋那三人可以驾驭坐骑,其余的跟我踏操(步行的意思)”。首领之所以被叫做首领,肯定是‘德高望重’的,众人也不敢有什么异议,只好傻愣愣地点头同意。

  先锋队三人听到自己可以驾驭神兽,自然是高兴得不得了,大鸭(司徒军)对小鸭(司徒师)说道:“你会骑吗”?小鸭回答道:“当然啦,难道你不会”?“谁说的?看着吧”。这时候先锋三人队上了神兽后,无论怎么驾驭就是不动一下,这时候鬼大婶(杨颖)说道:“据老人家说,一般的神兽是要经历过什么磨练才会听从骑乘他的人的话的,如今不如磨练磨练它们一下吧”,话还未说完,鬼大婶(杨颖)便伸手向豆豆(李伯希)的那只坐骑屁股上,活生生的拔了它屁股上的一根毛,众小童想要阻止却是来不及了。

  那被拔了根毛的咯咯鸟痛得它大呼小叫的,像发了疯一样奔跑着,一会便往树林的冲了进去,小童们看到也追了上去。

  在树林的深处,也刚好有一群神首村的小童正在走过小溪,小童们忽然看到树林中有只咯咯鸟冲出来,而且上面还有个人。豆豆(李伯希)已经被折腾得没有气力了,手一松便被摔到地上滚了几下,浑身是伤。而咯咯鸟却没有停下,而是向着那群在溪上的小童们冲去。小童们看到咯咯鸟像发疯了一样冲过来,被吓得众人四散,而一个背着草药背篓身材比其他小童要幼小的小女孩被下跌到溪水里,背篓里面的草药倒了出来被流水带走了许多。

  神尾村的其他小童也赶到了,连忙扶起豆豆(李伯希)。只听到那个跌到水里的小女孩哭道:“哥哥,不好了,草药就要被冲走了,娘的病治不好了”。那个女孩的哥哥骂道:“哭什么哭,有什么好哭的,现在捡回来就是。”

  神首村的小童知道神尾村的是来报仇的,所有一个走出来说道:“今天不是报仇的时候,改天的话我们乐意奉陪”。虽然小童们平时都调皮捣蛋,喜爱胡闹,但也算是孝子孝女,听到那女孩子说娘亲的病要靠这些草药,心里都有些过意不去,于是首领(李若兴)出来说道:“好,今天我们就休战,各位兄弟,他们的草药既然是我们弄倒的,现在我们就帮他们捡回来吧。”众小童也纷纷同意,两村的小童合作很快就捡回了大部分的草药。

  而惊龙见到了子凤,当然心里也高兴,刚才只顾得捡草药只打了个招呼,还没有说过什么话,正当想要和他说说话的时候神首村的小孩子们这才留意到惊龙有什么不同,又惊得发呆,心里也是想到:怎么才一晚上就比我高了。就在这时候阿猪(伍全定)的哭声打断了沉没,众人问他什么事,他哭道:“三只神兽如今丢了一只,回去肯定被我娘亲打个半死。”众人听到阿猪(伍全定)说他娘亲伍大婶,便不禁打了个冷,莫说神尾村的,就是神首村的也是一样。

  子凤这时候说道:“这样吧,你们既然帮了我们捡回了草药,而且今天又是休战,我们神首村的也帮你们找回那鸟吧。”

  首领(李若兴)听了,也非常通常,于是对丑丑和阿猪说道:“丑丑,你先扶豆豆回去吧,阿猪你先把那两只神兽拉回去免得又丢了,其余的人和我一起去找吧。”

  那个神首村的哥哥也对其妹妹说道:“丫头(杜诗韵)你先回去煎药给娘亲喝,我先去帮他们找那丢了的咯咯鸟。”

  一番吩咐后,那个丫头(杜诗韵),丑丑豆豆还有阿猪和剩下两只咯咯鸟就回去了。

  夏侯子凤说道:“刚才那鸟去了西边,东边是回村子的,南边是大草地,估计它还不想走出这个林子,我们分两批人吧,神首村的去西边找,你们神尾村的到北边走,如何”?众人听了吩咐后都表示同意,然后便分手了去找。这时候子凤对惊龙说道:“阿龙(一龙一凤,如果是一男一女那真是绝配),昨天我爹打了很多猎物回来,他叫我如果看到你就叫你今晚来我们家拿点回去”。这时候大狗(王公宝)催促快走,惊龙之后依依不舍的说道:“那好吧,我们先找到那咯咯鸟,一会再去你家,再见。”

  两人分别后,惊龙便跟着自己同村伙伴来到了树林北边处。落在众人后面的小鸭(司徒师)忽然被旁边一个小丛林所吸引,因为小丛林动了几下停了一停又再动了几下如是着。好奇心促使他大了胆子,走过去随地捡起一根树枝拨开小丛林,看到一只全身绿色毛发,只有拳头大小的毛球,奇怪的是它只有那双大如红枣的眼睛,眼耳口鼻其他什么的皆没有。看到小毛球可爱,就把它捡起来,也不知道是什么就觉得和自己有缘,于是放入衣服中,把它带走。

  而在前面的众人之中也有一位发生了怪事,那个就是芝麻妹(张心婷)。她平时做事冷静,但玩起来时又活泼好动,身材比较矮小相貌十分可爱,所以很惹人喜欢。走着走着,忽然间一个身影从旁闪过,芝麻妹也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看到,于是只好自己过去查看一下。影子好像要逃跑,芝麻妹也追了过去,来到一处比较空阔的地方,看到一只毛色和身体大小都跟普通狐狸无疑狐狸,但它额头上镶嵌着一快纯白色的玉块,心口更是镶嵌着一块更大的,最奇特的它长有两条尾巴。芝麻妹看的有趣,要想再靠近点细看,谁知道那狐狸一个伏身后腿一蹬就向着自己冲了过来。芝麻妹被狐狸突如其来的反应吓倒,然后双手抱头萎缩一团大喊着,在不远处的其他小童闻言叫声,立即赶来。

  大声公(傅红君)跑过去扶起芝麻(张心婷)忙问道:“发生什么事了”?芝麻妹听到是大声公,才敢睁开眼睛,左右扫视了一下没有看到刚才那只狐狸,以为有山鬼,也不敢对其他小童说,于是摇了摇头答道:“没,没事,只是看到一条蛇而已。”众人听到只是蛇(这个树林里没有毒蛇,所以众大人才放心小童们来玩耍),也不再怀疑什么。

  但众人不知,在芝麻妹衣服掩盖下的背上,已经多了一幅与刚才芝麻妹遇到的那狐狸一模一样的纹身图案。

  这时候神首村的人带着丢了的咯咯鸟来到,忙问什么事,神尾村的解释了一下,既然鸟找到,两村的小孩子就纷纷走出树林说要各自回村。小鸭(司徒师)靠近惊龙,打开衣服对他说道:“阿蛇,你看,我刚才在树林里捡到的。”惊龙看了一下里面,有一个绿色的毛球在里面,觉得有趣想要其摸下,夏侯子凤对惊龙说道:“阿龙,我们走吧,去我家。”

  惊龙闻言也没有在理会那毛球,对大狗(王公宝)说道:“大狗,我现在去夏侯伯伯家拿点东西,今晚可能也在他们家里吃饭,你回去帮我叫我爹娘不用等我。”“知道了,去吧,今晚见”大狗如是说道。

  两村小童分手后,各自回村,神尾村小孩们牵着走丢的咯咯鸟回到村口处,芝麻妹(张心婷)忽然指着村口旁边大石头说道:“咦,大石头后面的篓子不是大侠(杜广泉)妹妹(杜诗韵)的背篓吗?”众人看过去,发现的确是,又四处寻找丫头,却也发现了阿猪牵回来的两只咯咯鸟,刚才回来的四人不知道去了哪里。

  而在之前不久,神首村也发生了一件大事。在村子附近来了四个衣着怪异的人,三男一女,其中一个男的是老人家。又有一个男子走来,向那老人家细声说道:“长老,刚才有一批人在神尾村捉走了四个小孩,而夏鸿才程孀两夫妇知道后追了去”。那叫长老的听了点了点头,笑说道:“好,竟然有人帮我们把那对夫妻引开,这样我们办法也会容易得多,现在先进神首村打听夏侯恭的住址,记住,先礼后兵。”

  一共五个怪异的外乡人,一进村子就见到的人打听夏侯恭的住址,但村里的人都知道夏侯恭当年是护国大元帅,只因政治原因才流落到此处,他一生为国为民,深受百姓爱戴,但也得罪了很多权贵,所以那几个外族人打听他的住址时候都被村民拒绝或者回避,不肯说出实话。

  那叫长老的迫于无奈,只好对其他四人打了个眼,他们只是用自身的武功对付这些村民绰绰有余。于是,但凡见人就对他们出招,其他村民看到,妇人就把老人和小孩带回屋里,男人们就纷纷拿起锄头,斧头等工具当作武器来反抗。村民们都是一些老百姓,虽然比起城里的人会身壮力健一些,但对上那四个功夫了得的外乡人,都只有挨打的份。

  而在夏侯恭的家,一个妇人匆匆忙忙地跑了进去,看到夏侯恭便道:“子凤的爹,你快走吧,有五个武功了得凶神恶煞的外乡人要来进来找你。”夏侯恭听后沉思了一会,说道:“谢大婶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绝不能让村民们为我受苦。”话毕,就走回卧房揭开地下的一块石板,拿出一把似剑又似刀的东西,只见它很长很厚实,而且有些弯曲,形状古怪得很。

  夏侯恭走出来对那妇人说道:“你先回去吧,我去了。”说完就走,大婶想拦也拦不住。那几个外乡人看到一个手拿着古怪兵器,而且双眼有神,不似是普通寻常百姓。只见那来人说道:“我就是夏侯恭夏侯明德,要打要杀尽管找我,与其他村民无关。”

  其他的村民早就被打得趴在地上了,那几个外乡人见到夏侯恭如此有气势,其中的长老说道:“我们要找的也不是你,只是找你和飞龙公主的后裔。”夏侯恭一听,对方是来找子凤,便知来人肯定不是一般人等,于是说道:“那你们先把我杀了吧。”

  夏侯恭还未等那外乡人回话,便冲了上去,提起手中怪器直向那长老攻过去,一个女的外乡人跳了过来,当住了去路。夏侯恭也没大意,把兵器收了一下,双脚互换,一个转身竟然越过了那外乡女子,外乡女子也是一惊,没想到对方竟是一眨眼间就从自己面前闪到后面。兵器再出,要直刺向那长老,长老见对方武功如此了得,心知这下必定要用法术。于是一掌打出,竟然抵挡住了来者的一击,正要再用另一只手来打他一掌,没想到对方一个兵器一收,一个转身避过一掌再出兵器,幸亏收手及时,否则就要被削去一手。

  四个外乡人看到那一幕,便知道夏侯恭的事并非虚传,也不敢怠慢,也不知道在哪里拿出兵器,便冲上去把夏侯恭围着。

  四个外乡人其中一个比较年轻的男子说道:“你们先不要出手,让我来领教一下他。”话一说完,只见他用手中长枪对准这夏侯恭,一个飞歩长枪伸出旋即卷起疾风,唰一声,刺了过去。夏侯恭本想后退拉开对方距离让其威力减少,但身后又有对方的人,因此故意左脚绊右脚把自己绊倒,这么一摔不但可以避过那人的一击而且可以让对方以为自己露出了破绽,好让自己反攻。那男子果然中计,以为夏侯恭是真的自己绊倒,立即收起长枪欲把它转过来好让自己对对方再来一击。夏侯恭见对方收起兵器露出破绽,于是用手打地借力,横腿一扫就把那男子扫倒在地四周围的村民纷纷叫好。还没等男子起来,夏侯恭就扑了过去,用手中兵器直劈对方要害要想至对方于死地,眼看就要得手,可惜一把大镰刀向着扫了过来,没办法之下只好收步,避过这一下。夏侯恭觉得刚才真是惊险万分,心想:那四人武功都非同一般,我不能操之过急,必须一个一个的击败,否则反受其害。

  其余三人见到敌人与此厉害,便不敢轻敌,要想四人联手攻他,但那年轻男子拦着他们说道:“你们不用出手,今天就由我来打败他吧。”其余三人听了,只后退了十多步,是想让出位置给他们,那女子说道:“别忘记了他是皇城三侠之一,千万别大意。”女子话音刚落,那年轻男子便抢先出击,夏侯恭也不敢怠慢,反正对方要一个人先来也好,先杀一个少一个。

  两人交战数回合,仍然打得难分难解,终于是机会了,夏侯恭闪过那男子一枪后,左手按住对方的枪,右手提兵器按着枪杆一路削下去对方的握手。若男子不放手就会被削去双掌,若放手就会丢去兵器,不论怎么选择都是危险万分。只见他选择了放弃兵器向后退了几步,夏侯恭以为得逞,想要再来一击把对方杀了,即使杀不了也可以打他一个重伤,但奇怪的是对方的兵器却仍然停留在半空,在夏侯恭没有防备之下,那长枪就好似有人使着一样横打了一下左臂,左臂被打了一下受了轻伤,连忙后退数步周围的村民都为之惋惜。

  在后面的那个长老说道:“此人十分厉害,不愧是皇城三侠之一,即使失去法力也能和拥有法力的人打个平手,既然已经出手了,我们就不用再留下此人了,只要把飞龙公主的后裔找到就行。”

  这时候,出去玩耍的小孩们回来了,看到村里大部分村民都倒在地上受了伤,小童们也被吓得呆在哪里不敢乱动,夏侯子凤看到自己的爹被四个外乡人围着,而且手上多拿着奇怪武器,于是冲口喊道:“爹,小心啊。”

  长老听到子凤叫爹,心思细密的他一下便知道那小童是夏侯恭和飞龙公主的后裔,于是走了过去一手把他抱起,任凭其怎么打骂都不加理会,其他小童不敢过去阻拦。夏侯恭想要前去救儿子,但那四个外乡人挡在了他面前让他前进不得。那长老心想:一个法力尽失的皇城三侠已经那么难对付,如果皇城三侠中的夏鸿才回到来,和青平公主联手,那我们就很难走得了。于是对其余四人说道:“快收拾夏侯恭,不能再耽误了。”

  夏侯恭因为救子心切,要想突出重围,可惜忘记防范,被四个外乡人联手隔空打出一掌,这一掌竟把夏侯恭打出数丈之外,其忽觉一个喉咙一甘,吐出一口鲜血,要想起来却浑身无力,躺在那里动弹不得。那长老见其已经没有反抗能力,便向天叫了一声,一只巨大的怪鸟从天而降,五个外乡人往其背上跳了上去,又回头对其他人说道:“谁也不能跟出来,否则就杀了他。”

  其余小孩们当然是怕得不敢阻止,而惊龙此时却在懊悔,怪自己没有勇气去保护阿凤,眼看那五人带着阿凤骑怪鸟飞走,于是自己也往他们方向跟去,心想:知道他们的方向也好,起码将来报官捉他们的时候都知道目标方向。虽然那物事飞得远去,但惊龙还是跟在后面,忽然忘记了神首村到园子林的交界处是个小山坡,于是一头摔了下去,弄得浑身是伤,勉强的站起来后发现身后好似有人,转过头来只见一个女子高举手中的大镰刀向自己劈下。

  啊……,长长的哀嚎声只是很短暂的出现了一下,又瞬间的消失在园子林之中。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神氏族谱又名颂仙传目录
共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