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7-21 02:10:16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作家的游戏
  4. 第一章 落魄的作者

第一章 落魄的作者

更新于:2018-03-18 19:13:09 字数:4072

字体: 字号:
  “啦啦~啦~啦~啦啦~……”

  手机上传来OPPO的铃声,微弱,但却颇为剧烈的震动,让趴在电脑桌上打盹的李邵华不由得眉头一皱。

  “谁啊,三更半夜的……”喃喃了一句,李邵华伸手在桌子上摸了一摸,将手机拿到耳边,困得连眼睛都懒得睁开:“什么事?”

  手机上的铃声依然响动着,李邵华这才发现自己没按接听键,不由得深吐了口气,先是伸了伸腰,将发麻的双腿甩了一甩,屋内炽亮的电灯,让他眼睛有些发疼,纵然回复了几分精神,但他那布满血丝的双眼和深深的黑眼圈,却无疑暴露了他的疲累,确定自己按了接听键,他方才有气无力的吱了一声:“喂,谁?”

  “我草,你在撸管是么?哥打了半天你现在才接?”电话内,传来一连声男子的叫骂,声音挺大,毫不客气。

  从这骂爹的语气中,李邵华已经认出了这个给自己打电话的人,正是那个和自己从小玩到大的死党-张强,当下眼睛微亮,不由得醒了三分神,揉了揉额头,他调侃道:“哟,是张大爷啊,您老终于舍得打电话了?三更半夜的,有什么事要交待么?”

  “你妹,现在才傍晚7点,你眼睛长在鼻子下的?”电话那头的张强笑骂道,声嘘绵长:“叫你少看点岛国爱情片,伤身了吧?”

  看看电脑上的时间,确实是傍晚7点多,李邵华捏了捏发酸的脖子,先是将码好半章的小说保存起来,没有理会电话另头的一连牢骚,戏腻的打断道:“你小子,给哥打电话准没好事,先说好,哥可没钱。”

  “去,谁说要找你借钱了,哥可是找了个好差事,准备请你大吃一顿呢。”张强嘿嘿一笑。

  李邵华噗嗤一笑:“哦?难得啊,张大爷找到了工作,这是要请我去‘东陆’还是去‘海湾’?”

  东陆和海湾是L市比较有名气的大型酒店。

  “我堂堂张强大爷,怎么会请你去那种小地方?8点,老地方,你懂得。”张强说着,还没等李邵华回话,便挂了电话。

  “去,装个屁的逼,不就是D街路边摊么?"自笑了一声,邵华起身着衣,准备外出应约。

  走出房外,见一慈和老妇人正在打扫客厅,邵华嘿嘿一笑:“妈,我出去一下,晚点回来。”

  见那老妇人微微一笑,并没有停下手中的活:“你整天都打电脑也不好,是该出去走走了。”

  邵华闻言,微微一顿,嘴巴微抿,而后又露出了无所事事般的笑容,开门,走出,临走前,又看了一眼那面色有些苍白憔悴的母亲,忽然心事重重。

  儿子的身影渐渐远去,华妈欣慰一笑,忽然身子一颤,还好扶住了客桌,才没有摔在地上,不过一口鲜血却是从她嘴角中溢出,腹部的剧痛,让她面庞有些狰狞。

  “老了,还不知道剩下多少日子,什么时候你才能真正长大呢?……”自笑的摇了摇头,华妈撑起身子,从衣袋里面取出一条手巾,将嘴边的血擦拭掉,纵然双手发颤,也依然坚持的打扫着客厅,或许这是她最后能为儿子做的事吧。

  二十多年前,华妈从天津远嫁广东,但婚后不久,邵华的父亲便因为一班飞机事故而去世,从此母子俩便相依为命,由于痴迷写作,邵华二十岁毕业至今,只干过一份为时五天的工作,他每天蜗居在八平方米的屋里,写作玄幻小说,其疯狂程度,可谓是日夜不分,三餐不思,可写了四年,他依然是没有任何经济收入,华妈每月一千多元的退休工资,成了母子两人唯一的生活来源。

  可纵然如此,邵华却从来没有放弃过写作,母亲虽说没有直接反对,但从她的语气中,却看得出她并不怎么支持邵华以写作为生,之所以没有开口制止,或许正因为她不忍心破坏儿子心中的梦吧。

  ……

  D街路边摊,一家臭豆腐店面--

  “嘿,小子,你张强大爷在这。”一张临近马路的桌子上,一个咬着牙签的西装青年站起,冲那开着电动车寻人的邵华招了招手。

  傍晚的路边摊,是L市最为繁华的地区,在这个最为让人惬意和轻松的时间段,来这里吃东西、约会的小情人数不胜数,以麻辣烫和臭豆腐的群体最为庞大,旁边大大小小的还有一些关东煮店面和奶茶店面,或许是因为今天是星期日吧,原本就不怎么宽敞的街道,挤满了人,这些群体,以中学生居多。

  将车停在一边,邵华一脸吊儿郎当的朝张强走来,随便拉了张椅子坐下:“诶哟,不一样了啊,这才几天不见,西装都穿上了?说吧,找我来,有什么事?”

  “那么见外干什么,哥不过就是找你来喝酒而已。”张强说着,招手让老板拿来三俩瓶青岛,桌子上的俩盘臭豆腐,香气远盈,闻一闻,禁不住让人精神抖擞。

  “我说,臭豆腐就这么好吃嘛?”眉头皱了一皱,眼前那一盘满满臭豆腐,散发着腐鼠般令人恶心的味道,邵华忽然感觉胃有些发酸。

  “当然了,吃臭豆腐可是男子汉的象征啊。”张强说着,筷子一夹,三俩块豆腐尽往嘴边塞,支支吾吾的,也不知道在说写什么。

  “你妹的,别用塞满臭豆腐的嘴巴和我说话。”饮了口啤酒,邵华调侃道。

  哈了口酒气,张强低声笑笑:“还在写小说?”

  “恩啊,是啊,加上今天码的,应该有八十多万字了吧。”邵华启了一瓶青岛,懒懒的应了一声,仰着头,目无焦点。

  “在起点写?”张强随声问道,邵华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八十万了啊,也不少字了,该VIP了吧?”张强又是一口臭豆腐下肚,邵华却是牵笑连连,回答也很干脆:“没有,第七次申请签约也失败了,准备明天申请第八次。”

  “那成绩怎么样了?”

  “点击刚好突破1000.”

  “我草,1000点击80万字?你这家伙,还不死心啊?”张强借酒吐声,似是不经意,也似是在嘲笑。

  “去,我可不像你,明明说好一起写书的,不过是被起点拒签了三四次嘛,有什么大不了的?真没志气。”挖了挖鼻子,邵华嗤笑一声,一脸玩世不恭的摸样。

  “呵呵,山村野夫的,纵然有天马行空般思维的脑袋,茫茫人海,狗屎只有一坨,不是这块料,勉强也没用啊。”张强嘴角微翘,却是意味深长。

  望着张强那摆手的摸样,邵华自嘲一声,低头叼起一根烟:“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过我是不会放弃的,这是我从小的梦想,再说了,我可是文科毕业的,只要坚持,我就不信没有出头的一天。”

  “是,我承认你的文笔很好,甚至你曾经还在新概念作文比赛上获得过名次,不过不是哥损你。”张强也叼了根烟,眼神坚定:“在如今这个小白文横行的时代,文笔再好也是浮云,别说其他书网,就说起点,写书的人,也如过江之鲤,绵绵不绝,你不过是那万万人之一,又何必拘泥于群雄之争?在这般龙蛇浑浊的深潭中,纵然你有高人一等的文笔,也会被一大群小白文学所覆盖,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中彩票的。”

  “而且你一无名气,二无交际和手段,人家读者,凭什么去看你这个三无作者的书?你的文章描写过于唯美,动不动就之乎者也,诗词繁褥,文气沉沉,很容易给人造成审美疲劳,写书的人这么多,其描写之词更是数不甚数,读者看书是为了消遣,而不是跟你学语文,他们是不屑于你的描写的,我这样说,你明白?”

  “你知道我是不屑请人刷点击和推举的,我相信是金子总会有发光的一天。”邵华嗤气一声,撇了撇脸,仿佛对这些话已经感觉到烦倦一般,白色的烟,弥漫在他周围,仿佛他的人生一般,朦胧、迷茫。。。

  “如果我记得没错,从以前到现在,你已经写了八本书了吧?没五百万字也有三百万了,我说邵华,你就没想改行么?你为起点写了四年免费文了,他们可是一毛钱都没给你.醒醒吧,能以写作为生的人,茫茫书海,不过那么十几个,可见这是一个多么不切实际的职业,说难听些,写书就是在坑爹,在浪费时间,纵然你有那个实力,你也没有那个运气,坚持下去,饿死的是你自己。"

  “或许你说得对吧,但既然我已经坚持了4年,我又何必怕再坚持一阵?也许明天我就能成功了呢?大不了扑了再写,反正我也不会失去什么。”抿了口酒,邵华目色却是有些黯淡,紧咬的牙齿,浓烈的不甘不加掩饰。

  “你等得了,那你想过别人吗?”张强忽然有些激动,砰的一声砸桌而起,周围顿时射来众多好奇的目光。

  “张强,你什么意思!?”邵华感觉莫名其妙,见张强在众人面前这般不给面子,不由得怒从心生,也跟着拍桌而起

  ,心想你莫名其妙的将我叫来,是要来给我说教的?

  “你这么自私,你对得起你妈么?他辛辛苦苦把你养大,养到现在你依然还不能独立,你都24了,究竟要任性到什么时候?你还有多少青春可以挥霍?”张强怒指着邵华,大声道:“说难听些,你就是第二个‘杨魏东’!”

  邵华感觉这张强说话简直是莫名其妙,不由得牙齿发痒:“那又关你什么事了,我就自私了,你能拿我怎么样?是我妈叫你来给我说教的对吧!?真是可笑,她就算不想让我写,也用不着找你这个连语文都不及格的家伙来给我说教吧?”

  “你!。。”见张强冷哼了一声,仿佛被说中什么心事一般,但之后却又是摇了摇头:“好,行!我说不过你,等你想清楚了,再打我电话吧。”说着,他甩身而去,邵华也是气的猛灌啤酒,不予理会。

  “无论怎么样,你依然还是我张强的兄弟,我是不会对你坐视不管的。”背后,突然传来张强那那有些淡漠的声音,邵华心头一怔,转头一看,人已然消失。

  “混蛋,你以为我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无谓之举么?我是不甘心啊!为什么,为什么我就是不能成功?为什么那些小白文就可以,那点破J8小学文笔,那点催吐的狗血剧情,有哪点比得上我,可为什么他们总是受捧,而我总是扑街,就因为运气不好?你们为什么就是不愿意看看我的书,我也很努力啊,我也很用心啊,可恶,可恶啊!……”邵华又是灌了一口酒,自笑连连,发红的双眼,两行不甘的泪水无声而落,弱冠年华,七尺男儿,就这般在众人面前落泪,或许对别人来说,这是窝囊之举,但又有多少人了解他的悲伤?他自己也知道自己在起点写小说就如同是在买彩票,可小说家是他从小的梦想,这是他唯一不想放弃的信念。

  “哭就哭吧,至少眼泪是平等的,没什么大不了,四年不行,我就再写四年,一直到成功为止,天无绝人之路,我就不相信我不能在起点立足!小白文很牛X是吧?好啊!老子大不了不玩唯美了,也跟着写小白文,我他妈的就不信了!”邵华呲咬着牙,眼中充满着无尽的怒恨与不甘,或许正是因为年轻时这股嫉妒的恨,推动了他将来那条与众不同的路。

  (这是一个很狗血的开头,我没有多大的奢望,只求大家看完一章能翻页,如此足以,至于推举之类的,那就算了吧,反正从来也没有过什么能入眼的好成绩。)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