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0-22 05:39:16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小道下山
  4. 第二章 猫跳尸

第二章 猫跳尸

更新于:2017-04-21 12:52:55 字数:2250

  嗬!

  下一瞬,醒尸直接扑上前来,一双干枯的手掌前端,瘆人的青色指甲竟已卷了二。三个圈!

  方墨来不及避开,急忙深吸口气,暂时闭住呼吸,待在原地一动不动。

  醒尸循着方墨最后一口呼吸的余味,停留在他身前两米处,举起双爪,来回游荡,一时间双方僵持在原地。

  僵尸虽然看不见东西,但听力和嗅觉极为灵敏,方墨不敢轻动,因为哪怕鞋底摩擦杂草的声音,也能轻易被醒尸捕捉到。

  噗咚…噗咚…噗咚!噗咚噗咚噗咚!

  随着时间推移,二十分钟过去,方墨心跳快蹦到嗓子眼了,这已到了他所能承受的极限。

  闭气二十分钟,这是修炼了道法的成效,放平常人,恐怕早都憋死了。

  “不行了,再憋下去没等它离开,我得先一步去见祖师爷…”

  方墨不想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被自己憋死的道士,当即全身绷紧,像豹子一样伏在地上,下一刻猛蹬双腿,跳出去四。五米远。

  嗬嗬!

  醒尸听到声音,也紧跟而去,方墨大口大口吸取空气,见醒尸转眼来到身前,连忙往后一滚,不成想背后一疼,正撞在一棵大树粗糙的树身上。

  如今退无可退,加上与醒尸对峙多时,最初的紧张逐渐消散,方墨不愿一味逃避,心中升起反击的念头。

  当即双手扶着树干,腰身一挺,两脚重重踹在醒尸胸口。

  醒尸连退数步,却不知疼痛,再度挥爪上前,方墨侧身躲过,双脚横摆,右拳自下而上,猛击醒尸侧脸,却感觉拳面火辣辣的,像是打在一块石头上。

  “好硬!”

  打一拳自己倒疼得不行,方墨眉头不禁一跳。

  嗬!

  醒尸回身,大口喷吐出一股黑色尸气,方墨赶紧闭口捂鼻,尸气有猛毒,若被它钻入肺腑,不消三刻,体内器官便会遭到腐蚀。

  当然,醒尸的尸气没这么厉害,但对身体的损害也不小,他不敢大意。

  嗬嗬!

  陡然间,醒尸自黑色尸气中扑出,方墨连连后退,直到避开尸气范围,陡然出手,反扣住醒尸左右两爪的手腕。

  只是这样一来,他也被醒尸缠住,一时半会无法脱身。

  嗬嗬!

  视线中,丑陋的尸脸贴近过来,腐烂的嘴巴敞开,两根黄色尸牙率先咬来,方墨毫不犹豫的也探过头去,和醒尸耳对耳贴住。

  如此一来,尸牙无法咬到他,还能避免尸气的侵蚀,只是味道着实难闻,一股股恶臭钻进鼻孔,害得方墨有想吐的冲动。

  “师弟,这是做什么呐?”

  就在方墨飞快思索对策的时候,耳中传来一声明显带着看热闹心态的嗓音。

  方墨没好气喊道:“还看戏!若是等我中了招,回去以后师傅少不了责罚你!”

  “嘿!你小子还威胁上我了?先叫声师兄听听,不然我就等它咬过你在出手,反正只是醒尸,一天内解了毒也无大碍。”

  “混蛋!”方墨暗自大骂,发觉醒尸挣扎的力度越来越强,小脸一紧,不再开口求援,反而单腿前探,肩膀一磕,这一撞之下,醒尸连连后退。

  砰!

  方墨双脚踏动,身似游龙,掌随步动,荡起一缕劲风,旋即一掌印在醒尸胸口,竟将后者打翻在地!

  “好小子!八卦掌又精进了!”

  “师兄再看看这招!”耳听得这声略带惊诧的赞叹,方墨眼眸微眯,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张黄符,符咒在指尖夹着,半空扇形一扫,刹那间燃起一道火光。

  “火车将军!祛恶消怨!五行之火,祭!”

  口诀念罢,火焰成柱状射出,拍在刚刚站起来的醒尸正脸上,轰的一声,醒尸全身燃起大火。

  方墨走前几步,瞪着在烈火包裹下不断发出凄惨悲鸣的醒尸,笑道:“二师兄,我这招烧怨咒如何。”

  “威力倒是不错,可你小子难道就不怕把客户烧坏了吗?”

  话音落下,不远处一棵大树,从茂密的枝叶中跳出一个身穿白色休闲运动装的青年。

  青年落地,经火光照射,显露出一张二十三。四的帅气面孔,嘴角微翘,带着一丝痞气,迈步来到方墨身旁。

  “二师兄,这种问题就不要存心考我了吧?”方墨浑不在意,见火势熄灭,原本张牙舞爪的醒尸,此刻立在原地安安静静,脸上的绒毛,以及长长的卷曲指甲都已不见。

  所谓烧怨咒,烧的乃是怨气,除此之外,断不会伤及肉身,这一点,在师傅传授之时方墨便已牢牢记住。

  方墨走上前,重新贴好符咒,再用黑布蒙住死尸的头,整理完一切,长舒口气,事情差点办砸,好在有惊无险。

  “看来你小子要出师了,不过做师兄的还是要提醒你一句,不要骄傲自满,这只是醒尸,如果多给它几天时间转化成僵尸,那时你想收服它就没这么轻松咯。”

  身后,一盆冷水浇过来,方墨撇撇嘴,这个二师兄,一向是看热闹不嫌事大,除了打击人不会别的。

  “二师兄,师傅叫你来是为了帮我,可不是让你找我的笑话看。”方墨拍了拍身上的土,不满道。

  “呵?你怎么知道是师傅让我来的?难道就不能是做师兄的放心不下师弟?”青年抱起膀子,饶有兴趣的问道。

  “少来,看你穿的这身衣服,绝对是又约了哪家姑娘吧?要是没有师傅嘱咐,你还能顾得上我?”方墨一边撇嘴,一边摇响铃铛:“亡魂上路!生人退避!”

  “嘿!小东西,敢目无尊长!”

  “二师兄,你还是看看自己的衣服吧。”方墨笑眯眯地指着青年。

  青年低头看看,顿时脸色大变,刚才看热闹看得入神,一时没顾及自身,白色又最容易脏,在那棵大树的枝杈中藏了一会,衣服被划得满是黑道子。

  方墨最了解自己这个二师兄,极度讲究穿衣打扮,尤其在跟女孩子约会的时候,定会打扮得整整洁洁。

  此刻见他着急的样子,方墨不由神清气爽,朗笑几声,摇铃离去。

  “小东西,等以后再收拾你!”

  目光自少年背影上收回,想想山下等待自己的美女,再看看自己狼狈的上身,青年不禁一阵头疼。

  “既然已经这样,我就更不能迟到了!”青年忙朝着少年来时的路,迈步飞奔。

  他步伐飘逸,身形在林子中若隐若现,几个大步便消失在树林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