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18:49:31
  1. 爱阅小说
  2. 游戏
  3. 中国远征队
  4. 第2章 聚会

第2章 聚会

更新于:2018-03-18 11:47:44 字数:3096

字体: 字号:
  我们这里每个冬天都很冷,但是我似乎并不怕冷,虽然我比较瘦。快过年了,这里的人真多,当然我不是说街上的人多,而是这公交车实在太挤了。

  想想实习工作已经半年了,也算是正式踏入社会了,和在学校的日子比起来,真是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突然就很想念高中同学,大学同学,但是大学同学已经奔赴祖国各地了,恐怕很难再见一面,还好,高中同学基本都是一个省的,过年还能见上一面。

  昨天给那个逗比打电话,果然那个逗比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逗比。其实我也不知道他为啥逗,但是就喜欢叫他逗比。其实他是个很恋旧的人,大学的时候写了好多我们高中时候的故事,每次聚会都会来,虽然有时候很沉默。

  我高中的时候其实也挺逗的,因为年龄小嘛,对学习不是很感兴趣,就整天看小说然后上课睡觉,咳咳。现在想想,大好青春全让我浪费了,不过好在认识了很多朋友,想想也值了。

  哎,一眨眼又是四年啊。

  “新华街站就要到了,下车的乘客请往后门移动,准备下车。The-Xin-Hua-Street-is-……”

  “阿姨麻烦让一让……大爷麻烦让一让……”

  呼……总算到了,什么时候才能有辆自己的车啊。先看看在哪里吧。

  希望KTV,新华街站向南200米……

  ※※※

  “卧槽伟哥!卧槽胖子!卧槽杨猥琐……”

  “猴子!”

  我刚进门,就看见了几个熟悉又猥琐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我们班的一群逗比,我们马上就抱成了一团。在这里,社会上的拘束和人与人之间的顾虑可以完全不要,没错,我们就是那么咋呼。

  这个伟哥是以前我们班长,叫刘伟亮,皮肤黑,人二,所以我们都叫他二哥或者伟哥。胖子是个矮胖子,叫张旭旭,笑声十分特别,笑起来能让你的耳膜跳舞,就跟拖拉机的声音一样。杨猥琐是我们班第一,准学霸,但笑起来过于猥琐,所以我们叫他杨猥琐。此外还有什么队长啊耗子啊乐乐啊等等等等都是逗比,在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当然,我就是他们口中的猴子。

  我扫视了周围一圈,来了大概有一二十个人,没看见才哥。通知的是下午一点,现在是十二点五十,还有点时间,他应该不会不来的。跟许久未见的同学热情了一番之后,我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KTV的包房很暖和,但是很吵也很暗。班里的麦霸已经开始唱歌了,我们便三五成团的凑在一起开始聊天打牌了。

  伟哥大学学的财务管理,现在在一家银行工作,杨猥琐人家是学霸,清华大学的高材生,现在在本校读研究生,胖子好像没找到工作,在家呆着呢。其他人都也挺不错的,算是都找到了不错的工作。忘了说我了,我在中建八局搬砖呢。

  陆续有同学来,又有同学走。毕竟和上学的时候不能比,现在都各有各的事,各有各的奔头,听说还有同学已经准备结婚了。毕竟和以前不一样了。

  想想都心酸,别人都风生水起的,我还只是个搬砖工,没车没房没老婆。不过我年龄小,才刚到20岁,多奋斗几年应该能攒半个媳妇儿吧。我这样想着,门外就进来一个逗比。

  比以前瘦了,好像还颓了一点,看起来好像经历了很多事情,不知道他大学是不是去当道士捉鬼去了。本着不能让他看出我变文艺变成熟的原则,我取下了围脖,解开了两个扣子,拨了拨头发,两手插着口袋吊儿郎当地就上去了。

  “卧槽逗比你终于来了!”

  “是啊。”

  我心里一下就不爽了,我那么热情地迎上去,还用肩膀蹭了蹭,你丫就平平淡淡给我来了句是啊,这么多年的友谊哪里去了!不过仔细想想,得有两年没见了,我也摸不透他现在是什么性格了,也许变成一个闷(he)骚(xie)了。

  我拉着他坐到一旁,刨了刨他的头发:“我们的大作家最近再写什么小说?言情的还是武侠的?快拿来让我这个资深读者来给你评价评价。”他腼腆地笑了笑:“没写什么,无聊随便乱写的,等我写好了再给你看。”

  “靠,写了这么久还没写好,我等得鸡蛋都长毛了。”

  “快了快了。”

  我见他不愿多提自己写作的事,就没有再聊这个话题,转念又起了话题:“那你最近有没有泡妹子啊?”说完我就后悔了,他似乎大四谈了个女朋友,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分了,后来就越来越沉默寡言了。我嘴贱,又提了这茬。

  他依然是笑着摇了摇头:“没有。”

  “你丫怎么越来越闷了,当年逗比的劲儿哪去了,快给爷笑一个!”说着,我便要去撩他的下巴,他急忙躲过,笑意不减,拍了拍我的肩膀:“你倒是越活越年轻了,还是那么逗比。”

  “我靠谁逗比了,我现在可是祖国的搬砖工里光荣的一份子。”

  “唉对了你那边工作还好吧?待遇怎么样?”

  “还好吧,每天都要去工地转悠,说累也累,说不累也不累,就是心理虚的慌,感觉没啥奔头。”

  我大学学的是建筑,本科毕业就去工作了,也没啥技术含量,就每天跟着师傅在工地里转悠,学一些皮毛的东西,离那些大建筑师还差着十万八千里呢,想想就觉得未来好遥远。我这边叹息着,他就安慰了过来:“完事开头难,只要坚持下去就会有收获的。”

  我诡笑:“说得好像是那么回事。你呢,就打算一直写小说么?”

  他略一黯然:“先写着吧,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干嘛,还得再好好想想。”

  我收了收笑容:“嗯,趁着还年轻,有梦想就去拼一拼。”

  他突然笑了:“说得好像是那么回事。”

  你大爷!

  ※※※

  “外面好冷啊!”

  “你不是不怕冷么。”

  “我是替你喊的啊。”

  “逗!比!”

  “我们现在去哪里?”

  “去学校转转?”

  “嗯,也不错。”

  想来已有好几年没去过学校了,不知道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正好借着这次机会回去看看。聚完会,吃完饭,再去学校看看,这一天真是美哉,不过晚上就得回去了,不能像以前一样一起去网吧包夜,想想还是挺遗憾的,唉,那些逝去的岁月啊。

  “奇怪,你竟然叹气,我可从来没有听你叹过气。”

  “因为人老了啊。”

  “逗比我才老好不好,我都快25了……”

  “是啊,我们的时代马上就要过去了。”

  路上人很多,大概是快过年了都在置办年货,也有温馨的小情侣在街上散步。想想都觉得心酸,长这么大没谈过女朋友,人家都嫌弃我太小,我想说这能是我的错么。于是我鄙夷地看着街上的那一对对忘我的小情侣,看着看着,我突然发现一个好玩的东西。

  “FTV世界邀请赛国家队选拔赛宁夏赛区银川分赛区报名点。”

  图书馆的电子屏幕上写着这样一句话。我好奇地停下了脚步,饶有兴致地看了起来。

  “这个比赛可了不得,要是拿了世界冠军能赢200万。”

  我一下子惊呆了:“200万!能娶好几个媳妇儿呢!”他却神秘一笑:“可是200万美元哦。”我收起夸张的表情,拉了他一把,转头继续走路,他笑着跟了上来:“能娶好多媳妇儿哦,不试试么?”我漫不经心:“要是20块钱还可以考虑考虑,200万还是算了吧,我们也就只能笑笑。”

  一路东拉西扯,不知不觉地就到学校了。学校放假了,几乎没人,我们在四处转了转,入眼一片荒凉。不过值得欣慰的是,学校几乎没啥变化,和我们上学那会儿一模一样,只是不见那些熟悉的身影。不由自主地我又叹了口气,难道我也和那个逗比一样,喜欢恋旧了?我苦笑着摇了摇头,看他也是一副伤春悲秋的样子,就拉了他一把:“走,去教室坐坐。”

  教室里还有暖气,热乎乎的,我们又聊了很多高中的趣事,还有大学的见闻。聊得忘了时间,不觉已经晚上七点了。他家在市里,我家还在邻县,得赶最后一班车回去,不然老爹又得说我了,于是我起了身,和他一起出了学校。

  “有时候觉得活着真没意思。”他面色黯然,慢吞吞地说了这么一句话。我想马上反驳,可却又想不出一个足够有说服力的理由,只得硬生生说上一句:“好好写你的小说,别一天胡思乱想了!要是下次聚会还看不到你的小说,看我怎么收拾你!”

  他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哎,下次见面,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