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3 12:45:22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东京亚人
  4. 第一章 亚人日记①

第一章 亚人日记①

更新于:2018-02-10 18:48:43 字数:2068

  所谓的【亚人】是什么?

  学生在课堂上向老师提问。

  首先提到【亚人】最重要的一个特征就是“不死之身”,通常来说他们是不会死亡的,至于这一点是不是绝对的还没有定论。

  另外也有“会发出独特声音”的这种说法,我们一般人所了解的差不多就是这个程度吧。

  亚人第一次被确认存在是在十七年前的非洲战场上,那是个在当地被称为“神兵”的军人。美军捕获了他并证明了亚人这个事实,成为了轰动一时的重大发现。

  ……至今为止还未发现亚人对我们人类有害的事例,但发现亚人并将其捕获可以得到一笔“数之不尽的赏金”。打个比方,就好像猎人将狩猎所得到猎物的所有权或者说处置权出租一样。

  因为【它们】的利用价值极高。

  【亚人】啊,就如字面上的意思,并非人类。

  老师站在讲台上理所当然的说明。

  ————————————————————

  我重新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被倒吊在半空中,眼前是一张放大过的人脸,表情让人不禁联想起噩梦中出现的恶鬼般狰狞可怖。

  “这位仁兄你谁啊……”

  该说这什么展开吧。还没彻底清醒过来的头脑陷入了短暂的混乱。

  我明明是在家里睡着的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晃晃脑袋观察周围。

  模仿古代角斗场的高墙围成圆形的牢笼,上方是带着舞会假面的观众沉浸在诡异的愉悦气氛中,下方却是地狱般的景象,新鲜的血液和尸体横溢四周,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粘稠的腥臭味,最后是这惨状中唯二存活的两人——我和拎着我一条腿的高大男性。

  来自上方噪杂的欢呼声慢慢淹没了遍地的残尸,之所以说是残尸,是因为地上的血量和肉量明显不对等,这些尸体的大部分都“消失”了,留在地上的只是剩下的残渣而已。

  而在这腐烂的海洋上,无论是谁都一副看起来迫不及待要吃了我的样子。

  搞什么啊,这个情况……难道我被抓住了,正在进行未知的实验顺便拍无需后期特效的电影吗?特殊新型精神病院与杀不死的少年?不错啊听起来会大卖。

  “喂,好歹说明一下啊……”我尽量大喊着。

  但是没人做出半点我想象中的回应,观众们起哄着,他们的脸上满是单纯的兴奋欢喜之情。与此同时一把似乎只有在屠宰场能看见的夸张锯骨刀向我逼近。屠夫那张扭曲又莫名呆滞的脸上呈现出仿佛小孩在准备完成作业时的那种“妈妈看到一定会表扬我”的欣喜。

  “杀杀杀杀杀!”“我要左腿的那一部分!”“内脏我预定了!”……上方观众席传来了更多疯狂的声音。

  而锯骨刀也顺着观众的意愿即将切割开我的四肢。

  ……完全搞不清什么情况啊。我一头雾水。

  这里的“人”都不正常,连同在这种事关性命的紧要关头还在无聊的掏耳朵的我。

  所有异常的事物存在是错误的。不记得是谁说过这句话了。

  “哈……”

  荡秋千般躲过瞄准我肩胛骨的一刀,顺势利用专门锻炼过的腰力攀上身高至少是两个我的屠夫身上,趁他第一刀落空的空档攻击他的双眼。眼睛是人体最脆弱的地方之一,任谁眼部受到了毁灭性的一击都会忍不住疼痛而做出错漏百出的动作。所以我很轻易的就得逞了,身体更为灵活的优势让我轻松的挣脱开脚腕的束缚,并用另一边的膝盖给予了屠夫的头部致命一击。

  整个过程费时不过5秒。对付这种迟钝的大块头也算是家常便饭了,对此我表示非常顺手。

  伤势没有再生,对手不是亚人吗。

  安全落地,伴随着屠夫的尸体倒下,我习惯性的整理了一下衣着。

  身上的正装怎么看都不像我的,做工精细的黑色西装外套和搭配适合的领带,白衬衫除了沾染的血色外依然整洁,穿着这一套就和上面的观众们一样像是在参加什么假面舞会之类,毫无违和感。说不定这里真的在举办什么假面舞会,角斗场的杀戮只是一场即兴表演。

  拉过一边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而放置的木椅,我开始耐心等待表演反响。

  在场的观众大概没有反应过来吧,角斗场和观众席一同陷入了鸦雀无声的状态。

  “怎……怎么回事!我最喜爱的解体人……!”

  一个人悲惨的嚎叫起来。引爆了其他人的连锁反应。

  观众们惊叫着,有人质问那个站在可能相当于主持台的特殊平台上的面具男——这位就是主持人了吧。

  主持人解释的声音略显紧张和愤怒:“各位抱歉,只是出了一点小意外而已,我们马上解决!”

  说着他呼唤出了一群不带面具的保安,连他自己也亲自跳下来。

  平台的高度少说也有六米左右,居然这么简单的落地也不卸力,这些人绝对不是普通人类。老实说已经超出了我的格斗术所能应付的范围了。

  “没办法。”

  “没办法。”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重叠在一起。其中一个来自缺乏语调变化的我,另一个来自谁也不在的空气中。

  “那是谁呢(笑)?”

  此时我脸上的笑容一定很渗人吧,关于这一点我有自知之明。

  然而现实总是出乎人意料。

  冲刺的速度超脱了人类的极限数倍,瞳孔变成了猩红色,眼白蒙上了浑浊的黑色,最重要的是有什么东西从他们身上破体而出,红色的,坚硬的流体状快速成型……每个“人”的各不相同。

  这一系列异常的特征。那一定不是人类吧。我想到。

  ……我突然止不住想要大笑。

  “超·搞·笑。”

  身后的黑色傀儡代替我发言。

  亚人A和他的小伙伴黑色幽灵B今天一如既往的平常心度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