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7-26 02:46:34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曾有一个名为梦想的社团
  4. 序加第一章 社团招新日

序加第一章 社团招新日

更新于:2017-04-20 18:56:19 字数:5884

字体: 字号:
曾有一个名为梦想的社团目录
共1章
  序

  我叫陈伊守,16岁,男。目前被“十一中”录取。“十一中”并非是第十一中学,它的全名是福海市私立高级中学。由于每年的一本上线率都稳定的保持在11%左右,所以被戏称为“十一中”。久而久之,原本那么冗长的名字反倒是没什么人提起。唯有在中考填写志愿的时候才会有学生“哦”的一声,了解到“十一中”的真名。我便是其中之一。11%的一本上线率在福海市只能算二流,甚至二流底的水平。也正因如此我才可以摸到它的分数线。“像你这样的学习态度竟然也会被‘十一中’入取,看来‘十一中’也是不行啦。”在qq上与初中同学聊天时,经常有同学说类似的话。也是呢。被“十一中”入取也在我自己的意料之外。初中时的我是典型的“及格万岁,多一分浪费”。上课听得一知半解,作业也是随手做做。居然这样都考上了“十一中”,真是不可思议。要去“十一中”,这条长长的坡道是必经之路。这条坡道有一个转弯口,一边是由石头切成的墙,一边则是种了一种不知名的树。九月正值初秋,坡道凹凸不平的地面上铺着一层黄色的秋叶。踩在上面发出细细的声音。偶尔有一两个学长骑着自行车,以极快的速度冲下坡道,带起的风吹得地上的树叶哗哗响。真是一个安静的早上啊,我苦笑了一声。安静是因为报名在昨天——八月三十一号就已经结束了。而我在昨天不幸扭伤了脚,休养了一天。今天早上有不小心睡过头,现在是早已过了上学的时间点了。而刚刚几个骑车经过的学长要么是逃课跑出来,要么就是家里有什么急事。转过弯,就可以看到“十一中”的大门了。福海市私立高中几个金色的大字列在校门旁的墙壁上。突然,我发现在校门口附近有一个白色的身影。我走上前一看。是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她紧紧抓着连衣裙的裙边,看上去十分紧张。莫非是和我一样迟到的新生?这种时候两个人一起迟到总比一个人迟到有安全感,即使对方是一个素未谋面的女生。这么想着,我正打算打个招呼。女生却先开口了:“你喜欢列车吗?”“啥?”我一时没反应过来,环顾四周。除了我们俩就没有别人了。难不成是在和我说话?我不明白这个奇怪的问题有什么含义,不过人家既然问了出于礼貌还是要回答的。但是我话还没说出口,女生就自己一个人自言自语了起来。“我很喜欢列车哦。在不同的车厢可以遇到不同的人,看到不同的风景,听到不同人的故事,就像在一个个不同的世界里穿梭。”我现在是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个女生与其说是奇怪,更可以说是邪门了。莫非是所谓的精神分裂症?不行,我要问个清楚。这么想着,我正要张口。“哗哗哗。”就在这时,突然刮起了一阵大风,树枝被吹得左摇右晃,一些枯叶也是借此机会从树枝上跳了下来。地上的沙尘都被吹到半空中。我连忙捂住眼睛,生怕眼睛被沙子迷了。待风停,我睁开眼睛,却发现那个女生不见了。想到她之前的怪异举动,在加上这时的离奇消失。莫非这开学第一天,我就在校门口撞鬼了?想到这,我不禁打了个寒战,快步走进了学校。

  =====由于序的字数不够2q所以只好和第一章放一起了=========

  第一章社团招生日

  还好“十一中”的老师都比较宽宏大量。在教务处解释了一下原因后,那里的老师就帮我完成了注册的手续。之后我便带着书匆匆忙忙的来到了我的班级——高一(3)班。班主任也没有多说什么,简单地交代了两句就帮我安排了座位。还好,赶上了第一节的英语课。对于我来说听英语和听天书没有多大的区别。不过这是开学的第一节课,又是班主任的课,不好意思不听。于是便浑浑噩噩的听到了下课。一下课班上马上热闹了起来,到处都是新的面孔,估计大家都觉得新鲜,整个班级乱哄哄的。我也了解了一些清况,我的同桌,当然是个男生。他叫余镐(hao)。虽然他自我介绍的时候着重强调了那个字念“hao”,都是我们依旧是余镐(gao),余镐(gao)的叫他。我们稍稍聊了聊,从他嘴里得知下周有军训。至于“十一中”为什么要把军训推迟一周,“听说是因为没有军训的教官,‘十一中’要是要军训就要等其他公立的高中军训结束。”余镐(gao)是这么解释的。我们有聊了一会儿,我把刚刚在校门口的遭遇更他说了。余镐(gao)一听,马上压低了声音说:“伊守,你知道关于‘十一中’的都市传说吗?”我看他一脸不怀好意,便觉得他不会说什么正常的东西。但是正所谓好奇心害死猫,在好奇心的趋使下我还是问道:“什么?都市传说?不知道,你说说。”听我这么一说,余镐(gao)马上来了兴致,清了清嗓子说:“传说,在‘十一中’里有一个女生,她成绩不好,体育也不行。整天被其他女生欺负。到最后她受不了了,就在学校门口上吊了。之后听欺负她的那几个女生说,在上学的时候会在校门口遇上一个穿白色连衣裙的女生。而白色的连衣裙就是上吊的那个女生经常穿的服饰。还听说她会向路过的人问一个问题,要说回答了就…………”余镐(gao)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做出一副“天机不可泄露”的表情,用食指在脖子上画了画。我估计余镐(gao)是竭尽所能地想制造出恐怖的气氛,只可惜现在班上乱哄哄的,再加上他的故事实在是过于老套,没有什么可信度。所以听完后我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见他一脸的失落,我在想是不是应该装出一副害怕极了的样子来安慰他一下。这是坐在余镐(gao)前面的林光军转了过来,用手中的笔在余镐(gao)的脑袋上狠狠地敲了一下,义正言辞地说:“现在是共产主义社会,我们要相信科学,哪来那么多神神鬼鬼。”这林光军可不得了,关于他的事我在“十一中”的贴吧上听说过,在“十一中”的新生群里也略有耳闻。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据说林光军家里都是退伍的军人,一个个都抱着“铁饭碗”,其实说白了林光军就是个富二代兼官二代,民间俗称土豪。余镐(gao)被光军敲了一下,不服。正打算与林光军辩论一番,但是上课铃却很不识趣的响了。他只好把气咽到肚子里,愤愤地瞪了林光军一眼。接下来的几节课我也没怎么听,估计是暑假玩疯了。就这样到了午饭时间,“十一中”是一所管理比较宽松的学校,即使是寄宿生也可以不必在食堂就餐,而是到校外去吃。“十一中”位于福海市的**区,这地方我熟,再加上林光军这个大土豪说要请我和余镐(gao)吃饭。我自然是恭敬不如从命,带着两人到了附近的一家有名的牛肉馆。这家牛肉馆我来过几次,虽然东西贵,但是绝对值!特别是这里的牛肉面,面条劲道,牛肉大块有嚼头,汤汁香浓。令人食指大动。我们三人各要了一碗的牛肉面,在空调房里吃得大汗淋漓,一阵风卷残云后,桌子上是一片狼藉。余镐(gao)打了个饱嗝,用牙签将卡在牙缝中的肉丝跳出来,意犹未尽地说:“味道不错,就是肉太塞牙了。”我和林光军白了他一眼,有人请客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的。我看了一下表,现在是十二点左右外面的太阳很大,有点热。我们三人窝在这空调房中不想出去。反正离上课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干脆聊起了天。先是听林光军扯淡,其实也不一定就是扯淡。反正,他一直在讲他父辈的事情,比如说他爷爷在抗美援朝时怎样用计截了美国人的粮食,从而解决了部队里的粮食危机。在比如,说他爷爷又怎样在越南战争时带领自己的小队英勇地占领了敌方的阵地。他讲的很激动,满脸都是自豪的神情。最后口干舌燥,说不下去了。接着是余镐(gao)。他无非就是讲黑段子,也不知道他哪听来的那么多黑段子。估计都是他现编的。最后说来说去,又绕回了“十一中”。各种关于“十一中”的黑历史,也不能说是黑历史。因为即使是白痴也听得出来他的现编的。“停!停!”林光军受不了了,打断了余镐(gao)。“知道的说你是在编故事,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哪来的托,是来专门黑‘十一中’的。我也听不下去了,便想转开话题:”我们还是谈些实际的吧,比如社团什么的。”我所读的初中是福海市有名的离河中学。为了保证学生的中考成绩,别说社团了,有开运动会就该谢天谢地了。也正因为我的初中生活如此的昏暗,所以我才会报考这所比较宽松的“十一中”。一听到我提到社团,光军马上来劲了。他初中虽然有社团,但是他觉得麻烦就没有参加,后来到了初三听那些参加了社团的同学各种吹,弄得他心里直痒痒。正好“十一中”比较宽松,所以他决定这回一定要加个社团玩玩。听了光军的话,余镐(gao)是很不屑的“切”了一声说:“得了吧,社团压根就没你想象的那么美好。我初中时就闲的蛋疼加入了一个书法社,整天除了练字就是练字。好不容易有一次书法比赛,社长竟然认为我的书法不够美观,连冷板凳都没得坐啊。别提有多无聊了。”“我看你是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社团,社团这种东西本来就是依兴趣而定的。你随便加入一个社团当然感受不到社团的乐趣。”光军反驳道。没有想到这两个人这样都吵得起来,完全把我晾在一边。我无奈地叹了口气,正打算去劝架。就在这时,门“叮铃铃”的开了。三人的视线同时向门口投去。进来的是一个女生,与我们年纪相仿。身着白色的连衣裙,黑色的长发垂到肩以下。我觉得她有些面熟,便多看的两眼。余镐(gao)用筷子捅了捅我,小声地说:“怎么,看上她了?”“滚!”我白了他一眼,同样小声地说:“我只是觉得,她有点像我今早在校门空碰到的女孩。”“看吧,我就说这个世界上没有鬼。”光军把握机会打击余镐(gao)。我见二人又要吵起来,连忙说道:“先不管世界上有没有鬼,我们要是再不走老板可就变厉鬼了。”说完我还指了指脸色已经完完全全黑下来的店老板。光军一看表,大叫一声:“我去,已经过去一个小时多了!”我们三人连忙把东西收拾了一下,悻悻地离开了。出门前我回头看了一眼,发现那个女生正用手托着下巴,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今早她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又或者那个女生根本不是她?下午的课已经枯燥,才第一天我就感受到了天朝高中生活的恐怖。很难想象剩下的日子该怎么过。不过还好,“十一中”下午只有三节是正式上课,而第四节则是社团活动的时间。再加上我不住校,不用上晚自习,所以这段时间还是比较清闲的。熬过三节课,我就回家了。当然也是得知了一个好消息,高一新生的社团招生日是定在开学第二天,也就是明天。听说有整整一天的时间。我要不要也加入什么社团呢?“算了,还是‘归宅’吧。”我对自己说。

  次日,晨。“哇————。”余镐(gao)看着人山人海的超场,不禁大叫一声,我也吓了一跳,早就听说“十一中”管理宽松,但没有想到竟然到了这种地步。在招新的社团少说也有50个啊,在这种情况下居然也能保持11%的一本上线率,还真是神奇啊。我们刚挤进人群中就走散了,人实在太多了。而且每个社团为了招到新人可谓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就比如我旁边的柔道社就在操场上摆起了擂台,不过这还快就引起了隔壁空手道社的不满,于是他们干脆上演了一场柔道大战空手道的好戏。虽然是吸引了许多新生围观,不过不知道会有多少加入。我完全迷失了方向,本来就是路痴的我,在这种情况下是快连左右都分不清了。一直在绕圈,几圈下来人最多的还是动漫社。也因为人多,所以入社是要进过考试的。几十个人在桌前奋笔疾书,运气好的还可以抢到桌子,运气不好的就只能在别人的背上写。大有科举取士的即视感。我又逛了几圈,没有发现什么有趣的社团,这打算就此加入“归宅社”。这时一张海报吸引了我。它贴在操场一侧的墙上。如果不是迷路,我绝对不会注意到这样一张完全没有存在感的海报。“梦想社?”我在心中嘀咕,不愧是“十一中”,三六九教,龙鱼混杂。之前有看到午睡社就觉得够奇葩了,现在又看到了这个梦想社。“你有梦想吗?是否曾感到孤独?是否曾感到疲倦?加入梦想社吧。这里有许多与你一样有梦想的人。”这几个字写的歪歪扭扭,不知是故意的,还是写字的人功力只能这样。海报上还画着一个日系的美少女,我一眼便认出是《CLANNAD》中的女主角—古河渚,一个为了自己梦想努力的女孩,这倒是与梦想社有几分联系。“怎么,你对我们梦想社感兴趣?想必也是一个有梦想的人。”不知是谁在说话,我转身一看,不知何时我身后多了一个男生。他穿着白色的衬衫,黑色的西裤。带着一副眼镜。发型惨不忍睹。但是嘴角的微笑却给人一种莫名的信心。“原本是打算穿西装的,不过天气天热我就把外套脱了。”他见我像看怪物一样地看着他,连忙解释道。“你没有梦想吗?”他见我没有回答,又问。梦想吗?这两个字如同雷电一样击中了我心中最柔弱的东西。谁没有过梦想?小时候的梦想多得就像天上的星星,但是不知从何时开始,星星们一颗又一颗地坠落了。如今在名为梦想的夜空中还有几颗闪耀的星星呢?“算是,有吧。”我回答。没想到他居然兴奋地一把握住我的手,说:“怎么说,有梦想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据说有梦想的人成功的几率几倍于没有梦想的人。你有没有享受过那种追求快乐?那种将全身心都投入进去的感觉?”他说得十分激动,睁大的眼睛似乎会冒出星星来。“没、没有。”我把手收回来,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这样啊。”他的眼睛一下子暗淡了下去,叹了口气说:“那这是太可惜了,那种为自己梦想付出的快乐真是太棒了。这样吧,你来加入我们梦想社吧。实现梦想这种事情两个人总胜过一个人,哪怕两个人的梦想不同。那倒不是吗?”说罢她从西裤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名片,上面写着梦想社三个蓝色的大字,下面还用小字写明了梦想社活动室的地址。背面则是联系人与电话号码,138…………出于礼貌我将名片收了起来,对那人客气地说了声我看看。然后就离开了。也不知我在哪里呆了多久,人群变得稍稍宽了一点。我认准方向,历尽千辛万苦终于脱离了人群回到了班上。班上一个人也没有,估计都还在操场上。我的目光在操场的边缘游荡,希望可以发现我刚刚所在的位置。突然我有看到了那个白色的身影。虽然因为我视力差,只能看到一个迷迷糊糊的轮廓,但是不知为何我心里有一种感觉,她就是我昨天在校门口碰到的女生。怎么又见到她了,莫非这就是所谓的缘分?社团招新了日子很快结束了,没有上课的日子结束的都很快。余镐(gao)加入了动漫社,光军则加入的军事社。这也算符合他们二人的性格。梦想吗?晚上,我躺在床上,一些令自己脸红心跳的画面在脑海飞快的闪过。“陈伊守,你又写小说!也不见得你语文有多好。”“又不会有人看,写那么辛苦干什么?”“你说你写小说,也要等有了固定经济收录之后。饭都吃不饱。写什么小说。”“难道你不想上‘一中’吗?哦,我忘了。你这种大文豪怎么会更我们这些普通人一样。”…………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在脑海中形成一个个奇特的世界。又是什么时候开始动笔的呢?不得而知。如今,那成为作家的梦想早就已经深深地埋在心底了。但是为什么?为什么在听到梦想这个词时还会感到一阵的躁动呢?明明已经放弃了……“只是不想放弃啊,就像一个白痴一样。”我轻声对自己说。

字体: 字号:
曾有一个名为梦想的社团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