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19:29:44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最远的远方
  4. 第四章 深陷窘境

第四章 深陷窘境

更新于:2018-03-18 07:10:29 字数:6287

  漆黑的小屋,一盏台灯,但是李初寒没看到电源,也从没见过纸筒状的灯泡。

  果然是魔法吧。

  “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么?”灯泡后最左边的地方,一个严谨的男人坐在那里,他的目光时不时瞟向最右边的那个身材高挑的女人,看起来对那个女人颇为忌惮。

  “我只记得我被伊恩的龙卷风吹跑了,然后撞到了什么东西,下面的就是一些半睡半醒的记忆。”

  “那你还记不记得那个大坑是怎么形成的?”

  “大坑?”李初寒有点迷糊,“可能是陨石砸的吧,反正不能是我砸的,我身上没钱,赔不起啊。”

  台灯后面的人面面相觑。

  “伊恩,怎么回事?这不是一个傻子么?”右边的那个女人故意压低了声音,但还是被李初寒清楚地听到了。

  “我觉得是脑震荡,他刚才说过,他曾经被你的龙卷风吹走了,肯定是脑袋撞到了什么东西。”左边的那个男人很严肃地说。

  伊恩坐在中间,很淡定。

  “救世主大人,总而言之您现在和一个普通人是一样的是吧。”

  “什么叫‘和普通人一样’,我就是个普通人行不行。”李初寒说“是”字的时候发音尤其地重。

  “不,至少我的两位同事认为你的神志有问题。”

  “你才神志有问题呢!你们全家神志都有问题!”

  “他刚才是在骂我,看来他的逻辑感还存在。”伊恩对左右两边说道。

  “那现在我们要把他怎么办?”艾斯凡拉提问。

  “首先应该先把他观察起来,但是要把他安排到哪儿去呢?他刚才在骂我啊……我得报复报复他才行。要不把他送去给那帮疯子魔道学者吧,让他们把他切片研究吧。”

  李初寒的额头流下了一滴冷汗。

  “算了,怎么能和一个毛头小子当真呢?还是直接把他交给你吧,夜岚。”

  “好吧,我会好好**他的。”夜岚的脸上露出了“我完全明白”的表情。

  “这比被切成片还惨。”艾斯凡拉低语。

  第二天,李初寒作为一个新兵被要求去夜岚直辖的特别行动大队报道,夜岚给他的要求是别人怎么训练你就怎么训练,不过李初寒的训练有很多额外内容,就比如学习本地语言。李初寒所在的特别行动大队里,实际上全都是狠人,大家都是有一技之长的人,要么是各种大家族培养的天之骄子,要么是什么声名在外的游侠,甚至还有人是什么很有潜力舍不得就这么处死的死囚……反正这个大队里包括那个彪悍的平头男教官,没有一个好相与的。

  不过,李初寒应该是个例外吧。

  一般新兵总有些小脾气,尤其是这些心气一个比一个高的家伙们,清晨集合的时候居然没几个按时到了,而且到场的也都或者满脸不屑,或者完全没有干劲。只有几个人老老实实听话站队,李初寒就算一个。

  “今年的新兵也都很有活力嘛。”教官笑眯眯地说道,然后他随手施放了一个小规模的伪禁咒,在场的魔法师们纷纷张大了嘴巴,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下巴会不会脱臼。军营启动了警报,所有赖床的孩子们都被惊醒了,李初寒跟着这位教官带队寻找他的队员的时候听到不少老兵在说,“啊,那个恶魔教官又要发飙了。”

  自由散漫的游侠们被一个一个地海扁了一顿,来这儿的人都有点小名气,但他们没有人能在这位深藏不露的教官手里撑过十个呼吸。自命不凡的贵族后代们被一个一个地海扁了一顿,从出生到现在他们还从未吃过这样的亏,他们和那些纨绔子弟不同,能来这儿的都是手上有些真本事的,本来就因为身份的问题没人敢惹,再加上优秀于同龄人的力量,他们早就被惯坏了。面对这个连漂亮的女孩子都可以肆无忌惮地下手痛殴的**,他们第一次明白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意思。那些本来是死囚,天不怕地不怕的不良份子也被一个一个地海扁了一顿,他们都是有一定天赋和利用价值的,所以帝国看在他们的本事上给他们一次活下去的机会,然而他们还是无恶不作的罪犯出身想要驯服他们格外难,每个人都被揍得爬不起来了,但李初寒发现这些人虽然十恶不赦,但他们的意志确实最坚强的,游侠们在见识但力量的绝对碾压后就纷纷退缩了,贵族们在发现就算被打也没人管的时候也纷纷退缩了,而这些曾经的囚犯,曾经失去了一切的囚犯却像恶狼一样,虽然遍体鳞伤,但总是咬着牙向那个明明知道打不过的对手发起攻击。现在李初寒能明白为什么这教官最后才来找这些前度囚犯的麻烦来了。

  不过这一切和李初寒的关系都不太大,他只不过是看个热闹而已,他没想过要炸刺,也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他只知道这是当老大的在给他的小弟立威,告诉他们自己不好惹,然后要听他的话。李初寒会乖乖听话的,他一开始就是这么打算的,但他从来没想过要当这里的一员,无论何时,李初寒从来都是一个人,他不属于任何地方。

  “可惜啊!如果你们真的想反抗我的话,本来是有机会的,但是你们之所以被修理得这么惨就是因为你们是一盘散沙,完全不团结。哼,一群自讨苦吃的蠢货!不过,还是有些识相的聪明人的,今天按时到场的以后就是小队长了!”

  夜晚,该养伤的孩子们去养伤了,该回家的孩子们回家了,李初寒去参加语言基础培训去了,他至少要明白一些基本的命令,这时候他才知道自己升官了,虽然他完全高兴不起来。事实上李初寒极有语言天赋,虽然他的英语成绩一般,那是因为他讨厌英语老师从而基本上不动关于英语这门课的东西,但是他的英语成绩一直很稳定,比真心不看书的要高,比真心看书的要低。只不过自从他一口气把《加勒比海盗》从第一部看到第四部之后,李初寒的英语口音变得很奇怪,怎么听都不像是从一个中国人嘴里说出来英语——说话的人就像一个英国老头。

  这就导致了李初寒的语言课程比大家想象的要快得多,要知道这里是没有双语教学的,李初寒认识一个字,学会一句话只能靠看图理解……他在第一天晚上就学会了军队里所有的基本命令并将至熟记,这相当于一个没有任何英语基础的人用用了一个晚上学完了高中一学期英语课本上的所有知识。

  “他简直是个天才。”

  “仅仅是学别人说话学的快而已……你观察了他一天,这就是你所有要汇报的东西么?”夜岚逼视着面前的一个年轻人,他是李初寒的上铺,李初寒没想到这里的宿舍居然也是用双层床的,他更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很和善的年轻人居然是专门来监视他的。

  “不是的夜岚大人,当然不只是这样。我只是想强调一下他的接受能力很强,学东西特别快。嗯,嗯,就像餐具的用法,没有人给他去特意讲解,他只是看了一眼别人怎么用,马上就模仿出来了。”

  “我也能。”

  “那是那是……”

  “他的天赋呢?关于武斗和魔法。”

  “这个嘛,他的身体素质很糟糕,就算是从咱们帝国里随便找个同龄的公民基本上都能很轻易地将他击倒,简直就是个豆芽菜。魔法的话,魔法部的那帮人还在用数据来分析他的天赋能力,不过听那边的人说估计不太乐观。”

  “也就是说他只是一个普通人,甚至还不如一个普通人了。”

  “呃,您要是这么说……那……不过在捕获他的时候他的确给咱们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啊。”

  夜岚不说话的时候表情很可怕,让人不敢向她开口提问。沉默了几秒钟,这个被这个世界大多数男人所畏惧的彪悍女人说出了她的命令——

  “往死里整这个小子,但是不要把他整死。”

  她的命令得到了完美的贯彻,李初寒被一个单独的教官拉出去开小灶了,训练的内容与其说是为了锻炼身体不如说是上刑啊,李初寒一身偷奸耍滑的本事在那一位经验丰富的教官眼中根本就是无所遁形。可怜的李初寒在暴力的威胁下每天都要在自己体能被压榨到极限的情况下又是跑步又是负重什么的,稍微偷偷懒就是一顿老拳海扁,这位老兵一看就是对这种业务十分熟练,拳拳到肉,但就是不伤及筋骨,打的李初寒惨叫连连,痛得死去活来,第二天清晨,李初寒虽然鼻青脸肿,但不至于卧床不起。只要他还能起来,训练就要继续。当然如果李初寒表现出任何不满,那肯定就是另一轮的暴力摧残。

  李初寒的精神几近崩溃。

  他现在每天都过得很充实,在暴力中惊醒,羡慕太阳还能继续睡一会儿懒觉的同时去“热身”,一般热完身之后,李初寒已经累趴了。接下来李初寒要去抢早餐,因为一般他的热身都是超时完成的,他去吃早饭的时候早就过了正常早餐的时间了,只剩下一点点别人吃剩下的碗底。但是不是所有人都能正点吃饭的,守卫者这个特别行动大队的伙食水平非常高,同时他们的饭一般都做的不多,实际上根本不够吃,在这个阶段,为了培养他们的狼性,只有抢到饭的人才能吃饱,不然只能饿肚子。尤其是对于这帮新兵,他们的伙食只够七成人吃饱的,他们都是在平时的训练任务结束之后直接去吃饭,也就是说谁完成的快,谁就能抓紧一切时间先把肚子填饱,不然一天的痛苦训练真不好熬过去啊。

  李初寒本来就晚,身体也弱,一开始直接就是一天三顿饭连看都没看到,饿得几乎昏死过去,导致一连几天都没有正经吃上饭,那段时间要不是有个神秘人一直给他送饭,相信他饿都饿死了。

  一个月过去了,没能找到任何回家的头绪,他也没有那个时间,新的一天开始,清晨的李初寒化作一匹饿狼冲向食堂,那位手指头有胡萝卜那么粗的伙头军大师傅扔出一个小铁盆,那里面是热乎乎的早餐,是李初寒一上午的活力来源。

  两张脸对峙着,满脸青紫的是李初寒,满脸横肉是粗犷的厨师长。

  “嘿,看你小子今天又被打的屁滚尿流的。”

  “少啰嗦,老子都快饿死了!”

  瞪着因为充血而发红的双眼,李初寒的顾不上那纯金属制作的碗现在烫不烫,正准备端起来吃。这时候从地上又爬起来一个人,抱住李初寒的腰就往后扯,李初寒瞪着眼睛也不用餐具了,直接把脑袋伸进碗里,把饭生往肚子里吞,同时两手不断地捶着身后那人的双臂和脑袋。他身后那人也是饿急眼了,嗓子里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嚎叫,愣是把李初寒给拉了个跟头。李初寒腮帮子鼓鼓的,嘴里的东西还没咽进去,噎得直翻白眼,同时双肘还在不停地攻击身后的袭击者。那个新兵也是个血气方刚的愣头青,怎么甘心就这么一直吃亏,他咬牙一蹬,把李初寒给踹了出去。力度很大,李初寒瞬间成了滚地葫芦,两人距离拉开,不约而同先站了起来,李初寒捶胸顿足地终于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了。

  对面那人把这当成了对他的挑衅。

  他飞起一拳,正中李初寒左脸,打的李初寒差点飞出去,可在关键时刻,李初寒抓住了那人的衣服,借着这拉扯力回身一拳,以同样的姿势和在对方脸上同样的位置狠狠地反击了一拳,可是李初寒的抗击打能力可不是那个普通新兵能比的,从上初中来就开始摸爬滚打的李初寒不知道被人堵在小巷子里多少回了,来了守卫者之后更是每天都被暴力加身,不就是脸上被揍一拳,鼻子差点被被人从脸上打飞么?小意思!李初寒拉着那人衣领的手并没有放松,一拳之后,李初寒把那人又扯了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记头槌呼到对方脸上,在失败者鼻血四溅的同时,李初寒的眼神与严冬荒野中一匹骨瘦如柴的饿狼毫无二致。李初寒晃晃悠悠地走向他的早饭,谁知脚下一绊又被人扯了一个跟头。

  据老兵说,在新兵的磨合期这样的生活会一直持续下去。虽然李初寒如何这样会让这些新人产生小团体化的现象,而且非常伤身体,但他没有资格去管这个。

  今天的训练是教官最爱的负重跑山路,干的漂亮,李初寒揉了揉青肿的眼角,扛起一块沉重的木头桩子,开始上山了。估计今天的午饭又得自己从山里捉了……太阳落山之前李初寒必须再翻山越岭地赶回营地,一顿拳打脚踢之后抢到自己那一点可怜的晚饭。

  这样子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儿啊……晚上,李初寒甚至没有思考这个的时间,他还得学习这个世界的语言和文化。

  正在李初寒学会习惯伤痛和疲劳的时候,伊恩和艾斯凡拉那边也没有闲着。说实话,对于“救世主”这件事帝国上层并没有什么太大关注,如果不是一个贵族的儿子的一次无聊的探险发现了“天空遗迹”,那么这件事根本就是无稽之谈。那份地图上记载的东西如果都是真的的话,那么这将是一份埋藏在大陆深处的巨大力量,这份力量强大到可以瞬间扭转现在的局势。但帝国真的没有余力支持伊恩在这个时候进行大规模的搜寻和发掘,于是伊恩选择了一项成本最低的试验,李初寒光荣中枪。

  在夜岚专心研究李初寒的时候,伊恩单独行动致力于情报的控制和收集,他就像一个间谍一样,不停地在革命军的占领区制造舆论,破坏资源,收集情报。艾斯凡拉在一线战场上指挥作战,前沿阵地的争夺战异常激烈,一天之内阵地十几次易主都是小事,对方的将领狡猾异常,仗打到下游,就会遇到洪水,仗打到山林,就会遇到火攻,总有那么一队轻骑,神不知鬼不觉地插到你身后,黎明破晓之时,没遇到劫营都不正常,补给线上的队部比正面战场伤亡还大,艾斯凡拉平时发愁的时候就揪头发,现在整个人都有变秃的趋势。这样一个对手,只要你稍微露出一点点破绽就会陷入极其被动的局势,然后这个家伙就会趁胜追击,疯狂地扩大战果,到时候再想扳回局面就比登天还难了。当时艾斯凡拉接手前线的时候,革命军的优势已经稳稳地树立起来了,但心高气傲的艾斯凡拉不甘心一味被动防守,多次试图反击,可人家根本不上当,一击不中,远遁千里,诱饵被吃掉过很多回,可从来没有上钩过,反而是艾斯凡拉不停地损兵折将,导致阵地被无数次攻破。可是双方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兵油子,谁也没办法彻底占领阵地。

  “话虽如此,咱们的战略目的确实已经达到了,”伊恩的突然造访对于艾斯凡拉来说是个意外,本来他听到伊恩来到军营的消息还略有激动,就凭这个强大的风系高阶魔导师,战场双方的实力平衡就会被瞬间打破,谁知道伊恩来时却已经身负重伤。“我现在的状态不是很好,说实话,我只能尽量不成为你的拖累,想要让我帮你彻底占领葛恩港已经完全不可能了。”

  艾斯凡拉知道伊恩的意思,如果不是自己在这里迟滞了革命军的攻势,那么这股势如破竹的力量很可能顺着葛恩港一路北上,到时候距离帝都就只有最后一道防线了。他的战略目的已经达到了,至少现在革命军已经没有那种一鼓作气的士气了,马上就是冬天了,到时候虽说江面冰封,天堑消失,但这里恶劣的气候环境会对补给线造成巨大的负担,从夏季发动的攻势在深秋即将结束,随着革命军在南方需要面对暗精灵的威胁,帝国在北方需要防御野蛮人的进攻,人类帝国的战事将陷入僵持阶段。从三年前的“花月事变”开始,革命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取了半壁江山,到现在,如果帝国上层再不严肃对待这场叛乱,估计这个延续了三百多年的帝国就要终结于此了。

  可艾斯凡拉不甘心,他从叛乱开始便开始在帝国四处奔走统筹战局,他是一个老兵,他是一个将领,虽然他今年还不到三十岁岁,野蛮人大举进攻的岁月中,他十四岁就入伍了,这个天赋异秉的小家伙跟过七位著名的将领,他从最初的斥候,变成参谋,再变成副将,最后直接当上最高指挥官,他见过无数的死亡,就是他曾经效力的这七位将军也已经死在了战乱中。

  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军师,老道的指挥官,他知道如果这次葛恩港被革命军夺走了,那么他们再想夺回来至少要付出十倍的代价。帝国现在已经是个空架子了,已经没什么力量可以让艾斯凡拉投入到战场里去了。

  战机稍纵即逝,他比谁都清楚这个,但他只能看着最好的决战时机从眼前流失。

  “伊恩,你这到底是怎么了?我已经忘了多少年没看到你吃这么大亏的时候了。”

  伊恩苦笑,虚弱的他仿佛失去了灵魂一般,其实艾斯凡拉就算不问他也明白,这个风一样的男人,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能牵绊住他。

  ——“是她,她现在已经到了葛恩港,我不让你继续冒险的最主要的原因也是这个。”

  有气无力地说完这句话,伊恩像是失去了全身所有的力量似的,索性闭上了眼睛,挥挥手让艾斯凡拉出去。

  艾斯凡拉没有在意,相处了这么多年,他知道伊恩的脾气,这个家伙要是没有心情,就算是皇帝在他面前,他也是这副冷淡而狂放的样子。要不是他的实力在这里摆着,估计他早就被处死多少回了。

  战况要进入消耗双方有生力量的持久战了,这是艾斯凡拉最不想看到的,他迫切地希望打开一个突破口。想来想去,他想到了李初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