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1-01-16 01:45:13

太空堡垒

月圆花好 著

       当人类的灵魂与超级机械体融合,会发生怎样的事情?“燕狂”一生为病痛折磨,却成为一代杀手之王!一次任务,伤痛与病痛让他失去了生命5当他再次醒来之时,却发现自己成为了机械统领!一个超级拟人类机械体!  我的梦想不但是要带着智慧机械战士屹立于宇宙之巅,我还要重新拥有血肉之躯。一场惊天的星河大战因为机械统领的重新苏醒拉开了帷幕……赛亚人,圣灵人,变异人,蓝特人,智能人……在宇宙星河之中演绎出一幕幕血腥战史……

微信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阅者阅心”手机阅读

章节预览


第一章逆天重生

  燕狂脚步有些虚浮,他下了出租车踉踉跄跄的向华夏那所最高学府走去,他那惨白的脸色,不稳的身形,吓得路人纷纷避开,燕狂心中泛起阵阵悲凉,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和脑部一阵阵剧痛传来。眼前的景物也越来越模糊。

  “看来自己无法去到那里了,无法在看一眼那个对自己一往情深,无怨无悔的美丽女孩了。”

  燕狂是个孤儿,从小体弱多病,也许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会被父母遗弃。

  从小燕狂就被一个民间的老中医收养,老中医流浪四方,他对燕狂用尽了所有方法无法治愈燕狂的怪病,老中医最后交给了燕狂一套神奇的导引术,燕狂每天苦练,在神奇的的导引术压制下,他总算是摆脱了病痛的折磨,他认为自己好了。

  可老中医看他的眼神却是充满了怜惜和伤痛,燕狂从老中医的眼中看出了什么,他知道恐怕自己活不了多久了,现在的一切都只不过是假象。

  可笑的命运之神在这时候让他认识了她。“叶如梦”那个如水般温柔的女孩,可燕狂不敢接受这份沉甸甸的爱意,自己时日无多,何必在去害人。

  这时老中医告诉了燕狂自己真正的身份,他是一个隐退多年的杀手,他对燕狂说:既然无法给予她精神上的爱,那就给予他物质上的爱吧,让她一生都不用为金钱发愁。”

  “你就用自己已经不多的生命为你的爱,打拼出一片天地吧,去做杀手,你的身体虽然不好,可在导引术压制下也不会有问题,杀手不需要近身肉搏,但要有坚强的忍耐力和强大的意志力,在加上一些高超的技艺就能做到,这点我相信你。”这是老中医对燕狂说的原话。

  从小饱受病痛折磨的燕狂对自己的意志力和忍耐力还是深具信心的。

  面对如同自己再生之父的老人的话语,燕狂没有犹豫,他离开了叶如梦,开始了自黑暗之旅,两年来他赚取了无数的金钱,这笔庞大的金钱他全部交给了老中医和叶如梦,老中医没有要这些钱,而是全部转给了叶如梦。

  叶如梦知道这是燕狂给她的,她不知道燕狂在干什么。可两年赚取天文数字般的金钱,也让他感觉到了恐惧,她无数次问老中医,燕狂在做什么,现在在那里。

  可老中医每次都是深深叹口气,告诉她一句话。“你是一个好女孩,你值得燕狂为你这么做,你就当燕狂死了吧。”每次老中医的眼底都有深深的伤痛。

  燕狂的神志越来越模糊,他的眼角一行行泪水洒落,他隐隐感到。自己恐怕在无法看到那道美丽的倩影了。三天前在执行一项任务时他的病情突发,最后虽然完成了任务,可他也身受重伤。神奇的导引术在也压制不住那如同山洪爆发般的病情。

  他本想静静的死去,可在死亡即将降临之时,他再也忍受不了内心那深深的思念,拖着病体与伤体,在老中医悲痛的目光中,来到了这里,华夏最高学府,他想远远的在看一眼心目中的那一抹紫色。

  燕狂凭着坚强的意志力,踉跄着向那道大门走去。现在正好是下午放学,很多年学子都走出了校门,去寻找各自的节目。他“她”们看到了一道踉跄的身影,一脸的苍白,满脸的泪水,拼命向这所学府走来。都有些好奇的停下了脚步,看着这个悲伤而奇怪的男子。

  在他“她”们心中也许又要有什么惊天八卦即将上演了吧!可又有谁能想到,这即将上演的是一个何等悲凉的故事。

  一个男孩为了那深爱着他的女孩,悄悄的行走在黑暗之中两年,在生命即将逝去之时,只为了在看一眼那道身影。

  “噗!”一口鲜血喷出,洒落一地凄美的殷红,燕狂的身体重重倒下。最终!燕狂还是没能看到叶如梦,也不知是不是幻觉,在燕狂最后失去全部意识之时,他听到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

  一个美得如同画中仙子的女孩,一身紫色的连衣裙,紧紧抱住那满脸泪水,嘴角血迹斑斑,一脸苍白如纸的男子,哭得撕心裂肺,这个一去不回,让她思念了两年,却又给了他天文数字般金钱的男子,回来了,可是却已经失去了生命,连她的最后一声呼唤都没能听到,就这样永远的离开了她,这次是真的走了,阴阳两隔,永不相见。

  浩瀚无垠的星河宇宙之中孤寂而冰冷,一膄残破的宇宙飞船慢慢飞行在宇宙中十分危险的陨石风暴之中,这是一膄几乎被打残了的宇宙战舰,它浑身破损,舰身斑驳,有好些炮口就这样裸露在外,那些裸露的炮管已经崩裂出一条条裂缝,冒出袅袅青烟,在不能用了。

  残破的宇宙飞船中,一间宽大的指挥室内,六个身穿黑色军服的军官,一脸焦急的看着静静躺在那张合金床上周身插满管子线头,一头蓝发,面容坚毅的男子身上。这个躺在合金床上的男子绝对称得上帅字,可现在这位帅哥模样的机器人,他的额头上有一个婴儿拳头般的大洞,身体各处更是有一个个形状不一的孔洞。

  按理说这样的伤势应该是一个死人,可你只要仔细看,就会发现,那些伤口中露出的不是血肉,而是金属的骨架和一道道流动的电流,这竟然是一个机器人!

  在看那六个军官,竟然都是残废,六个军官不是断腿就是断手,他们的伤口哧哧的冒着电火花,这里竟然全部都是机器人!

  六个机器军官最高军衔是少将,最低军衔是中校,他们看上去都很年轻帅气,机器人嘛,应该没什么老头。

  一个断腿的中校用机器人特殊的交流方式向那个少将发出一段信息,“长官,你说统领能醒过来吗?”

  断手少将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自从一年前统领被强磁射线打中了智脑核心,程序几乎全毁,就陷入了沉睡!菲尔中校,你也知道我们智慧机器人几乎是不死之身,身体坏了换一个就是,可要是核心智脑被毁掉了核心程序,我们也等于死亡了,那怕在重新输入程序也不会在有智慧,也就不在是原来的那个智慧机械战士了,不过统领是最先进的流金体智慧机械战士,他比我们任何人都先觉醒,也许统领会醒过来的!”

  燕狂只觉脑海之中一片混乱,有无数自己未知的智识疯狂的挤入自己的脑海之中,他感觉脑海都快要被挤爆了。

  “发现新的智慧体,新智慧体很强,智脑核心和新智慧体融合,融合百分之五十……,三十……二十……完全融合。融合完毕,激活自我修复功能,激活记忆库,激活潜力功能,修复破损程序,启动……启动……”一个电子声在燕狂的脑海中不断响起。

  “怎么回事?”燕狂很迷惑,自已已经死了,这点他很确定,那一刻魂灵离体之时,看到了自己冰冷的尸体,也看到了那个哭的撕心裂肺的女孩,那一刻他感觉到自己的魂灵撕裂般的痛,接着一股无可抗拒的吸力传来,他就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在次拥有意识之时,就感觉脑海中冲入浩瀚的知识,哪些知识包罗万象,尤其是有关战争机械的更是浩如烟海。无所不包,几乎将自己的脑袋挤爆,现在又从脑海中传出这奇怪的电子声音,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六个一直看着合金床上的机器人军官,眼中突然爆发出红色的光芒,他们看到了奇迹的发生,原本那躺在合金床上一动不动的身影,奇迹般的复活了,那些恐怖的伤口在飞速愈合,插在身上的各种管子,也在疯狂的输入能量进入那具身体之中。

  “统领!……统领复活了,我们智慧机器人的统领复活了,我们有救了!”六个机器人军官开始频频交流,掩饰不住激动的心情,有两个机器军官更是已经开始浑身冒烟,几乎当机了。

  “智慧机器生命,毁灭者A1机械战士,……智慧机器人……暴动……赛亚人入侵,毁灭……被叛……,接着又是一些断断续续的信息。机械战士最高统领,最先觉醒了思想的级机械生命……。”

  “难道我重生了,而且是重生在高级的智慧机械战士体内,还是智慧机械战士的最高统领,我的灵魂怎么可能重生在一具机器的身体之中,自己可是人,而这是机器,两者怎么就连在了一起?”

  燕狂百思不得其解,“难道是逆生诀?”义父老中医交给自己的那神奇导引术,就叫逆生诀,逆生诀里曾有一段这样的话语,逆天重生,魂灵依附,融合一切智慧生命……,当时自己对这段话感到匪夷所思。

  可现在看来竟然是这样,这才是逆生诀的真谛。逆天重生,依附融合一切智慧生命体智慧机器人既然产生了思想智慧,那也算是智慧生命,虽然这个智慧生命有点另类,可他在怎么说也是智慧生命。

  而且自己是在这具高级机械战士的思维体即将消失时,进入并融合了那微弱的智慧思维体,这也是自己没有任何阻碍顺利依附融合成功的关键。

  若是早了那智慧思维体很强大,自己不可能依附融合,要是晚一点,这具机器身体那微弱的智慧思维体彻底消失,那这就不是具有生命的智慧生命,他就只是一个铁疙瘩,自己也不可能依附融合。

  也许茫茫苍天真有天意吧!让自己成了一个拥有人类灵魂的机器人。自己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呵呵!还真是讽刺,书上的人物重生都是王公贵族,,最起码也是个人!可我竟然重生成了一个机器人,这究竟是老天对自己的奖励,还是惩罚?……自己前世好像并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吧!就是做杀手杀的也是该杀之人。……”燕狂思绪万千,可他在前世毕竟受了太多的苦痛,心里承受能力非同一般,慢慢也接受了自己成为机器人的现实。

  “机器人就机器人吧,我就当这是老天对我的补偿吧!活着就好?至少自己以后不会生病了!”前世的燕狂可是被病痛折磨了一辈子,难怪他会这么想。“义父,谢谢你给了我两次生命。”燕狂在内心默默感激老中医。若非老中医,他不可能学到逆生诀,因而多活了两年,更不可能灵魂重生,那个可敬的老人,他一直将他看成自己的真正父亲。

  理清了自己的思绪,燕狂睁开眼睛,伸手拔掉身上的各种管子和线路,翻身坐了起来,六个机器军官见到燕狂起来,立刻挺身敬礼。

  “砰!”金属撞击声响起,整齐划一的敬礼声,好像是铁锤在敲击。

  燕狂接收了来自高级机械战士的所有知识,自然知道该怎么做。他立刻还了一个无可挑剔军礼。双手微压,让六个机器人军官各自坐下。

  “威尔将军,现在我们到了那里,我们还有多少智慧机械战士?”威尔起身正要回答,突然大家全都看向指挥室中的虚拟立体屏幕,那里一个横贯星域的恐怖黑洞出现了。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