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6-01 17:40:5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破灭无极
  4. 第二章 不作死就不会死

第二章 不作死就不会死

更新于:2014-05-26 22:17:32 字数:3211

字体: 字号:
  第二章不作死就不会死

  “少爷不见了!”

  福伯颤声说道。杨英如遭雷劈,大脑顿时一片空白,福伯既然说敢说少爷不见了,那必然是已经找过,不在家族之内,如今南珠城内暗流涌动,正是多事之秋,杨林可以说是手无缚鸡之力,倘若只在城内闲逛倒也没事,三大家族虽然明争暗斗,但也从来没有对嫡系子弟下过手,俱是怕引起疯狂报复,让另外一家渔翁得利。

  但此刻南珠城中高手如云,万一得罪了哪位高人,如杨林这般小势力中的子弟,随手杀了也就杀了,谁还管你杨家不杨家。这几日,来家族中索要情报的各大势力之人,哪个不是颐指气使,目中无人?连自己这个族长也只能满脸赔笑,委曲求全。倘若杨林…

  想到此处,浑身惊出一阵冷汗。强自镇定下来,瞄了一眼内堂,然后将福伯扶起拉到一边,压低声音道:“详细说来。”

  福伯兀自还在抽泣,断断续续说道:“上午时分,少爷在练武场与楠少爷斗鸡,老奴眼看将近中午时,便嘱咐少爷莫要乱走。老奴先行回来为少爷准备午膳,谁知……谁知老奴拎着食盒回来时,练武场已经空无一人。老奴当下便去寻找,各门都说未曾看见少爷出去,与少爷斗鸡的几位公子,也都说耍完之后各自便散了……只有…只有………”

  “只有什么?”见福伯犹豫,杨英忍不住催道。

  “只有一个侍女,从练武场经过时正好遇见少爷似乎十分愤怒的从练武场出来,错身时隐约听见少爷念叨什么抓山鸡、赢裤子之类的疯话…”福伯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但随即又说道“老奴不敢隐瞒!”

  “林儿斗鸡是不是输了?”杨英皱眉。

  “连输四月了…”

  “哎…”听到这里,杨英叹了口气,自己的儿子自己还不了解?自从知道自己无法修炼,杨林非但没有放弃,反而生起了好胜之心:竟然要去修炼法门,坚持打坐整整五载。可这先天的缺憾又怎么能轻易补回?五年来,杨林几乎毫无寸进,但就算这样,也不曾见他放弃。这次斗鸡连输四次,定是又激起他的犟脾气,十有八九是偷偷出城,去了苍南山……抓野鸡去了……可这苍南山比如今的南珠城那是更加的危险啊!事不宜迟,晚一分便多一份危险。

  “夫人,族中有事,我要去处理一下。”说罢也不等戴宁回答,拖着福伯就走了出去。

  待走的远了,沉声对福伯说“此事不要声张,你先回少爷房中。一切照常行事。”

  “是!”福伯答道“家主,一定要找到少爷……若是……若是……老奴便去继续伺候少爷…”

  “不要胡说!”杨英心中一阵烦躁“莫要说不吉利的话,你回去吧”说完一甩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远远传来杨英的命令“来十个护卫,随我出门办事”

  顷刻,一行十一人由北门而出,向苍南山疾奔而去。

  回到杨林这边,原来杨英猜的没错,晌午十分,斗鸡再次输了的杨林越想越是不忿,犟脾气上来,越发要想办法赢得下次。平时听人说野兽性烈,比家养的多出一份野性来,即便是灵兽,野生的也要比圈养的实力强上一线。

  心下便盘算着如何去逮一只野鸡来驯养,不求养熟,只要能赢得斗鸡就好了。但家族早已下令,一干嫡系子弟统统禁足,若要出门,只能是偷跑出去。可这样一来,身边没有护卫,独自去苍南山的话可是平日里都没有做过的事,更何况如今多事之时。毕竟还是小孩子,想到危险心里也有些犹豫。

  正在纠结不已时,迎面又几个少年,一路打闹而来,远远看见杨林,其中一个少年开口打趣道:“林哥,今日可有将杨楠的裤子赢来啊?哈哈…”

  原来是早已知道杨林今天又输了一局,这时正巧碰见,少年之间,哪有不趁机取笑一番的道理。

  那少年也没想到,正在杨林犹豫的时候,他的这番取笑反而替杨林下定了决心。

  杨林满面通红,自己每次都说要赢了杨楠的裤子,弄得人尽皆知,却每次都输给了杨楠。

  羞愤之下,重重“哼”了一声,拔腿岔过另一道路,落荒而逃。

  杨林不再犹豫,决定下来偷偷去苍南山,只要自己小心些,不与别人冲突,想来也不会有危险。一边喃喃自语:“等我抓了野鸡,赢你杨楠得裤子还不是覆手之间。”想到开心处,如何如何轻松得胜,如何如何羞辱杨楠,再如何如何趾高气扬大度的放过杨楠的裤子…竟然全然忘了之前羞辱,没心没肺的开始傻乐起来。果然内心无比强大!

  未曾想,自己的喃喃自语却被擦身而过的侍女听见,也幸得如此,才能让杨英第一时间猜到了杨林的去处。

  自娱自乐的yy了好一阵子,直乐到哈喇子流到口渴了,方才想起来如今各门都有护卫把守,且自己被禁足,如何才能出去。

  正烦恼间,发现不知不觉走到厨房后的杂间,杨家上下数百口人,每日的吃喝都在诺大厨房准备,所以相应的垃圾也是数量庞大。杨林走来的时候,正好一架牛车停在杂房前。杨林当然认得,这是处理每日垃圾的牛车,拉车的刘伯还给自己带过新奇的小玩意。

  此时刘伯正在房内将垃圾集中装桶,待会便要用牛车拉出城外倾倒。这可真是瞌睡有人送枕头、那啥了路过**啊!当下不及细想,也不顾猩臭肮脏。一头钻到牛车底下,寻了个省力的姿势挂在车底。

  果然,不到片刻。一阵摇晃之后,刘伯装好木桶,牛车缓缓向外驶去。

  历经百年,杨家大都风平浪静,护卫也就难免就有些松散,加上这刘伯为杨家做事也都几十年了,说眼前这些护卫都是刘伯看着长大的都不过分,只是象征性的询问了一下。刘伯便架着牛车,一路晃荡着远去。

  杨林挂在车下,直晃得胳膊生疼,潲水的味道也冲得他五脏翻腾,大少爷何曾吃过这样的苦。眼看支撑不住就要吐了出…此时,牛车正好经过一条小道,路旁看去皆是草丛。杨林瞅准机会,轻轻溜下车底,翻滚几下钻入路边草丛。

  待牛车走远,杨林方才爬起来,活动下麻木的手脚,辨明方向,向苍南山走去。路上随手折了些藤蔓,编了一张网,准备挂在林间捕鸟。杨林本是世家子弟,如何知道怎样捕鸟的学问,此刻匆忙之中,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这个点子了。

  杨林虽然年少,但也知道苍南山中,无数妖兽猛禽。自己这种普通人,顶多只能在最外围游荡,稍微深入一点,不说妖兽了,哪怕只是一只独狼,也能将自己生吞了。

  也正是如此,一些无害的小兽才都在最外围繁衍,反正此行只是抓只山鸡而已。就在外围找找便好了。

  杨林不知道如何捕鸟,只好随便找了颗大树,攀上枝头,将网支起,然后退到枝叶茂密处等待。竟然是将一切都交给了………运气!

  支好网,浑身的疲累仿佛同一刻全部爆发出来,顾不得继续yy胜利后如何雪耻,找了个两根枝丫交叉的所在,寻了个舒服的姿势,打起瞌睡来。

  良久,正梦中意气风发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翅膀扑棱扑棱的声音,不得不说,主角就是主角,连运气都这么好。杨林胡乱布下的网,竟然真的网住了一只山鸡!

  这只山鸡似乎刚刚成年,体型并不很大,一身七彩的羽毛十分绚丽,此时被困在网内,正在竭力扑腾着想要脱困。杨林哪能给它这个机会,一个机灵窜了起来,急不可耐的沿着树枝向被困的山鸡攀爬,生怕晚了一点,就被它逃掉。

  迅速靠近山鸡,伸手穿入网内,抓住山鸡的两只翅膀,小心翼翼的将山鸡解脱出来。

  山鸡兀自还在扑腾,杨林满心欢喜,想着“大仇”得报指日可待了,欣喜下低头就要吻上山鸡一口。

  可怜山鸡正在慌乱中,眼看眼前这个抓住自己的“怪兽”一脸满足的撅着大嘴向自己的脑袋就靠过来,顿时耳中似乎都听到了自己的头骨在这“怪兽”口中被咬碎的声音。情急之下瞅准“怪兽”的眼睛,一口叼了过去……

  这可真是应了一句“古话”啊“nozuonodie”!杨林若是不作死的去亲山鸡这口,也不会送给山鸡反击的机会。

  杨林正要去亲山鸡的脑袋,却见那山鸡满眼恐惧的向自己的眼睛啄来,心下大骇!莫要被啄瞎了眼了就糟糕了,心中想着,身子本能的往后一仰,轻松躲过了这一啄。眨眼间又是“次奥”的一声………

  这一仰躲得那叫一个漂亮,无论力度角度都是无懈可击!但是杨大少爷忘了,此刻自己正蹲在树枝上……于是杨少爷悲剧了……只来得及发出一句咒骂,就保持着那个潇洒得姿势,从枝头流星般砸落…

  咚的一声,后脑磕在一块浅灰色的物事上,吭也没吭一声,就此昏迷了过去。双手兀自紧紧抓着导演这出悲剧的凶手。独留可怜的山鸡在风中挣扎、落泪……


每位热爱阅读的朋友都值得珍惜 ……

所以我们为您准备了更多精彩小说,多种阅读模式,无广告,送书券

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51云阅读”

字体: 字号: